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能動了嗎?”東方小白問道。

“動還不行,醫生說一動骨頭就會再次裂開,那樣就好不了了。要是一直這樣堅持下去的話,恐怕真的能長好。要知道,雖然陳宏老大的詛咒之物效果不錯,但是卻有使用次數限制的,能不用就儘量不用了。”沈長山說道。

“那你想要怎樣去將可能是詛咒之物的東西取回來啊?”東方小白不解的問道。

“很簡單啊!讓npc給我們送過來不久好了嗎?”沈長山說道。

“不行!絕對不行!我們雖然是執行者,每天都要和鬼魂打交道,但是我們依舊是一個人!要是像你那樣做,不就是將人往火坑裏推嗎?那樣一來我們和鬼魂何異?”沈長山沒有想到,他剛剛提出了這個建議,竟然引起了東方小白這麼大的不滿。連忙稱是,不會這樣做。

“那我們還是分析一下詛咒之物的具體情況吧,這樣也總比坐着等強啊。”沈長山說道。

“我先去睡覺,然後我們兩個在我的夢裏談吧。”東方小白打着哈欠走進了裏面的看護房中。她是真的累了,這一天一共經歷了兩次鬼魂的襲擊,雖然都是有驚無險,但是還是十分疲憊的。

“好,你先去睡吧,我叫人來將這裏清理一下。”沈長山對着東方小白說道。然後取出了電話,打給了李局長,讓他派人來收屍,而屍體就是已經死去的龔信香了。

還好這次龔信香死的不是很慘,沒有被勒斷脖子,只是捏碎了而已,要不然這個屋子就不能待人了。沈長山這裏感慨着。

“沒有被勒斷脖子!”周萬盛突然叫道。

“怎麼了?姐夫?”張曉紅剛要會裏面去睡,卻被沈長山的一聲驚叫給吵醒了,回過頭來問道。

“沒有被勒斷脖子!這一次的死者沒有被勒斷脖子!”周萬盛不斷的說道。

不過東方小白卻是聽懂了,沈長山的意思是這一次出現了變化!這一次的死者是龔信香,而她和別人不同的是,她雖然死了,但是卻沒有被鬼嬰用臍帶勒斷脖子!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張誠站了起來,搖頭道:“兩位警官,有些事情雖然你們不信,但是並不代表不存在,話還是別說太滿了,否則等會不好下臺。”

“喲?你就是那什麼大師?”一個民警上下打量了張誠一眼,忍不住笑了起來,“我還以爲是什麼世外高人呢!結果就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出來騙人至少也弄身像樣的行頭嘛!連點本錢都捨不得花,空手套白狼啊?”

另一個民警也是直搖頭,“在警察面前還敢裝,心理素質不錯啊!我倒要看看,等你到了所裏還能不能繼續裝!還有這女的,居然跑到火車上裝殭屍,這腦洞夠大的,都帶走!”

這個警察說完就去抓女屍的手,張誠眉毛一挑,提醒道:“警官,你最好別亂碰她,我剛纔只是暫時阻斷了屍體的陽氣運行,如果遇到外力干擾,很可能又會詐屍。”

民警不屑一笑,根本就不搭理張誠,一把抓住女屍的手,用力一拖想把她拉出來。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這女人看上去身材嬌小,但是卻出乎意料的沉重,一拉之下不僅沒拉動,反而把自己帶得往前踉蹌了兩步。

而女屍被他一拉,手臂突然顫抖起來,然後擴散到肩膀、上身,很快整個身體都開始劇烈顫抖,看上去就像是突發癲癇了一樣。

車廂裏的乘客見女屍又動了,頓時嚇得尖叫連連,連滾帶爬的往車廂前面躲。

那民警嚇了一跳,連忙轉頭大喊道:“大家不用怕!這是騙子的老招數了!一旦被抓住就裝病裝暈,企圖逃過法律的制裁!不過這招對我們可沒用!”

民警吼了兩聲,卻發現整個車廂的人沒一個聽他的,反而都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看着他。

搞什麼啊?一驚一乍的?

民警滿臉的疑惑,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上了精神病院的專列,怎麼一車人腦子都有點不太正常。

這時突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民警轉頭一看,發現是跟自己一起來的同事。

只不過同事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淡定,兩隻眼睛瞪得老大,表情驚懼的看着他身後。

“幹嘛?你腦子也出毛病了?”

