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處就是想去另外一間實驗室的話必須穿過面前的走廊,而此時走廊里正在進行一場血腥盛宴,血腥味引來了樓上樓下的活死人,他們步履蹣跚的趕來參加這場聚會,以滿足自己新生的身體對於食物的需求。

在等待它們將那具女性實驗員啃食完的時間裡,秦思宇詳細的計劃了一下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步驟。

首先必須是找到一些維持自己生命的食物,從醒來到現在起碼兩三個小時過去了,雖然中間吃了一點東西,可現在秦思宇感覺自己的胃部又開始鬧騰起來了。

其次必須在這附近找出一條安全的逃生路線,最好能遇到政府的應急反應部隊,因為這所城市裡聚集了太多的人口,就算感染異變也不會是所有人,肯定有許多的倖存者。

作為政府組織,軍方肯定會進來嘗試拯救出一部分人,所以那些高檔小區、別墅群、機關小區等重點部位就是秦思宇的目標。如果時間允許,秦思宇還想去搞一些真正防身的傢伙,畢竟在這樣的環境下,活人其實才是最可怕的。

在考慮清楚之後,秦思宇就想搞清楚在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可不會忘記自己之前是昏迷了好長時間,醒來之後竟然充滿了飢餓感。這和上次在南極時雖然很像,但更強烈一些,且這次自己並沒有持續性發燒。

在從自己身上抽取了一點鮮血之後,秦思宇又用刀子輕輕地割下了一點皮膚組織,將其全部放在了顯微鏡下。

顯微鏡下只見原先細小的細胞更小了,但那細胞之間的間隙也變得更緊湊了,一個個擠在一起彼此之間的纏繞也更加的繁瑣,活力也是提高了好多。

剛才割的時候有一些細胞發生了破損,可現在在高倍顯微鏡下,這些細胞竟然在一點點的修復,而其他的那些破損較多的細胞則漸漸變得干煸,老化,然後就只剩下一些被拋棄的殘骸,就彷彿被吞噬了一樣。

秦思宇震驚的抬起了頭,這些現象反映出來的事情十分恐怖,且其中的原理秦思宇都懂,可就是有些無法接受。

那些嚴重破碎的細胞將自己的能量轉移到其它細胞中,以供給其它細胞修復破損,這是因為這些細胞間所擁有的能量,不夠將所有的破損細胞都修復。

但如果能量足夠,是不是所有的破損就都可以修復,且生物身體中能量的直接來源就是通過食物,如果通過大量的獲取高能量食物就可以修復細胞,而如果真成為這樣,那不是就成為了不死之軀。

現在醫學所說的死亡只是指的是腦死亡,是大腦失去了指揮身體的中樞反應機制,但這並不代表身體內所有的細胞已經都死亡了。在人死亡后,身體內的細胞還可以存活一段時間,才會因缺乏各種供細胞繼續生存下去的物質而步臨死亡。

但像這樣的情況其實還是有一個缺陷,那就是軀體不發生斷裂,如果肢體斷裂那也就是斷裂下來,還有就是發生大面積傷患,超出了身體自我修復的能力。而人本身就擁有這種能力,只不過就是比較緩慢而已,現在W1病毒則是將這一步驟所需的時間進行了加速。

搞明白這些後秦思宇就去其他房間,將所有的研究服與窗帘拆下一部分,然後用小刀割開做成繩子連在了一起,不一會兒幾十米的繩子就做好了,再將所有有用的東西理了一遍后,秦思宇開始了布局。

秦思宇首先將實驗室打掃的拖把拆開,將找到的那把實驗刀牢牢地綁在了上面,然後將繩子在輔助實驗室室內綁好,垂到下面距離地面四五米的地方。

之後他又將其它幾個實驗室的門打開,將室內的柜子、椅子、桌子等能搬動的全放到地面上擺放好,再將主大門兩邊再次加固后,秦思宇趴在上面打開了觀察窗。

入耳是低沉的進食聲以及喉嚨發出的嘶吼,那具女屍此時已經是面目全非,整具軀體就只剩下骨頭,連胸骨上也已經被啃食的只剩下掛著肉絲的骨頭了,裡面的內臟已完全不見了。

旁邊的走廊上還散布著幾根被扯下來的骨頭,看了一圈發現又只剩下一隻活死人時秦思宇行動了,將剛才自己抽的鮮血擠出部分讓順著觀察窗留下,秦思宇就躲在門后慢慢的等待。

空氣的流動將新鮮的血液氣味擴散到了活死人前,正在進食的它明顯一動,但很快又低下了頭,聽了一會沒動靜,秦思宇慢慢的抬起頭,看見活死人不為所動,一咬牙就將剩下為數不多分量的血液全部注射了出去,更是將針管打開也砸了出去。

