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齊飛奔出去,到了剛剛攔截三個怪人的地方,撿起那兩根已經變形的銀色棍子,羽舞拿在手裡揮動幾下遞給囚焰:「好像沒什麼特別的,是不是法力都用光了?」

囚焰拿過來舞動幾下,將法力注入其中似乎也沒什麼反應:「不知道,看起來就是兩根銀色棍子,上面雕刻了一些奇怪的花紋,其它的,好像……,我的法力被它無視了,不能將它拉直。」

這麼說來,這個東西確實不簡單,囚焰現在的法力怎麼也在大羅金仙之列,就算是崑崙玄鐵,也經不起她這麼拉伸,可這兩根棍子竟然能無視它的法力。 羅陽擰動門把手,開了門,走進房間。

彼時蘇雲和洪佳欣都躺在床上了。

見羅陽來了,洪佳欣翻了個白眼,說道:「羅陽,你晚上睡床底下。」

聞言,羅陽呵呵而笑。

輕輕關上門,透視一眼床上的蘇雲和洪佳欣,羅陽打了個不小的激靈。

可是他剛走到床邊,洪佳欣便伸腳過來對著他,不讓他上床。

羅陽只得先關心蘇雲的情況,問道:「蘇老師,怎麼了?」

一面說,一面順勢在床沿坐了下來。

不待蘇雲回答,洪佳欣就爬過蘇雲的身子,要推羅陽走開。

「蘇老師,不要讓他上床。」洪佳欣說道。

「蘇老師,班長欺負我。」羅陽坐著不肯起身。

不時透視兩眼洪佳欣和蘇雲那青春活力四射的嬌軀,羅陽只覺很是賞心悅目。

蘇雲躺在床上,身子有點疲乏,主要是先前經脈的氣勁逆流,造成她渾身酸軟無力。

見洪佳欣要推開羅陽,便笑勸道:「佳欣,讓他坐吧。」

洪佳欣卻堅持道:「蘇老師,不要他上床。」

彼時羅陽確實是想先坐在床上,然後再爬上床的。

這也算是迂迴達到目的。

當然洪佳欣一眼就看穿羅陽的心思了,才會那樣說的。

「蘇老師,班長老是欺負我。」羅陽雙手護著頭。

洪佳欣這個校花比唐桂花暴力多了,說打就打的。

雖說幾拳下來,還不會被打死。

可是也挺痛的。

「佳欣,先別打他。」蘇雲又勸道。

「你要是敢欺負蘇老師,姐揍死你。」洪佳欣坐在床上,幽幽的盯著羅陽。

羅陽齜牙一笑。

「班長,我是來給蘇老師看病的。」他笑道。

「快看!看完了,你睡床底。」洪佳欣說道。

原本,羅陽想睡在床中間的。

這麼一來,他就能近距離的挨著蘇雲。

若蘇雲下半夜經脈出問題,羅陽也能第一時間發現。

這個太重要了。

經脈紊亂若發現得遲了,那蘇雲就完蛋了。

是以,羅陽要加倍注意。

現今洪佳欣不讓羅陽上床,他想睡在校花和美女老師之間,那是難以辦到了。

若不找個借口,可能真的要睡床底。

羅陽說道:「班長,我可以聽你的話,我睡床底沒問題。不過你要幫忙留意蘇老師的經脈情況。要是出了問題,你要第一時間叫醒我。不然,會出大事的。」

作為練家子,洪佳欣本身就知道經脈紊亂的嚴重性。

身為黃花閨女,若讓羅陽睡在旁邊,洪佳欣會很害羞,才會反對的。

此時聽羅陽說的那麼事大,洪佳欣說道:「你守著蘇老師,就坐在床邊。」

一個晚上,若坐到天亮,那是很難熬的。

如果能躺在床上,那就會舒服些。

羅陽笑道:「坐那麼久。蘇老師,咱們穿著衣服,沒事的。我又那麼的純潔……」

結果話還沒講完,蘇雲和洪佳欣都吃吃的笑了。

洪佳欣還翻著白眼,冷笑道:「羅陽,你是世界上最純潔的人,姐信了,行了吧?」

被她這麼一說,羅陽覺得耳朵都**辣的了。