“不……不是……你……你先回頭看看……”

“今天到底怎麼了?一個二個都神經兮兮的!”

民警哼了一聲,滿不在乎的轉頭看去,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此時女屍已經轉過頭來,露出了額角上的血洞,可能是因爲剛纔顫抖的原因,腦袋裏的腦漿都被晃了出來,紅紅白白的順着臉頰流下。

“這尼瑪……”民警目瞪口呆,過了好半天才傻傻的說道:“這是化妝化出來的嗎?”

女屍嘴角微挑,露出一絲陰森的微笑,緩緩咧開嘴,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流淌到嘴角的腦漿。

似乎是對味道很滿意,女屍又擡起右手,食指伸進額頭的血洞裏攪了攪,掏出一坨像是草莓冰淇淋似的東西,然後放進嘴裏"yunxi"起來。

“臥槽……”民警一個激靈,終於反應過來,胃部一陣翻江倒海,差點沒吐出來。

化妝術就算再牛逼,總不可能在腦袋上搞出一個真正的洞來吧!更何況連腦漿都掏出來了!

這傢伙……難道真的是殭屍?

民警臉色一片煞白,剛準備往後退,女屍已經左手一伸,閃電般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另一個民警此時也是嚇得直哆嗦,但是看見同事遇險,還是鼓起勇氣拔出了腰間的手槍,指着女屍大喊道:“放……放下他!不然……不然我就開槍了!”

女屍就像沒聽到似的,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上的民警,嘴裏的腦漿順着嘴角流下,看上去十分驚悚恐怖。

被掐住的民警瞬間就臉色青紫,感覺就像是一把鐵鉗夾在脖子,頸骨都快被捏碎了。

他拼命的撲打女屍的手臂,想要掙脫,但是眼前這根看似纖細的手臂卻像是鐵鑄的一般,不管怎麼敲打都紋絲不動,反而是自己手一陣生疼。

不過幾秒的時間,民警的動作就慢了下來,太陽穴上青筋暴起,一張嘴無力的開合着,就像是上岸的魚。

眼看着同事快要堅持不住,另一個民警一咬牙,扣動了扳機。

“呯!”

一聲巨響在車廂中迴盪,女屍的額頭上瞬間多出了一個血洞。

從正面看只有花生米大小,但是子彈射入頭顱之後,巨大的衝擊力將整個後腦勺都給掀飛,腦漿混合着鮮血噴灑而出,糊滿了女屍身後的車廂牆壁,看上去觸目驚心。

不過讓人絕望的是,腦袋都沒了一半,女屍卻好像屁事沒有,仍然死死掐着民警的脖子。

眼前的景象已經說明了一切,即使這兩個民警想不相信都不行。

眼前這個女人,的確不是活人……而是殭屍!

“你快幫幫他吧,他快堅持不住了!”方柔眼中滿是驚恐,但還是鼓起勇氣對張誠說道。

乘警也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慌忙對張誠叫道:“大師!你快出手吧,再等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好吧……”張誠拍了拍手,感覺也差不多了。

像這種事光說可沒什麼用,不讓這兩人開開眼界他們是不會信的。

張誠上前兩步,走到女屍的身旁,也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伸手在女屍的臂彎上一彈,女屍頓時如遭雷擊,慘叫一聲往後退去。

民警落在地上,慌忙朝後面退去,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另一個民警連忙跑過來,扶着他退到了人羣裏。

兩個民警擠在人堆裏,終於找回了一點安全感,目光落在張誠身上,眼中滿是驚駭和不可置信。

剛纔被掐住的民警可是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但是女屍卻絲毫不動。

而這個年輕人只是用手指輕輕一彈,女屍就慌忙放手後退。

這手段簡直是擡匪夷所思了!

難道這傢伙是神仙下凡不成?

張誠擊退女屍之後,也不急着動手,抱着膀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對方,淡然道:“借屍還魂就算了,還跟人家的男朋友玩人鬼情未了,玩得挺嗨啊?識相的自己滾去陰司報道,省得我出手了。”

感謝:定情一吻、kent、liangjin2014的打賞! “沒有被勒斷脖子?”張曉紅喃喃自語道,“對啊!龔信香沒有被勒斷脖子,這就是出現了變化,也就是說鬼魂那裏也出現了不知道是什麼的變化!”

