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盤坐在床上,偷偷探頭看過來一眼,隨即沒事人似的咳嗽了兩聲……

「那行吧,我這第一個條件就是,你給蘇墨雪打電話的時候,得打開免提讓我在旁邊聽著!」

「啊?」陳浩微皺眉頭,蹭的拿眼看她道。

「啊什麼啊,我是警察是你普通公民,萬一你給蘇墨雪說了不該說的,泄露案件機密怎麼辦!」

「不就是抓了群賭博的嗎,有什麼好機密的,行行行我答應了,趕緊把手機給我吧祖宗!」

陳浩說著說著,就有點著急了。

當然了,他不是對杜鵑著急,而是著急給蘇墨雪打電話報個平安,打從離開東南市出差到這個鬼地方。

一直都跟杜鵑在一起,根本都沒機會,也不敢給蘇墨雪打電話,生怕給蘇墨雪聽見了杜鵑的聲音誤會……

「哎哎哎,發什麼呆呀,確定第一個條件答應了?」

「答應答應,一百個都答應,趕緊把手機給我吧。」

「著什麼急嘛,我條件還沒說完呢!」

「還有條件?」陳浩猛皺眉頭,蹭的從床邊站了起來,「不是杜鵑,你這有點過分了吧。」

「剛還說就一個條件的,怎麼現在又冒出第二個!」

「我是想提一個條件來著,可剛才是誰說的,只要我把手機給你,提一百個條件都行的?」

杜鵑聲音不高,語速卻很快,水汪汪的眼睛里都是笑意。

陳浩張張嘴,卻也只是張張嘴,頓時弄的想哭還想笑,沒想到杜鵑調皮起來都跟蘇菲菲有一拼!

「那行吧,你接著說,還有什麼條件。」陳浩慢慢坐在床沿上,徹底沒招了。

「算了算了,還是先把電話給你吧,不過電話要開免提哦,這可是你剛剛答應我的!」

杜鵑捂嘴咯笑著,從她背包裡頭掏出手機,利索的遞了過來。

這時。

陳浩也沒多想,快速解鎖手機屏幕,才總算撥通了蘇墨雪的電話……

「哎,免提免提,要記得開免提!」杜鵑盤坐在床上,小聲提醒道。

名著之旅 「知道了祖宗,我就是打個電話報平安,沒有別的意思……哎對了杜鵑,一會兒你別出聲,小雪不知道咱倆一起出差……」

「老公!你總算回電話了!」蘇墨雪的聲音,突然從手機里傳了出來。

這時。

陳浩聽著電話里的擔心,再看看盤坐在跟前的杜鵑,他更擔心杜鵑會突然那開口說話……

「傻瓜,你老婆跟你說話呢!」杜鵑小聲提醒道。

「我知道,你別出聲。」陳浩看她一眼,沒等開口就先笑了,「小雪你說,我在聽。」

「老公,你身邊有人嗎,我剛才怎麼聽有女孩子說話?」

「沒、沒有,我在看電視,可能是電視裡頭在說話,小雪我這兩天挺忙的,也沒時間給你打電話。」

陳浩說著說著,就故意岔開了話題。

他太清楚自己老婆,是個多聰明的女人了,如果不把話題給岔開。

保證不超過三句,杜鵑在身邊的事就得露餡。

「老公……只要你平安就好,我才不像某些女孩子,整天都粘著自己老公太膩歪。」

「是嘛?那我要是想讓你粘著呢!」陳浩一時口快,愣是忘了杜鵑還在旁邊。

「不害羞,大半夜的說酸話,噁心人!」

「咳咳……」陳浩猛聽見這聲音,扭頭朝杜鵑看了過來。

儘管杜鵑的聲音很低,但她畢竟就盤坐在跟前,陳浩真擔心給蘇墨雪聽見了。

「那個小雪,天不早了,要不你早點休息吧!」陳浩不敢再說下去了,生怕出岔子。

「我不!老公你想不想我啊!」

哎呦小雪!

你平時都很少跟我撒嬌,偏偏這時候撒什麼嬌嘛!

