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出手機,反覆查看許佳木之前給自己發的信息:【我懷孕了,恭喜,你要做爸爸了。】

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放過,他忽然覺著,這女人在發信息的時候,肯定是面無表情的。

傅沉也拿著手機,和宋風晚發了信息。

也就是此時收到了京寒川的回信:【東西已打包送出。】

傅沉忽而一笑。

約莫一刻鐘,許佳木抱著查房的記錄表回來,瞧著他在裡面,還有些詫異:「你怎麼來了?」

段林白傻了。

懷孕這麼大的事,他過來不是很正常?

「他知道你懷孕,激動壞了。」傅沉解釋。

「真的有了?」段林白再三確認。

許佳木打開自己位置上的抽屜,將一個化驗B超單遞給他,「我去做檢查了,是懷了。」

「之前用了驗孕棒,有一個不大準確,我就特意去檢查了一下。」

「出了結果才給你打電話。」

她做事嚴謹,如果不是很確定,壓根不會發那種信息出去。

傅沉坐在一側,看著兩人相處方式,忍不住笑出聲,段林白太隨性,偏生遇到了個很理智的,他過來的路上還在說,是不是還要去檢查一番,才能最終確認,結果……

人家連B超單都甩出來了,壓根不給他表現的機會啊。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還是看不懂?」許佳木喝著水,那表情,好像懷孕的壓根不是自己,居然手撐著桌子,開始給段林白分解B超上面的圖像。

段林白頭疼得厲害,遇到個這麼理智的媳婦兒,他能有什麼辦法。

*

還沒出醫院,段林白就接到了段家打來的電話,讓他們回去一趟,其實是想讓他們搬回去住,懷孕初期很危險,所以段林白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仍舊是傅沉負責送他們回去。

到家門口,林玉賢還招呼他到家裡坐會兒,吃個中飯。

「不用,我還得去接晚晚。」

段林白:「那我就不留你了。」他也不客氣。

「很快你就能收到,我和寒川送你的禮物,恭喜你要做父親了。」傅沉笑道。

「你也太客氣了,哈哈,大家都這麼熟了……」

段林白雖然這麼說著,心裡還是隱有期待,他們會送自己什麼禮物。

大概是吃中飯的時候,同城快遞到了家門口,說是有位京先生給他送來的快遞。

「矯情,還搞什麼快遞?」

段林白笑著簽收之後就拿起一側的美工刀,準備拆封。

有不少人喜歡拆快遞那種感覺,段林白就屬於那部分人,他抬手掂量著。

「呦——還挺重!」

「三爺和六爺也太客氣了,其實懷孕沒必要送東西。」許佳木走到他身邊,也想看看這麼大的兩箱子東西,裡面都裝了什麼。

包裹得異常嚴實,大箱子外面,還有兩層塑料膜,美工刀劃下去,還沒打開。

「要不我來吧。」許佳木摩挲著手指,「你下手力道不對,施力的地方也不精準。」

段林白愕然,這只是個箱子,需要怎麼精準。

「木子,你過來,這種拆快遞的粗活,交給他就行,你坐著,要是餓了我先給你盛碗湯墊墊肚子。」

段林白咬牙,粗活給她?讓他媳婦兒去喝湯?

需要雙標得這麼明顯?

不過段林白此時也已經打開了箱子……

然後整個人就懵逼了。

這麼多書,他上學就是屬於看到書像打瞌睡那類,這兩個人是想搞死他。

不多時,傅沉就打了電話過來。

「東西收到了?」

「你倆就給我送這個?」

「很實用,而且重點我和寒川都標註給你了。」

美女的貼身醫聖 段林白莫名想到,上學期末考試,這兩人給他補習的場景。

傅沉比他倆年齡大,加上跳級,早已不可能在同一年級里,所以期末划重點,都是傅沉負責,他會在樹上圈出許多內容,或者平時小測試卷上給他圈出一些題。

「掌握這些,你應該能考出中等成績。」

「就這個……」段林白蹙眉,「後面這些大題目,老師說很重要,而且這些題目,一題分值很高啊,我和寒川考的同一張卷子,為什麼重點不同?」

京寒川瞄了他一眼,「他是按照你的能力給你圈重點的,自己心底沒點數?」

段林白:「……」

傅沉:「你要是有寒川的腦子,我也犯不著給你划重點,心底沒數?」

……

段林白聽著電話那頭,某人揶揄的笑聲,氣得想把書給扔了。

「你認真看,以後總會用到的。」傅沉叮囑。

不過為了自己的媳婦兒和孩子,段林白還是忍了。

往後一段日子,段林白變得非常刻苦,真的是硬著頭皮把書給看完了,當他看完最後一本,激動地和許佳木炫耀。

人家就說了一句:「我是醫生,其實有什麼問題,我都能自己處理,你如果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直接問我,犯不著看那些。」

「這些書很多都是初學者的。」

豪門甜寵:總裁千里追妻 「我們不需要。」

段林白目瞪狗呆:「你不早說!」

「我從沒見你這麼認真看書,不忍心,而且多讀書,總是有好處的。」許佳木覺著,總比他無事,就愛打遊戲強吧。

段林白風中凌亂,這還是自己親媳婦兒嘛!