東方小白和沈長山都很興奮,因爲這是鬼魂殺人一來第一次出現變化,以往它都是以斷頭殺人魔的形象出現的,如今雖然依舊捏碎了龔信香的脖子,但是卻沒有斷,而是依舊連在她的身體上!甚至就連血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流出,這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正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鬼魂這裏也是一樣。執行者們不害怕鬼魂出現變化,害怕的是它什麼變化也沒有!因爲要是什麼變化都沒有,那麼他們上哪去猜測詛咒之物的下落去?

而要是鬼魂的行爲方式出現了變化,就是說明鬼魂那裏出現了變故。而這變故假如執行者們能夠弄明白,那麼他們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詛咒之物的真正身份!

因爲鬼魂時沒有智慧的,它們不懂得掩飾,不懂得僞裝。只要出現一絲紕漏,執行者們就能根據這點蛛絲馬跡找到想要的線索。這也是執行者必須要有的素養。沒有這種本領的執行者,不是隻能跟隨着別人的腳步,就是已經死了!

東方小白和沈長山都不算是什麼聰明絕頂之人,但是也不笨,一般都會成功找出不同,完成任務。要不然也不會活到現在了。

“不同之處究竟是什麼呢?”東方小白和沈長山都皺着眉頭,一籌莫展。雖說鬼魂表現出了不同。說明詛咒出現了變化,這是好事。但是前提是執行者們能夠明白產生這個變化的原因。 時光因你而甜 但是現在他們兩個很顯然並不明白,所以進展也就談不上了。

“不管怎麼樣。都必須先去休息一下。”感受到越來越沉重的眼皮,東方小白下定決心,先不去管爲什麼鬼魂會出現這樣的變化了,而是先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於是,和仍舊在思索着的沈長山打了聲招呼,東方小白走進了裏面的那件看護房,準備休息。至於沈長山。則是依舊在思考着。他不一樣,他是剛剛睡醒,所以現在正是精神的時候。並不困。而且他還要守夜,正好這慢慢長夜不知如何度過,思考一下鬼魂爲何出現變化,正好合適。

但是又過了一會。直到李局長派來的人將屍體收走了。他都沒有想出來。這不是他笨,而是鬼魂沒有任何表示。就算是出現了變化,但是也只是線索之一,必須要有其他線索輔助,才能真正揭開這個謎題。

就這樣,直到深夜兩點,沈長山依舊在思考。電視和點燈都開着,防止鬼魂的偷襲。鬼鏡和舌頭都放在了自己的手邊。出現變故的時候可以及時反應過來。這就是沈長山的準備,他正在思考這問題。可不想這樣被鬼魂無聲無息的幹掉。

而就在這時,一隻粉嫩的小手摸向了他的脖子!

“小心!”隨着一聲斷喝,沈長山立即向前一傾!他雖然此時已經動不了了,但是卻並沒有變成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一隻受傷的猛虎。

只見他左手一把抓過一把桃木劍,正是已經死去的那股二十五號島的保姆的詛咒之物,向身後一揮,正好斬在了那鬼嬰上。鬼嬰的身體一閃,竟然憑空變成了於立權的樣子,然後消失不見。

下一次出現,竟然出現在了沈長山的頭頂上!而它的那根長長的臍帶也垂了下來,正好套在了沈長山的脖子上。不過就在這時,它忽然一頓,有變成了張曉敏的樣子,然後又一次消失了!

這一次卻是東方小白催動了一張血符咒,讓它使用了一次替身,將張曉敏替了出來,替自己當了這一招。不過它還是沒有被驅除,它的真身這一次已經出現在了看護房中!

“曉紅小心!”沈長山見到鬼嬰沒有再次出現,卻是知道這鬼嬰不會逃走,而是應該已經奔着東方小白去了,連忙示警到!

東方小白不敢有絲毫的猶豫,身體立刻從牀上彈起,身體靠在了牆壁之上,以避免鬼嬰從她的身後偷襲。這不是東方小白太過小心,實在是鬼嬰實在是詭異。東方小白此時竟然感應不到它分毫!要知道,作爲一個靈媒竟然感應不到鬼魂,這可是相當危險的!

還記得上一次她沒有感應到這鬼嬰,結果就導致了龔信香的死,她可不想重蹈覆轍。雖然精神沒能感應到鬼嬰,但是直覺告訴它,這鬼嬰沒走!而且就在自己的身邊!它是衝着自己來的。

沒有任何線索證明這一點,但是東方小白就是就是知道。或許自己有什麼不同之處,才讓鬼嬰盯上了自己!至於沈長山,則是因爲在外面,這才受到了自己的牽連。

要是像老頭一樣離開自己,或許沈長山就會一直都是安全的!

