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也是這樣想的。」羅依依說道。

張天才坐在地上,面如死灰,他聽了馬濤和羅依依的對話。

他算是到了大霉了,落在了他們的手裡。

「馬濤,就將他送到監獄裡面去吧,不管有什麼辦法,讓他在裡面將牢底坐穿,一輩子都別想出來了。」羅依依說。

「好,那就聽你的。」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這根本不關你們的事情!你們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張天才見求饒不行,立馬便開始露出真面目了。

「哼!你欺騙我,然後讓我傷害了李韻,誤會了她,這些,難道都不夠嗎?你以前對李韻做的那些事情,簡直就是禽獸不如,人神共憤,弄你,還需要理由嗎?」羅依依說道。

這之後,張天才篡緊了拳頭,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突然間,趁著後面的人不注意。

他立馬便朝羅依依撲了過來。

馬濤吃了一驚,因為張天才的身上,竟然有刀子。

他飛快地拿出了刀子,就朝羅依依的胸口襲來。

馬濤立馬上前,然後擋在了羅依依的面前,那刀子,直接插在了馬濤的身上。

「馬濤!!」羅依依大聲地喊道。

後面的人,立馬將張天才給控制了,搶走了他手裡的刀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想要對付我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給我等著,等我出來,我一定會報復你們的……」張天才瘋狂地說道。

這種亡命之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你們還冷著做什麼,將他給我拉下去,我要他一輩子出不來,將牢底坐穿!」羅依依厲聲吼道。

張天才被帶下去以後,羅依依現在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

「馬濤……馬濤……」羅依依哭著喊道。

馬濤流了好多血啊,他的襯衣都被血給染紅了。

羅依依的手上、身上,也全部都是啊!

她真的嚇壞了。

「依依……不要哭……我沒事……沒事……真的沒事……不要擔心……」馬濤虛弱地說道。

「馬濤……你……你為什麼要那麼傻啊……為什麼……嗚嗚嗚……嗚嗚……」羅依依傷心地哭了起來。馬濤千萬不能有事,不然的話,她只會更愧疚的。 她忽然間想起了當初和顧子俊接吻的時候。

她的心,完全是一陣狂躁。

就好像心裡有頭小鹿一樣,在到處亂竄。

顧子俊……顧子俊……

羅依依聽到了心裡的那個聲音。

忽然間,她抓住了馬濤,緊緊地抓住了他。

馬濤的吻,慢慢地落下,然後他伸手解開了羅依依面前的紐扣。

不知不覺中,羅依依已經完全呈現在馬濤的面前了。

可是當馬濤再一次接觸羅依依的肌膚的時候,她好像被什麼刺激了一樣。

一下子推開了馬濤。

「不要……不要……」羅依依慌亂地喊道。

然後撿起旁邊的衣服,緊緊地裹著自己。

「依依,你……你怎麼了?」馬濤問道。

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馬濤,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羅依依連續說了三個對不起,她真的對不起馬濤。

她對馬濤根本就沒有感覺。

剛才的那一瞬間,她只是將馬濤當成了顧子俊而已。

馬濤的臉上有些失落。

他什麼都明白了,羅依依對他,還是沒有完全接受。

「依依,沒關係的,你不用說對不起,等你以後願意了再說,好嗎?我不會逼你的。」

馬濤柔聲說道,然後伸手將羅依依攬入懷中。

羅依依再次愧疚了。

馬濤對她這麼好,她應該跟他在一起的。

沒有人比馬濤更適合她了。

就如陳慧所說的,馬濤有才,有家世,有背景,與她門當戶對。

對她更是溫柔體貼,不離不棄的。

這樣的好男人,到哪裡去找啊!

可她就是做不到啊!

……

今天晚上,羅依依是在馬濤的家裡住下的。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餐以後,馬濤便對羅依依說道:「依依,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啊?」羅依依問道。

不知道這馬濤又要搞什麼驚喜給她。

「去了你就知道了。」馬濤說。

隨後,馬濤將羅依依帶到了一個地方。

「馬濤,這裡好奇怪啊?為什麼帶我來啊?」

「進去你就知道了。」

馬濤說完,然後讓人將門給打開了。

羅依依看見,地上居然睡著一個人。

這不是張天才嗎?

張天才被一陣光亮刺得眯著眼睛,但看清楚來人的時候,他立馬從地上坐起來了。

「小姐……小姐,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張天才對羅依依說道。

他不認識馬濤,但是他認識羅依依啊!

