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他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跟方雲天抗衡。

原本還打算讓秦毅吃癟的,馬勒戈壁,結果風頭出的更足了。

這跟黑環山可不一樣,黑環山那裡幾乎不可能有學生過去,這傢伙牛逼也沒幾個人知道,可現在是在校園,他一下子就火了。

這讓曹龍他們幾個心裡極度不平衡。

「瑩瑩姐……我覺得他還蠻厲害的……,你看,咱們系好幾個女神都跟他走在一起,連方雲天都沒有這種待遇呢。」站在江瑩瑩旁邊的那個女生抿著嘴說道,看著秦毅離開的背影。

說實話,她也是被江瑩瑩洗腦了,覺得秦毅就是如同江瑩瑩說的那樣,是一個鄉巴佬,利用不正當的手段進了金衡大學。

現在看來,似乎他也沒有那麼不堪啊,至少籃球打得是真的厲害,而且還得到這麼多女神的青睞……雖然她並不知道這些女神跟秦毅到底是什麼關係。

「你可別被他外表騙了,他就是那麼一個人,喜歡裝逼,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哄騙落落她們,我一定要找個機會跟落落好好說說,跟她姐姐落雨也說說,把落落看緊點,被這種人騙了一輩子都黑了。」江瑩瑩皺著眉頭,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

而她口中的落雨,看到秦毅她們離開之後,也從人群中退了出去。

妹妹跟秦毅在一起她還是比較放心的。

只是看到秦毅身邊這麼多美女,她心中怎麼著都有點不是滋味……

新生籃球賽戲劇性落幕,秦毅開著車,拉著三個小美女朝著花園別墅開去。

對於韓落落的死皮賴臉鄭小小表示非常無語。

不過吳夢雪倒是無所謂。

韓家是四大家族之一,不過比起家世,她們吳家肯定凌駕於四大家族,吳家雖然佇立在金衡,但影響力卻是輻射到了整片江南地帶,只是吳家從來不會在金衡市跟四大家族爭權奪勢。

吳家的發展全都在地下世界,否則吳震功也不會有狼爺這種手下了。

四大家族沒有哪一家會不給吳家面子,吳老爺子的能量可謂是通天,很多事情四大家族都得在吳老爺子面前妥協。

回到花園別墅的時候秦毅一頭扎進了二樓。

而一樓,三個女孩子擠在一塊,面前放著韓落落小巧可愛的電腦。

「飛機場,你行不行啊?破解一個區域網都這麼慢,還說你是天才呢。」鄭小小在一邊嘲諷。

「你懂什麼?我這是利用大數據將秦毅哥哥的所有信息集中到一起,不然全部都是分散的怎麼看?」韓落落鄙視的看了一眼鄭小小,跟不懂計算機的人說話真是費勁。

忽然間電腦上一道頁面打開,上面匯總的全都是秦毅曾經的信息。

「哎呀呀?陳家那個陳舒倩是秦毅的未婚妻?」鄭小小看到置頂的一則信息,頓時瞪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哇,我看中醫哥跟那個陳舒倩並沒有什麼交集啊,在學校里都不說話。」鄭小小歪著頭想到。

接著他們一路看了下去,包括秦毅老家在哪裡,包括秦家註冊的小醫藥公司,包括秦毅一直到初中入學資料等等,都呈現在眼前。

「奇怪,秦毅哥哥十六歲之後的信息竟然找不到?」韓落落眉頭緊鎖,她試著破解,可是好幾次都無功而返。

「怎麼回事?」吳夢雪跟鄭小小也在一邊好奇問道。

「不知道,像是被特殊部門給加密了。」韓落落只能想到這個解釋,以她現在的技術,一般部門根本攔不住她,除非是國家級網路安全牆。

可是……國家級網路安全牆怎麼會封鎖秦毅的信息?這不科學啊。

落落百思不得其解。

「我最好奇的還是陳舒倩跟秦毅居然有關係? 高齡巨星 不是聽說陳家跟高家聯姻了嗎?」吳夢雪靠在沙發上。

這個消息不是什麼秘密。

高家作為四大家族之一,一舉一動受人關注,跟陳家的聯姻是前一段時間的事情,也鬧的風風火火的一段時間。

「我知道為什麼了!」忽然鄭小小跳了起來,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宛如發現什麼不得了的秘密一般。 葉靈沒有理姑娘的目光。與人相處,她雖然不是如魚得水,但是有自己的原則,言語上不傷大雅,她可以一笑而過,但再得寸進尺,她也是可以理論的人。

