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炮沒有馬上答應,只是轉頭看了伊諾一眼,輕聲說:「我非常尊重伊諾的決定,哪怕他想一直跟你們在一起不回來了,也沒問題。我相信,他會做下自己認為正確的決定。」

長谷川笑了笑,他也認為伊諾會做出正確的決定,而那個決定一定是自己所希望的。

伊諾含笑著微微低下頭,「是的,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臨走前,嘴炮跟立冬擊了下掌,還為他加油,說道:「祝你明天能夠在第一回合KO對手!我會去現場為你加油!」

「多謝!」立冬微笑的點點頭,「說真的,很感謝你。要知道,在這之前我只在電視里看過你,能夠得到你的認可,對我來說是莫大的鼓舞。」

嘴炮抬了抬眼睛,拍了下立冬的肩膀,說道:「希望你不要浪費自己的天賦。相信我,以後你一定會實現自己的夢想!」

立冬低下頭沉思片刻,笑了出來,「好啊,等我夢想實現的那一天,希望你能夠用最認真的態度走進八角籠,跟我真真正正的打一場!」

嘴炮也微微揚起頭,「好!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

告別了嘴炮之後,距離今晚的比賽開始還有一會時間,三個人離開了賽場,在外面吃了些東西。

因為前段時間一直躲在THE.ZOOM.CLUB,而且也沒什麼心思,所以根本沒吃什麼好東西。今天伊諾請客,兩人總算是能夠放開了吃一頓了。

吃飯期間,長谷川再一次跟伊諾確認他的態度。

「伊諾,你真的樂意跟我們回去么?」

伊諾頓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刀叉,聳了聳眉毛,回道:「這種問題,就沒必要再問了。你應該了解我的,我是個一諾千金的人。況且…我也覺得自己應該出去轉轉了,中國,倒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立冬突然伸出手,十分正式都跟他握了握手,嘴裡說著:「Welcome.to.join.us!四方歡迎你!」說著說著還唱起來,「四方歡迎你~為你開天闢地~渤原路的魅力充滿著朝氣~」

伊諾乾笑兩聲,轉頭看看兩人,輕笑道:「跟你們回去沒問題,我只有一個條件。」

「好啊,你說。」立冬秒變正經臉。

伊諾向上坐了坐,開口道:「我是個很有原則的人,可能有些在你們看來無關緊要的事,卻是我的底線,當然,有些你們認為是禁忌的事情,我卻覺得無所謂。我說這些是想表達…如果有些事情是我不願意做的,你們不能逼我。」

牛B的人,總會有點跟普通人不一樣的地方,這可以理解。但伊諾這個要求的範圍有點太大了,如果把他弄到盈海去,這不幹那不幹的,不就白養了一個爺么。

立冬瞄了長谷川一眼,支支吾吾的說:「嗯…那個…是這樣的啊伊諾,因為你也知道,其實我們跟嘴炮沒有本質的差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嘴炮有一份光鮮的職業,而我們沒有,但我們都是黑幫,所以有些事情是不能避免的。比如說…殺人。」 「死胖子!」黃峰咬牙切齒地喊道,我就想救人走,你跑過來摘我面具?

「黃峰,孤影……」方圓念叨一聲,身子僵硬,雙手一松,於雞咯咯叫著跑開。

「圍起來。」云然冷聲喝道:「一個也不能放走。」

隔着時光愛你 眾人連忙包圍住井口,楊琳琳正要敲門,何塵的房間門打開,他剛準備進入考驗空間,就聽到外面的動靜,不得不先出來。

我的男友是紙片人 慕洛等人已經將枯井圍了起來,凝重地看著黃峰二人。

「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殺了他。」黃峰一手扣住方圓的咽喉,急喝道:「不想他死,就立刻退開。」

「兄弟,我們雖然不對付,但也是亦敵亦友那種,人生難得一知己,我死了,你上哪找和你差不多的武者去。」

方圓肥胖的身子在抖,面色煞白:「俗話說,最好的敵人就是朋友,我們是至交啊。」

「閉嘴,都特么是你惹的。」黃峰怒道,要不是你跑來揭面具,事情會這樣?

