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無數道殺機迸發而出,一片沸騰。

「兄弟們,那些人就交給你們了。」站在鐘樓頂層,拿著望遠鏡的葉修,嘴角露出一抹溫和微笑。

「小流氓,你在看什麼?」白湘怡走到葉修身邊問。

她雖然不知道下方即將發生什麼,但那一種莫名的危機感,使她感到害怕,不由自主地拽住葉修的衣服,聲音也隱隱透出幾分驚惶。

葉修放下望遠鏡,轉頭看向她,從她眼中看到驚惶害怕之意。

「湘怡,別怕,有我在這兒呢。」葉修沖她露出一抹溫暖笑意,安慰道。

心裡忍不住暗想:這個女人,害怕的時候就把自己當靠山。一旦安全了,就任性生氣,恨不得把自己踢下去。唉,還真是有意思呢。

「走吧,去坐下休息。」葉修說,拉著白湘怡的手,走到那塊鋪地木板處,坐了下來。

白湘怡害怕之下,也不生氣了,只是安靜,顯出幾分嬌弱,坐下后,便忍不住將頭靠在他肩上,擔憂地說:「小流氓,為什麼我感覺好害怕,你在這裡到底要做什麼……」

葉修只是伸手把她摟在懷裡,輕輕撫了撫她的秀髮,並沒有回答。

他微微抬頭,目光從上方的窟窿缺口看出去,眼中隱隱神光迸現,心裡暗暗冷笑說:我是在等一個人……

廢棄足球場上,龍影閣和黑屠集團殺手團相距數丈距離,對峙站定。

「三哥,你覺得你的那個藝術品怎麼樣?」南子輕笑一聲問。

韓武將手術刀在手中輕輕轉動,淡淡地說道:「還湊合吧。」

「俺有點後悔了,你們看那個惡魔黑天塔,根本就是怪物,俺的鐵拳,恐怕對付不了啊。」裝扮得像忍者神龜的史乘風,似乎在說喪氣話,但是聲音里卻透著興奮。

「五哥,要不要我們換一換。」老七笑著說。

「小七,你打算用哪個人喂你的龍藏寶劍。」上官瑩的聲音,彷彿一串銀鈴響動,十分悅耳動聽,讓人怦然心動。

老七笑道:「二姐,就那個日本武士,他手中有刀,我手中有劍,正好和他比一比。二姐,你就對付剩下那個中年人。」

相比日本武士,那個華夏中年殺手龔先生實力要弱一些,老七這樣說,分明是想要照顧二姐。

上官瑩聽得嘴角露出微笑。

他們幾個人,好像根本沒有把地獄殺手團放在眼裡,倒先聊起天來。

附近的一棟平房頂樓,沈泰看著地獄殺手團里那個華夏中年殺手龔先生,眼中露出一抹驚疑,靜靜道:「那個人好像是……」

足球場上,地獄殺手團中,日本武士山木青田緩緩走出幾步,目光依次掃過龍影閣眾人,用標準的華夏語,語氣平靜地說道:「龍影閣鳳凰妖姬、死亡手術刀、槍王之王、忍者神龜還有龍劍士都到齊了……」

說到這裡,他眼中突然迸現出一抹殺氣,聲音為之一寒,道:「龍影和龍女呢?他們在哪裡?」

這個山木青田似乎對龍影閣頗有了解,居然能依次叫出龍影閣所有人的稱號。

鳳凰妖姬是上官瑩,死亡手術刀是韓武,槍王之王是南子,忍者神龜是史乘風,龍劍士是老七,龍影是葉修,而龍女是他們龍影閣的六妹,已經……

外界的人還並不知曉此事。

雖然相隔了一段距離,但是埋伏在附近四周樓房中的華夏各方勢力頂級高手們,把山木青田的話聽得清清楚楚。聽到說龍影根本沒出場,他們一個個都驚得呆住了。

「龍影在哪裡?」

這是他們所有人的疑惑。 羅仄自然是想滅掉飛羽部落與鐵豹部落的,這兩個部落滅了,虎族便是實力最為強大的了,到時候他作為虎族的首領,便是地位最高的雄性。

妃魚給出計謀——

偽造暗巫臨世,造成其他幾個部落的恐慌與憤怒,而後將他們的怒火想辦法引向鐵豹部落與飛羽部落。

如何偽造暗巫臨世?妃魚一句一句教羅仄怎麼做,所以在場的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羅仄,你去殺其他部落的人,不要讓他們發現是誰,下手狠一些,讓其死狀慘烈一些,一眼看去就能讓人恐慌的那種。這時候暗中再散播暗巫臨世的謠言,到時候他們必然相信。至於引向鐵豹部落與飛羽部落的辦法,鐵豹部落兇殘,有暗巫臨世,最先懷疑的就應該是他們。而飛羽部落,那枚詭異的紅色的蛋也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聽到這段話,風玫那麼,這看起來妃魚挺工於心計的,智商看起來也不低啊,剛剛究竟是哪來的勇氣說出那些把她自己當做主角的智商話來的?