孕從天降 針管落地的聲音再加上更加濃郁的血腥味,一下就刺激了活死人的感官,使他站起身來跌跌撞撞的向門口走來。固定好小窗戶,秦思宇手持自製武器嚴陣以待,在活死人走到門口將頭向小窗戶伸過來時,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實驗刀扎進了男人的眼睛。

不顧對方的哀嚎會不會引來其它活死人,秦思宇握住木把使勁的轉動,以破壞活死人的大腦,他在賭,哪怕是活死人也需要使用大腦。

即使是被攻擊了大腦,活死人也是不斷的向前衝來,大張的嘴巴裡面布滿血肉的殘渣,秦思宇腳撐在一邊也用上自己全部的力氣,持續掙扎了一會,秦思宇感覺從木棍上傳來的力度變小了,抬起頭才發現那具活死人已經是在無意識的抽動了,只不過是被秦思宇的長槍穿著才沒有倒下去。

刀子扎的太深將屍體也帶到了窗口,趁機秦思宇則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具屍體,然後他看出屍體主人是樓下大門處的保安小劉,但不仔細看還真是認不出來了,只因屍體變化的太厲害。

小劉原先瘦瘦的,可現在保安服已被他健碩軀體撐得爆滿,渾身上下看上去充滿了力量感,因為二人年紀差不多所以平時也有一些言語,一來二去也成為了朋友。

秦思宇聽他說過,因為家裡情況不好還有一對弟妹,所以他高中畢業后就出來直接工作,想掙錢補貼一點家用供弟妹繼續上學。而小劉每次說到他弟妹臉上總是充滿笑容,看著此時面前這具屍體秦思宇知道,曾經再美好的理想現在已經屁用不頂了。

等了一會發現再沒有其他活死人聞訊出現,秦思宇做好防護,打開大門將小劉的屍體拉了進來,為防萬一秦思宇還用刀子將屍體的頭鋸了下來分開存放。

在切割了一部分有用的實驗體后,秦思宇開始了解剖研究,然後就被活屍體內缺氧壞死的血液散發出的一股惡臭熏窒息。儘管隔著一層防護手套,秦思宇還是感覺胃裡翻騰的厲害,一雙手滑膩膩的十分噁心。

解剖后發現活死人的身體構造和正常人類並沒有什麼太大區別,但細微之處就是它們身體的各項器官都變得比以前大了許多,且消化功能也增強了,因為秦思宇沒有在它的胃裡發現一點東西,可它剛剛才啃食了一具女屍。

而且看著手上呈現暗紅色的鮮血秦思宇覺得更加的疑惑了,活屍具有嗅覺可以嗅得獵物與食物的氣味,按理說氧氣就應該進入了他的肺部,鮮血也應該呈現的是鮮紅色,可現在秦思宇檢查了他的全身,全是暗紅色的血液。

將一滴粘稠的鮮血滴到玻璃板上,加入稀釋液,秦思宇將眼睛湊到了顯微鏡上,鏡頭下那暗紅色的血滴在微微的顫動,本來是扁圓形的紅細胞此時變得異常渾圓且渾身長滿了尖銳的小觸手。

而在這一團血滴里白細胞的數量卻異常偏低,相鄰的紅細胞通過不斷的顫動漸漸匯聚到了一起,而為數不多的白細胞正被包裹在中間。漸漸的被稀釋液隔開的紅細胞又匯聚在了一起,包裹著白細胞組成了一個血團,在稀釋液里不斷的遊動。

抬起眼睛仔細想了一下,秦思宇在自己手指上取了一滴血液滴在了旁邊,在鏡頭下通過引導棒的撥動秦思宇讓自身的血液靠近了稀釋液。接觸了一會,那團聚在一起的紅細胞團立刻分開,通過顫動向著秦思宇的血液靠了過去。