許佳木懷孕初期,擔心過早對外公布,會把孩子嚇走,段林白一直憋著忍著,直至三個月到了,才發了一條特別文藝的微博。

【往後餘生,有你有我有他……】

然後配了一張特別漂亮的風景畫。

他自認為自己說得非常文藝小清新。

結果底下的評論居然是清一色的都是……

【段哥哥,你是不是被盜號了?】

【你在玩真心話大冒險?】

【段公子,你吱一聲,要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

段林白氣得差點掀了桌子,這都是群什麼粉絲啊。

許佳木刷微博的時候,差點笑死,粉絲隨主,這話說得半點不假。

而就在段林白髮微博的時候,這書也看完了,既然他們家不需要,他就打算再打包送給傅沉或者京寒川,擱在家裡礙眼。

可是沒想到傅沉最後給他來一記狠刀子。

【這些書都是當初你出錢給我買的,送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我不需要了。】

他買的?

段林白這才想起傅沉當時坑了他一堆書……

他到底是什麼魔鬼轉世! 話說段林白這邊被傅沉氣得身子發顫,恨不能把書糊在他臉上,不過他還是調整心情,準備陪許佳木去做產檢。

「其實你不用陪我去,我去上班,正好檢查。」許佳木是覺著,孩子也沒想得那麼容易掉,不用太緊張。

偏生段家情況特殊,幾代單傳,林家到了上一輩就一個女孩,一堆人盯著她的肚子,搞得她壓力很大。

「陪媳婦兒去產檢是應該的。」

她就是獨立習慣了,不會撒嬌,甚至不會依賴他這個丈夫,弄得段林白很有挫敗感。

到了醫院后,正常挂號排隊,輪到許佳木的時候,段林白握著她的手,「你別緊張,沒事的。」

許佳木哭笑不得,到底是誰比較緊張啊。

此時排隊的人很少,大家都是來看病的,多是關注自身,極少注意他倆。

許佳木進去之後,很快就出來了,相比較她進去時的輕鬆,此時面色凝重,看得段林白都心驚肉跳。

「木子……」

「好了,下一個,張桂芳。」護士招呼下個患者進去。

段林白這把許佳木拉到了一側,「你怎麼了?說話啊!」

「我先去上個廁所。」許佳木說著進了一側的洗手間。

「你……」

段林白急得抓扯著頭髮,把話說完再去啊,這是成心要急死他?

不過懷孕初期做B超需要憋尿,她急著上廁所,段林白也不能攔著,只能在外面急躁得等著,她動作很慢,段林白都恨不能衝進去了。

待她出來后,他當即走過去,「出什麼事了?」

「這孩子要是留不住,咱們就等下次啊。」

「你不說話,是準備急死我!」

這期間,他還特意跑過去問了給她做檢查的醫生,醫生只說,患者情況是隱私,他們要保密。

氣得他直跺腳。

「其實也沒什麼事……」許佳木咳嗽著,「我和你說了,你得淡定點。」

段林白都想好了,最壞的結果,就是孩子有問題……

他們還年輕,這個留不住,以後再要不是問題。

「你說吧。」

「我們的孩子可能……」許佳木伸手摸了摸自己略顯乾癟的肚子。

「留不住就留不住,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沒事就行,只能說我們和他沒緣分……」

段林白還在喋喋不休說著,不想給她太大壓力,結果許佳木緊接著蹦出來的幾個字,讓他呆傻了很長時間。

「有兩個!」

段林白愣了下,視線落在她腹部,「兩個……」

「應該是雙胞胎。」

「不是,上個月檢查,也沒說這事兒啊……」段林白傻了。

「如果是異卵雙生的,就可以看得比較明顯,還有同卵雙生的,這種可能會遲一些,這也是為什麼有的雙胞胎長得不像,有的特別像……」許佳木居然給他講解了一堆醫學知識。

段林白是半點沒聽進去,滿腦子都是他會有兩個孩子,直接抱起許佳木,嚇得她驚呼一聲,惹得不少人側目。

「你幹嘛,趕緊放我下來。」許佳木拍著他的手臂,羞赧得看了下四周。

「你今天別上班了,咱們出去慶祝一下……」

結果自然是被許佳木給拒絕了。

不過某人也沒受到打擊,不僅微博發了消息,還在群里大張旗鼓撒錢散紅包。

許佳木看著不斷跳出的群消息,有些頭疼。

這人咋怎麼敗家,這是在散財?

【各位,我正式宣布,我要升級當爸爸了,而且還是兩個孩子的!】

他說完,群里鴉雀無聲,氣得他惱火。

這群混賬,領紅包的時候,比誰動作都快,怎麼他說完話,沒人搭理了?

過了半晌,宋風晚開口了:【恭喜,雙胞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