葉靈看著人對她怒目相對,似乎她的過失都是自己造成的。

如果她敢說,她就跟她好好辨一辨,到底是誰造成的。

有理不在聲高,有事就去解決。

牛總監把她叫到了辦公室。

在同事的各種猜測目光下,葉靈臉面如常,她又不做虧心事,若是總監要顛倒黑白的話,她也不是不可以爭上一爭的。

「新來的不懂事,你們老員工要管教管教。」牛總監一開口就把她的心安撫下去了。

「明白。」這樣的領導,算開明了。「但怕是不服管。」

專寵御廚小嬌妻 「大家一起工作,工作環境很重要,一人的不愉快也會影響大家的心情。」

總監似乎話裡有話。

葉靈不禁猜測:「總監的意思是?」

「年輕人不懂事,就該敲打敲打,你們怎麼說也資歷厚實,不要讓人牽著鼻子走。」

總監看了她一眼,認為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不會再解釋下去。

葉靈其實更想確認些,可是此刻只剩下點頭了。

總監滿意的看她,然後交給她策劃案。

「這個,不是麗姐負責的嗎?」葉靈自然知道公司的運作。

「有能者居之。去吧。」

葉靈只得拿著文件離開辦公室。

目光好奇,包括那位姑娘。

葉靈下意識把文件護著,雖然外表什麼也看不出來。

葉靈就聽到「嘖」的聲音。

但沒有下文,葉靈就若無其事的回到座位上。

旁邊的蘇佩妮自然不會放過探秘的機會。

「總監跟你說什麼了?」

一副好奇,說悄悄話的樣子。

可是眸底里的情緒並沒有完全隱藏起來,以致笑著的話,帶了一絲酸氣而不自知。

兩人進公司的時間差不多,不管是人緣或者是外表,蘇佩妮都覺得自己完勝韓朝陽。

為什麼受重視的不是她?

再看韓朝陽,過了個年回來,的確改變了不少,不光是身體上,連氣質上也上了層次。果然瘦能增加氣質!以前肥圓又不修邊幅的樣子,連男同事都很少主動找她說話,可現在,個個見了她都想多說兩句的樣子……

蘇佩妮讓自己不要把情緒溢於表面,免得被別人看穿自己的想法。

於是她湊近葉靈,想要聽最新消息。

「沒有,就一本新書的銷售策劃案,總監讓我做一下。」

「什麼書?」蘇佩妮愣了一下,參與此類策劃嗎?她的眼神更微妙起來。

「夜霧的那本。」

「打算出那本嗎?不過也對,網路蠻暢銷的,如果出實體的話……」蘇佩妮看看葉靈,眼裡的複雜讓她的笑容都差點掛不住,但最後還是笑著說:「哇,韓韓好厲害呀,都開始做策劃了,下一步,是要做管理層不?」

雖然是嘻嘻的話,可是不入心的恭維從眼裡就能看到。

葉靈笑笑:「只是個策劃案,不能代表什麼。」

蘇佩妮本想再多說,可是看葉靈已經低頭去整理文件,也就轉了回來自己的位置。

有時候,讓人心理落差大的,就是明明都是同一批次進公司的,明明一樣的地位做著一樣的工作,一樣的上班不遲到,甚至自己能力還稍微突出一些,可是對方卻要上升的樣子,而自己,身邊彷彿沒有任何水泡,顯示自己還要在此待很久,沒有一點魚躍龍門的苗頭。

單是一點苗頭,已經讓人心緒不平。

若真的是升了職呢?

蘇佩妮莫名的煩躁,好久才把情緒壓下去,繼續手上的工作。不管心情如何,工作還是要完成的,不然就得自己加班!加班還沒有工資,但時間卻不得不花在上面!這公司是有多好?!如果可以,要不換一個?……