周圍還沒走的那些部落的人聽到這裡,都扭頭看向虎族的方向:「羅仄,原來我們的族人都是你殺的!」

虎族的人也都不可置信地看著羅仄,他們虎族也死了幾個人,死狀及其慘烈,難道真的是他們首領所為?

羅仄臉上出現慌亂,他大聲吼道:「巫術,這是暗巫迷惑你們的巫術,大家不要上當啊!」

妃魚那邊畫面還在繼續,都是她所經歷的事情,羅仄走後她在鐵豹部落靡亂的生活,看的許多獸人神色都變了。懶人聽書

來此的各部落的全部都是雄性,現在受到那畫面刺激,許多人都被挑起了情慾,但是更多的,是臉上毫不掩飾的厭惡。

情慾是本能,獸人**強,很容易被挑起。可是他們絕不能接受妃魚畫面中那般淫亂的交配,一生忠於一個伴侶,是他們刻在骨子裡的信仰。

這般淫亂的人,與蛇族又有何區別,是會被獸神捨棄的。

畫面進行到有人報告銀音來了,之後就是妃魚原本被人扶著回去休息,可是她過於憎恨風玫,又暗中溜了過去想親眼看到她死,結果看到鐵豹部落被風玫完虐的場景。

她被嚇的偷偷跑了,之後便找到羅仄,告訴他鐵豹部落的情況。

得知鐵豹部落的人此時都已經被打回了獸形,短時間內沒有戰鬥力時,羅仄與妃魚又偷偷到鐵豹部落,將整個部落的人全部殺了。

那根鳳鳥火鸞鳥的翎羽本是她在揍人時落在草叢中的,被妃魚無意中看到,之後她將其放在特別顯然的地方。

接著兩人便又是一番商討,如今羅仄已經暗中殺了不少各個部落的人,造成了恐慌,暗巫臨世的言論也已經傳出去了,各部落差不多已經能夠相信了,現在鐵豹部落沒了,他們也該收網了——

嫁禍給飛羽部落。

之後羅仄便聯繫各部落首領,開始遊說結盟,最終成功,他們的聯盟來到了飛羽部落…… 聽了山木青田的話,上官瑩傲然地輕笑一聲道:「大哥是何等人物,豈是你們想見就能見的?」

山木青田臉色一沉,目露殺機,寒聲道:「我山木青田千里迢迢來此,是專門來殺他報仇的,他豈敢不在?」最後一句話,簡直厲喝出聲。

「對付你,哪用得著大哥出手?」老七輕笑道,「就讓我來和你比一比,看是你的武士刀快,還是我的龍藏寶劍鋒利。」

山木青田目光盯向他,臉上浮現鐵青的殺氣,手緩緩握緊武士刀刀把,青筋無聲綻露,殺機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忽聽一個粗獷的哈哈笑聲響起,道:「山木先生,不可衝動。」

卻是面容粗獷彪悍的叛軍首領哈里發走出來,他手上提著一個銀光閃閃的保險箱,看向上官瑩說道:「鳳凰妖姬,錢就在這箱子里,你們交出魔方晶石,這箱錢就歸你們了。」

他說話用的是英語,附近華夏各方勢力,英語水平欠佳的那些人,就聽不明白了。

用錢交換魔方晶石,這正是龍影閣和地獄殺手團之間的約定。

只不過,大家都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所以這個約定,更像是一個形式,最終的結果,不可避免會發生死亡,這是死亡之約。

聽著叛軍首領的話,上官瑩用流利的英語,微笑說道:「哈里發先生,你只有一箱錢恐怕不夠。」

哈里發微微一窒,但緊接著哈哈笑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們帶來的錢少了嗎?」

上官瑩冰雪嘴角彎起一抹玩味,握槍的手輕輕擺了擺,道:「不是。一箱錢換一塊魔方晶石當然可以,不過現在我們這裡可不止一塊魔方晶石哦。」

華夏中年殺手龔先生聽得嗤笑一聲,道:「這位小姐你在說什麼笑話,魔方晶石全世界總共只有一塊,你們還能變出第二塊不成?」

上官瑩微笑不語。

「不管你們有多少魔方晶石,只要殺了你們,所有魔方晶石都會歸我們。」提琴左手冰冷的聲音,冷笑著說。

「殺了我們嗎?」韓武微笑看著他,手術刀在指間轉動,說道,「我覺得你現在最應該考慮的可不是這件事。」

「哦?」提琴左手露出一絲微微獰笑看著他,問:「那這位先生覺得我應該考慮什麼?」

韓武輕嘆一聲道:「我覺得你應該考慮再拉一拉小提琴,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他把寂寞當深愛 「哈哈。」提琴左手失笑出聲,道,「有意思。」