「現在怎麼辦?」一群人看向云然,慕洛,還有方休。

「等何塵出來,不要急著動手。」方休和慕洛沉聲道,他們也不敢拿方圓的生命冒險。

「趕緊退開,讓我們走。」黃峰聽到這話,頓時鬆了口氣,他也不想對方圓下殺手,一旦方圓死了,他們也很難走出這裡。

「立刻退開,不然就殺了他。」身旁的黑袍人冷聲道,一支短匕架在方圓脖子上,微微用力,已有一道紅痕。

「退開點吧,你們別亂來,方圓死了,你們也走不了。」慕洛喝道。

「別退。」一聲冷喝傳來,何塵帶著楊琳琳快步走了過來,人群分開,讓他通過,直面黃峰:「你在擂台上的傷,這麼快就好了?」

「是你?」黃峰面色一沉,眼中閃過一絲懼色。

「看來你們真不知道。」何塵淡淡道:「給你一個機會,放了方圓,可以走一個。」

「我們全部都要離開。」 玉瀾心 黃峰沉聲道。

「那就沒得談了,滾圓啊,你說你最喜歡迎難而上,現在難題來了,努力活下來。」何塵微笑道。

「你,你想幹什麼?」黃峰還沒開口,方圓已經慌了。

「動手,一個也不能走!」

何塵冷哼一聲,率先出手,身形鬼魅,幻影重重。

「殺!」枯井之內,四名黑袍人沖了出來,圍殺何塵,黃峰身旁的黑袍人,同樣動手。

「我是隊友啊。」方圓很傷心,很悲痛,就這麼被放棄了:「兄弟,放我一馬唄?」

黃峰:「……」

我特么倒是想放你一馬,但這明顯是何塵不想放你一馬,我比你更絕望!

「來世,我一樣不會放過你!」

黃峰冷喝一聲,手中用力,殺機已現,掌中真氣爆發,正要解決方圓,卻見一道身影迅速到來,一手搭在他手腕之上。

攝政王的將門寵妃 咔嚓

脆響傳來,五重勁道,強大的力量震碎骨骼,劇痛之下,黃峰痛苦難當,另一隻手,已經印在胸膛。



噗嗤

血浪噴洒,黃峰直接飛了出去,反觀其餘五人,衝殺頓止,一個個如爛泥一般,軟倒下去,獻血不斷從口中湧出。

「好了,全都抓起來。」何塵看著還在抖的方圓,嘆道:「說好的迎難而上呢,你居然這麼慫,太讓我失望了。」

「你,你……」方圓張了張嘴,內心很受傷。

「抓起來。」云然連忙動手,將一個孤影的人捆綁起來,其餘人這才反應過來,上前幫忙,很快,六人全都被捆綁的嚴嚴實實。

「你剛才的武技,是什麼武技?你同時對他們六人發動了攻擊,卻沒有因此耽誤救人時間,是分身之術?」慕洛走到何塵身旁,好奇問道。

「幻影七步。」何塵淡淡道,沒什麼好隱瞞的,幾乎都知道,他得到了幻影七步。

「幻影七步?怎麼可能,我見過陳江的,也只是速度快一點,你這看起來和真身沒區別。」慕洛震驚地道。

「先不提了,看看這六位是怎麼想的,冒充葉重山他們,來領人的。」何塵說完,走向一旁,用儀器聯繫葉重山那邊。

葉重山很快接通,語氣有些焦急:「我這邊被人纏住了,你那邊怎麼樣了?」

「多了六個,你怕是要多帶點人來。」何塵道。

「你小心些,我們怕是沒有徹底摸清孤影力量。」葉重山沉重地道。

「怎麼了?」何塵神色嚴肅下來。

「真氣頂峰。」葉重山凝重道。

「你們能搞定?」何塵沉默片刻,問道。

「暫時還不行,你照顧好琳琳,出去辦事小心點。」葉重山叮囑道:「一定要小心,沒有把握立刻退走。」

「快帶人將這群傢伙帶走吧。」何塵沒有再多說,真氣頂峰,好像不是不能打?