「想想想,特別想,渾身上下都想!」

「呵呵笨蛋,真的假的,你確定沒有騙我吧!」蘇墨雪在電話裡頭,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

「傻媳婦兒,我那有功夫騙你啊……咳咳小雪,天不早了趕緊睡覺吧哈。」

「老公,你身邊不會有女孩子吧?」

頃刻間。

蘇墨雪的聲音一出,不光是陳浩猛的一愣,就連蹲在跟前的杜鵑都吃驚的拿眼睛看陳浩……

「老公,你身邊的女孩子,不會是杜鵑吧?」

「咳咳杜鵑,什麼就杜鵑了,小雪你別胡亂猜。」陳浩話音未落,腦門上便滲出了汗珠子。

「呵呵笨蛋,跟你開玩笑呢,你才不會守著杜鵑給我打電話呢!」

「這還有講究?」

「不是講究,是你倆曾經初戀,好像沒那個男人會守著初戀,給自己老婆打電話的吧。」

「怎麼沒有,我就是其中一個!」陳浩想都沒想,就脫口說了出來。

「所以老公,你現在身邊真有個女孩子,而且還真是杜鵑了?」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陳浩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千防萬防還是中了蘇墨雪的圈套。

「小雪你這都說的什麼呀,別胡思亂想了乖,聽話趕緊睡覺,我明天就回去了。」

「嗯那行吧,好好照顧人家杜鵑哦!」

「照顧什麼呀,都說了她不在我身邊,我手機快沒電了掛了。」陳浩掛斷電話,才稍微送了一口氣。

「哎不是杜鵑,你說小雪她怎麼就知道,咱倆在一起的?」

「不是知道,是猜……或者是女人的第六感!」

「別管幾感了,反正明天一早,我是的趕緊回去了,你回不回去?」

「回回回,我現在就回行了吧!」杜鵑從床上站起來,就氣呼呼往床下跳。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的生氣。

但一看見陳浩擔心幾百公裡外的蘇墨雪,卻對近在眼前的自己漠不關心,好像連一點兒非分的想法都沒有……

「哎呀,陳浩快扶我一把,我有點頭暈!」

「傻丫頭,身子踉蹌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腳崴了!」

陳浩很想把這句話說出來,可眼瞅杜鵑身子朝旁邊傾倒過去,他一個快步上前把杜鵑給抱在了懷裡。

「杜鵑,你沒事兒吧!」

「我今天晚上,能留下來嗎?」

「啊這個,我……」陳浩對視著她眼睛,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媽媽,來喝一杯咖啡吧,不行您就先去休息,我在這裡等著信叔叔吧」楊婷剛要說話,就被楊佳穎的茜聲給打斷,只見楊佳穎身穿可愛的粉紅色睡裙,從一旁的廚房間端著兩個杯子走出來。

「你怎麼也沒睡啊?」楊婷一個人沒有睡,可能是和自己有話說,可是見兩母女居然都沒有睡,趙信不由得開始起了疑心了。

「啊……」聽到趙信的聲音,楊佳穎抬起頭,一聲尖叫,頓時手中的杯子從手脫落,趙信眼睛手快,就在杯子落地之時,瞬間衝到了楊佳穎身前,將杯子穩穩端住。

「怎麼了這是?」趙信抬起頭看著一臉驚色的楊佳穎,忽然覺得可能出問題了,而這個問題還出在了自己的身上。

「您……您回來了啊?」楊佳穎磕磕巴巴的說道。

趙信微微一笑「我當然是回來了,不然的話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什麼,難不成是鬼啊?」。

楊佳穎頓覺有些尷尬「那……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看見你和一個女人打架,之後又憑空消失了……」。

「憑空消失?」趙信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和玉琉璃戰鬥的場景,當時因為太專註了沒有看到其它地方,現在想想,可能真的讓讓人發現了並且拿那些高科技把自己拍下來了。本以為自己天衣無縫的將後患給解決了,但是沒有想到如今已經泄露了。

「對啊,已經都被發到網上了,現在咱們公司見過你的人,都能認出來那個人就是你」楊佳穎輕輕說道,趙信聽到后,不由得低下了頭,果然還是到了最壞的結果。

「您現在打算怎麼辦?」還是楊婷比較冷靜,雖然自己很想趙信將山臊救回來,但是聰明的她明白現在不是問這個是時候,按耐住內心的衝動,先關心趙信,畢竟只有趙信好,自己的期盼才會有希望。

「那這個網路覆蓋的面積廣嗎?」趙信轉聲問道。

楊佳穎在一旁插過話「當然廣了,你現在已經是網搜第一了,第二就是那幫從花城賓館頂上消失的人,不過我媽媽敵意已經將所有的照片底片都買下來了,現在網上應該不會繼續發了,不過大家都應該已經有自己的存檔了,事情還是有些難辦」楊佳穎一臉愁容的說道。

「趙信在否?」就在一行人在談論的時候,一個黑影出現在了楊家別墅的床沿旁,趙信舉目探了過去,嘴角微微一笑。

趙信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你們先回去休息吧,解決問題的人來了」。趙信已經看清對方雖然是蒙著面,但是可以看出就是之前自己的搭檔,姞順。