在靠近了秦思宇正常的血細胞后,活屍異變的紅細胞將自身的觸手狠狠的扎進了正常的紅細胞內,肉眼可見的正常的紅細胞干扁了下來,而來自活屍的變異紅細胞則變得更加的飽滿。

受制於器材的局限性,秦思宇只能做一些簡單的研究,但就是這些也將他之前的所有猜想進行了驗證,看了一下昏暗的天色,秦思宇進到隔間躺在了床上,帶著這些問題沉沉睡了過去。 第十六章搜索

在第二天早上剛剛六點多一點,秦思宇就醒了過來,將所有的屍體碎塊處理之後秦思宇動了身,緩緩的順著實驗室頂上的通風管爬了出去。

或許是因為年頭久遠的緣故,實驗室吊頂上的結構還算結實,能承擔得起秦思宇的體重,且經年的不通風造成上面積攢了不少的灰塵,完全黑暗的環境也讓秦思宇處處碰撞,要不是有火機存在秦思宇在這上面就是個瞎子。

順著管道一直來到了走廊另一端的實驗室,在聽到下面沒有動靜之後,秦思宇又順著管廊將幾個附屬實驗室查看了一番,確定沒有危險就打開頂上的天花板迅速的跳了下去。落地之後秦思宇立刻就將實驗室的大門封閉了起來,將所有的柜子抵在門上加強防護,之後又布置了一番才鬆懈了下來。

這一放鬆立刻那股飢餓感就又襲了上來,秦思宇只得立刻又翻箱倒櫃的找吃的,好在實驗員都有相似的毛病,所以這次秦思宇又找到了一些食物以慰藉自己的胃。吃過之後秦思宇又爬了上去,這次他打算關閉這一層的所有走廊大門,徹底的封閉這一層以確保自己的安全。

接下的事就順利多了,或許是活死人們沒在這一層找到倖存者都離開了,使得秦思宇很順利的就打造出了自己的安全窩,再將樓梯門封閉后,就將兩邊就近實驗室的柜子什麼的移了出去抵在了那裡。

然後秦思宇將這一整層布置了一下,又費力打開電梯門在電梯井爬上爬下,撬開所有電梯門做好一些應急逃生路線。

做完這些便開始了自己對整個實驗樓的探索,開始搜救樓里的倖存人員,而在這中間秦思宇也分別遇到了一些屍體的殘骸,說明昨天晚上待在實驗樓里的人還有好些。

再將一切確認好之後,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一樓食堂,雖然剛才吃了一點,但秦思宇知道自己很快又會餓,在順著電梯井爬下去之後,秦思宇停在了那裡,側耳聽了一會秦思宇伸手在開了一半的電梯門上敲了敲。

寂靜的走廊裡面,這突然響起的聲音是那樣的刺耳,等了一下沒有動靜秦思宇就又大力的敲了幾下,這一下一樓大廳還沒有動靜,二樓卻響起了砸門聲,看到這種情況秦思宇只得爬了上去。

趴在電梯口聽了半天,原來是一隻鎖在了實驗室的活死人,既然是虛驚一場秦思宇就不再擔心,繼續下到一樓釣魚。

果然在又等了一會後,從廚房裡面轉出來一具女性活死人,看著女人肥胖的身體一抖一抖的向這邊走來,秦思宇迅速站好位置,把自製的武器豎在胸前,看著自己的第一個魚兒。

離得近了之後活死人嗅到了秦思宇身上散發出的味道,立刻速度就快了起來向著電梯井撲了過來,活死人僅遺留下的本能當然不會看穿秦思宇布置下的簡易陷阱,到了電梯門口正要向秦思宇伸出雙手,就兩腳一空掉了下去,砸在電梯頂部發出咚的一聲。

