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妄清了下嗓子,「阿姨,這都是我的錯,我給您配個不是,對不起。」

「只有對不起我?」宋風晚輕哂,「你這裡面涉及的人不少,有些人脾氣還不大好,要是被他們看到,只怕不是一句道歉能解決的。」

其實陳妄這裡面,傅沉和宋風晚的除外,其他人的描述,八九不離十。

與傅家最親近的嚴望川備註則是:

【暗戀二十年,正面看專情有毅力,也反映出他情商低嘴笨,不知變通,面冷寡言,手狠心涼。】

他不知從哪兒看到了什麼,還添加了一句:【年紀雖大身體卻很好。】

宋風晚看到這個,當時心底憋了一肚子火,差點忍不住笑出聲,這孩子瞎說什麼大實話。

嚴望川寡言嘴笨雖是實話,可這東西要是被他看到,弄死他都是輕的。

「叔叔,阿姨,真的對不起,當時我做這個,只是想更了解你們,因為你們的社會關係的確有些複雜,當時剛和你們接觸,也擔心行差踏錯會惹你們生氣。」

陳妄也不可能看著傅歡為難,起身,先給他們夫婦鞠躬配了個不是。

「研究我們就是怕我們生氣?」宋風晚挑眉。

「也還有別的目的。」傅家都是聰明人,事已至此,陳妄沒必要藏著掖著,和他們耍什麼心眼。

宋風晚輕哂,還沒開口,就聽陳妄說了一句:

「我喜歡歡歡,想對她和她身邊的人多些了解,所以做了些調查,我知道這種行為有些冒犯,不過除了這個目的,真的沒有其他的,我以人格擔保,這個關係圖就我知道,更不會用這個做別的壞事。」

傅欽原站在一側,略微挑眉。

這小子倒是直接!

他就一個妹妹,傅歡這輩分在傅家都不算低,暗戳戳挖他們家牆頭,這特么都能處以極刑了,還說沒做別的壞事?

「你從哪兒看出我面慈心狠的,這幾年接觸,我對你不夠好?」宋風晚挑眉,哪次到她家,她不是熱情招待?最後卻落得個這樣的名聲。

還是氣不過。

「這上面的東西肯定比較片面,我不可能對您了解得那麼深入。」陳妄放低姿態。

「你雖然這麼說,不過這關係圖上的備註,也能客觀反應一些東西。」宋風晚單手托著腮,略微仰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人,「陳妄,喜歡我們家歡歡?」

他點頭,卻臊紅了傅歡的臉。

「真心喜歡?」

「嗯。」

他回答得篤定,宋風晚卻勾唇一笑。

「既然真心喜歡,我是她母親,也算是你首先要攻克的對象之一,你對我都沒了解透徹,你確定追我女兒時候,你用心了?」

傅欽原站在一側,垂著頭,心底只有兩個字:

可怕!

他母親要是想故意為難一個人,那也是大魔王級別的,果然,能和他爸結婚,怎麼可能真的是什麼傻白甜,物以類聚這話說得半分不假。

順著陳妄的話,暗暗給他捅一刀子,太狠了。

陳妄此時心底就一個想法:

整個傅家以後得罪了誰,也不要得罪未來丈母娘!

簡單一句話,質疑他的真心?

這還不是大魔王?

陳妄私心覺得,其實他給宋風晚的備註,不完全都是錯的。

傅沉之所以一直沒開口,也是很清楚自己妻子的脾氣秉性,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

「媽,其實這件事……」傅歡剛要說話,宋風晚眼風溫潤的看了她一下。

那表情分明在說:

管好嘴,少說話!

