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有些擔心了。

「哼!」剎那間,一道冷哼從神像中冒出,對於林楠的馬屁,並不在意。

「人皇,你要滅我崑崙祖地?」

話語中,帶著一股冷意,煞氣。

林楠自然是連忙搖頭。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且不管諸位前輩身在何地,眼下崑崙是我地球一脈,我為人皇,崑崙自然也是我統轄之下,崑崙和我之前並無仇怨,真若是要動手,也不會等到現在了。」林楠輕笑一聲解釋。

「那人皇何故威脅我族,還敢坐我族主位?」神像繼續開口。

這個時候,氣息更強大了。

仙王境了!

而且,還在繼續變強!

林楠真不敢相信,這到底是何須人物,要知道哪怕是之前虛影下界,也只有天人境而已!

而眼下,太強了!

「誤會,真不懂這些,這點我想在場諸位可以見證。」林楠再度輕笑。

目光也在昆吾昆天等人身上掃過。

頓時,昆吾率先跪地恭聲。

「請先祖恕罪,不孝子孫昆吾未曾想到這裡,請人皇坐了主位,請先祖責罰!」

緊接著,昆天等人一個個下跪。

「我等有罪!」

他們都不傻。

得罪不起這位!

這些先祖看似很強,但人皇更不簡單,真若是鬧翻,他們也是大麻煩。

林楠見狀,心中大為滿意,隨即也不理會下面兩人,徑直走到一邊,將主位讓了出來。

「諸位前輩既然還在,何不現身一敘?」林楠開口說道。

這一刻,他太想知道了。

古代之中,地球有著太多的神話傳說。

這崑崙,更是仙神之地。

而今看來,當真是如此。

但是,林楠在仙界沒有查閱到任何地球相關的內容,更沒有地球崑崙!

那些仙神強者,比如眼前的這些,究竟在哪?

不在仙界?

這地球之中,到底還隱藏著什麼?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 崑崙之中,隨著古老神像的復甦,林楠的態度也完全改變了。

人從主位上下來,客氣了很多,一副請教之意。

他確實也想請教一些。

「不用拐彎抹角,這不是人皇風範,既然祖星選擇了你為當今之皇,我崑崙也不會阻撓,但想要在我崑崙撒野,人皇也不行!」蒼老的聲音開口說道。

林楠輕笑。

「受教了。」

這一刻,林楠真沒有生氣,相反這個意外收穫,讓他大為滿意。

「諸位前輩,林楠有些問題想要諮詢,可否解惑?」

蒼老的聲音停頓少許,而後這才開口。

「有些事情,暫時你還沒有接觸到!」

「額……」林楠愕然。

說實話,天仙境的實力,可斬殺仙王境的他,哪怕在仙界,也是強者了。

在地球竟然還不夠資格知道一些秘密。

他可是地球人皇!

「人皇也不能知道?」林楠不甘心。

「不能!」

「…………」

林楠很無語,打擊不小。

「地球的水,還真是夠深的!」林楠自語,有些自嘲。

人皇,代表著地球的一切,結果資格都還不夠,他也是醉了。

「這顆祖星,確實遠不是你能想象的,你既是人皇,照料好這顆祖星的民眾即可,真若是到了某些時候,自然你會知道,我等也會回歸!」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

提到這裡,林楠更是好奇了。

「前輩,你們不在仙界?」林楠問道。

仙界沒有崑崙的影子,沒有傳說中仙神的影子。

否則以這些人的強大,不可能在仙界默默無聞。

不料聽到這話,蒼老的聲音頓時不屑的笑了出來。

穿越之長姐難爲 「仙界?」

林楠頓時聽出了一些特殊的意味來。

「難道有問題?」林楠開口問道。

蒼老的聲音再度不屑輕笑一聲。

「真若是這顆祖星完全復甦,你會發現,我們的祖星比你所謂的仙界更繁盛!」

頓時,林楠驚呆了。

這算是什麼意思。

地球比仙界更了不起?

那不是仙界?假的?

「前輩,這……」林楠真的驚呆了,突然間接觸了太多的不可思議的內容。

「真正的仙界,存在,但那不是!」這位崑崙先祖沉聲說道。

林楠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聽到這話沉默了少卿,感覺自己需要好好消化一番。

直到少卿,才再度出聲。

「敢問前輩,我地球諸多傳說中的仙神,都在哪?」

「在真正的仙界!」

「在哪?」林楠再度問道。

「這個等你踏入帝級,自然會知道!」

…………

崑崙宮殿內,林楠和蒼老聲音的對花,其他人根本聽不到,被完全屏蔽,但可以看的出來,林楠臉色的不斷變化,刺激很大。

信息量太大!

震撼人心!

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尤其是傳到自己所在的那個仙界,真不知道會引起何種軒然大波。

一個小時后,宮殿內安靜了下來,神像恢復平靜,古樸無華,正常根本不引起人注意。

這一次,林楠沒有坐在主位上,而是在右下手位置。

對面,是崑崙的昆天昆吾等人。

先前的兩位崑崙老祖也重新回到那座隱蔽之地。

他們的任務是守護,沒有特殊情況,不得外出。

而今的林楠,可沒有什麼殺意,更不能覆滅崑崙。

對於這個神秘的崑崙,林楠此刻可謂是震驚的不行,徹底被鎮住了。

它的水,太深了。

林楠此刻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慢慢的梳理。

而今,他確認了一點。

崑崙對自己應該沒有惡意,自己這個人皇雖然在地球屬於老大,但在崑崙眼中,算不得什麼。

尤其是,他知道了一點。

還有另一個真正的仙界!

