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居然還有幾個侍衛借危機晉級修為,雖然沒有人從二級突破到三級,只是小小的進段而已,不過修為就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嘛,遲早突破到三級的。

段雨辰感嘆道:「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

小白夜坐在一旁,思維進入亞空間『看』了一下小幻的情況。

小幻的傷勢在亞空間的特殊靈氣的幫助下已經開始癒合了,黑色的法則也已經收回了身體裡面。那道黑色法則不用想都知道是小幻感悟的死亡法則,只是她一開始只是感悟了而已,運用還不怎麼會這一次的危機讓她知道了死亡是怎麼樣的,才進一步的控制這道法則。而bibu也在一旁看著,擔憂之情都表露在了臉上,畢竟在亞空間也就小幻一個夥伴了。

小白夜之後就沒事幹了,侍衛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復,畢竟這些丹藥也不是什麼神丹仙藥啊,就是一些三級四級的療傷丹藥而已,不過就這幾十顆丹藥加起來的價格也過千萬靈石了,段家身為女仙城的最大勢力,一年的總收入都沒有一千萬靈石,更別說扣除各種開銷后的純利潤了。

只不過勢力的發展不是靠靈石的收入,而是靠資產的,而且有時候得到一些珍貴的天材地寶是不算入收入裡面去的,變相算是一種保值行為吧。

不過不得不說小白夜是真的壕無人性!!!千萬靈石隨便給。

一天一夜過後,受傷最重的那一名侍衛也已經接上了斷臂,起碼是不影響戰鬥了,一行人才繼續出發。前一天小白夜就已經問過了,前面就是段家至今為止都還沒有攻略的區域了。

不死生物和傀儡守護的地方——一扇大門!

段雨辰:「前面的大門應該就是帝王沉睡的地方了,只是。。。」

「兵馬俑!?」

門前一個大坑,一個四四方方的大坑,下面整整齊齊的排列這一隊人型的石像,還有一些騎著馬,在石像周圍還有堆積如山的枯骨,這可謂是枯骨成山啊。

小白夜曾經在他老爹白明東的書架上看過一些歷史書,只是他對這些東西沒有興趣,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不過有一篇關於秦朝秦始皇他卻特別喜歡,所以一眼就看出了這是仿照兵馬俑設計的。

小白夜:「哈哈哈,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個皇帝,不對,或許這個『康』帝國,整個帝國都有問題?這線索,看來是主角光環爆發哦」

小白夜對著身後二十二個侍衛說道:「這裡的兇險你們也知道」

兵馬俑一共百多個,其中騎馬的有二十多,不用想都知道那些騎馬的是騎兵了。。。(廢話么)。不用想都知道那些應該就是段雨辰說的三級巔峰修為的傀儡了。而那遍地的枯骨很可能是修建皇陵的工匠為了保密被滅口,還要被煉製成不死生物永世被奴役。而且這枯骨的數量實在有點可怕啊。

而逢高當然也知道,以他們的實力要面對這麼多熟練的傀儡都很勉強了,加上這一堆不死生物真的和送死沒什麼區別,難怪段家到現在都沒攻破這個皇陵。他們也明白,這和送死其實差不多了,可以說去了就別想回來了。

「屬下明白!」但是他們依舊要去!

小白夜說到:「剛剛小幻為了我的實驗差點就掛了,現在!到你們了。獻出你們的心臟,流干你們的鮮血,捨棄你們的生命,給我打開一條路來!」

「願為少主獻出心臟,流乾鮮血,捨棄生命!」

「很好!我答應你們,只要你們能活著出來,我答應你們一個願望!什麼願望都可以!」

頓時逢高等人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眼神通紅,呼吸加速。他們全部人都知道,自家少主真的可以實現他們的願望,真的可以。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全員:「啊啊啊啊啊啊!」

逢高:「跟我沖!」 咔嚓,咔嚓。

逢高等人的吼叫聲正式打破了此地的平靜,像兵馬俑一樣的石像開始抖動,身上的灰塵開始散落,段家距離上一次挑戰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段家一直在尋找機會,只可惜一直無法如願以償,而段雨辰招待那些貴族子弟又何嘗不是抱著一個希望,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還真的給他等到了一個機會。

這裡的兵馬俑傀儡並不像想象中的那樣顏色暗淡,恰恰相反,這裡的傀儡顏色鮮艷,五彩繽紛,至少有朱紅、棗紅、紫紅、粉紅、深綠、粉綠、中黃、桔黃、黑、白、赭等十幾種顏色。 名門椒妻 而秦朝時候的兵馬俑也一樣,是五彩紛呈的,只是因為顏料被氧化才呈現出現現在看到的顏色。

