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還能夠拓展筋骨的力量。

「唔,這是什麼東西!」

可當丹藥入喉之後。那種溫烈的感覺,卻讓人有些迷醉!

「呼,好舒服!」

隨著濁氣全都吐出,那人感覺到整個身體都變得輕盈了起來。

「坐下消化一會,喝點水,繼續跑!」

身體的變化,是最有力的說客。

唐玉的話,他已經相信了不少!

尤其是當他重新站起來的時候,雖然還是有些累,可已經能夠堅持去跑了!

眾人看著本來跌倒之後,又加入隊伍中的那人。都露出了些許驚奇的目光。

不禁暗道:「這個新來的,還幾點本事啊!」

可很快,當他們都被超過之後,人們似乎才意識到。

這個新來的隊長,真的可能是個高人! 唐玉繼續觀察著每個人的情況。

尤其是注意到,余鳳凰雖然是個女人,可卻是一直保持在隊伍的最前面。

體力出眾之外,她還想著帶領隊伍全員堅持下去!

「有點意思啊!」

在唐玉看來,這個余鳳凰,更像是一個弱化般的尤鐮!

缺乏實際的經驗,理想多過實踐。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營地外飛馳回來一批駿馬。

「報!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回來的那人名叫康樂,看到所有人都在跑圈,也來不及問為什麼,直接停在了余鳳凰面前。

一等帝妃 「副隊長,我去領東西的時候,豺狼中隊的隊長,不僅將我們的東西截下,還打了我們的人!更是揚言,在不日後的龍衛大比中,要替代我們,成為新的四大核心中隊之一!」

「你說氣人不氣人!」

康樂說著,可看到余鳳凰的表現,並不是按照他想的那樣。

「現在我們來了新隊長了!有什麼事情,你去請示他!」

余鳳凰將康樂指向了唐玉的方向。

「新隊長?」

康樂兩眼大瞪,沒有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聽不懂人話?快去,別打擾我訓練!」余鳳凰立馬嚴厲的說道。

而康樂瞅了瞅唐玉,又看了看余鳳凰,還是決定聽話,去找唐玉試試看。

「隊長!事情是這樣的……」

康樂又把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是,龍衛之中,有四大精銳!也就是四大核心中隊!分別以四聖獸命名。

而四大精銳之下,還有八大金剛,也就是實力稍次的八隻中隊。而豺狼就是其中的一隻。

他們所在的白.虎中隊,實力已經隱隱是四大核心的最後一名。

而根據龍衛之中的規則,中隊之間,可以相互發起挑戰,如果後面的八支隊伍,一旦戰勝了前面的四支隊伍。

就能夠取代他們的位置,從而享用到更好的補給和武器裝備!也是一種極大的榮譽!

當然,被挑落的隊伍,則是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唐玉還了解到,玄武中隊,已經在多年前就被蒼豹中隊挑落。

「隊長,我們可不能步上玄武中隊的後塵啊!」

唐玉點點頭,對於事情已經有了初步的了解。

「余鳳凰,我不在的時間裡,你來監督所有人的跑圈數目!若是我回來發現疑問!所有人軍法從事!」

「帶路,我去看看這個豺狼中隊,到底有多囂張!」

唐玉獰笑一聲,很是兇殘。

「可是,他們幾乎滿編都在,我們就這麼單槍匹馬的過去,是不是不太好……」

「帶路!服從命令!」

「是!」

康樂無奈,再度騎上馬,在前頭帶路。

唐玉的自信來源於實力。

這白.虎中隊的人,唐玉都看清了。

實力都在武士左右。

穿梭時空的俠客 跟最初的炙魂比起來,也就伯仲之間。

可是軍事素養就差了太多。

畢竟炙魂可是從火與淚之中磨練出來的!

帝都附近的隊伍,有許多都是富家子弟來鍍金的地方,整個實力差一些,也不足為奇。

「十二中隊之中,實力最強的乃是青龍中隊,是太子殿下的嫡系!已經蟬聯了十幾年的大比冠軍!」

「大比冠軍?」

「大比就是全龍衛的十二中隊的大比試!兩年一次。分為個人賽和團體賽!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各種項目的比試,都有加分,名詞最好的,就是冠軍!」

「下一次大比是什麼時候?」唐玉問道。

「一個月後!」

「上一次白.虎中隊奪冠是什麼時候?」唐玉再問道。

「據說在三四十年前吧……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生!」

康樂有問必答。

「最後一個問題!下一次白.虎中隊,奪冠是什麼時候?」

「下一次?」康樂愣了愣神。不知道唐玉這話是什麼意思。

抬頭一看,唐玉已經策馬前驅,朝著豺狼中隊人飛馳了過去。

康樂理清思緒,露出一抹苦笑。

「下一次,難道一個月的時間,就能夠讓白.虎中隊奪冠?也太小看青龍中隊了吧!」

「別說青龍中隊,現在可是連豺狼中隊都騎在我們的臉上了!唉!」

康樂喪氣的搖搖頭,跟了上去!

即便是丟人加吃虧,也不能讓新來的隊長挨打啊!

康樂小聲嘟囔著。

可心裡卻是在想,即便被打,也不要太慘才是……

按理說,龍衛之中,有各種王公貴族的子弟,相互之間動手應該都極為注意才是!

可實際上,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

拳頭大的站著吃肉,拳頭小的,就只能蹲著挨打!這是龍衛之中,多年不變的鐵則!

此時,唐玉已經來到了豺狼中隊的面前。

看著地上有些身著白.虎中隊衣服的人,垂頭喪氣的蹲在地上。

唐玉已經大概想出了事情的發展概況。

「白.虎中隊所屬,起立!」

唐玉這一聲大喝,將所有人都驚到了。

「哪來的毛頭小子!你是何人,你可知道,這裡乃是龍衛大營!亂入者,依律當斬!」

一個豺狼中隊的人怒喝道!