「我回去再帶點人。」葉重山掛斷通話,也是一陣頭疼,攤上這事,換誰都頭疼。

何塵看向云然等人,云然走了過來:「差不多問清了,他們對於葉重山那邊也有些了解,一直在等機會,想要不動手,讓人拖住葉重山,他們冒充過來。」

「嗯。」何塵輕輕點頭,走到黃峰身旁,蹲下身子,平視著他:「你們孤影最強的是什麼實力?」

「真氣中期。」黃峰瞥了他一眼,道。

「我看不止吧,若是真氣中期,如何拖住葉重山?」何塵輕嘆道:「咱們友好交流一下,知道多少說多少。」

「我說的是實話,真的只有真氣中期,若是有後期和頂峰,我們直接就衝過來了。」黃峰無奈道:「真氣後期和頂峰的,全被攔在外面,進不來。」

「你和方滾圓相愛相殺多久了?」何塵忽然問道。

「什麼叫相愛相殺,我們是亦敵亦友!」黃峰抓狂了,他性取向正常。

「這叫英雄惜英雄。」方圓也插嘴了,這算是知己。

「你能不能不侮辱英雄這個詞?」何塵長嘆道:「你見過哪個英雄貪生怕死,哪個英雄一招就被擒的?」

兩人:「……」

「待會葉重山會帶你們走,以後回到異界,好好做人,不然的話,我上了異界,可能弄死你們。」

何塵面上掛著微笑,但卻散發著無窮寒意:「在這弄死你們有麻煩,去了異界,弄死了就跑到無人區域,誰也找不到。」

「我是友軍。」方圓連忙道:「我們是一夥的啊,共同對付孤影。」

「我不需要與敵人狼狽為奸的友軍。」何塵冷聲道。

「什麼叫狼狽為奸,這是惺惺相惜。」

「我只知道異性相吸。」何塵面無表情地道:「方滾圓,給你個機會,讓他說出孤影的詳細情況,不然,我讓你們同性相吸。」 伊諾滿臉的淡定,靜靜的看著立冬,動了動嘴唇,說道:「這不是問題,問題是…我會選擇我要殺的人是誰。如果有些人是我認為不能殺的,那我絕對不會動手。」

立冬以前別說猶太人了,連外國人接觸的都很少,也不知道是不是猶太人都挺隔路的,殺個人還得選擇一下?

長谷川立馬開口打了個圓場,「放心,伊諾,我答應你,如果你不願意做,我們不會勉強你的。」

伊諾笑了笑,「好,那就說定了!」

立冬想了想,又伸頭過去,小聲問了一句:「那如果不讓你殺人,讓你打人呢?打人是不是也得挑啊?」

「哈哈。」伊諾大笑一聲,「我不打老人,不打女人,不打小孩。其他,無所謂。」

「那就行那就行。」立冬這回放心了,又問了一句:「十**歲的人對你來說不算小孩吧?」

「當然不算。」伊諾說,「十**歲對我來說已經是成年了。」

「託了!」立冬比出一個OK的手勢,叫了一聲,「我們的對手沒有小孩、老人和女人,反正也不會讓你殺人,到時候你只管打就行了。」

聊了幾句,這個話題就算過去了。

但事實上,立冬心裡還是有點沒底。主要是到目前為止,他還不知道伊諾到底是個什麼水平,如果真的是高手也就罷了,但到時候一動起手來,連擊個嘍啰都扛不住,可就歇菜了。

但是這種事又不能直接問,他就打算找個機會問問長谷川。

三人吃過飯後,離比賽開始也不剩多少時間了,就趕回賽場,來到VIP的坐席。

立冬以前都是在電視里看UFC的比賽,如今親臨現場,這感覺完全是不一樣的。今天比賽的兩個選手並不是特別有名氣,但他也都認識,還興緻勃勃的講給旁邊的長谷川聽。

長谷川雖然不像他那般痴迷,但也很感興趣。

比賽很快就正式開始,兩個選手走進八角籠。看到這一幕,立冬的心突然顫抖了一下,他想到了明天晚上在這個地方,自己也要走進去…

一個完全區別於街頭戰鬥和地下黑拳的形式。在這裡,首先要做到的是保護自己,然後才是擊敗對手。

說起來UFC是無限制格鬥,但實際上還是有很多規則,畢竟這是比賽,不是決生死。但毫無疑問,UFC比賽的強度和水平無疑要比地下拳賽高了很多,對於技巧的把控和經驗的要求也要比街頭戰高很多。