地球傳說中的仙神人物,有不少是真的存在,就在那個世界。

其次,就是地球的位置。

竟然和他所去過的那個仙界對等!

如此來說,也算是一處特殊的仙界?

這些消息,太多了,足夠林楠好好消化思索了。

一隻貓妖出牆來 怪不得老猿勸自己好好沉澱,準備。

原來地球上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大秘。

過快是復甦,反而不利。

在徹底復甦之前,林楠需要徹底掌控這裡的一切,將這個修鍊者世界完善好!

在崑崙內林楠沒有多待,反應過來,和昆吾昆天閑聊了幾句,也就走了。

崑崙暫時只要不要出格之事,他自然不會來招惹這個龐然大物。

之前他覺得自己的實力掌控地球足夠了。

而今才發現,差的遠了些。

這讓他突然間有了一絲緊迫感。

我的清純校花老婆 依舊需要強大的實力。

按照先前神像的話語,不到帝級,他哪怕是人皇在這個世界也沒有太大的話語權,甚至沒有資格知道某些秘密。

回到雙石村仙宮,林楠依舊在思索著這個問題,神識也在不斷探查著。

結果,當然發現了幾處特殊之地。

以他的神識,無法完全探查的到。

甚至,有強大的印記存在。

這一切的一切,都給林楠當頭一棒。

地球,竟然有著那麼多的秘密。

「究竟是什麼祖地?」林楠顯得有些咋舌了。

太出乎意料。

「念叨什麼呢?」仙宮內,林楠這邊一回來,三女便出現了,聽著林楠的念叨,三人好奇。

「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呢?」關悅輕笑一聲打趣道。

關鍵時刻逃了,到現在大半夜才回來。

林楠現在可沒有心情開玩笑,了解的越多,壓力越大。

真正復甦后的地球,到底是什麼樣的?

和仙界一樣的存在?

沒有親情的那種?

林楠是真的不喜歡。

「你們說,若是有一天,地球完全成了修鍊者的世界,好不好?」林楠轉頭,看向三女問道。

三女微楞,對於林楠的這個問題,她們還真沒想過。

「看情況吧。」周穎認真回答。

「我覺得不好!」關悅則直接搖頭。

無敵蛇皇 她們都聽過林楠講述過仙界。

那裡,關悅不喜歡。

「純正的修鍊者的世界,親情淡了,生活淡了,除了修鍊只怕還是修鍊,而且真正的實力為尊,我估計我不喜歡。」關悅解釋道。

地球,普通的人類生活世界,有它的好。

至少,平靜,安逸!

哪怕是那些手無寸鐵之力的普通人,也能平靜的生活,幸福快樂。

但修鍊者的世界,不可能! 想起費亦行跟姜軼洋的關係,又看著台上這個連連讓人畏懼的男人,頓時渾身優越感爆棚的的沈東明,目光驕傲打量著左右兩邊的人,「都吵什麼,跟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子一樣,都給我坐著開會。」

站在台上,滿臉威嚴的男人,冷淡的眼神望著台下眾人,「很高興能在這裡跟各位見面,我是萊德集團新任董事長紀澌鈞……」

紀澌鈞三個字剛出,台下又是一片熱鬧的掌聲。

能看見紀澌鈞平安無事站在這裡,還出任萊德集團的董事長,高興的赫戰洺跟湯家樂用力鼓掌。

馮少啟瞥了眼費亦行的後腦勺,看在費亦行渾身的傷,紀總也沒事,這一次他就不跟費亦行計較了。

傷口包紮好,站在後台台階之上的姜軼洋,望著站在台上,又一次光芒萬丈的男人,不禁讓他想起了,當時那驚險萬分的場面。

他沒辦法按照紀澌鈞的意思,對紀澌鈞開槍,在扣下扳機的下一秒,他把槍對準了站在自己旁邊的會長,在他做好準備自己死在將他們包圍的保鏢槍下時,讓他意外的卻是,那些將他們包圍的人,全數都放下了槍護在紀澌鈞四周。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來紀總早就在暗中做好了一切準備,他根本不需要開那一槍。面對無數的把柄跟證據,就在十幾分鐘之前,那場臨時召開的董事會已經宣布了這盤棋的結果,會議結束后,紀總就要接手青風了。

這個讓他心甘情願追隨的男人,永遠都不會讓他失望。

笑著的姜軼洋眼神挪到台下,看見費亦行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而臉上縱橫交錯的傷疤也給這個長相帥氣的費亦行添加了幾分血性。

肩上傷口傳來的刺痛,讓姜軼洋默默為費亦行豎起一個大拇指。不管平時再怎麼不靠譜,在關鍵時刻,費亦行可是一點都不手軟,幸好常亦遠出來的及時,否則他可就要死在費亦行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