嘎、噶。

隨著兵馬俑傀儡的蘇醒,旁邊的枯骨也好像有生命似的開始自己組裝起來。這些枯骨都是當時為皇帝修建皇陵的工匠的,為了保密,工匠完工後就被下令殺死,並且在這個兵馬俑坑上設置了一個陣法,一個陰狠毒辣的陣法——不死獻祭。

這個陣法在四系星上是被學院聯盟嚴令禁止,而且在各大星,小星都是禁止的,但是因為位面實在太多,而且也很弱小,最主要是人家也沒興趣去管位面的事情啊,所以這個陣法在位面的大陸雖然有禁止,但是力度不大,偶爾還是可以看到。而這個陣法被禁止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這個陣法是一個結合了詛咒來施展的陣法。

把人殺死後,放在陣法裡面,利用人的血肉以及怨恨為源,把人煉製成不死生物,死前怨恨越強烈,修為越高,轉化的不死生物就越強大。不過這個陣法煉製的不死生物是有弱點的,他們只能在一定的範圍行走,不可以超出,所以一般是用來當做守衛使用。

段雨辰:「石像傀儡一共一百二十二,三級巔峰修為的騎兵有二十二具,而骷髏起碼四五千具,而且全部都是二級巔峰修為,而且這些骷髏打不死,就算打成粉身碎骨也可以組合切起來,十分難纏」

而小白夜這邊一共才二十二人,加上逢高只有七人是三級修為,能不能打贏傀儡軍隊都是兩說,再加上幾千個不死的二級修為骷髏奴隸,和送死沒什麼區別了。

段雨辰:「小少爺,要不我們回去商議一二,再找點幫手吧,這樣太魯莽了」

「所以我才要他們付出生命」

「但是他們好歹是你的。。。」

小白夜打斷道:「段家主,你想要得到什麼東西的時候,首先要做的就是去付出。修鍊大能以犧牲他們幸福的童年為代價不斷的去修鍊,不斷的磨礪,經歷一次次的生死。你們段家想攻略這座皇陵付出了無數子弟的生命,金錢才走到這一步。就連凡世間做生意的生意人都知道借錢需要抵押東西。你覺得你能什麼都不付出就能獲得想要的東西嗎?」

「我。。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

段雨辰越說就越沒有底氣,他也明白這個道理,沒有付出怎麼可能會有收穫呢,他自己不也一樣付出了整個遺迹。

小白夜繼續說道:「你有野心,你的傷就是最好的證明。要實現自己的野心,要實現願望,就必須要承擔相應的風險,野心越大風險也越高。別說你了,就連我出生就幾乎獲得一切的人,想要獲得一份真情我也一樣要先去付出一顆真心。想像小說主角那樣,稀里糊塗走到一間破廟就能獲得絕世傳承,走在街上就能撿到一個藏有殘魂的戒指當老師,轉生就有伴生神器這種沒有一點付出或者只是付出一點點就得到絕世無雙的成就,你覺得可能嗎?」

可能嗎?怎麼可能,段雨辰當年也認為自己天縱奇才,他也認為自己可以收穫成功的果實,結果呢?別人付出更多啊,結果自己的野心被無情的打碎。

「有很多人付出了,但是依舊沒有獲得他想得到的,你看看他們」小白夜指了指正在跟傀儡、骷髏戰鬥的逢高等人,傀儡堅硬無比、骷髏十分靈活攻擊還自帶詛咒,沒一會逢高等人就已經受傷了,但是他們依舊越戰越猛,一路勢如破竹無人可擋。

「知道嗎,他們在賭,這是一場賭博,一場豪賭,一場狂賭!!他們付出了賭注,他們用生命在賭博,贏了,他們之後的人生將會無比的輝煌,他們的野心將會實現。是作為無能者一生無為尋求安寧,還是作為一名賭徒無懼毀滅奔向巔峰?賭注就擺在面前,簡單吧。」

小白夜說這番話已經很明顯了,你去不去?賭嗎?加註啊!!!

說完小白夜就邁步走進大坑了,因為在逢高等人的拚命下已經開始出現了一條可以讓人行走的小路了。小白夜只需要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就可以了。至於為什麼不用瞬移符?因為那扇大門不推開怎麼進去?而且能不能穿越空間都是兩說,畢竟封鎖空間這種事情又不是很難。

最重要一點是,他想看到這種瘋狂。賭博的本質就是瘋狂啊,這種賭上生命的瘋狂,讓人體會到快感!