“老頭!這個該死的老傢伙!”東方小白想到這裏不由得口吐髒話。她現在已經確信,老頭之所以離開,不是因爲什麼狗屁的不相信自己兩人,恰恰是因爲他相信自己和沈長山!

相信他們兩個能夠齊心協力將鬼魂擋住,並且成功的終結這次任務!他一定是看出來了自己有什麼不同之處,會吸引鬼魂的攻擊。要是離開了,那麼就相當於暫時離開了這個詛咒的中心,也就是自己。而只要自己不死,他就是絕對安全的!

不過東方小白雖然在咒罵老頭,但是手上的活計卻沒有停下來。東方小白順手一摸,將身邊一個櫃子上的花瓶摸了過來,然後將花瓶中的水,倒進了自己的那件中級詛咒之物聖盃中。

輸入詛咒之力,將聖盃中的水化衛聖水!然後,向着自己的身前揚去!這聖水不知有驅鬼的作用,而且還能讓鬼魂現行。本來東方小白以爲以自己的靈媒血統,一直都不會用到這一功效的,但是現在靈媒沒有用了,那麼就只能靠聖水的了。

還真別說,這聖水還真的很好用。聖水潑出去的瞬間,東方小白只聽見一聲慘烈的嚎叫,然後身前一米處就出現了一個鬼嬰!那鬼嬰還在悽慘的嚎叫着,好像那聖水澆到了它的身上後給它帶來了多麼大的痛苦一樣。

不過那鬼嬰雖然嚎叫,但是兇性未減,眼見偷襲無效,竟然直接向着東方小白撲了過來!東方小白眼神一立,手握聖盃,將聖盃的杯口對準了這鬼嬰,然後輸入了詛咒之力!

只見聖盃的杯口發出陣陣金紅的光芒,經好似真正的聖盃一樣。然後這光芒就照射在了鬼嬰的身上,鬼嬰竟然縮小了,被收進了聖盃之中。

直到這個時候,東方小白才真正的鬆了口氣,不由得感嘆道:“要是不知道這鬼嬰的詭異之處,恐怕還不能如此輕鬆的就將其驅除掉呢!”

“曉紅,你怎麼樣?將鬼嬰收掉了嗎?”屋外傳來了周萬盛關切的聲音。東方小白連忙走出去,看向了沈長山,見到他也沒事,鬆了口氣的同時說道:“我沒事,你也沒事吧。”

“沒事,就是剛剛動作幅度過大,好像傷口有開裂了!”沈長山皺着眉頭指着自己的腿說道。

東方小白一看,果然,繃帶上甚至有絲絲血液滲出。不過對於執行者來說,只要沒有死,就是勝利。尤其是三十三號島現在有了那件人頭詛咒之物,受傷殘疾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只不過沈長山現在很疼是一定的了,所以東方小白趕緊出去,叫過來兩個醫生,讓他們先幫沈長山吧疼痛止住。至於說醫好他的腿,這個東方小白到沒有報什麼希望。最主要的就是鬼魂還會來,要是多幾次傷口崩裂,恐怕就是神醫也治不好他的腿傷。

最後,忙活了一陣之後,總算是將沈長山的腿弄好了。沈長山也因爲麻藥的原因睡着了。

於是,東方小白進到了裏間的看護房裏。她沒有睡,而是通過意識傳導器進入到了沈長山的夢中。她準備在夢裏和沈長山好好談談。

“小白,你來了。”在夢裏,沈長山正在等着東方小白的到來,他知道東方小白一定會來的。因爲這一次鬼嬰出現的實在是太詭異了!要知道,只不過兩三個小時之前,他們剛剛將鬼嬰驅除走。但是現在鬼嬰竟然又來了!

這很不正常,因爲一般情況下鬼魂是不會一直盯着執行者不放的。要是這樣的話,那麼可能沒有執行者能夠活下來了。他們必須要休息,不僅僅是精神上受不了,而且是詛咒之物受不了。

要知道,詛咒之物每使用一次,都會加重鬼魂對它的抗性,要是鬼魂經常出現都會,恐怕過沒幾天,詛咒抗性就會加重到讓執行者難以承受。甚至會讓中級詛咒之物下降到低級詛咒之物的程度。

而沈長山就等在自己的夢裏,等在東方小白來找他。他想要好好跟東方小白談談,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ps:??好吧,useshz,哥,你真是哥。用不用這麼折磨我。三張月票!好吧,我說話算話,絕對會加三章!一會就回去碼出來!