陳妄知道宋風晚是故意為難他,其實過多的解釋都是沒用的,「阿姨,真的對不起,不過我對歡歡是不是真心的,您可以慢慢考察。」

「就這個東西拿出來,也是我們比較熟,要不然,考察?」宋風晚輕哂,「我會給你這個機會?」

其實宋風晚這話已經給了陳妄台階。

她雖然為難他,也說會給他機會,陳妄抿了抿嘴,又低聲說了句抱歉。

「我只想知道,你這些情報到底是從哪兒來的?認識這麼久,在你面前,我一句重話都沒說過吧? 首長小妻超V5 怎麼對我的評價就沒一句好的?」宋風晚真的好奇。

「其實……」陳妄解釋,「大部分是來自於網路。」

還有……

傅歡!

關係熟了之後,傅歡免不得會和他抱怨兩句。

傅歡早就忘了這些事,也是一臉狐疑看著陳妄:

「你在網上看的?你是不是看了什麼盜版網站?」

陳妄嘴角狠狠一抽:

魔鬼這個備註,還是傅歡和他抱怨之後添加進去的。

這丫頭現在居然和他裝傻充愣? 宋風晚雖然嘴上不饒人,可最後說道考察給機會,還是鬆了口。

「爸媽,中飯快好了,可以收拾一下上桌了。」京星遙此時站出來打圓場,要是整件事陷入一個修羅場,那就沒完沒了了。

「那就先吃飯了,吃了飯,陪我下兩盤棋。」傅沉漫不經心的甩了下佛珠,神色淡得看不清喜怒。

自家白菜被豬拱了,他心底已經很不舒服,這人膽子更大,居然直言他妻子是魔鬼?

這小子怕是想上天!

陳妄頷首點頭,該來的總是躲不過,待傅沉這邊結束,怕是就輪到傅欽原了,總之……

一個都逃不過。

眾人起身準備去吃飯,陳爺爺還把陳妄拽在一邊,「你小子怎麼回事啊?怎麼能對歡歡下手啊,他可是你宋爺爺的外孫女?是你妹妹。」

「你看你做得都是些什麼事啊。」

「你那個東西被發現的時候,你都不知道我多尷尬,都不敢幫你說話,你這小子哦——」

……

陳妄只是說道,「你不喜歡她做你孫媳婦兒?」

「我……」陳爺爺被一噎,傅歡,他肯定是喜歡的,只是傅家那邊怕是不好搞定吧。

「好了,去吃飯吧。」

眾人圍桌落座,陳家就爺孫兩口,老的老,小的小,對比傅家人,顯得有些勢單力孤。

傅歡去廚房幫京星遙,盡量不在父母面前晃蕩,只是當她幫忙端出最後一道菜,發現只剩下兩個空位了,在傅欽原和陳妄中間。

她不可能挨著傅欽原坐下,那京星遙怎麼辦,她只能硬著頭皮,戳了戳自家大哥的後背,「哥,你去那邊坐。」

「你倆什麼事沒做過?現在還什麼臊,去他身邊坐唄。」傅欽原打趣。

「你能不能少說兩句。」傅歡恨不能捂住他的嘴。

傅欽原巋然不動,而京星遙此時也進屋了,自然是挨著他坐下,位置瞬間就剩一個。

開創魔法時代 「歡歡,趕緊坐啊,要吃飯了。」京星遙笑道。

傅歡只能硬著頭皮緊挨著陳妄坐下,這頓飯吃得她如坐針氈,就是看到喜歡的螃蟹,都沒興緻啃一隻,只是悶頭扒飯。

眾人聊天,宋敬仁也是心疼外孫女,想幫她解圍,就把話題給繞開了:

「段林白的女兒過些日子是要結婚了吧?」

傅沉點頭應著。

「日子還沒定?」

「正在商量。」

段林白對顧淵不爽很久了,就等著這時候為難他一番了,只是某人性子太沉,你要好好談婚事,說彩禮嫁妝,那我們就坐下來慢慢聊,不急。

弄到最後段林白都要崩潰了!

直斥他一句:「顧小二,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娶我女兒?」

我去,居然半點都不著急!