這聲音遠比秦思宇自己發出的聲音要大,秦思宇臉色一變轉身就向上爬去,剛爬了沒幾步一身嘶吼就從身後傳來,他頭也沒回竭力將身體靠近牆壁,只聽見身下又傳來一聲撞擊聲。

手腳並用又爬了一截之後,秦思宇就在那邊繼續等待,不一會兒就又有兩具屍體掉了下去,這一下保衛隊里的幾名員工,幾乎就在下邊和胖阿姨聚齊了。

眼看沒有情況再發生,秦思宇就壯著膽子爬出了電梯井,悄悄向著食堂摸過去,一路上弓著身子做好隨時開跑的準備。

一路走到后廚,迎面就是一具趴在血跡中的骸骨,屍體已經被拆分的面目全非,周圍到處散布著被啃食乾淨的骨架,就連地上的血跡也被舔舐了一遍,只剩下了一層暗紅色的痕迹。

見沒有什麼動靜,秦思宇立刻就開始了自己的搜索,但在後廚其實都只是一些時鮮蔬菜,根本就頂不了多少時間,秦思宇也有著自己的目標,他的目標就是那些被廚師提前提煉好的肉食。

將所有的能夠生吃的蔬菜和冰櫃裡面儲藏的食品掃蕩一空,背包直接就被裝滿了,剩下的秦思宇直接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雖然看起來收穫不多,但這些也足夠秦思宇堅持一兩天的了,而且在看到冰櫃里還有一些剩餘之後,秦思宇暗自謀划起來。

他直接將那些冷凍的生肉扔進大鍋里架在了灶上,乘著安全又迅速在食堂後門向外掃了一眼,果然研究院給食堂配的採購車就在後門外停著。

終極學生在都市 『這樣一來計劃就圓滿了,食物、交通工具都已經有了現在就等救援現身,只要有救援力量出現我就可以迅速的趕過去,跟隨上大部隊進行生存。

現在唯一的需要就是看看樓上還有沒有和自己一樣的倖存者,找到他們並掃除樓宇內的威脅,這樣到時在尋找救援隊時,也算是多一份力量!』秦思宇心裡暗暗計劃著。

自從在今早看見外面那些遊盪的身影后,秦思宇早就斷了孤身一人闖出去的念頭,這種情況下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只有寄希望於和其它倖存者組成隊伍,大家互相照應的走下去。

將所有的食物送回五樓放好后,秦思宇就向下來到二樓剛才發出聲音的地方,左右檢查了一下,就繼續剛才釣魚的方法,但這次除了那個早已知道的活死人位置外,並沒有其它多餘的動靜,也沒有秦思宇期待的倖存者。

就這樣一層一層的檢查上去,不一會兒就到了八樓,這一次秦思宇像之前一樣敲擊了幾下之後就立刻將身體隱在了一邊,而這次沒有想象中的嘶吼和敲擊聲,只有前方不斷傳來的呼救聲。

其實早在秦思宇將一樓的活死人進行引誘時,待在八樓實驗室的劉勝與齊雪就聽到了下面發出的聲音,但二人不確定那發出規律響聲的究竟是人還是怪物,所以就沒有貿然發出求救信號。直到那尖銳的敲擊聲越來越近,直到秦思宇快來到自己兩人所在的這層時,二人的心裡也是越來越高興。

『小雪,我們得救了,你聽這是人類發出的聲音,這絕對是人類發出的聲音!』躲在角落的二人相擁而泣。

『等著,等他來到這層我們就衝出去,我們一定會獲救,記住我掩護你,你就向前一直跑不要回頭!』劉勝深情的注視著懷裡的戀人。

聽到這些齊雪將手摟得更緊了,拒絕道:『不要,不要去,你會死的我們再等等!』

『等不得了小雪,這裡沒有食物沒有水,我們堅持不了太久的,再等下去我們沒有被怪物吃掉也會自己餓死在這裡的!』

劉勝說完就站了起來走出藏身的地方,來到大門口側耳聽了一下,而此時秦思宇也同時敲響了八層的電梯門。

剛剛敲擊了兩下,立刻門外一股大力襲來,力量之大震得秦思宇手都是一麻,差點把刀都丟了下去,秦思宇立刻就向旁邊一閃,果然接下來電梯門就是一陣陣的被撞擊的亂響。

『外面的人小心一下,這一層有一些怪物,我一個同事已經被他們殺害了,千萬小心!』

一個男人聲音剛響起來,就又傳來一聲悶哼以及一聲比剛才更大的撞擊聲,並伴隨著一聲女人的尖叫。

感覺活死人被那聲音吸引離開了電梯門,秦思宇立刻又挪了過去,慢慢的將電梯門別開一條縫。果然因為發出的聲音,八樓的一間實驗室大門又被兩具活死人堵住了,帶血的爪子不斷地在門上抓來抓去。