這樣一對比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在相同的等級下,UFC的職業選手,一定是強於街頭混混跟地下拳手的。

今天的這兩個選手,可能也是因為名氣小的緣故,一上來就各自發起猛攻,都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用難度最高的招式KO對方,只有這樣才能讓更多的觀眾記住。

看著八角籠裡面的兩人纏鬥,立冬已經開始幻想明天自己站在裡面時的感覺,他轉頭問伊諾道:「我明天的對手,是個什麼樣的人?」

伊諾馬上答道:「那個人的外號叫FIRE.MAN。」

「火男…」立冬煞有其事的點點頭,「什麼水平?」

聽到這個問題,伊諾皺了皺眉,「這個火男,說起來是業餘選手,但實際上已經達到了職業選手的水平,他給很多大咖都做過陪練,真正的實力要比其他業餘選手強了幾個檔次。」

立冬緩緩點頭,又問了一句:「他擅長什麼?有弱點么?」

伊諾認真的想了想后,說:「他擅長各種技法,在技戰術方面來說,沒有任何弱點。但他自身卻有很明顯的弱點!」

人無完人,只要是個人就有弱點。立冬雙眼發光,點頭示意,讓他繼續說下去。

伊諾道:「最大的弱點就是,火男的年紀不小了,已經三十六歲。他的經驗可能非常豐富,但是身體機能已經不是巔峰階段了,再加上早年受的傷,已經退化嚴重,所以,縱使他的技戰術再強,也不一定能發揮的出來,這就是他最大的弱點。」

立冬點頭表示了解,他非常清楚身體機能對於一個紅棍的重要性,哪怕是技巧再高超的人,使不上力量也是無濟於事。

這個時候,伊諾作為嘴炮團隊中的助理之一,閱讀比賽的能力也凸現出來,思路非常清晰,說道:「所以,有兩種方式可以選擇。一是開場之後立刻發起猛攻,爭取在瞬間取得壓制,半個回合之內將他KO。二是適當的保存實力,進行消耗戰,畢竟他的體能遠不如你。」

長谷川看看他,說道:「你覺得採取哪種方式比較好?」

伊諾回道:「如果單從比賽的角度來看,我更建議第二種,因為更有把握。因為一旦在開場爆發出所有能量,但卻沒有擊敗他之後,情況就會很糟糕,火男很有可能用他的技巧和經驗取得優勢。不過,針對我們目前在場外的狀況來看,我還是覺得第一種比較穩妥。」

說完,他看向立冬,笑了一聲道:「你現在的目標太大,這場比賽又有電視轉播,而且說不定在場的觀眾里就會有外面黑幫的人,所以,迅速解決戰鬥,然後馬上離開紐約,才是明智之舉。當然,這就要看你的爆發力到底如何了。」

立冬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微微揚起頭,比出了三根手指,「三分鐘,三分鐘之內我可以KO他!」說完,轉頭看向長谷川道:「你跟機場那邊聯繫好,找最近的一班飛機。」然後看著伊諾說:「你按照一百萬美元的預算把人找好,越多越好,事先把一切談妥,等比賽結束之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紐約。」

長谷川立刻點頭,笑道:「沒問題!只要你有這樣的信心,我就完全按照你說的去做。」

而伊諾似乎對這兩人的「迷之自信」有些不太理解,搖搖頭說:「這樣會不會有點太冒險了?如果你沒有在三分鐘之內…」

「沒有如果。」長谷川開口打斷他,「我們彼此之間就是如此,只要我的兄弟說他能行,那我就會無條件的完全信任!當然,我們對你也是一樣。」

伊諾楞了一下,無奈的攤手笑了笑,「好吧,那…我也無條件的相信一次!」 方圓搬來一張椅子,坐在黃峰身旁:「兄弟,說吧,這傢伙真乾的出來。」

「他真是擂台上,揍了我的那個?」黃峰看了眼何塵,問道。

「是,不僅揍了你,我也被揍過,好幾次。」方圓悲憤地道,他絕對是最可憐的友軍,哪有被自己人揍幾次的,還是非常狠的那種。

「這破事,我就不該參與。」黃峰啐了一口,道:「在異界過的多滋潤,怎麼就腦子抽了,跑這來了,回去后,誰特么再和我說,地球都是一群土鱉,我揍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