你是來提親的,還是天天到我家喝茶的、

顧淵只回了他一句,「我想娶諾諾,一直以來,不都是您在拖延進度?吹毛求疵?」

段林白被一噎。

這話雖然不錯,但是……

太傷人了啊。

感情是他耽誤了自己女兒婚事?這話說得怎麼越聽越不要臉啊。

反正他們兩家,從訂婚到後面真是提親,就沒消停過,這哪家不都是岳父拿捏著女婿嗎?怎麼到了段家這裡,就變成段林白每天被氣得跳腳了。

這兩人對峙,幾乎都是以段林白被氣得炸毛而告終。

私事上是這樣,在公司更是如此,段一言每天本來就是被迫營業,總是擺著張面無表情的人,加上一個脾氣古怪的准女婿,經常都是段林白說件事,兩人象徵性的給他一點反應。

敷衍至極。

搞得段林白不是去找傅沉,看他抄經,就是去京家,圍觀京寒川釣魚,藉此平復心情,其實說到底就是去抱怨的。

京寒川曾直言:「他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了,話癆撞上早更,簡直要人命。」

傅沉這次到了雲城,也能躲幾天清凈。

「段家那女兒生得是挺漂亮的。」陳爺爺知道宋敬仁是幫他們解圍,也跟著附和道。

傅沉和宋敬仁並沒咬著兩人的事情不放,只有傅欽原給傅歡夾了兩塊排骨。

「哥,我吃不下了。」傅歡壓根沒心情吃東西。

「多吃點,下午還有場硬仗要打。」

傅歡被一噎,他是自己親哥嗎?

*

吃了飯,宋風晚就借口要出去買點特產帶回京,拉著傅歡和京星遙出去了,小小四合院,轉瞬就剩下五個大老爺們兒。

棋盤擺上,泡了壺茶,傅沉和陳妄分坐兩側,各執一方棋子,其餘幾人就是坐在邊上圍觀。

一開始,整個棋盤上的局勢就波雲詭譎,陳妄知道傅沉心底肯定不舒服,想讓他幾個子,可對面也不客氣,你既然讓著我,那我大可以趁機搞死你。

傅沉素來不是什麼正派的君子。

「叔叔……」棋下了一半,陳妄還是先開了口,「關於我和歡歡之間的事,沒有及時和你們說,真的挺抱歉的,其實我們交往沒多久,所以暫時也沒合適的機會告訴您。」

「之前你們社團迎新,我讓你照顧她,那時候你們在一起?」傅沉盯著棋盤,眼睛連一絲餘光都沒分給他。

「嗯。」

「看樣子,你把她照顧得挺好。」傅沉輕哂。

傅欽原坐在邊上喝茶吃糕點,雖然傅歡離開前,一直叮囑他,讓他幫忙照顧一下陳妄,因為傅沉肯定會為難他的,可他壓根沒打算出手。

這個地方是他的傷心地,他每次到了這地方,總能想起陳妄這小子把自己殺得片甲不留的情形。

這種不識趣兒的小子,幫他做什麼!

他恨不能直接把那張關係圖拍了發出去,讓周圍那些魔王大佬都看看,這都是個什麼東西。

說段叔叔浪就算了,那也是實話,可是他岳父哪裡閑?

養養魚就是閑?這話有點過分啊。

陳妄抿了抿嘴,「叔叔,其實我和她……」

「這件事,你不用和我解釋那麼多,女兒大了,總歸是要談戀愛的,這點我看得開。」傅沉說得很隨意。

傅欽原略微挑眉,他爸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他心底詫異著,不過下一秒,他只能感慨,你爹還是你爹。

因為陳妄正要保證肯定會對傅歡好的時候,傅沉說了句:

「小孩子談個戀愛而已,弄不好以後還會分分合合,壓根沒到家長摻和的地步,我也犯不著對你怎麼樣。」

言外之意:

你想做我女婿,還差得很遠,目前這情況,犯不著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