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娜娜的。」趕忙表白自己的決心以示自己的真心。

赫連娜輕笑,「哈哈…」這孩子還真是不經嚇。

這公主說話哪裡輪得到他們插話,可是葉筱柔知道就算她是不插得上話這也有人插得上話。否則她怎麼會讓鳳沐桐過來打個招呼。

「哪家的小丫頭,見了本公主也不行禮?」鳳沐桐本就是氣的這說話的也不把她放在眼裡,先來一步的鳳沐心倒是把人給都引了去。沒想到還有個小丫頭藏在這人堆里,附和著笑嘻嘻的。

「哪裡來的丫頭,戴著個面具,怎麼不以面目示人,莫不是什麼賊人?」鳳沐桐身邊的宮婢說道,顯然是得到鳳沐桐同意的。

「小舞是我朋友,不識的宮裡的人和規矩,怎麼,四皇姐有什麼問題嗎?」鳳沐心先說道。

鳳沐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上下打量著舞依炫又回到鳳沐心的身上,「怪不得,原來是六皇妹的朋友。」顯然很是蔑視不屑。

舞依炫面具下的嘴巴抿成了一條線。沐心啊~

「不過,這進宮的人都是來路清明的,這丫頭只是你的朋友似乎仍舊來路不明。」鳳沐桐娓娓而來。細長的眼尾,漂亮但是顯得有些刻薄。

慕思思也幫腔說道,「莫不是有什麼勉強的,不過是一張臉而已。這位妹妹,面具揭下也可免了疑心,四公主一心為了大家的安全。要是侍衛來查就不好了,不如這位妹妹就舉手之勞如何?」真好,藍若昕沒有來她就可以多和舞舜粲說說話了。

說的多麼通情達理,她是為了舞依炫省得惹下更多的不要的麻煩,也體現了四公主的顧全大局,她慕思思多麼的通情達理。

「真的要我拿下來?」舞依炫說的輕鬆極了,但其實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了。她今天可是沒有帶人皮面具來的,只有一頂面具。

怎麼破?現在不能慌,要鎮定,鎮定,再說了她搞不定這後邊的親友團還能搞不定啊!

「小舞這面具下面的臉,有人是見識過的。」舞依炫看了眼葉筱柔,很明顯的閃過一抹害怕,這下她的嘴角肆意的扯開了。這葉家大小姐還記得這就好辦了了。

「若是四公主聽說過十年前一個毀容的小孩在天下第一閣引起了一場不小的轟動的話,那麼小舞告訴四公主那個孩子正是小舞。」為什麼這麼多人就是揪著她的臉不放呢?

不只是鳳沐桐表情一怔,連帶著其他人也是,除了知情的無一不是為之一振。那件事怎麼會不知道?

那可是人滿為患的天下第一閣啊!當時的情景差不多近百人親眼所見,所謂一傳十十傳百,大街小巷,皇宮深院都傳遍了。一個三四歲大的孩子,憑著一張毀容的面孔使得近百人落荒而逃,更甚者驚嚇昏倒。