殺戮聲,叫喊聲,兵器的碰撞聲,撞擊的聲音,不斷的從左右兩邊傳到小白夜的耳中,只是他好像沒聽見一樣,或者說他聽見了,只是把這些聲音當作一種悅耳的音樂在慢慢的欣賞,就好像一邊走路一邊帶著耳機聽歌一樣。

咻!

突然,一個騎兵騎著戰馬向著小白夜衝鋒而至,速度十分的快,石像傀儡手中的長矛對準這小白夜的腦袋就要刺下去,這一刺彷彿要刺穿空間一樣,就連沿途的空間都被劃破了一道口子,能夠看到漆黑的空間亂流。而小白夜好像沒有留意到一樣,繼續悠閑的邁步。

就在攻擊即將刺到小白夜的小腦袋的時候。

鐺!

一把長劍擋下了這一擊!

段雨辰站在小白夜的身側:「麻煩少主多加註一條命了」

賭博正是越瘋狂才越有趣啊!! 小白夜緩緩的走到了大門前,他也沒有管身後的侍衛是生死是,死了再找就是了。

嘎機!

小白夜雙手用力的推開大門。

「果然,裡面隔絕了空間傳送,要是和機關橋一樣用瞬移符的話肯定會被阻攔在大門外被這些骷髏傀儡圍堵,難怪石橋機關這麼好破,原來是誤導。」

其實皇陵的設計者用心險惡,第二關的機關石橋能用瞬移靈符過關看似是設計者的一個漏洞,實質上是設計皇陵的人故意而為,讓你以為他們的設計存在失誤和漏洞。

砰!

小白夜進去后大門就自動關上了,但是那些詛咒骷髏和兵馬俑石像卻完全沒有停止,還在不斷的和逢高、段雨辰等人廝殺,而小白夜也是頭也沒有回的就進去了。

毫無疑問,大門的背後就是曾經的『康』帝國的第三任帝皇的寢宮了。

小白夜一進去就哭笑不得了:「真把自己當秦始皇啊」

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

一條銀白色的江河環繞,裡面是什麼物質小白夜不知道,不過看上去就價值不菲的樣子,『天空』也就是天花板鑲嵌著大量的寶石,在火把的照耀下寶石閃閃發光,宛如天上的繁星一樣,地面也不是地板,而是一塊塊的綠草地,居然有不少花草樹木,只是這些花草早已經死去無法再生長,但是卻又硬生生的用寶物維持著他們原有的模樣,沒有凋零還是綠油油的。一具灰白色的石棺豎立的擺放在整個空間的正中間位置,真可謂是眾星拱月一般。

石棺不大,就是普通的棺材大小而已,只是石棺很奇怪,因為這個石棺好像原本就是棺材的樣子,沒有一絲的痕迹,也沒有棺蓋和棺身的介面裂縫,好像這不是棺材而是雕刻成棺材的樣子的石頭。

而棺材也沒有任何的裝飾和花紋,就是一塊石頭,表面十分粗糙。

小白夜沒有貿然的行動,他現在可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啊,很多神器又不能用,可能一個機關就能要他命啊,而且一般在這種死人的地方,十有八九是會詐屍,之後要不就是要借屍還魂奪舍你,要不就是恭喜你通關給你傳承寶物,也不排除有一些喪心病狂的直接自爆把整個寢宮都炸個稀巴爛。

所以小白夜做了一個最英明的決定!

「老爹!你看看現在怎麼辦!」

小白夜拿出一道銀白色的靈符,靈符中投影出了自家老爹的身影,這是小白夜用來聯繫自家老爹的符籙。

白明東看了周圍:「秦皇陵?」

小白夜攤了攤手表示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對,應該是根據《史記》模仿的,現在唯一的問題是這是這個皇陵的主人本身就知道還是偶爾所得或者有誰教他的。兒砸,過去棺材那裡看看」白明東用手指了指棺材的位置。

「不是。。。 絕世唐門 我現在只有一個人!按照之前的機關質量和殺傷力,我妥妥的死定的。」小白夜瘋狂的搖頭,這事情他可不想去干,自己死不去不代表他是被虐狂喜歡受傷啊!