唐玉還沒有換上白.虎中隊的標準衣服,所以被誤認為是外人也很正常。

雖然龍衛是軍機重地。

可也時常有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貴族子弟偷偷溜進來,雖然不會真的將他們殺掉!可是嚴厲的懲戒一番是難免的。

而唐玉,面對這怒喝,就好像沒有聽見一般。

「白.虎中隊所屬,起立。」

地上白.虎中隊的那幾個人垂頭喪氣的人,異樣的看著唐玉。

「我是白.虎中隊新任隊長,我命令你們立刻起立!歸隊!」

唐玉一臉嚴肅的說道。

總裁騙妻枕上 那聲音似乎有種神奇的魔力,能夠直接震攝人們的心靈。

「新任隊長?」

這個稱呼,不僅僅讓那些個成員很是異樣!讓豺狼中隊的那些人更是頗有驚奇!

「你這毛都沒有長起的東西,也能當上中隊長?果然,白.虎中隊已經沒有男人了嗎?啊?哈哈哈!」

豺狼中隊里為首的那個小隊長,扯著嗓子大叫大笑著。

「執行命令,否則軍法從事!」

唐玉聲音中,似乎帶著驚人的寒氣,那些白.虎中隊的成員們,聽見了唐玉的話之後,似乎打了一個寒顫!

豺狼中隊的人,則是看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好戲!

一邊看著,一邊嘲弄道:「堂堂隊長,連手下的人都管不住!廢物啊!」 賀豐收連忙俯下身子,只聽一聲嘯叫,一道黑影從頭頂掠過。潘玖嚇得大聲呼救,「我被抓了,我的頭沒有了。」

就在俯身的一刻,賀豐收把手裡的槍支瞄向黑影,「噠噠噠」就是一梭子。高大的樹木上面晃動了幾下,飄下幾縷毛髮,山林重歸寧靜。

黑影一定是逃遠了,賀豐收才扶起嚇得瑟瑟發抖的潘玖,摸摸他的腦袋。「你的頭好好的長在脖子上,哪裡會沒有了腦袋?」

潘玖愣怔了好久,摸摸腦袋說:「是帽子沒有了,帽子被搶去了。要不是有帽子,估計腦袋就沒有了。」

「看你的膽量,不讓你跟著非要跟著。剛才的是啥東西?」賀豐收問阿彩。

「是山鬼,山鬼專門抓人的腦袋。有的人走在這原始森林裡,走著走著噗通就倒在地上,上前一看,腦袋沒有了,只有往外咕咕冒血的脖頸。所以聽見樹梢上有動靜,就要趕快趴下。」阿彩說道。

「哪裡會有山鬼?是不是什麼動物?」

「反正寨子里的人都這麼說。是山鬼,很少有人見過它的真面目,據說,山鬼的臉是紅色的,眼睛也是紅的,一身白色的毛髮。利爪有半尺多長,像一把匕首。專門割喉。」阿彩說。

「不要自己嚇自己,沒有那麼厲害的動物,我剛才開了幾槍,它不是就嚇跑了。我看見樹上飄下來的有毛毛,是不是打中它了,或許它現在已經死到哪裡去了。」

「你打中它了?」阿彩驚恐的問道。

「應該是。」

「壞了,山鬼的報復心很強,要是誰惹了它,它會一輩子跟著你。只要你在樹林下面走,說不定啥時候它就會飛下來,把你的喉嚨割了,腦袋拿走。」

「不要嚇潘玖了,都是傳說,我這一槍,估計這些山鬼見了咱們,就會遠遠的逃走。動物和人一樣,都是軟的欺壓、硬的害怕。以前山民沒有槍或者是槍支的威力小,它們就為所欲為,現在我們有了先進武器,匪徒都害怕我,奈何幾個長毛的四肢動物?」賀豐收說。

「反正我給你提醒了,你要是不信,後果自負,山鬼割喉專揀個子高的下手。你賀豐收個子-最高,又是你開的槍,就等著它們的報復吧!」阿彩說道。

「大哥,阿彩姐說的對,還是小心為好。」潘玖說。

「怎樣小心?」

「你知道寨子里的人為什麼都盤著長長的頭巾,還有一個高高的突起。就是為了防範山鬼,山鬼見人的頭上有一個突起像辮子一樣的東西,就判斷不出來脖子的位子,不好下手了。還有很多女子都在脖子上戴著好多的金項圈,不是為了炫富,是為了山鬼抓脖子的時候能抵抗住。」

「我以為這是民族習慣,是民族服裝,想不到和山鬼有關,現在我們沒有金項圈,沒有頭巾,怎麼辦?」賀豐收問道。

「沒有頭巾,我們就用樹枝藤蔓編一個草帽。走動的時候就把槍支上的軍刺抽出來,背著槍支,軍刺高高的立著,山鬼就不敢襲擊我們了。」潘玖說,這小子這時候的腦瓜子挺靈。

「潘玖說的不錯,現在就編草帽。」

幾個人把身邊的藤蔓樹枝砍了一些,不一會兒就編好了草帽。

天已經完全黑了。支好帳篷,賀豐收說:「潘玖,咱們兩個不能都睡覺,要值班,你看你是值前半夜還是後半夜?」

「我值前半夜吧,前半夜我睡不著。」潘玖說。

小子,前半夜那個會睡得著,不過嘴上說道:「你小心一點,不要亂跑,有情況就立即叫我。」

「好,豐收哥,你好好睡吧。你打我我也不會亂跑的。我就在帳篷前面站崗,手握鋼槍,頭戴草帽。這要是山鬼來了,我就一槍撂倒。」潘玖像是在給自己壯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