每次羅陽用那種耐人尋味的目光欣賞美人的嬌軀時,洪佳欣發現了都會嗤之以鼻。

幸好她不曉得羅陽擁有透視能力,不然她會因他看光了她的身子而追殺他九條街。

「班長,蘇老師,我真的很純潔的,我……」

說著,說著,忽然看到洪佳欣和蘇雲的目光都向這邊望過來,而且看的方向正是羅陽的大腿。

羅陽大吃一驚,連忙翹起了二郎腿,可還是遲了,雄偉的景象都讓她們看去了。

剎那間,羅陽只覺渾身熱烘烘的,額頭細汗直冒。

先前只因透視了兩位大美女那迷人的嬌軀,又聞著她們黃花閨女身子特有的如蘭體香,羅陽便有些感覺了。

可當時心裡在想著怎樣才可說服洪佳欣,讓羅陽在床上過夜。

是以,一時忘記了一些特別的偉岸奇景。

見她們還直勾勾的望過來,羅陽只覺臉面,耳朵和脖子都快要燃燒起來了。

此時若地面有一條縫,羅陽願意鑽進去躲一躲,實在很窘。

全身上下都被窘意給籠罩著,難受。

不說話,場面更尷尬。

說話,又不知說什麼好。

畢竟兩位大美女都瞧見了羅陽的心思。

見她們俏臉紅暈飛舞,羅陽呵呵一笑,還裝起糊塗來,問道:「班長,蘇老師,你們的臉為什麼紅了?」

洪佳欣和蘇雲噗哧一聲笑了。

這種「賊喊捉賊」的做法,確實讓她們啼笑皆非。

「羅陽,你好純潔,姐信了!你太純潔了!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姐以後都信了!」

一面說,一面用手指刮臉羞羅陽。

「班長,不知你說什麼。蘇老師,班長老是欺負我。」羅陽投訴道。

蘇雲不便接話茬,只是羞羞的笑著。

「班長,我睡床底了哈。你通宵看著蘇老師,有情況就叫醒我。」羅陽叮囑道。

這是以退為進。

洪佳欣不懂醫術,怎麼可能知道蘇雲經脈什麼時候紊亂?

「羅陽! 百變契約妻 你要是敢睡,姐揍死你!」洪佳欣撅著紅唇道。

「班長,你好霸道。我睡覺都不允許?」羅陽無奈的攤了攤雙手。

吃飯,睡覺,出行等等,這些活動是人類必須要做的。

羅陽明明是來幫忙的,蘇雲也不好意思讓他一整個晚上都坐在床邊不休息。

其實對於羅陽而言,莫說通宵一個晚上,就算通宵幾個晚上都熬得住。

不過明日可能要去天江市,羅陽也想休息一下,把精神養好,那才有精力去跟敵人斗戰。

是以,他也想躺在床上睡幾個鐘頭。

更重要的是,羅陽想跟洪佳欣說說話。

若明日去天江市,那還得跟洪佳欣提一下。

如果坐在床邊,那就難以跟洪佳欣說悄悄話。

中間隔著蘇雲,說話那會影響蘇雲休息。

不跟洪佳欣商量,屆時要去天江市,萬一她說要留在村子里,那還得花時間勸她。

倒不如晚上先說服她。

雙人床要睡3個人,那是擁擠了一點。

但3人要是側躺著,那也還行。

蘇雲說道:「羅陽同學,你真的要睡床上?」

不待羅陽回答,洪佳欣又搶著說了。

「蘇老師,不要讓他上床。」

說時,又警告羅陽。

「羅陽,你別想上床,要是敢上床,姐揍你!」

「班長,你好野蠻。」

「你找張椅子來坐在床邊,反正不許上床!」

想輕易勸服洪佳欣,那挺難的。

羅陽知道得從蘇雲入手,那比較容易解決問題。

「蘇老師,我也想睡覺。」羅陽說道。

「那你睡哪?」蘇雲含羞道。

上次蘇雲經脈出問題,羅陽陪她過夜,就是睡在她和洪佳欣之間。 從她手裡拿過來,運起法力用力拉伸,可是這兩根棍子沒有絲毫變化,八千年金身應龍使出全力,是足以將整個天山扯成兩段的,沒想到這兩根棍子這麼硬。