舞舜粲和赫連家兄妹面面相覷,他們原只是以為小舞這孩子容貌有些瑕疵,沒想到竟是如此!畢竟對這件事他們亦有所聞。

舞依炫小心翼翼地問道,「若是公主不怕受到驚嚇,不會因為小舞的面容而責罰小舞,那麼小舞也沒有什麼不能揭下這面具的。」

「說到底不過一張皮罷了!」

略帶些苦澀,聽著讓人不由得心生同情,亦心生寒意。那張臉是有多麼的恐怖,使得人們落荒而逃,使得這孩子絕望至此。

舞依炫伸出一雙嫩如青蔥的小手,小手似乎能夠讓人一手包裹,小巧精緻卻也不失玉潤修長。有人說漂亮的人定會有一雙漂亮的手。

這雙手正在靠近自己地面具……

「不可以!」

「等等。」

鳳沐心見過舞依炫的臉,她知道被人揭傷疤有多麼的痛苦,何況她知道那本是她見過的最純潔最精緻的孩子,那樣一個粉雕玉琢的孩子,變成了一個有著烈火燒過樣貌的人兒。

她只有心疼,心疼這個孩子的堅強和樂觀。

「小舞,別摘。」鳳沐心抓起了她的手,像是怕她會去弄開那個面具,一點也不鬆開。

赫連娜知道凡是女子都對自己的容貌心有所想,「小舞姑娘不單單是六公主的朋友,亦是本公主和皇兄的朋友,怎麼稱得上是身份不明呢?」

不等他們說道,赫連娜繼續說,「在北國若是這般,自會是奉為上賓,是貴客。怎到這錦國來倒是如同犯人一樣的被審問盤問起來。看來這一國之間還真是差別甚大,倒是讓本公主長樂番見識。」看著這幾個人,那起先一副看好戲的嘴臉因為聽聞小舞所說的驚訝驚嚇面孔,看到小舞手伸向著自己的面具一個個的早已側著臉了。

呵呵,還真是難得的一致啊!那發青的臉色倒是個好色彩!

北國女子本就高挑些,赫連娜與鳳沐桐同為公主,不過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赫連娜更為出挑些,身高上本就是壓倒性,氣質上面也是如此。

「長公主說的有理。」鳳沐桐賠笑著,反正她也不想見個醜八怪!

「小舞姑娘,是吧。」鳳沐桐說,「剛剛算是本公主唐突了,本公主也不是什麼揭人傷疤的人。」

「若是六妹的朋友,北國公主的朋友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可疑之人了。也請小舞姑娘諒解本公主擔憂之心。」

舞依炫裝這樣子略點頭,「小舞,自然不會,公主也是關心大家的安危。不拿下面具也是怕唐突到別人。」姐姐要不是沒戴人皮面具早就拿下來嚇不死你了!

「那便好。」 一胎二寶:神醫嫡女寵上天 還算這丫頭有腦子。

葉筱柔現在只想恨得跺腳了,真是棋差一招了,怎麼就是拿不下來面具呢?不過沒關係有的是機會今天!

「我們不狩獵也找些樂子做吧,光這麼待著也忒沒意思了些?」葉梓耀是不知道那個小丫頭什麼事兒,但是他希望打破這個尷尬。

「也好,做什麼好呢?」慕淼也問道。

「不錯啊,有什麼提議嗎?」

「今日狩獵,不如比射箭。」葉筱柔提議。

「甚好。」

「北國太子,公主可否賞臉一起?咦,太子呢?」鳳沐桐問,怎麼一轉眼太子就不見了?

赫連曦在哪兒,自然是跑來到了木葵那邊了。

十幾位商賈聚會在一桌談論著當今幾國經濟貿易之勢,一桌的男子,亦有鶴髮蒼顏,亦有穩重青年,亦有四十老道,但是唯有一位天青色衣著的女子端坐在其中,著實有些鶴立雞群。不過侃侃而談的沉穩幹練卻是比那些男人來的更加的有氣魄。

「參見北國太子。」一眾人起身行禮。

赫連曦匆匆跑過來趕到木葵身邊,這眉開眼笑的樣子哪還有之前的鬱結難當的模樣。這要是木葵說,手。估計這會子赫連曦就乖乖地伸出小手來還是手背來著。

這「撒嬌的樣子」還真是今早一的一盅醒目茶!

揉揉眼屎,看看有木有糊住眼睛,回家和夫人好好說道。

「小葵,一夜沒見,有木有很想我?」

「我不是說,今日等等我嗎,我都去了一字閣接你了。」害的一大早被舜粲那小子罵了一番。不過他樂意!

「皇宮的車先到了。」

「哦哦,這樣,那不怪你。怪他們!待會我好好說說。」

「……」圍觀群眾一陣無語。

赫連曦直接坐到了木葵的身邊,至於本來坐在那裡的那個人自然被趕走了帶著一臉的小委屈,「小葵,我們去那邊把,小舞也在,我妹妹也在的。」這幫男的一個個都盯著小葵,看得他老不爽了。

「木葵正在和諸位商討要事,還請太子諒解。」這傢伙還真是…

這好辦!