「那你小心點……」楊佳穎有些不放心的看向窗外,提示道。隨後便被自己的母親楊婷拉著,離開了房間。

趙信看了眼窗外,人瞬間便沖了出去,來者正是姞順,態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是康熙大帝派我來的,要跟你說一件事,那幫人現在已經瘋了,見人就殺,已經有百餘人喪生了,康熙大帝要我們立即動手,剷除禍根」。

姞順的話說完之後,趙信有些吃驚,因為自己確實有些沒想到,玉琉璃可是跟自己說過的,不會對天界的人下手的。雖然倆個人並不算熟識,但是趙信可以確定她不會說謊,因為她沒有理由說謊,除非是在她不清楚的情況下發生的。

「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趙信沒有猶豫,將玉琉璃和自己說過的話原原本本的都說了一遍,姞順聽完之後,沉思了一會兒。

「可能是他們看那個女子不見了,急中生怒,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們動手了是真的,現在傳承者已經介入這件事,所有的消息都被封鎖,這幫人不管是來這裡做什麼,都必須要造清除,至於你說的事情我會反應的」說完,即使拱了下手,轉過身就要離開。

「對了,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你在這裡布下的這個陣實在是太爛了……」。

……

沒想到姞順臨走之前說了這麼句話,趙信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看著姞順離開的身影,又回過頭看了看楊家的別墅,喃聲說道:「我感覺還不錯啊」。

送走了姞順之後,趙信返回別墅,大廳的燈已經熄了,趙信悄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房中依舊是黑著的,趙信剛要回床上,忽然感覺有人存在,立即做出了攻擊模式。

「嗯?」趙信微皺眉頭,看向床邊,因為他發現在床下居然藏著一個人,因為有床做阻攔趙信看不到對方的容貌,但是憑藉氣息趙信也可以知道,對方是楊佳穎。這個時候楊佳穎居然跑到自己的床下面,趙信也是一頭的霧水。

「你在下面做什麼?」趙信輕聲問道。

「真的能發現……」楊佳穎看自己被發現了,頓覺無趣,十分失落的從床下爬了出來,蔫頭巴腦的嘟囔了一句「看來你真的是那個人……」。

「哪個人,你在我床下做什麼呢?」趙信伸手打開了燈,房中重現光明,只見楊佳穎身穿齊膝的睡裙,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著自己。

「我是在確認網上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你……」

「……」趙信頓時無語,沒想到這小丫頭這麼幼稚,隨後笑了笑「這回知道是我了吧,好了,這麼晚了,回去休息吧」,說完趙信就朝門口走去,要給楊佳穎開門。

「我說過自己要走了嗎?你看這天都快亮了,還睡什麼啊,咱們兩個聊一聊吧」楊佳穎根本就不管趙信的回答,直接坐在了軟綿的床上看著趙信。

「你要跟我聊什麼啊?」趙信忽然覺得有些好笑,這小丫頭在自己心中就像是小孩一樣,自己能夠和她聊什麼啊。

「我從小就沒有爸爸,你就當我爸爸,陪我聊聊吧」楊佳穎拍了拍床,歡悅的說道。趙信看楊佳穎的模樣,頓時有些心軟,隨即坐在了她的身邊。

「好,那你就說一說吧,我聽著」。 砰砰砰!

砰砰砰!

杜鵑聽到這聲音,迷迷糊糊睜開眼,才發現天已經亮了。

她自己睡在床上,陳浩也睡在床上,雖然倆人現在沒有身體接觸,但想想昨天晚上……

「哎,大早晨的不睡覺,還想折騰我啊。」

「誰折騰你了!我是聽見有人敲門,哎大懶豬快別睡了去開門!」

「開什麼門,別人敲的又不是咱的門。」

「我在你房間里,他們又不知道我不在你這裡,可能是單位的同時找我!」

一秒。

兩秒。

陳浩突然睜開眼,快速坐直身子,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啥意思,那這沒說咱倆現在,要給你們同時堵在房間里了?」

「會不會說說話,什麼叫堵呀,難聽死了!」

「我倒是想說好聽的,可人家也得相信呀,咱倆孤男寡女的待了一宿,大早晨給人堵在房間里,八張嘴也解釋不清楚呀。」

陳浩真的很想,把這些話都給說出來。

回眸1991 可眼下這節骨眼上,警察都敲著門呢,真不是說廢話的時候!

「哎對了杜鵑,你那些警察同事,知不知道我在這個房間?」陳浩突然的,意識到了點什麼。

「不知道啊,我沒給他們說,怎麼了?」

「那這就好辦嘍!」陳浩一聽就樂了。

「杜鵑你想啊,你同事都不知道我在那個房間,自然也就找不到這裡,只要不開門就行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