微頓了頓,他用獵人看獵物的目光,玩味地盯著韓武,道:「聽說你的稱號叫做死亡手術刀,以前也是一個殺手,只不過據我所知,在國際殺手界鑽石排行榜上,你連前五十都進不了吧。」

提琴左手,在國際殺手界鑽石榜上,排名前二十。在這排名上,他對韓武簡直有一種絕對的心理優勢。

「唉,」聽他竟然炫耀起自己的排名了,韓武失望地輕嘆一聲,道,「這個世界上,只有蠢貨才會把什麼排名看得如此重要。老實說,我都不想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那個愚蠢的排行榜上。」

「沒關係,」提琴左手微微冷笑道,「等一下我會讓你知道,為什麼我的排名比你高。」

「那還等什麼?」韓武挑釁地沖他招招手,道,「來吧,讓我把你做成一個小提琴。」

提琴左手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這麼說,你們……」哈里發麵色平靜地放下手中的保險箱。

觀察到他眉宇間泄露出的殺機,南子目光一凝。

不等哈里發把話說完,南子突然雙手舉起衝鋒槍,毫不猶豫,扣下扳機,砰砰砰向地獄殺手團掃射而去。

哈里發以及殺手團其他人吃了一驚,危急間,顯示出他們國際頂級殺手的超強硬實力。只見幾個身影閃動,四散分開,避開了南子的子彈。

只有惡魔黑天塔,雙手環抱於胸,傲然站著,一動不動,任由子彈衝擊在他黑鐵般的身上。

他的身體,彷彿最堅硬的牆壁,子彈衝擊在上面,紛紛反彈墜地。

「卧槽!」南子看著這種殘暴的情形,忍不住怒罵一聲,「這他媽是怪物啊!」

槍口抬高,掃射黑天塔的眼睛,黑天塔用鐵臂遮住眼睛,子彈衝擊在他鐵臂上,依然紛紛墜地。

看著這一幕,史乘風驚嘆道:「這根本是打不死的怪物啊!」

這時候,翻滾到吉普車後面的哈里發,端起衝鋒槍,向龍影閣眾人瘋狂掃射。

突突突,子彈如同暴雨,曳光爆射而去。

龍影閣五人身影鬼魅般飛快閃動,毫髮無傷地避開了這瘋狂的子彈雨。

對於他們這樣的高手,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被子彈打中的。

雙方總共十人,因為彼此的子彈對轟,已經完全分散開。

韓武從身上摸出一塊不規則的黑色石頭,在手裡顛了顛,看向提琴左手,微笑道:「魔方晶石在我這兒,有本事就來搶。」

看到那一塊黑色閃爍微光的石頭,地獄殺手團的五人,目光齊刷刷看過去。

「喂,」見哈里發也看向了韓武,南子笑著提醒道,「拿槍的首領,我這裡也有。」說話間,摸出一塊幾乎同樣的黑色石頭,顛了起來。

見此,頓時幾雙目光,又看向了南子。

「黑大個,」史乘風用鐵拳指著惡魔黑天塔,挑釁地說,「想要俺手上的石頭嗎?來吧。」

只見他手上,也出現一塊同樣的黑色石頭。

惡魔黑天塔和其他幾個人的目光,又看向了他。

「我手中的石頭,就沒人想要嗎?」老七顛著手中的石頭,揶揄地笑著說。

地獄殺手團的眾人,看著接連出現的四塊魔方晶石,有些傻眼了。

他們發現,這四塊魔方晶石,和真正的魔方晶石看起來一模一樣,憑肉眼根本沒法分辨真假。

地獄殺手團中那個華夏中年殺手龔先生,指間扣住一把飛刀,目光陰沉看著老七,蠢蠢欲動,似乎想偷襲。

忽聽一個好聽的女聲,在他旁邊不遠處響起,道:「我手中也有魔方晶石,想要嗎?」

龔先生吃了一驚,如臨大敵一般,轉頭看去。

只見妖媚絕美的上官瑩,正微微含笑看著他,玉手中赫然也有一塊不規則的黑色石頭。

龔先生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渾身散發著針芒一般的殺氣。

陡然,龔先生厲喝一聲,手指間一把閃光的飛刀飆射而出,帶著破空銳響,向上官瑩射去。

那一剎那,上官瑩只是隨意舉起手中那一把造型卡通、喇叭口槍管的手槍,扣動扳機。

