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時間一長,還是會死去的。

葉木青見羅無生血毒蜂有興趣,就同樣出手幫羅無生將那些血毒蜂的卵,從牆壁中取出來。

最後整個石室全部尋找之後,羅無生得到了將近兩百枚血毒蜂的卵。

兩百枚還是太少了,想要有所威力,至少要一千隻。

但也沒有什麼事情,等後面慢慢培養,會越來越多的。

至於那獸靈丹和玉簡,自然被羅無生給收入囊中。

待這些結束了,花無月羅無生等人離開了這血蟲老人的秘密藏寶室,向著遠處而去。

雖然那敖邪被他們給擊退了,但保不準這邊還有其他強大的邪修,所以還是早點離開。

離開的時候,再去陰魔山脈的其他尋找了一下宗門弟子,但遺憾的是,還是沒有碰到。

雖然宗門弟子沒有碰到,但是碰到三個邪修。

既然碰到了,那麼自然是直接滅殺。

滅殺后,羅無生等人就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修鍊恢復了起來。畢竟絕大部分,都是帶傷的。 那些人鄙夷西雁使臣的同時,也算是看出來了。

這位燕后對於那位女官和那位盛家公子,好像格外的不同。

以燕后剛才說話的口氣,她恐怕不是沒看出來殿內之前的事情,只不過她懶得安撫西雁的人,也同樣相信自己倚重的人罷了。

所有人見著西雁的使臣當了炮灰,心裡都是提起來了些。

原本一些還想著試探試探這位燕后的人,也是紛紛偃旗息鼓。

這燕后不好惹。

別到時候沒試探個什麼出來,就先將他們自己賠了進去。

姜雲卿隨口說了一句,就沒再理會西雁的那些人。

她手中拿起酒杯,眼中帶著笑對著殿內諸人說道:

「本宮前段時日一直不在宮中,冷待了諸位使臣。」

「今日本宮特意命人在宮中設宴請諸位入宮小聚,大家不必拘禮,隨意便是。」

下方諸人連忙都是舉杯,高聲道:「多謝皇後娘娘盛情。」

姜雲卿只是輕抿了一口酒水,便放下了杯子:「這段時間諸位在驛館住的可還安好,朝中可有怠慢之處?」

席間立刻有人開口:

「皇後娘娘客氣了,驛館之中樣樣皆好。」

「是啊皇後娘娘,大燕的大人們都很是熱情,我等並無覺得怠慢。」

姜雲卿聞言輕笑:「那就好。」

「若有所缺,你們可儘管開口。」

「等陛下班師回朝之後,本宮會替諸位皇子在京中另行設府,到時候你們可將喜歡的陳設命人送來,本宮會讓人安排下去。」

殿內這些人除了諸國和部族的使臣之外,同行的還有如同魏陽植一樣被送來京城的「質子」。

他們這些人早就已經認清楚了往後的處境,至少在燕帝燕后徹底穩定江山,確保他們身後的勢力不會反派之前,他們這些人以後便要長久留在這京中了。

燕后若願意善待他們,對他們來說總是好事。

那些個皇子之流紛紛起身:「多謝娘娘。」

這場宮宴本就只是為了暫時安撫這些人罷了,並非與他們談及政事。

姜雲卿隨意與殿內諸人寒暄了幾句后,便命人上了歌舞。

而殿內諸人見姜雲卿待他們還算是和善,而且也未曾因為大燕強勢便折辱他們。

他們之前心中的不安都散去了些,殿內的氣氛漸漸的就熱鬧了起來。

君卿安還小,無人敢於敬酒。

姜雲卿是女流,而且瞧著不太好惹,也沒人敢多言。

倒是孟少寧瞧著脾氣溫和,而且又是大燕攝政王,手掌重權。

他原本在姜雲卿他們失蹤后,為了鎮壓朝中亂局所用的那些鐵血手腕,這些遠離大燕的使臣不太清楚,而這一兩年來,朝中安穩下來之後,孟少寧的手段便逐漸溫和了不少。

所以這些人打探到的消息,皆是這位攝政王好相處。

此時便一窩蜂的找上了孟少寧,不少人圍著他身旁敬酒,而姜錦炎向來都是喜歡熱鬧的,見狀更在一旁起鬨。

哪怕孟少寧十杯只飲一杯,不過一會兒,那白皙的臉上也染上了一絲醉意。 第二百二十六章血毒蜂孵化,宗門強者到

至於此時,羅無生出現在一處隱蔽的裂縫之中。

他沒有受什麼傷,最多就是之前攻擊消耗了一下靈力,所以也不用恢復什麼的,而現在,他準備將那兩百枚血毒蜂的卵,給孵化出來。

當然在孵化之前,要血祭一下,在那血毒蜂之上留有自己的印記,受自己控制。

想著的同時,雙眼向著身前那兩百枚血色的卵看去。

而在這兩百枚血色卵的下方,放著數百顆靈石。

孵化的時候,需要大量的天地靈氣。

隨之下一秒,臉色微微一痛,然後嘴巴一開,一口精血,從中激射而出,落在那兩百枚血毒蜂的卵上。

剛一落下,羅無生雙手在虛空之中,猶如閃電的快速一結。

隨後一道道血色符文,從中快速的激射而出,沒入那兩百枚血毒蜂的卵上。

血祭什麼的,以前他手段多得是,有些不需要怎麼修鍊,就可以直接施展出來。

待所有血色符文全部落下的時候,一道妖異的血芒從中閃耀而出。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血芒閃耀后,這些血毒蜂的卵,其上散發出的氣息,比之前得到的時候,要強大了許多。

