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大門後,我發現屋裏面很黑,大白天的居然什麼都看不清,門窗都關的死死的,一股涼嗖嗖的冷氣往外冒。

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走到門口就也不敢往裏面走了。陳久同家是做棺材的,裏面肯定到處都是棺材,我對那玩意滲得慌。

定睛往裏面仔細一看,發現屋中間隱隱約約的有一個紅色的什麼東西,心裏一動,就拿出手機打開手電往裏面一照。

這一照可把我嚇了一大跳!

陳久同的家裏居然擺放着一具斑駁的大紅棺材!

最恐怖的是,這棺材還沾着泥土,樣式也和一般的棺材不一樣,這分明就是一具剛挖出來的古棺。

“我靠!”

我驚的兔子似得,撒腿就跑,騎上摩托車飛也似的逃了。

太恐怖了!

陳久同家裏居然擺了一具下過土個棺材,那棺材裏面,豈不是還有死人?

棺材的顏色不應該是黑色的嗎,誰會給棺材上紅色?

黑色代表安睡,代表輪迴,意思是讓死去的人安安穩穩的入土和轉世,不要驚擾活人。

而紅色代表驅邪,換句話說,大紅棺材躺着的人絕不是安分的主。以前聽村裏的老人說,埋曾經詐過屍的死人,就得用大紅棺材。

我心驚膽戰,原本還覺的很和藹的陳久同面容,一下子就感覺有些驚悚起來。

這個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擡棺匠,也許有着我不爲人知的一面。別的不說,光挖墳掘墓就不是道德人應該乾的事。

棺材上面的泥土明顯估計剛出土不久,也不知道是那裏來的,而且這麼大一具棺材,他是怎麼弄回家的?

我心裏惴惴不安,回到家以後就給皮衣客發了幾條短信,但他沒回我,也不知道在忙什麼,這點倒是和陳久同有些像。

天擦黑的時候,柴家人開始挨家挨戶的上門告禮,柴大運死了屍檢也做完了,就該辦喪事入土了。告禮的意思就是請大傢伙幫幫忙,給柴大運辦喪事。

按照以往的規矩,是村裏的每家每戶都得出一個勞力,但柴大運死的太詭異了,許多人都不願去。

我不敢去,我爸礙着面子本來想去,但被我媽死活拉住了,上一份人情之後就回來了。

總之,柴家人這次辦喪事肯定非常冷清。

之後聽說柴金花也從鎮子裏回來了,她親侄子的喪事她肯定要出面,回來之後就被她二哥柴老二打了,說她老公高明昌造孽,害死了柴大運。

……

天還沒黑,我吃過晚飯就去洗澡,打算洗完早點去店裏,村裏剛死了人邪門的緊,沒有蘆花大公雞和黑虎在身邊,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洗澡抹肥皂的時候我就感覺肚子有些癢,是傷口長肉了,前幾天在跳斷橋的時候撞的。

可洗着洗着我就發現不對勁了,那傷口太規整了,怎麼看,都像是字。

“九”?

九字?

我如遭雷劈,驚的把肥皂都甩了。

鬼點丁,我是第九個?!

“艹!”

……

(本章完) 我捂着嘴差點沒叫出來,嚇的全身都在抖。

我居然是第九個?

現在已經死了六個人了,還有第七第八,我排在第九?

爲什麼?

他們都得罪了洪家,可我沒有啊!!

我又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傷口確實很像九字,不過卻是粉紅色的。

難道是巧合,這個傷口可是摔出來的,不是無緣無故冒出來的。

我沒心思再洗了,整個人惶惶不安,感覺的滿世界都有東西要害我,說不定洗澡的水管裏都能流出來一堆螞蝗將我咬死。

草草衝了一下之後我就回了店裏,把黑虎綁好,蘆花大公雞放出來,想了一下,又撒了泡尿把糯米泡了,在店子周圍到處撒。

之後,我就拼命的聯繫皮衣客,只希望他看了以後能告訴我,這十字只是巧合,和鬼點丁沒有半點關係。

可讓我惶恐不安的是,要命的時刻皮衣客居然聯繫不上。

我又想到了陳久同,可沒他的號碼,他好像也不用手機,天黑了也不敢出門。

整整一夜,我都在驚恐不安的情緒中度過,第二天一早我紅着眼就奔去了陳久同家,他家門關着,昨夜應該是回來了,可屋裏卻沒人,我衝上去敲門也沒人應我。

怎麼辦?

我都快哭出來了,是真怕啊。

以前也確實有東西想害我,但從來沒有這麼明確的信號,直接在我身上留印記告訴我,你要死了。

想起前六個人的慘狀我就寒魂大冒,五個斷頭,一個淹死後被螞蝗吃……

皮衣客和陳久同都不在,怎麼辦?

回到店裏,我焦躁不安六神無主,不停在店裏面走過來走過去,有生意上門都被我趕走了。現在命都快沒了,哪還有心思賺錢。

黑虎見我焦躁的樣子,也似乎被傳染了,時不時吠兩聲,煩躁不安。

“不行,我不能等死!”