嘣一聲,一顆子彈衝出,不僅將飆射而來的飛刀爆碎,還帶著餘力射向龔先生。

龔先生驚喝一聲,倒地一個翻滾,翻滾的剎那間,手中兩把飛刀,劃過兩抹寒光,哧哧飆射而出……

「武士先生,」老七的手握住龍藏寶劍的劍柄,微笑看著山木青田說,「想要魔方晶石,拔出你的刀。」

山木青田目光深沉,凝注地看著老七,沒有答話。猛聽鏗然一聲響,黑鞘的武士刀出鞘,刀刃閃爍雪光。

雙手握刀,山木青田陡然大喝:「迎風一刀斬!」喝聲中,身影幻成一串,向老七衝去,瞬息而至,凜冽的刀光劈斬而下。

那一刻,老七的臉都被那無匹的刀光映亮,頭髮被刀氣激的飛舞。

驀地一聲龍吟,一道古老煌煌的青光倒卷而出。

老七手中的龍藏寶劍,和山木青田劈斬而下的武士刀鏗然相斬。

劍氣刀氣激蕩得彼此的頭髮亂飛……

「沙包大的拳頭,你見過嗎?」裝扮得像忍者神龜的史乘風,炫耀地把自己戴著黑色啞光拳套的拳頭,亮給前方的惡魔黑天塔看。

惡魔黑天塔不說話,但喉嚨里卻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來,讓俺打倒你。」史乘風伸出因為戴著拳套變得異常粗大的中指,挑釁地沖惡魔黑天塔招了招。

惡魔黑天塔怒吼一聲,像黑金剛一樣,用拳頭瘋狂擂打自己胸膛。緊接著,撲向史乘風。

史乘風渾身磅礴的氣勢沸騰,向沙包大的拳頭匯聚而去,拳頭上,瞬間裹起一個急響的氣旋。

「東嶽拳!」史乘風暴喝一聲,迎著惡魔黑天塔高大的身子衝去,沙包大的拳頭砰然轟出,爆發的狂猛氣勢,彷彿泰山一般向惡魔黑天塔壓去……

「藝術創作時間,」韓武看著提琴左手,打了一個響指,微笑說道,「現在開始。」話音未落,他的身子化作一道殘影,向提琴左手暴掠而去。

提琴左手獰笑著,渾身殺氣散發,銀色細長的琴弓嗡鳴作響,化作了交織的銀光。

韓武的手術刀,鬼魅一般,穿過交織的銀光,划向提琴左手的脖子。

下一刻,只聽鏗然一聲銳響,手術刀的刀刃,劃在了提琴左手護住脖子,閃插而出的琴弓上。

「還差一點點。」提琴左手冷笑著說。

韓武驚喝一聲,身子飛快飄退而開……

突突突,砰砰砰!

南子和叛軍首領哈里發用衝鋒槍對轟起來。

一人掃射的時候,一人便倒地翻滾躲避,短短片刻間,誰也打不中誰。

又一個倒地翻滾之後,南子來到足球場邊緣觀眾席下方入口處,身子緊緊貼牆站立。 外邊的哈里發正大笑著瘋狂掃射,暴雨般的子彈,將水泥牆壁爆得碎屑亂飛。

等哈里發稍稍停頓的剎那,南子身子閃躍而出,手中雙衝鋒向哈里發掃射而去。哈里發倒地翻滾躲避,子彈緊貼著他翻滾的身子掃去,看起來驚險無比。

掃射一通后,南子飛快地從入口處向外奔出。

稍遠處的鐘樓頂層。

相比於現在瘋狂的足球場,這裡顯得安靜許多。

葉修拿著望遠鏡,踩著斷牆窟窿,身子一躍而上,飛出上方屋頂缺口,來到斜坡狀的屋頂上,腳踩著缺口邊緣,穩定住身子,坐了下來。

看著他簡直飛檐走壁如有神助,下方的白湘怡有些驚呆了。

屋頂上,葉修舉著望遠鏡,靜靜地環顧著下方拆遷區四周,以及拆遷區外。

他發現,埋伏在足球場附近樓房中的華夏各方勢力,已經開始出動。

對這些,他倒並不是太擔心,他依然在等著地獄殺手團最後的底牌出現。

鐘樓位置最高,一旦那個底牌出現,他能夠第一時間察覺到。

白湘怡眼見葉修爬到屋頂上后,對自己說的話不理不睬,氣得一臉幽怨。

足球場附近的一座平房頂樓。

「大哥,」沈雍面色凝重地看著沈泰問,「我們現在要出手嗎?」

沈泰微微搖頭,道:「龍影還沒出現,最後的戰鬥還沒開始,不必著急。」

他們兩個人,包括旁邊的何榮光,都是臉色凝重,月老倒是一臉輕鬆笑道:「話說小修那傢伙去哪兒了,怎麼現在還不回來?該不會真的被嚇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