這三章過後好像本卷就快要結束了,然後接下來的一卷就是主角的爆發時間了,請大家繼續支持吧! 東方小白來到了沈長山的夢裏,和他談論關於今天鬼嬰不足兩個小時就出現了兩次的事情。這種事可是非常不常見的,因爲在鬼魂被驅除了之後,一般都至少會有兩個小時的緩衝期。這個時期是絕對的安全期,鬼魂正在高位空間之中,不會出現。

就算是過了兩個小時,鬼魂從高位空間來到了現實空間中,也不會馬上就找到執行者,而是會尋找時機。或者執行者自己找死,陷入死亡flag中,纔會引出鬼魂。

但是現在情況明顯不同了,鬼魂似乎是盯上了東方小白,或者是什麼其他的原因,導致這隻鬼嬰竟然從高位空間一出來,就直接來到了東方小白和沈長山這邊,想要將他們兩個殺掉!

兩人討論了半天,但是始終都是毫無頭緒。說到底還是經驗的問題。雖然東方小白和沈長山都是參加了七八次任務的執行者,但是卻依舊對詛咒世界中鬼魂的大部分規則沒有掌握清楚。

或者說很少有人能夠掌握清楚。就算是三巨頭那樣的人物,恐怕也不敢說自己掌握了全部的鬼魂的規則。只能說他們的經驗更加豐富,對這方面的感悟更多而已。

“可惡!那個老頭肯定知道我現在已經被鬼魂盯上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是老頭肯定知道點什麼!否則他也不會跑得這麼快了!”東方小白狠狠的說道,“要是讓我找到他。肯定不會放過他,讓他把所有知道的都吐出來!”

“那還不好辦?我讓人去將他抓回來!只要他沒有跑出這個周海市,我就不信他能跑出我的手掌心!”沈長山說道。他現在的天命者可是周萬盛。這個周海市的第一公子。 體育推廣系統 現在陳大少死了,其他人連爭的資格都沒有。他還真沒有說大話!

“沒用的!”東方小白嘆氣道,“那傢伙是個老狐狸,你能想到他會想不到嗎?所以他一定會躲起來的,就算是你翻遍了整個周海市都找不到他,除非是他想出來見我們兩個。”

“那怎麼辦?難道就這麼放過這個老傢伙嗎?我不甘心吶!這個老傢伙肯定有什麼祕密,要不然也不會知道這麼多祕密。竟然能看出你被鬼魂盯上了。要知道,就算是你自己也是鬼魂找過來之後纔有所察覺的。”沈長山不甘的說道。

“不能算了!你還是按照原計劃派人去找他,我要去一探鬼屋!找到詛咒之物的真身!”東方小白嚴肅的說道。

“什麼?絕對不行!要知道。就算是你和他們兩個,三個人一起去探鬼屋,也還險死還生,要是你自己去的話。肯定是有死無生!”沈長山立刻反對道。他可不想看着東方小白去送死。

“那不一樣!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鬼魂的具體情況,只知道它非常的詭異,所以每次出手都會直接動用最強的手段。但是那樣反而正好便宜了鬼魂。將我們的強大手段都靠着兩個替身承擔了過去,而它的本體卻沒有任何損傷。而到了後來我們的手段變弱了作用在它的本體上,自然就不能及時將它驅除,導致險死還生。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既然知道了它的手段,那麼只要將強大的手段留在後面。讓它的替身承受低級詛咒之物的攻擊,那麼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了。要知道。它的替身雖然能夠替它承擔所有的傷害,但是卻只有一次作用,畢竟替身不是真正的鬼魂,只是兩個被封印在屍體裏的靈魂罷了,不管什麼程度的詛咒力量都會直接將其驅除的。”東方小白故作輕鬆的說道。

沈長山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呢?但是知道有什麼用?要是真的像東方小白說的那麼簡單那就不會死人了!要知道,鬼嬰現在最強的殺手鐗可不是這個,而是其隱形能力!