赫連曦加重了聲音,卻也仍舊笑盈盈但是不同對木葵他們的嬉皮笑臉。「今日來狩獵場,還請大家暫時不談商事。想必大家還會在錦國逗留數日事情不急於這一時吧!」

都說北國太子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俊朗的樣貌配上俊朗的笑容,讓人難辨得出。

可是這位北國太子的狠厲,聽聞曾有貪污之案,牽扯人數眾多,但是這為太子仍舊下令格殺勿論,所以朝堂之上牽扯到不少一品官員,引得當時朝堂不安,但是太子依舊這麼做。

而北國皇帝很是支持兒子的作法,似乎完全的放權了。還好,北國太子不是不顧大局的人,很快的找到人員補齊了空缺。有些腦子的人便知道這是一場早有準備的事情。是時機到了!

寧缺毋濫!這句話有時候真的是要有本事的人才可以說的出口!

但是這會子,這些商賈就蒙圈了,這又不是什麼關乎大大事兒,要用這種笑裡藏刀的眼神看著他們嗎?因為木管事?

難道這一字閣和北國皇族扯上關係了?這是要發啊!得趕緊和一字閣打好關係,之前就念叨著,這下子可不能等了!抓緊…

這在座的人都是人精似的,可不能讓他們先搶了先機。

不是一個這麼想而是這一桌十幾個一起這麼想。木葵這一轉眼就發現這些個人諂媚的眼神可是把她嚇到了。這是怎麼了?

赫連曦笑嘻嘻一臉,「小葵,咱們這邊走吧。」

而其他幾個人也是一臉的「您快走吧」,「木管事您就先去吧,這要是您不走,我們這也估計也談不成什麼了。」行行好先走吧!

「這個?」剛才難道她看錯了他們的眼神,眨眨眼!沒有啊!還是閃著諂媚的眼神呀…這不是要談合作的眼神嗎?

「放心吧,我們還會在京都逗留數日的,到時候就怕您不想談我們也得找您好好說說了。」一個白髮老者說道。

「小葵,走吧!」赫連曦這眼睛直逼著這些商賈們,他們哪裡會不放木葵走呢?不敢不放吶!

木葵真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這明顯就是讓她趕緊走的架勢。她在這兒,赫連曦也走不掉,他們確實也說不出什麼了。

「那好吧,諸位前輩,希望下次能夠和大家商談事宜。」木葵起身禮貌的道別。可是這一桌子的人也都齊刷刷地跟著起了身,好大的動靜!