都已經見過兩次面了。

看見張天才,羅依依心裡便感到一陣的憤怒。

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騙了她,讓她深深的傷害了李韻。

傷害了一個善良的女孩子。

她本想著等有時間了,就一定會將張天才給抓來的,然後好好的揍一頓,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沒想到,馬濤比她先一步,甚至把她後面想要做的事情,都做了。

他真的很貼心,很在乎她的感受。

「依依,人我已經給你抓來了,你想怎麼處置啊?」馬濤握著羅依依的手問道。

「小姐,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騙你的……對不起……對不起……你就放過我吧!」張天才跪在羅依依的面前,不斷地求饒。

羅依依一腳便將張天才給踢開了。

「畜生,你對李韻做出這種事情,你居然不知悔改,現在連自己的親生的女兒都不顧了,還勒索他們母女,你真是禽獸不如,像你這樣的人,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

羅依依氣憤地說道。

李韻的事情,讓她很震驚,也很同情。

「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吧……我真的不敢了……」

這時候,馬濤說道:「依依,像這樣的人渣,根本不配活在這個世上,他是狗改不了吃屎,我覺得,不能放過他,不然的話,以後李韻他們還會遭到他的勒索。」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羅依依說道。

張天才坐在地上,面如死灰,他聽了馬濤和羅依依的對話。

他算是到了大霉了,落在了他們的手裡。

「馬濤,就將他送到監獄裡面去吧,不管有什麼辦法,讓他在裡面將牢底坐穿,一輩子都別想出來了。」羅依依說。

「好,那就聽你的。」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這根本不關你們的事情!你們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張天才見求饒不行,立馬便開始露出真面目了。

「哼!你欺騙我,然後讓我傷害了李韻,誤會了她,這些,難道都不夠嗎?你以前對李韻做的那些事情,簡直就是禽獸不如,人神共憤,弄你,還需要理由嗎?」羅依依說道。

這之後,張天才篡緊了拳頭,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突然間,趁著後面的人不注意。

他立馬便朝羅依依撲了過來。

馬濤吃了一驚,因為張天才的身上,竟然有刀子。

他飛快地拿出了刀子,就朝羅依依的胸口襲來。

馬濤立馬上前,然後擋在了羅依依的面前,那刀子,直接插在了馬濤的身上。

「馬濤!!」羅依依大聲地喊道。

後面的人,立馬將張天才給控制了,搶走了他手裡的刀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想要對付我們,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給我等著,等我出來,我一定會報復你們的……」張天才瘋狂地說道。

這種亡命之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你們還冷著做什麼,將他給我拉下去,我要他一輩子出不來,將牢底坐穿!」羅依依厲聲吼道。

張天才被帶下去以後,羅依依現在等待著救護車的到來。

「馬濤……馬濤……」羅依依哭著喊道。

馬濤流了好多血啊,他的襯衣都被血給染紅了。

羅依依的手上、身上,也全部都是啊!

她真的嚇壞了。

「依依……不要哭……我沒事……沒事……真的沒事……不要擔心……」馬濤虛弱地說道。

「馬濤……你……你為什麼要那麼傻啊……為什麼……嗚嗚嗚……嗚嗚……」羅依依傷心地哭了起來。

馬濤千萬不能有事,不然的話,她只會更愧疚的。 這就是所謂的過日子吧。

沒有了感情,沒有了其它的東西,但是日子還是要過的。

所以,馬濤是最適合於她過日子的那個人。

氪金女仙 「謝謝你,馬濤。」羅依依將手伸了出去。

然後馬濤親自給羅依依帶上了戒指。

兩家父母也是熱淚盈眶的,這麼久了,馬濤終於求婚成功了。

他們兩個人終於在一起了。

陳慧和羅藝非常的高興,這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啊!

「看來今天,是雙喜臨門啊!恭喜馬濤出院,也恭喜他們兩個能夠修成正果!」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陳慧高興地說道。

現場的氣氛,更是其樂融融了。

現在,羅依依答應了馬濤的求婚,羅家和馬家就已經是親家了。

以後在商場上面,就會更加親密,也可以長期合作了。

這一頓飯,大約是他們這段時間最開心的時候吧!

雙方的父母都很急,既然馬濤已經結婚了,他們就已經商量出了一個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