趁著機會秦思宇抓緊時間撬門,一點點的縫隙變得大了起來,最後將矛桿塞進去使勁一別,終於將電梯門打開了一條十厘米寬的縫隙,秦思宇使勁的在門上拍了一下,就趕緊抓住攬繩躍了過去。

秦思宇剛剛跳過去,一隻手就從電梯門外伸了進來,扭曲的臉頰夾在門縫中,泛著灰色的眼睛暴突著擠在眼眶裡,感覺稍微一用力就會掉出來似的,牙齒間還掛著一絲絲肉渣,正竭力的將手向秦思宇的方向伸過來。

隨著活死人的擠壓門縫也越來越開,兩個活死人的全貌也暴露了出來,一男一女,男的大約五十歲左右,而女的看樣貌也就和秦思宇的年紀一樣吧,但這二人卻都是衣衫不整。

看了一下女研究員的長相,二者的關係秦思宇也瞭然於胸,可在這如今的情況下誰還會在乎這些。隨著蹭碰女活死人身上的皮膚都被蹭掉了一塊,但門也被它們打開了。

就在兩位活死人興奮的向著秦思宇湧來時,然後就步了前幾位的後塵,換來的只是下面傳來的噗噗兩聲悶響。

再等了一下秦思宇感覺安全了,就向著走廊大喊道:『實驗室的聽好了,門外的兩具活死人我已經解決了,你們迅速過來我在電梯井這邊接你們,我不會過去的』。

接著只聽見實驗室方向響起了一陣聲音,但很快聲音又停了下來,接著一陣撞擊聲響了起來,可門卻沒有絲毫打開的跡象。

『不行我們打不開門了,剛才喪屍撞門把門撞壞了,你在外面能幫我們把門撞開嗎?』

剛才喊話通知秦思宇的男聲又喊道,話音剛落又有一個女聲喊道:『求求你了,救救我們吧!』

秦思宇不為所動又等了一下,房間內的二人一邊大喊一邊在裡面費力的撞擊,一時間樓道里全是撞擊的回聲,眼看二人實在是從裡面無法打開門,秦思宇只能從電梯井走了出來。 第十七章屍貓

秦思宇小心翼翼的從電梯井道里爬了出來,看著面前這條八九米長的走廊,一點點的挪了過去,臨近傍晚走廊里的亮度明顯降低許多,再加上寂靜一根針掉地上恐怕都能被聽見。

就這樣秦思宇靠著牆壁,一步步的移到了實驗室門口,壓著聲音對裡面已經絕望的兩人說道。

『我已到門口,你現在輕輕的將門口的雜物移開不要發出聲音,我先去那邊將樓梯安全門關閉!』,說完不等裡面回聲就向著樓梯摸去。

躲在門后的劉勝與齊雪在打不開門,而向秦思宇求救又不見回應后本來已經死心,但突然在門外響起的聲音,無異於溺水的人在臨死前抓住了最後一根枯枝,二人喜極而涕立刻輕手輕腳的將抵著門邊的一些雜物向後面抬動。

走到走廊中間的秦思宇眼見沒什麼動靜,立刻加快速度趕到安全門前,將本來半扇打開的安全門立刻關閉,並將上下的兩個插銷插上這才鬆了一口氣。

種田吧貴妃 剛一到第八層他就感覺不是很好,總感覺有股壓抑的感覺,本以為是那兩具活死人造成的,可現在活死人已經掉到了地下去了,那感覺卻並沒有消失,所以秦思宇本著安全為上,才第一時間要關閉這防火安全門。

『怎麼樣移開了嗎? 從墳墓中爬出的大帝 ,移開了的話我就撞門了』秦思宇趴在門上問道。『好了你撞吧,快一點』劉勝趕緊回答道。

聽見迴音秦思宇就後退幾步,一個前沖立刻就撞在了門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揉了揉被撞的發疼的肩膀后又撞了過去,撞擊了好幾下之後門鎖漸漸的鬆動了起來,但此時就在秦思宇身後不遠的安全門外,一雙昏黃色的眼睛在玻璃上冒了出來。

