「趙哥,又不算太誇張吧,你們想要吃什麼,喝什麼直接點就可以了,到時候會記在我的帳上面的,拍賣會馬上開始了」

莫白州笑著,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看向了下面一個漂亮的主持人走了出來說道。

這個主持人,擁有一頭柔順的長發,長發披在了後面,完美的皮膚,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一瞥一笑都能夠勾人心魂,讓人沉迷在其中。

「玉兒姐正是越來越嫵媚了」

莫白州看著前面女子輕聲的嘆了一口氣,當然莫白州說的很輕唯有坐在他旁邊的秦昊聽見了,秦昊深深的看了一眼莫白州但是沒有多說什麼。

「各位在座的很多人都是熟悉之人,但是已有人對我不熟悉,我還是自我介紹一番,我叫玉兒是天香樓首席拍賣官」

玉兒輕聲的說道,口吐香蘭,魅惑的聲音能夠讓人酥麻。

「玉兒,我每次聽見你的聲音都想和你纏綿一番」

頓時間整個拍賣會在玉兒的聲音之下騷動了起來,而且大都數都是男子調戲玉兒的聲音。

「好了,各位安靜一下,因為我們時間有限,我已不耽擱你們的時間,畢竟你們來這裡可不只是為了來看玉兒,更多的還是為了我們準備的天才地步,神兵利器吧,現在我們還是開始競拍吧」

玉兒魅惑的輕聲說道,玉兒話剛落下,瞬間整個拍賣會安靜了下來,沒有人調戲了,畢竟這個事天香樓的規矩,無論是王宮貴族來到了這裡都要遵從這個規矩,否則便會遇到滅頂之災。

當初王宮一個王子便直接被滅殺了,而且還是天香樓光明正大的承認,最終這個事情不了了之,王宮已不敢責怪天香樓,所以天香樓的背景便更加的神秘了,所有人都開始遵循拍賣會開始不能夠喧鬧的規矩。

「哼,一個媚娘子」

雲雪看著玉兒,聽見了玉兒的話居然怎麼有效果不爽的低罵了一聲,然後看了看他自己的身材更加的不爽了。

其實雲雪相貌非常的出眾可能比玉兒還要好幾分,只是身上其他部分並沒有玉兒發育的如此好而已,所以這個完全就是吃不得葡萄說葡萄酸之人。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秦昊低聲的說了一句,便發現了整個包廂之中空氣都下降了幾度,三道冰冷的殺機鎖定了秦昊,秦昊看了過去看見了三個女子齊齊殺人的眼神看著他。

「咕嚕」 從一開始,羅陽就感覺二人來找洪佳欣的目的不懷好意。

現今至少證明方臉男子和長女子帶著歹意來,至於是不是洪佳欣的親戚,還無法確定。

「打電話給洪佳欣爸爸,我要跟他通話。」羅陽要求道。

方臉男子和長女子面面相覷。

二人從未拿出過手機,也沒有響起過鈴聲。

見羅陽抬腳要踹過來,方臉男連忙道:「我打,我打。」

他已斷了至少3條肋骨,再被羅陽踹幾下,內臟都要受傷。

隨即方臉男子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打通了電話,只聽方臉男子說道:「我們失敗了,這裡有強手。他要跟洪中講電話。」

只聽電話那頭響起一個男子的話音:「等一會。」

過了大約1分鐘,果然傳來洪中的聲音。

「請問是誰?」洪中問道。

羅陽跟洪中說過話,聽過他的聲音,可以確定這是洪中。

「洪叔叔,你在哪裡?」羅陽問。

「我不方便說。」洪中答道。

「他們是不是綁架了你和阿姨?」羅陽又問。

從種種跡象來看,洪中夫婦是落難了。

結果洪中的回答很古怪。

「沒有。小羅,你不用管我的事。我請你幫個忙,照顧好我女兒,不要讓人帶走她。」洪中懇求道。

「他們是不是威脅你?我幫你報警。」羅陽說道。

「不用報警。這事很複雜。三言兩語講不清楚。佳欣跟著你,我比較放心。如果我和她媽媽不能回去,請你保護佳欣一輩子。」洪中說道。

這話聽來有託孤的味道。

「他們要什麼條件才能放了你和阿姨?」羅陽問。

「其他事你不用管。反正你保護好佳欣就行了,不能讓別人帶走她。如果有機會,我會跟你解釋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也不想騙你,你將要面對的對手非常強。你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你選擇吧,要是把佳欣交給別人帶走,那你會安全很多。」

說了這麼多,洪中其實還是希望羅陽能保護洪佳欣。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恩怨,羅陽不清楚。