我搖了搖頭,不管什麼東西要害我,都不能坐以待斃。

逃!

基於生物遇到危險的本能反應,我想到了逃。

這個想法一蹦出來,就如同茅草瘋長一般在我心裏紮下了根,甩都甩不掉。

逃,逃的遠遠的。

要害我的東西肯定就是村裏面潛伏着。

只要逃的遠遠的,它未必就能害我了,之前我在外面讀書什麼詭事都沒發生過,一回村就接二連三出詭,肯定是村子不乾淨。

一品農門女 “跑出青龍鎮,不夠,跑出豐都縣……還不夠,得出省纔夠遠。最好找一家廟躲進去,不都說廟裏有神仙麼,髒東西最怕神仙了,在廟裏它肯定不敢進來害我。”

“等等,佬山廟的山神不喜歡我,不能去神廟,得去佛寺,求佛保佑。”

“連十惡不赦的罪人都可以在佛陀面前求得寬恕,我什麼惡也沒做過,總該行了吧?”

在巨大的壓力下,我已經快要瘋魔了,不停的碎碎念,滿腦子求生的想法。可要命的是我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哪裏纔有佛廟。

要不,去泰國,乾脆出國算了?

對!

出國!出國才足夠遠!

我就不信了,那東西還能追殺我到國外不成?

泰國人都信佛,那裏遍地佛廟,而且黃大仙不是去了泰國麼,去找他。

打定

主意,我已經管不了那麼許多了,立刻在網上定了最近的去泰國旅遊的旅行團。

去國外要簽證,旅行團辦事最快,只要到了那邊就立刻離團找一家寺廟,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住進去。

我查了一下,最快的旅行團在重慶就有,而現在還早,搭乘豐都去重慶的火車還來得及。

我在網上買好了車票收拾一下就出門,讓馬家亮載我去鎮裏,然後坐鎮裏的班車去了豐都縣城。

走的馬家亮還問我去幹什麼,我沒告訴他,就說去進點貨,臨走時還很陰晦的告訴他,讓他幫我照看照看我父母,我現在覺的最對不起的,就是父母了。

馬家亮沒看出來我的異常,樂呵呵的說放心,咱們是兄弟。

下了班車後我給皮衣客發了條短信,將我打算出國避難的前因後果和他簡單的說了。

去重慶的火車是晚上六點,加上昨天夜裏,我已經熬了一天一夜了,上了車後沒一會兒就睡着了,真的扛不住了。

可沒睡多久我就被人弄醒了,神經本來就很緊張,給嚇了一大跳。一看是坐在旁邊的一個阿姨,她見我醒了就說:“小夥子,你的手機已經響了好多次了,該不會有什麼急事吧?”

我急忙摸出手機一看,上面居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全是皮衣客打來的,自己睡太死了沒聽到;解鎖屏幕還有他的一條短信,讓我立刻聯繫他。

我對那位阿姨說了聲謝謝,便給皮衣客打了過去,電話很快就接通了,他就問我在哪,語氣很嚴肅。

他有另一面 我說在去重慶的火車上,他有些急了,說:“你不應該離開洪村的,外面的夜晚對你來說更危險。”

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腦子總算清醒了幾分,突然回想起之前黃大仙就警告過我不要離開洪村,說劫從洪村起,就在洪村解,越跑越死的快。

之前嚇瘋了,居然把他的警告給忘的一乾二淨。而皮衣客的話赫然和黃大仙說的意思差不多。

我慌了,急忙問現在怎麼辦,皮衣客聽出我的不安,放緩語氣安慰我說:“你先彆着急,找找車上有沒有道士、尼姑或者和尚之類的,他們長期供奉神佛,一般的髒東西不敢靠近他們,實在不行話,殺豬殺狗的屠夫也可以。”

我絲毫不敢耽擱,起身就在車廂裏面找起來;外面的天已經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窗外好像有什麼東西盯上我了。

找了一陣,我自己坐的這節車廂沒發現什麼和尚道士,急的不行,就跑到前面一節車廂去找,萬幸的是,一過去我居然就發現了一顆光禿禿的腦袋,上面還點着兩排戒疤。

“我靠,老天保佑。”

我大鬆一口氣,心裏將道教三清阿彌陀佛真主安拉全謝了個遍。

稀少的跟國寶一樣的和尚,居然在最關鍵的時刻被我找到了,簡直是奇蹟。

而且這和尚還有戒疤,一定是正宗的和尚。

我跟皮衣客說發現了一個和尚,他聽了之後明顯鬆了一口氣,就讓我坐到和尚身邊去。

我一看,和尚身邊正好有空位,頓時將滿天神佛又謝了一遍。

掛了電話,我坐下後就跟和尚打了招呼,他也挺和氣的對我笑笑,還主動問我去哪的,我說去重慶,他說正好,他也是去重慶。

之後我就發現這和尚還挺能聊的,我說一句他回我十句,聊了一會

兒就開始天南海北的侃了,最後竟然侃到了東莞那些事上面。

看他興奮的紅光滿面的樣子,我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就說:“大師,您,您不是和尚麼,你怎麼也去東莞那個呀?”