當看見門外不遠處的秦思宇時,眼睛里的瞳孔立刻立了起來,冒出了嗜血的光芒,正當秦思宇再一次撞擊在門上時,安全門上也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

聲音響起時秦思宇立刻就知道糟了,這聲音發出是在自己身後,不是自己面前的門,那就意味著有東西在撞擊自己剛剛鎖住的安全門。

一想到這秦思宇的心都要提起來了,顧不得轉身看一眼,秦思宇退後一個加速使出全身力量撞在了門上,終於將門又撞開了一點,但秦思宇也因為力量向後退了兩步。此時安全門也被一股大力撞開,一個黑色的影子立刻就從樓梯間跳了出來,直撲向秦思宇後背。

此時門后的劉勝齊雪也看到了撲過來的黑影,齊雪嚇的立刻就是一聲尖叫,而劉勝的臉色也變得蒼白。

看到這些秦思宇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如果門后的男女因為害怕將門頂死,那今天自己就要交代在這裡了,想到這些秦思宇立刻低喝一聲開門,就壓低身體向著門再次撞去。

在身體快要接觸到門邊時,秦思宇立刻將矛桿向里一扔,雙手抱頭蜷縮起上半身將自身的高度再降低一些。本來在猶豫的劉勝已打算關門,看到秦思宇的這些動作,立刻將門又使勁拉開了一些。而此時秦思宇已經撞在了門上,同時那道黑影也落在了秦思宇的身後揮出了爪子。

如果秦思宇不低頭這一爪子就是在他的頭上,可正是因為秦思宇的動作,揮出的這道致命的爪子只是坎坎擦到了秦思宇背上,秦思宇只感覺背後一痛,就借著這股力量滾進了門內。

一看秦思宇滾進來劉勝立刻全身壓上,將門死死的抵住,邊上的齊雪見狀,立刻就拖過來旁邊放置的一些阻礙物幫忙。秦思宇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也和齊雪推了一台柜子抵在門邊,但柜子太低只打到成年人的肩膀處根本就頂不了多少時間,門一點點的被擠開劉勝也一步步的向後退了出來。

此時秦思宇也已看清那黑影是什麼了,一隻被放大到大狗大小的黑貓,黑貓全身的毛髮上都是各種乾枯的血跡,長著一張大嘴胡亂的向裡面擠著。

眼看情況危急,秦思宇也顧不得想這黑貓是哪裡來的,在實驗室掃了一圈,沒有發現其它可以阻擋的東西,一咬牙就將自己扔進來的自製長矛撿起來,向著門外擠過來的黑貓的大嘴裡就捅了過去。

黑貓疼的發出『嗚』的一聲低吼,然後就拚命掙扎了起來,但由於將頭伸了進來一時間縮不回去,被秦思宇趁機拿著矛桿在嘴裡絞了好幾下。

黑貓一個吃痛猛地一仰頭甩了兩下,直接掙斷了短矛,秦思宇鬆手退了出去一腳將旁邊一個柜子踹倒,拆下柜子上的木門雙手持著就向著黑貓的嘴上拍了過去。

短矛受力直接穿出了黑貓的腦袋,秦思宇不管不顧拿著木門就一直向著腦袋砸去,再掙扎了一會後,黑貓漸漸的將頭垂了下來。而此時秦思宇才感覺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攤開手一看滿手血紅,然後就疲憊的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氣。

感覺門後傳來的力道減弱了,劉勝和齊雪就將頭抬起來向外看去,一顆黑色的頭顱就出現在他們眼前,齊雪嚇的就要尖叫被劉勝眼疾手快捂住了嘴。

其實劉勝自己也被嚇得不行,任誰一抬頭看見自己頭頂上有一個怪物腦袋也不會好受,眼看黑色的怪獸不動了,劉勝才仔細地觀察起眼前的屍體。

『這不是一樓門衛大爺養的那隻黑貓嗎,怎麼變的…?』

『哦你認識它?』秦思宇疑惑的問道

『對了還沒感謝你救了我們兩個,我叫劉勝這是我女朋友齊雪』

『秦思宇』

看見劉勝伸過來的手,秦思宇將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伸了過去握住,本來劉勝看見秦思宇將手縮回去還一臉尷尬,但沒想到秦思宇只是在擦拭手上的鮮血,立刻就叫過自己的女朋友,去拿實驗室的緊急救治藥品給秦思宇包紮傷口。