廢了半天力氣,嘗試各種辦法都沒用,兩人累的就地坐了下來,一人拿著一根相互敲擊,羽舞問囚焰說:「這兩破東西是什麼做的,這麼硬,本尊八千年應龍都不能奈何它。」

「看起來像是銀的,可是什麼銀子能有這樣的強硬!只可惜彎了,不然到是一件好兵器。」

看著那已經差不多九十度的兩根棍子,羽舞嘆口氣:「那怎麼辦?這兩破棍子還要嗎?」

把兩根棍子遞給她:「收起來吧,那個怪人是從域外來的,這兩根棍子肯定也是,拿回去給主人看,或許能有什麼發現,而且就這硬度。」

也沒有別的選擇,一圈下來就得到這麼兩個東西,總不能一點戰利品都不帶走吧。

豪門暖婚之全能老公 將兩根棍子放入乾坤袋中,從裡面拿出兩個果子,其中一個遞給囚焰:「你說咱兩回去真的會挨板子嗎?」

一口咬了大半含在嘴裡,不太清楚的聲音回答她說:「應該是逃不過的,軍規擺在那,咱兩又什麼成績都沒拿出來,肯定被認為是沒有記住上次的教訓,所以他們三肯定很生氣,估計還得教訓咱兩一頓才行。」

將整個野果扔進肚子:「我倒不怕挨板子,只是當著那麼多人被打屁股,真的很丟人。」

「哦,我沒什麼,我是妖精,妖精不怕丟人。」

裂開嘴,皮笑肉不笑的哼哼兩聲:「你真幽默,知道嗎,在三軍將士眼中,咱兩都是將軍級別的人物,當眾挨打,會讓他們覺得咱兩是白痴。」

事實貌似是這樣,但囚焰還是毫不在意的表情:「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元帥是不會給咱兩

派兵的,兩個沒有兵的將軍,已經是天大的笑話。」

同意她說的,鬱悶的嘆口氣:「你說咱兩現在的能力也不差了,好歹給個中郎官什麼的,咱兩這樣整天出入軍營,對著各種事指手畫腳的,卻又無官無職,真的有點白痴。」

同時傳出一聲悠長的嘆息,兩人都看著對方,然後啞然失笑。

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羽舞乾咳兩聲,跟囚焰商量說:「他是你主人,你去跟他求求情,說不定咱兩能弄個一官半職的,也威風威風。」

囚焰使勁搖頭,仰靠在牆壁上長嘆一聲:「就是因為他是我主人,所以我才更加不能開口,上次在鎬京,我只是覺得好玩應和你說了一句就差點被趕走,再有一次,毫無懸念,我會無家可歸。」

拍拍他的肩膀:「沒事,四海歡迎你,一萬兵甲列隊,放爆竹的歡迎。」

看著她,我不相信的表情:「算了吧,你這四海龍尊都要往外面跑,我還是跟著主人,他在三十三重天宮我也見識天的繁華秀麗,他在人間界我也飽覽大地的千姿百態;總之他去哪我就去哪,劍奴的宿命,就是跟著主人,永生永世。」

明明是很傷心的一件事,可是從她嘴裡說出來,好像是撿了天大的便宜。

但聽起來應該是傷心的事情,偏偏就是撿了大便宜,羽舞什麼都有,但她就羨慕囚焰,羨慕若木看中她而不是她。

悠長的一聲嘆息之後,轉過頭來看著囚焰,非常認真的跟她商量:「不管你要跟他去哪,一定要帶上我,咱兩都是他帶來這個世界的,在這個世界除了彼此也只有他才算得上親人。」

囚焰低下頭,苦澀的笑了,又抬起頭看著羽舞,苦澀的聲音告訴她說:「你有親人,四海都是你的親人,青龍對你也很好,真的把你當侄女的,你跟我不一樣,我是劍奴,而你是金身應龍,我能跟在主人身邊侍奉他,聽命差遣,但他恐怕不會同意你跟著。」

「所以要你告訴我,至於怎麼上車,那就是得看我自己的本事了。」

「可我覺得如果這樣的話我會和你一起被扔下車。」

「怎麼,你要主人,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