和尚哈哈一笑,指着頭上的戒疤,道:“別被這個騙了,是紋上去的,我不是和尚是演員。”

“演!員!”

我怪叫一聲,手一抖手機掉地上,氣的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吼道:“你怎麼不早說!”

“我……”

假和尚被我突然暴起的動作嚇懵了,頭一縮,一臉的惶恐和莫名其妙。

“艹!”

我一把推開他,然後給皮衣客打電話,通了之後就跟他說剛纔是個假和尚,他立刻讓我再找。

我跑遍了整個列車也沒找到,別說什麼和尚和尼姑,連個剃光頭的都沒有,嚇的渾身都在打顫。

與此同時,那黑黢黢的窗外傳來的注視感越來越強烈了,車廂裏面溫度顯示有二十多度,但感覺跟冬天似的。

“沒找到,怎麼辦?”我急的都快哭了。

“別慌!”皮衣客沉吟了一下,說:“馬上找一個礦泉水瓶,去廁所撒一泡童子尿裝好,蓋子上打一個洞。”

我依言行事,順手拿起一個乘客快喝完的礦泉水瓶就去了廁所,接了自己一瓶尿,用鑰匙在蓋子上戳了三個洞,出來之後就坐回了假和尚身邊。

皮衣客又說:“你現在已經被某些東西盯上了,記住,一會兒不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要說話,更不要動,感覺有東西靠近就用童子尿滋它們,我在重慶等你。”

皮衣客說完就把電話掛了,我能聽到他開車時發出的風燥,速度好像特別快。

收好手機,我緊緊的握住手中的童子尿,這是我最後的依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太緊張了,失去了時間感。

突然,整個車廂的燈猛的閃爍幾下,滅了。

車廂一陣驚呼,然後就有人開始罵。

“來了!”

我全身繃緊,因爲我發現前面和後面的車廂都有燈,唯獨我這一節車廂滅燈了,這絕對不是巧合。

我急忙閉上眼睛根本不敢去看,生怕自己看見什麼髒東西一下沒忍住喊出了聲,那就大事不妙了。

爲了以防萬一,我蜷縮在座位上,將頭埋進兩股之間。

漸漸的我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剛纔還嘈雜的叫罵聲飛快的弱了下去,然後變的死一般寂靜,再也聽不到一點聲音。

我緊張急了,不敢有絲毫動作,也不敢看,只得豎起一對耳朵,細細的聽旁邊的聲音。

“嘩嘩譁……”

突然,一陣風吹葉子的聲音傳來,我能清晰的聽見葉子相互摩擦,甚至是樹葉落地翻滾的聲音,忍不住就眯開一條縫去看,這一看,差點沒把我嚇死。

我的前面居然出現一片竹林,夜風吹過,嘩啦啦的,在月光下無疑妖異。

此刻的我,居然不在火車上了,而是躺在一片竹林裏,赫然就是洪村不遠的那片竹林。

就是黃大仙受傷和假黃大仙要燒死我的那一片。

我懵了,腦子完全轉不過灣來。

難道我至始至終都沒有出洪村,什麼坐班車坐火車都是幻覺,而是轉到竹林裏來了?

……

(本章完) 這怎麼可能?

這時,旁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剛開始是一處,後來越來越多,我感覺被包圍了,有東西在靠近,恍恍惚惚的似乎還有莫名其妙的聲音在碎碎念。

我渾身一抖,急忙閉上眼睛做起了鴕鳥,眼不見爲淨。

可是,那些窸窸窣窣的聲音越來越近,朝我來了,甚至能聽到某種東西咬骨頭的聲音,格外滲人。

過了一會兒,我突然感覺眼前出現兩個紅點,特別亮,隔着眼皮都能察覺到。

我害怕極了,忍不住就眯開一條縫去看,這一下,差點沒把我魂嚇出來。

那是一雙眼睛,呈妖異的血色紅色,在黑暗的竹林裏熠熠發亮,最恐怖的是它在靠近我,我甚至能聽到眼睛下方,傳來低沉的呼吸悶響。

“去死!”

我到底沒忍住,嚇的大叫一聲,一捏礦泉水瓶把童子尿滋向它,起身就逃。

www .ttκǎ n .C〇

什麼別說話,什麼別回頭,在極度的恐懼下我忘的一乾二淨,只想逃,逃離那個恐怖的東西。

如果我再不做點什麼,會被直接嚇瘋掉。

童子尿也不知道噴中沒噴中,那紅眼一閃而逝就消失不見。

我不敢停,不斷的朝周圍滋尿,慌不擇路,朝着紅眼出現的相反方向狼狽奔逃,可跑着跑着卻發現怎麼也離不開這片竹林。

又是鬼打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