與洪佳欣是同學又是朋友,羅陽不想看到她出事。

「洪叔叔,我不會讓人傷害佳欣的。」羅陽說道。

「那謝謝你了。就說到這裡吧。你放那兩個人走吧。不用為難那兩個人。」洪中說道。

本來還想再問些問題,可是洪中結束了通話。

羅陽如在霧裡面,一點不了解方臉男子和長女子是什麼人。

「你們為什麼要綁架洪中?」羅陽盯著方臉男子。

「你錯了,我們根本沒有綁架洪中,他自願留在那兒的。」方臉男子冷道。

「這是怎麼回事?」羅陽追問。

「你最好別管,我倆打不過你,並不代表別人打不過你!」方臉男子有氣無力道。

「不說對吧?我看你能熬多久!」羅陽抬腳要踢。

這次踢了幾腳方臉男子和長女子,二人閉上眼睛,忍著痛,不再說一句話。

先前聽洪中為二人求情,羅陽不便再出重手。

想了想,冷道:「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們,否則你們死路一條!滾!」

方臉男子已開不了車,長女子扶同伴上了車,然後駕著車子走了。

這兩人,羅陽感覺跟木炭有關。

在回宏運大隊時,羅陽思緒翻湧。

怎樣才能跟洪佳欣解釋清楚,這是個問題。

洪佳欣也不了解事情,她也一頭霧水。

如果方臉男子所說為實,洪中不是被人綁架,那這事就更離奇。

棄婦也有春天 說給洪佳欣聽,可能她不會相信。

不知不覺中,便回到了秦飄的家。

眾美人見羅陽這麼快就回來了,很是好奇。

見他平安無事,又都很欣慰。

「羅陽,見到我爸了?」洪佳欣興奮道。

去了還不到一個小時,可見路程並不遠。

「沒有。」羅陽如實道。

「那你去哪了?」洪佳欣不解道。

「安姐,飄姐,我跟班長到外面私聊兩句。」羅陽說道。

隨即先下了樓,洪佳欣也跟了下來。

出了層,到了外面,洪佳欣迫不急待道:「羅陽,到底怎麼回事?」

羅陽苦笑道:「我打了那兩個人一頓。」

等到的永遠,是你 接著將在路上生的一切告訴了洪佳欣。

聽完,洪佳欣果然不相信。

「怎麼可能?你跟我爸通過電話?」洪佳欣擰著眉頭道。

「你爸沒說什麼,就讓我保護好你,不要讓別人帶走你。」羅陽說道。

「我不信!」

洪佳欣眼裡噙著淚花。

看到她傷心,羅陽走近一步,拉著她的手,安慰道:「班長,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洪佳欣揮舞著小粉拳捶打羅陽的胸膛,埋怨道:「都是你,要不我見到我爸媽了,都是你!」

洪中不讓女兒去見他,多半是有很重要的原因,不然不會這樣做。

可是到底是什麼原因,羅陽猜不到。

「班長,我會帶你去見你爸媽的。」羅陽摟住洪佳欣的小蠻腰。

聽他這樣說,洪佳欣抬起頭。

「現在去?」洪佳欣問。

她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層晶瑩的淚光。

羅**本不知道洪中在什麼地方,想去都去不了。

不過他知道還會有人找上門來。

「班長,過一段時間再去。等我幫你打通任督二脈,你又練好了身手,再去,怎樣?」羅陽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輕撫她溫軟的脊背。

「不,現在去!」洪佳欣固執道。

她是一天也等不下去了。

若她不是堅強的女生,精神都要崩潰了。

「班長,你爸不願意你去見他,你去了肯定會遇到很大的危險。如果你功夫很好,那咱倆去了就有機會救出你爸媽。現在去,咱們可能有去無回。那就辜負你爸的期望。」

羅陽雙手捧著洪佳欣的俏臉,二人四目相交。

「那什麼時候能幫我打通任督二脈?」洪佳欣急道。

「不用多久了。」羅陽說道:「你爸說他是自願留在那裡的。他應該沒有危險,那些人可能要下手的目標是你。」

「不可能。」洪佳欣嘟嘴道。

羅陽也是猜的,並沒有證據表明洪佳欣是目標。

勸了好一會,才讓洪佳欣稍為安靜下來。

安玉瑩也下了樓,出到屋外,看到羅陽摟著洪佳欣,又吃醋了。

「牛仔,佳欣,你們怎麼了呢?」安玉瑩輕喚道。

「安姐,沒什麼。」羅陽應道。

隨即輕輕拍了拍洪佳欣的脊背,說道:「咱們回去吧。」

於是摟著洪佳欣的香肩往回走。

洪佳欣俏臉紅了,往旁邊走開一步,撥開羅陽的手,不讓他摟著。

畢竟安玉瑩在看著,洪佳欣不好意思。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一場激烈的拍賣會已經進入到了末尾,很快推送人員送來了一個木盒子。

玉兒打開了木盒,一株似夢似幻的藥草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眾人便聽見了玉兒開始了介紹

「接下來競拍的乃是迷幻大草原獨有的能夠治療靈魂傷勢,提升靈魂的靈草墨霜幻晶草"

"墨霜幻晶草屬於中品靈藥,但是卻已屬於上品靈藥,因為墨霜幻晶草服下之後,會一直沉底在靈魂深處,不斷的恢復靈魂,擴大靈魂的效果」

「當然我還是需要說一番它的缺點」

「墨霜幻晶草的缺點便是只針對於靈魂,至於其他傷勢就不能夠治療了」

玉兒將墨霜幻晶草的好壞都全部說清楚了,便掃視了一眼大聲的說道。

「墨霜幻晶草起拍價一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能偶低於一千」

玉兒的話剛落下,整個拍賣會便轟動了起來,價格不斷的攀升。

「兩萬。」

「兩萬五千、」

「三萬」

這株墨霜幻晶草看來很多人都需要,玉兒的話剛落下不久,便無數人開始爭相爭奪了起來,墨霜幻晶草非常的火熱。

秦昊望著拍賣場中逐漸彼此起伏的聲音,面色沒有任何的變化,雖然秦昊非常想要得到這株墨霜幻晶草,但是表情上面來看卻完全看不出來,秦昊知曉現在就算參加了競拍已不會有多大的效果,等到所有人都停止了下來,那個時候才是競拍的時候。

「八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