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和美鬢公隨便找了地方落位,屋中的佈局屬於圓桌興,就是圍繞一圈圈的有座位,類似西方後世的議會座位佈局。

大概過了些許時刻,人應該是到齊了,王平細細數了一下,總共二十三人,王平這才意識到了什麼。

一個人站了出來,人高馬大,王平對他印象十分深刻,這是科洛斯洛部落的大祭司兼任大酋長,法羅米達,是這片地界能排進前三的部落。

法羅米達環視一周,聲音洪亮道:「既然大家能來到這裏,說明大家志同道合,我們的祖先一直生活在這片土地,受玉米神保佑,我們有過輝煌的歷史,也曾修建了無數的神廟,海外異民來此,殘暴不仁,這是要踐踏這片土地,我,法羅米達,願意和各位祭祀一同聯合起來,保佑我們的家園。」

話音剛落,會場便響起熱烈的掌聲和奇怪的歡呼聲。

人們高舉着手,似乎癲狂地響應着,甚至取得了神靈附身。

法羅米達出聲后,又有幾個人也出面發言。

「我建議,在至高無聖的玉米神面前,我們簽訂誓約,組成一個聯盟,共同應對海外的危機。」

「同意。」

「我也同意。」

整個場上的氣氛十分融洽,似乎一個聯盟就要現世了。

美鬢公拉了一下王平的衣袖,壓低聲音道:「你覺得怎麼樣?」

「是個好想法,不過這個事情有不小的難度,各個部落並沒有挨在一起,如何守望相助?」

其實,王平是想說,這個聯盟是誰做主?

美鬢公搖搖頭,道:「這個不是問題,大家距離的並不遠,能很快就會到達對方部落。」

「我想問問你,關於海外來人,你有什麼想法?」

王平沉默一會,堅決道:「必須要警惕,他們是敵人。」

美鬢公眼神一緊,王平多年來的眼光都是對的,所以他十分信服,心中更加警惕,他低聲道:「那我知道了。」

他下定了決心:「我打算加入這個聯盟,不僅僅是為了海外來敵,他們說,加入了聯盟,貨物交易的時候會便宜一些,這些對於我們部落是一間好事情,你呢?」

王平有些猶豫,目前自己並不能徹底代表部落,但,加入眼前的聯盟似乎也有一些好處,雖然他有種種的問題……

ps:求推薦,月票啊,還差兩票破兩千啊!

謝謝各位了。

。 因為近,

翻倒巷的活點地圖同對角巷的那個公用的是一張羊皮紙。

離開對角巷之前,凱瑟琳最後看了一眼羊皮紙,情況沒有她想象當中的其他兩人被西弗幹掉。

如果那樣的話就好了,

她可以毫無顧慮的原路返回。

可戰況不是這麼算的,尤其這本來不公平的一大三的局面事先還下了埋伏。

凱瑟琳猜測一個照面西弗勒斯雖然幹掉一個人,但肯定也付出了先手。

而這個先手一交掉對後續的戰況肯定是不利的。

消除羊皮紙上字跡的時候,她看見三人的戰鬥依舊在持續。

因為互相牽制,三人的位移都不太大。

所以,

如果記憶位置的話,可以節省看羊皮紙的時間。

再說,

黑巫師的戰鬥是分生死,不是開玩笑。

誰敢拿地圖對別人說,暫停,讓我看完地圖再打。

那就是在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關了活點地圖,

凱瑟琳開始在腦海內將地圖的內容默寫出來。

她現在的位置在哪裡?

去目標地點又幾條經過商店的通路?

一般來說,經過商店的是大路,凱瑟琳猜不會有人在大路,在人家店門口動手。

在翻倒巷開店的都不是普通人,給店主人一個面子,那應該是常識。

可惜,

那個位置在翻倒巷的深處,離出口特別遠,幾乎就到了翻倒巷地圖的邊緣了。

很有可能連她爹都沒有更深入探索過,所以也沒能留下邊界處的信息。

要抵達那裡,

安全的大路上凱瑟琳走得很快,但不可避免的要走到小路上了。

「四通八達像蜘蛛網一樣的地界總有些陰影底下的東西。

那裡恰恰是傳言最多的,真的、假的,什麼消息都有。」

一個被她打敗的用魔杖指著脖子的黑巫師說,

他的目的是為了身後攻擊這個新來的年輕女巫的人轉移視線,爭取時間。

但出自伏地魔的警戒魔法也不是吃素的。

對方的朋友被猝不及防的一擊直接倒在了地上。

「真是個狠辣的娘們!」

「你說什麼?」

「嘿嘿。」

年輕就意味著好騙,意味著對戰經驗不足,女孩還普遍有心軟的毛病。

巷子里的黑巫師混混慣了,下手一輕大蛇棍上得欺負自己臉嫩?

接下來,

我是不是該表演一下什麼叫惱羞成怒?

落在凱瑟琳手上的混混笑著,似乎打定主意對面不可能把他怎麼樣。

但蒙面女郎不懷好意的看著他,一眼不發的對他的下半身比劃的情景把他給嚇住了。

「你在幹什麼?」

「沒什麼,」

凱瑟琳冷冷得說,

「我就是要過這道門而已,聽說每個男人都有五肢。

不巧,

本人的職業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治療師,我可以免費為你做截肢手術。」

這是條近路,

如果穿過去,至少可以提早十幾分鐘到達現場。

話音未落,小混混的左手小拇指就直接被切了下來。

還未等到對方做任何回應動作,他的無名指、食指、中指都紛紛割斷下來。

整隻手就剩下兩根手指,凱瑟琳還貼心的為他止了血。

對方二話不說就給她開了門,

「不用謝。」

走的時候,

對方的手指重新被她裝了回去。

「那個…走到岔路去左邊那條,我剛才說反了了,本來想要教訓你一下。」

混混巫師心存感激,總算良心發現。

但下一秒,他發現自己的腦子一片空白,有一個聲音讓他一起跟去。

混混巫師立刻就知道她中的是奪魂咒,但伏地魔的黑魔法功力哪是一個窮困潦倒的混混能夠抵抗得了的?

然後,

他依照自己之前的說法,去了左邊的那條路。

凱瑟琳看見無數的蠍子像混混巫師湧來,

她猶豫了一下是否救人但事實上,除非她毫不猶豫動手,否則人是絕對沒機會救下來的。

「不要說我殘忍,

在這純黑的世界里,如果不比別人狠,接下來死的就是自己。」

快步離開通道的女孩心情複雜的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第一次間接殺人,卻意外得沒有什麼反應。

他罪有應得,

她趕時間,

挺急的。

大約,只有這樣簡單的想法吧。

雖然,

她的腦袋的確有些亂。

凱瑟琳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有獨闖翻倒巷的可能。

不要說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