葉靈自然不知道蘇佩妮飄遠的思緒,她專心的準備著要做的事情。

休息的時候看見麥子洋發來的信息。

只有一個表情圖。

是她的卡通圖:「小仙女累了」

葉靈看著,抿嘴一笑回到:「不累」

「我好累」

「工作很多?」

「今天的圖簡直是十倍量的,快吞了!」

「那起來喝杯水,歇一歇,走一走……要不去走趟樓梯放鬆一下?」

「這可是17樓!」

「你可以坐電梯到低樓層,345樓之類的再上來就好了。」

「為什麼不是7?十層還不夠我走的嗎?」

「那就7。去吧。」

「你要鼓勵我,不然我怕我忍不住進電梯。」

「怎麼鼓勵?」

「要一直跟我聊天,直到我走完。」

葉靈看了看,走完十層也花不了多少時間,但一直發的話……

「我陪你走吧,反正我也坐得有點累了。」

「這真是個好主意。」(gif)

葉靈笑笑。

「記得帶上手機,邊走邊聊!」

「好。」

麥子洋收到回復,簡直有糖從心裡散開了,甜遍全身,原來戀愛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嗎?只要一句話,一件小事,就能從心底溢出喜悅來!

他跟身邊的人打了聲招呼,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攔阻,他們這些整天對著電腦的人,花個十分八分鐘喝個咖啡什麼的,都是心照不宣的事。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現在偷偷的和人走一段,簡直比任何咖啡都好!相信老闆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麥子洋的愉悅溢於言表。

而葉靈這邊,就收到了許多表情圖,簡直是在刷屏。

表情圖,有時候你可以當作浮誇,有時候卻也從心。

葉靈看著,有些不好回的,乾脆就沒回。

現在的她,上下樓梯的速度其實已經不用走,可以直接變成跑的姿勢。

當麥子洋說他已經下到了七樓正走入樓梯間的時候,她已經跑了一半的樓層了。

「開始吧。」葉靈也不說自己這邊的情況。

麥子洋發一了個:「一步一步慢慢往上爬」的動圖。

葉靈紅唇輕抿,回過去一張努力奔跑。

「不要用跑的,太累怎麼辦?」雖然只是鼓勵的圖片,麥子洋還是下意識就勸阻到。

仍然是圖片:我可以的。

「你慢慢來,不焦急,我們一步一步來,知道嗎?」

「別走太快,走樓梯不在快,在穩!只是活動一下,不要劇烈運動,乖乖的,我們一起慢慢走……」

看著一直啰嗦的麥子洋,葉靈心想,如果告訴他自己已經跑下了一樓,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不過,還是不要嚇他好了。

這種方式似乎讓麥子洋感覺愉快,於是走樓梯的運動也變成了他的運動。

從開始的十層,三層五層的加,到最後,麥子洋嫌樓層不夠高了。

「那就多走幾趟。」葉靈笑著說。

「可能會缺氧!」

「量力而行。」

「缺氧怎麼辦?」

這個問題成為麥子洋經常問的問題,或許每次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所以一次又一閃的問。

葉靈後來直接複製粘貼,麥子洋才肯罷休,但還是偶爾顯示出自己的「虛弱」來獲取她語言上的關心。

像個騙糖的孩子。

她始終不肯向自己邁多一步。

麥子洋不是感受不到。

可是這並不阻止自己向她走去不是嗎?

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在戀愛,他也告訴別人他戀愛了,甚至經理都睜隻眼閉隻眼,只要走樓梯的時間不要過長,都會任著他。當然,這是在他的圖都能按時交上來的情況下。

麥子洋時不時的找機會約她出來,那些讓她沒有辦法拒絕的約會。雖然每一次都沒有名正言順,但是他可以藉此做想做的事,名頭就沒那麼重要了。

她說,要等一個日子。

他希望在那個日子前,盡自己的努力讓她喜歡自己才好!

加油!麥子洋!

一一一

葉靈滿足於目前的生活,各樣按部就班,順利進行,不出意外,會勝利會師。

除了工作中,時不時有點小問題,其它都被她毫無意外的解決了。

工作上的困難不算困難,難的是人與人之間。

葉靈是真不太明白,某個姑娘為什麼總是針對她?

說話不是隱喻就是明諷,還有更多其它手法,感覺她學的語言修辭方式都用在她身上了。

但每次只是一小點,不會鬧大,葉靈計較也不是不計較也不是,無語。

然後某天,葉靈被舉報了。

理由是她上班偷懶,不務正業。

總監把她叫進辦公室的時候,姑娘直直的昂臉看她,彷彿送她遠去不歸的樣子。

怕是她下的手。

葉靈想了一圈,的確想不出還有哪位同事會做這樣的事。

果然,總監一開口,她就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