強大的同時,慢慢的在吸收下面的靈石和四周虛空的天地靈氣,為自己孵化提供足夠的能量。

至於接下來,就是等待,等待這些血毒蜂的孵化。

等待的同時,羅無生也不浪費時間,盤膝而坐,運轉體內的九天神滅快速的修鍊了起來。

而這一修鍊,就是兩天的時間。

這一天,羅無生雙眼一開,向著那血毒蜂的卵看去。

此時,其中有幾隻血毒蜂已經從卵中孵化而出,在四周爬動了起來。

見到這,羅無生手一伸,出現在那些卵的旁邊。

那些血毒蜂看見了,好像找到了媽媽一般,紛紛向著羅無生的手爬去。

這血毒蜂由於剛孵化,看起來有些血色透明,至於背上雖然有些綠色靈紋,但不是很明顯。

至於其那張臉,卻已經顯現出一絲猙獰兇殘。

接著再次看了一眼,就拿出一顆刺鼻血腥的獸靈丹,放在手掌之上。

這些氣味,雖然對人類來說非常的刺鼻血腥,但是對於這些血毒蜂來說,就好像濃濃的香味,隨之連忙爬到獸靈丹的旁邊吃了起來。

爐石之末日降臨 隨之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血毒蜂從中孵化了出來。

對此,羅無生取出數顆獸靈丹,放到了旁邊。

那些血毒蜂見此,紛紛向著那獸靈丹而去。

然而就這樣過了半個時辰,所有的血毒蜂都從中孵化了出來。

同時,一瓶獸靈丹已經被它們給吃掉了。

愛情那些事 剩下的四瓶,只能吃四次。

除此之外,它們想要快速的成長,就要吃的更多。

這樣一來,他要多煉製一些獸靈丹。

之前滅殺邪修,得到了不少的儲物戒,等下之後兌換一下,應該可以得到不少的荒點。

雖然他以前沒有培育靈蟲之類的,但那份玉簡上所記載的,可以足夠他培養血毒蜂了。

當然以後進入大陸中心,去那些培育靈獸靈蟲的大宗,得到一些有關這方面的知識。

另外還要去宗門得到一個能寄養靈蟲的獸靈戒,或者其他相似之類的。

否則的話,只能將這些血毒蜂收在衣袍之內。

畢竟儲物戒只能寄放死物,不能寄放活物。

而那些血毒蜂此時吃飽,靜靜的躺在他的肩膀之上。

羅無生微微看了一眼,就再次進入了修鍊之中。

而這一修鍊,直接過去了三天之久。

這一天,數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出現在他們隱蔽的虛空之外。

而在他們出現的同時,花無月羅無生等人第一時間,從各自的修鍊之地,快速的出來。

出來的時候,向著那數道氣息強大的身影看去。

這些身影為首的,是一個身體魁梧的國字臉青年。

身上的氣息,達到了化元境後期。

另外,羅無生還在後面看到了三道熟悉的身影,宋武和趙乾坤,還有歐陽炎滅。

臉上雖然微微一訝,但也沒有什麼,以他們的天賦實力,有些後備的手段,也是正常。

時光不及你 何況其中兩個跟他一樣,都是真魂境長老的弟子。

「齊無師兄!」

而花無月見到國字臉青年的時候,一臉敬意的說了一聲。

「花師妹,剩下的就只有你們這些人了嗎?」

國字臉青年齊無點點頭,然後開口問了一聲道。

「陰魔山脈剩下的,應該就只有我們這些人了,但其他的,有沒有像趙師弟他們那樣逃離了開來,就不知道了!」花無月聽此,點點頭開口道。

「那些邪修呢?他們離開了嗎?」

齊無一聽,隨之又問了一聲道。

只剩下這些人,說明死的,已經快要接近一半了。

而且這裡,還有一些天賦頂尖的。

這麼一來,這一次天荒神宮有些損失慘重之極。

他們原本在其他的地方做任務,但是得到宗門的消息,連忙趕了過來。

中途碰到趙乾坤三人,將其帶了過來。

雖然他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畢竟有些遠。

對於這麼多的死亡,雙眼浮現出一抹極強的殺意。

「齊無師兄,那些邪修絕大部分已經被我們給滅殺,只有一些逃離了出去!」花無月見齊無問邪修,隨之開口道。

「絕大部分已經被你們給滅殺了?」

齊無一聽,整個人連有些疑忽,從宗門得到的消息,還有趙乾坤他們所說的,這一次邪修的實力,有些不一般,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出現這麼的死亡。

「齊無師兄,事情是這樣的!」

花無月知道齊無會有些不相信,但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久將之前所發生的一切,簡單快速的跟齊無說了一下。

「羅師弟,沒想到你不僅天賦實力強大,而且連手段也非一般!」齊無聽著花無月的話,臉上越是震驚,然後連忙對著羅無生說道。

按照境界來說,羅無生是最低的,但一連幫助花無月一殺一重傷化元境的強者,足以說明其的強大。

趙乾坤三人,對此同樣也沒想到,眼中帶著一絲震驚,但是很快陰沉了下來。

羅無生越是耀眼,他們心中越是不舒服。 宮宴過半時,裡頭氣氛正是熱鬧。

姜雲卿便將殿內的事情交給了狄念等人,而她則是領著已經露過面的君卿安離開。

君卿安年紀還小,熬不得夜。

姜雲卿讓穗兒帶著他先回去歇著,等人走後,她扭頭就看到剛從殿內脫身走出來的孟少寧。

孟少寧站在殿外時,身上的披風早已經脫了,一身淺青色錦衣襯得他更加清俊。

他站在廊柱旁,臉色帶著一絲薄紅。

那淺淡的顏色,讓得平日高冷如月的孟少寧,帶上了凡塵之色。

姜雲卿走過去道:「小舅,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