「沒事兒砸,大膽的去,這裡面沒有機關了」

「當真?」

「不當真你要是少一根頭髮,你娘不打死我!?」

「也對」

有了自家老爹白明東的保證小白夜也算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但是也沒有大大咧咧的就跑過去,還是小心翼翼,左飄右飄做賊似的潛入了石棺的附近。

「你是修鍊者,又不是007,這麼慫幹嘛」

「要不你來」

小白夜看了幾眼石棺,發現沒什麼危險就大膽起來,圍繞著石棺轉了幾圈:「咦?怎麼沒有開口?人怎麼進去?」

白明東:「這有什麼,使用空間法則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小白夜又大膽的摸了幾下石棺,發現沒有什麼異常,完全是放下心了,已經拿起武器工具開始大膽的敲擊石棺。

只是不管怎麼敲擊依舊沒有反應。

砰!砰!

小白夜用步槍射了兩發,卻連石棺的表面都沒有一點刮花,蓄力斬、五帝龍印、狙擊通通用了一遍依舊沒有一點點的划痕。

「我靠!防禦有點強啊,連一點划痕都沒有,過分了哈!」

「哈哈哈哈,誰叫你修為這麼低,能上點檯面的寶物你都沒轍,行了,用饕餮腰帶把這個石棺運回了吧,這個皇陵的陵主應該有點線索。」

咻,石棺就直接被饕餮腰帶吞進去了,一點含糊都沒有。

-_-||

「一般這種神秘寶物不是都不能被儲蓄戒之類的收納的嗎。。。。」

「正常應該不行,你用晶卡試試應該是不行的,不過饕餮腰帶怎麼說都是神器,可以吞噬世間一切東西,不然你以為只是一個容量大一點的儲物器具嗎?」

小白夜看了一眼周圍,發現根本沒有其他寶物了,搖了搖頭:「果然,小說裡面進入一個遺迹就能獲得超強寶物都是假的。對了,老爹,外面還有點小麻煩,有辦法?」

「溫柔的沒有,我人又不在沒辦法。不過你可以粗暴一點」白明東壞笑道。

「怎麼搞?」

「炸了他!」

–––––––––––––––

砰!

轟!

咚!

外面坑裡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戰鬥愈演愈烈,滿地的枯骨和石像的石頭碎塊也是到處都是。

不得不說逢高等人的實力的確不錯,特別是配合起來發揮的戰力更是強悍,再加上段雨辰這個半步四級的戰力,戰況是一面倒啊。

二十二人已經有一半失去了戰力,反正是斷胳膊缺腿都算小事了,死沒死不知道,反正是倒地的時候被旁邊的同伴扔上坑外圍交給段家大長老照顧了。而段雨辰也好不到哪裡去,肩膀都被石像騎兵刺了一個對穿,差點就斷掉。而逢高半邊臉都被削沒了,直接用一塊白布纏住就算了。

相反石像就慘了,已經有十具騎兵被毀,三十多的步兵被壞,骷髏也是有很多被打的四分五裂,幸虧這些骷髏只有不被打得粉碎可以重新組合,不然就危險了。

看樣子逢高他們也撐不住了,只是自家少主還沒出來之前他們都不敢離開,不管自家少主有沒有辦法逃離,但是身為下屬,確保主人的退路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也幸虧他們少主也是有能耐的人。

砰!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大門一下子被打開,一個背後背著推進器的人影迅速飛出。

「快跑啊!!要炸了!」

「啊?」

眾人還沒來得及懵逼。

轟隆!

一聲巨響從大門裡面傳來。

轟!

大門直接被炸飛,火浪從大門處噴涌而出,滔天的怒焰爭先恐後的從那小小的大門處出來,好像高中中午下課,同學們去飯堂打飯一樣。

「我靠!!!」 轟隆!

整個遺迹開始崩塌,不斷的有碎石塊從頭頂跌落,這是開始而已,當平衡介面開始被破壞的時候,哪怕只是一點點的破損都有可能使得整個建築崩塌,別說好像小白夜這樣子把整個核心炸了。

不過好處也不是沒有,兵馬俑的石像已經停止了運行,完完全全變成了石像一動不動,而石坑的陣法也停止了運轉骷髏身上的詛咒力量也消失不見,又從新變回了枯骨散落一地。

只是逢高等人沒有感覺到一點的慶幸,反而頭皮發麻。

遺迹崩塌!!!

「哈哈哈,跑啊跑啊!!」小白夜一邊興奮的大笑一邊使用由bibu變換而成的推進器高速移動。

逢高很快就恢復了冷靜,起碼沒有了傀儡和骷髏的襲擊,現在就是逃命的時候了。

「全員聽令!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都給我帶上受傷的隊友全速撤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