還好,木葵不是木薇那個咋呼的,瞳孔收縮不小,但是到底穩住了。

「小葵…」哎呀,沒拉住手。

醫生大佬是白切黑 木葵看也沒看他一眼徑直朝著舞依炫他們走去。 193

「母后,兒臣也過去那北國太子那邊了。」鳳沐英看著那邊也是熱鬧極了,心癢得不行,在這兒他可是待不住了。他有時候也覺得母后讓人不輕鬆。

「去吧!」

「兒臣先過去了。」

「年輕人和年輕人在一起的好,看起來七皇子和北國皇室貴客來往甚好。」葉紫一邊說道。

皇后沒說話,看起來是…

「葉姑姑,淑妃娘娘和賢妃娘娘也過來了。」一個小宮女偷偷地跑到葉紫的身邊耳語起來,說完葉紫擺擺手示意她先下去。

「怎麼了?」皇后抬起右手撫了撫鳳釵。

葉紫附在皇后的耳邊輕說道。

「來了就來了吧,倒是這兩個人一起出現很新奇。」皇后滿不在意,似乎只對她們一起出現表示略略驚訝。

一旁的德妃自然也收到了消息,皇后倒是鎮靜,那她也沒什麼道理不安坐於此。

「參見皇後娘娘。」

說曹操,這邊的兩位娘娘就已經來了狩獵場。

「二位妹妹怎麼來得如此遲,孩子們已經去狩獵了。」皇后說道,「陛下也在那邊和各使臣商談國事。」那邊露天的像是帳篷的地方。

不過很可惜君國的那位帝皇似乎沒多大興趣,只在一邊遊走似乎與這裡格格不入。

錦皇慶幸的是還好明鏡公子沒有罷走,不過他真的和那東方莫君說點什麼估計也是說不出什麼來。

「是啊,妹妹們是正好遇到的嗎?」德妃問。

賢妃和淑妃相互看一眼,到底還是賢妃開了口,「是啊,本是巧遇,後來因為想著是否也去叫上良妃一起,但是良妃妹妹身體不適也就作罷了。故此耽誤了些。」

「這樣啊。原先以為妹妹們不來了呢。」

說完,淑妃和賢妃就準備起步去給錦皇請安。

還好不遠,「陛下聖安。」,「各使臣安好。」

錦皇正和幾位使臣談的眉飛色舞的,看起來倒是商談到了要處,眉頭鎖住,不過不知怎麼的,這兩位娘娘一來,眉頭不自覺的倒是舒展開了。

「嗯。」錦皇看向了她們。

「兩位娘娘萬福金安。」使臣們說道。

賢妃林家之女,大大方方的看向諸位,不過或許有些過於直白,顯得有些驕奢。

至於淑妃,含蓄很多,眼眉低垂,但是也未完全放下,餘光還是看得見他們,同樣他們也看得見她的眉目眼神。尤其是她的餘光注意到那個天子的目光…還好,眉頭舒開了。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臣妾去看看孩子們就先告退了。還望見諒臣妾打擾了。」淑妃說。

賢妃似乎還有些話要說,可是這淑妃開口要走了,她這待在這兒就是不識大體,真是個沒眼力見的。

「你們先退下去吧。」

「是。」

婉約大方,得體識禮,這是淑妃給予所有人的,同樣的包括,距離。

「看來妹妹迫不及待的要看孩子。不放心嗎?沐清和沐心都是大孩子了,妹妹有什麼不放心的。」

「再說了,桐兒也會照顧沐心的。」,賢妃笑說,一副她家的孩子很是懂事,必會照顧你家不懂事的孩子。

淑妃保持著一臂之距,「姐姐說的是。不過心兒似乎有別人在一邊照顧著,想來沐桐不用多費心神的。」她的女兒有很多朋友呢?看,她笑的多開心!

淑妃望向那群孩子,她的女兒啊…真希望她一直那麼快樂下去。

「那…那便好。」賢妃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假愛真做:億萬總裁你輕點 淑妃沒聽完賢妃的話,直接走向那群孩子,她想見見。

「母親!」鳳沐心老遠看見了自己的母親,拍拍舞依炫的手后,直接領著裙裝跑過去,惹得幾個宮女在後面追著喊著,「公主小心……」但是鳳沐心哪裡會聽,要是聽了就不是鳳沐心了!

「你這孩子!」淑妃這才露出真心實意的笑顏,「要是摔倒了怎麼辦?」理了理鳳沐心的頭髮,扶正了她的步搖。

「母親。」淑妃瞪了一眼她,鳳沐心這就改口,「母妃,你怎麼來了?」

「過來看看。」

「哥…皇兄去狩獵了,應該好一會才回來的。」

淑妃點點頭,鳳沐心接著說,「母妃,我帶你見見一些人。」拉著淑妃就走,「心兒,慢些,母妃沒有你那麼多的活力,走不快啊!」這孩子還真是性急。

「哦,忘記了。」鳳沐心也慢下腳,扶著淑妃走過去。

「參見淑妃娘娘。」

「孩子們免禮。北國太子,長公主。」禮節周到。

赫連曦和赫連娜連忙說道,「您是六公主的母妃,我們兄妹和沐心是朋友,你們您就是我們的長輩,還請淑妃娘娘無須這麼客氣。」

赫連娜微笑看看鳳沐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