詛咒之物再強大,也不是全都是範圍性攻擊的,反而是直線型攻擊的更多一些。要是沒能瞄準鬼魂,就算是替身再弱又怎麼樣?根本攻擊不到,那麼東方小白就危險了。

就算是有聖水,但是聖水只能使用一次,而鬼魂卻是擁有三次抵抗詛咒的力量!這還是因爲鬼魂沒有智慧,要是有智慧的話,東方小白的強大手段靠替身去抗,然後弱一些的手段用自己的本體來抗,這樣一來恐怕東方小白手段用盡都不一定能夠將鬼魂真正的驅除!

“沒關係的,鬼魂現在已經盯上我了,只要我離開了,你就安全了,你現在將所有的詛咒之物都解除認主,然後交給我,我帶上這麼多詛咒之物總能安全了吧。”東方小白笑着說道。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

“沒有但是了,就這麼決定了!”東方小白見到沈長山還想要說些什麼,連忙說道。

沈長山知道,雖然東方小白拿着這麼多詛咒之物,但是詛咒之物不是靠多就能行的!就算有再多的詛咒之物,沒有詛咒之力也沒辦法驅動,所以東方小白能夠使用的依舊只用那麼不多的幾件而已。但是好在這樣一來東方小白就有足足三件中級詛咒之物了,可以換着使。

然後,東方小白就醒了過來,走到沈長山的牀邊,拿走了他已經解除了認主的幾件詛咒之物,悄無聲息的走了。沈長山這是睜開了眼睛,皺着眉頭看着東方小白離去的方向。心中默默的祝願她能活着回來。

東方小白走了之後,沈長山拿出電話,打給了李局長:“李局長,不好意思,這麼晚了又來麻煩您。請派級個人過來,我有些任務要安排。”

“不,不用親自來,隨便派幾個人過來就行。要年輕力壯的。”

“哦,對了,記得將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趙翔的案子的證物全都拿來,我有些問題想要驗證一下。”

“對對對,就是那個吸毒的。謝謝你了李局長,我不會忘了你的大恩的。”

“好了,那再見,我沒什麼事了。”

不一會,幾個年輕的警員走進了沈長山的病房。這是沈長山吩咐的結果,要不然這幾個人是進不來的。

看着面前的這幾個人,沈長山面上流露出滿意的神色,然後開口說道:“派給你們幾個一個任務,去這個地方。”說着,取出一張紙,然後在上面寫出了一個地名。

“東城區花園小區二棟三單元602。保證完成任務!”其中一個警員接過紙條,然後小聲的讀了出來,並且立正敬禮,對沈長山說道。

“記住,你們的速度要快,要在十分鐘之內趕到!並且將那個地方給我搬空!所有的東西都要搬過來,一點也不要留!而且要小心一個人,不能讓這個人發現!”說着,又取出一張照片,那正是東方小白的照片。啊,不對,應該說是張曉紅的照片。

幾名警員在接過張曉紅的照片看了看之後,就又敬了一個禮,然後離開了沈長山的病房。

“唉,小白,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沈長山暗中感嘆道。他卻不知道,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功。

沈長山就這麼躺在病牀上看着天花板,不一會,就又傳出了敲門聲。

“進來。”沈長山頭也不回的說道。他知道,這是給自己送證物的人來了。

果然,一個老警員推門而入,手上則是一大堆證物。首先映入沈長山眼簾的,就是一根繩子。這根繩子就是當年勒死趙翔的繩子。沈長山連忙起身,也顧不得招呼警員,直接將繩子拿了過來。可惜,拿繩子卻不是詛咒之物。沈長山嘆了口氣,將繩子扔到了地上。

然後,他有拿出了其他的一些東西,都是當年在趙翔死去的案發現場發現的東西,甚至還有一小袋毒品。不知道爲什麼,竟然也拿來了。

可惜的是,這裏面並沒有詛咒之物。沈長山有些失望,讓那個老警員有將這些證物拿走了。

他本來想的就是,那根繩子最有可能是詛咒之物,因爲很多時候兇器都是詛咒之物。但是繩子不是,其他的那些東西他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所以在認定繩子並不是詛咒之物之後,他就已經有些氣餒了。

不過他還是強打起精神,因爲他已經派人去將趙翔家中的東西都取來了。要是有詛咒之物的話,想來最有可能在那裏。他不想讓東方小白冒險,而東方小白又不想讓他用npc做實驗,所以他只能偷偷的來辦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