自知身體有異的秦思宇阻止了二人的好心,剛才只不過是他自己用力過大再加上黑貓的掙扎將矛桿弄得炸裂,一些木刺劃破皮膚進了秦思宇的手心,等他在用清水清洗過後拔出木刺,之前劃破的皮膚已經癒合。

脫下身上的外套,看著外套上的幾道抓痕秦思宇暗暗心驚,趕緊又脫下一層自製的護體衣,那是三層用實驗室抹布組成的防護衣,就是預防在自己顧不得時暴露了後背出去給自己的保護。

看著眼前的防護衣只是被抓破了兩層,不僅為自己之前的小聰明感到暗喜。

穿好外套出來時劉勝與齊雪已經準備好了,其實二人也沒什麼準備的,只不過是劉勝學習秦思宇給自己也製作了一把工具,將壞掉的自製短矛撿起來三人就開始向外走去。

死去的黑貓就躺在門外,黑貓的皮毛就像絲綢一樣光滑,但體型就跟秦思宇早上看見的那隻變異犬一樣,變得更加巨大了且嘴部開裂的嚇人。

三人順著電梯纜繩下降到秦思宇之前所在的樓層,通過他的那些布置來到另一件實驗室,一從通風管上下來就看見桌子上放的食物,齊雪立刻就奔了過去,拿起一塊饅頭就迫不及待的向嘴裡塞去。

劉勝想阻止,可看見女友的這幅樣子話也說不出來了,因為他們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劉勝想著對秦思宇說聲對不起。因為他知道現在這時候,秦思宇能擁有這些食品肯定冒了不少險,但他話還沒說出口就被秦思宇打斷了。

『你也去吃點吧,不用客氣食物下邊還有,吃完了就和我一起去收集就好了』秦思宇說道。

『那就太感謝你了,你放心之後我一定和你一起去』聽見秦思宇的話劉勝感激地說道,說完也走過去吃了起來,他也餓得不行了。

來到休息室窗口,看著下面街道上遊盪著的喪屍,秦思宇皺了皺眉,街上的喪屍數量明顯增多了,且多了一些散亂的車輛。

離開窗口秦思宇就在實驗室緊張而忙綠的為後面的出行準備著,將實驗室剩餘的實驗服全部裁掉綁在了身上,並給自己的短矛換了一根矛桿,當然最重要的就是他將顯微鏡上的鏡頭拆了下來當做自己的望遠鏡使用,還別說效果出奇的好。

休息了一下秦思宇就起身打算在夜晚來臨前再去探查一遍,因為今天太安靜了根本就沒有救援隊的出現。

出了門已經吃完的兩人看見秦思宇吃了一驚,因為此時秦思宇比剛才見到時明顯胖出了一圈,齊雪還在疑惑劉勝已經反映過來了,且看秦思宇的裝扮明顯是要出去。劉勝立刻站起身來說道:『秦兄弟你是要出去嗎,我和你一起吧這樣可以互相有個照應』,秦思宇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在給劉勝也同樣準備了一下之後,秦思宇看了一下表,此時離天黑也就只剩一個半小時了,二人便原路返回至八層,然後小心翼翼的順著樓梯來到天台。

將樓頂天台的門撞開后,兩人立刻爬上了上面的電梯機房躲在了裡面,在將門輕輕掩住后,秦思宇拿出顯微鏡頭觀察起了外面的情況。

果然就像秦思宇擔心的那樣,經過一天的搜尋,那些昨晚落在外面的倖存者面臨的局面已經不言而喻,大街上遊盪的喪屍數量正在穩步提升,這說明它們已經在外面找不到食物了,只能流動起來,就像是古代遭到飢荒的流民一樣。

而今天也不缺少那些想要出逃的人們,可無一例外都成了那些喪屍的食物,原本清曠的馬路現在已經是四處濃煙,但秦思宇最想聽見的密集槍聲卻一點也沒有,所以他才會來到樓頂想著觀察遠處的情況。 第十八章末世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