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親密距離0~45cm,私人距離45~75cm,禮貌距離120~210cm

這個可以當作不同關係間的參考,關係不到位的時候,越界往往會帶來不舒服感。

……

這一部分的內容有很多,適用於絕大多數的正常人,但往往普適性越高,帶來的誤差率也越大,元嘉快速地閱讀瀏覽,其中大部分的知識都是他已經掌握的,數萬條內容瀏覽下來,也對一些原有的經驗作了稍稍的調整。

這只是最初級的版本罷了,接下來的學習就相對更有針對性了。

罕見心理以及行為表現。

這個模塊里的內容針對性比較強,也比較特殊,而且生活中並不常見。

1.第歐根尼綜合症,表現為生活髒亂、極度自卑或不可察、強迫性的囤積行為、無法捨棄財務、強烈的隱居願望、極少社交,主要患者群體為老年人。

這個元嘉時常有在新聞里見過,一些老人在小小的房子里堆滿了撿回來的垃圾,臭氣熏天也不捨得丟棄一件。

2.科塔爾綜合症,表現為虛無妄想和否定妄想,認為自身軀體和器官發生了變化,如肺部爛了、心臟沒了、腸子也爛了,甚至認為自己已經死了。

3.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又稱人質情結,表現為受害者對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進行犯罪。

元嘉愣了愣,這個在不少網路小說里倒是常見,女頻男頻都不少……

4.玩偶恐懼症,對類人玩偶感到恐懼,頭皮發麻,不寒而慄。

5.表演型人格障礙,一種以過度的情緒化和追求別人注意力為特點的心理行為模式。

……

龐大的知識量學習下來,元嘉也學得有些懵了。

學習總是伴隨著考試的,這才粗略地看了兩個小模塊,考試就來了。

「請仔細觀察人物的表情及行為,觀察時間五分鐘,推斷出他的心理狀態,分析他的性格、生活環境、職業以及成長背景,符合度百分之六十為及格。」

元嘉:「???」

來來來,電這裡,這裡耐電!

.

. 東方欲曉,晨曦初露,周四到來了。

兄妹兩在衛生間刷著牙,昨晚的高強度學習下來,元嘉還有些迷迷糊糊的,元卉倒是顯得十分精神。

一周有七天,元卉每天早晨的精神狀態都是不一樣的,呈現一個有規律的模型。

周一周二時,她最犯困,賴在床上不肯起來。

周三時就準時多了。

周四開始漸漸充滿活力。

周五是七天里最為精神抖擻的一天,往往比元嘉起得都早,還會抱著小肥貓來叫他趕緊起床。

周六周日也起得早,但從周日傍晚開始,太陽下山之後,小蘿莉的心情又開始惆悵起來了。

元嘉都不用看日曆表,只需要看看卉卉今天是什麼狀態,便能知道今天是星期幾。

「哥哥,你看我的門牙,是不是又長出來一點了?」

元卉滿嘴泡泡地張開口,齜牙給元嘉看。

「嗯,又長出來一點了。」

「那為什麼我感覺好像沒長啊?」

「你一天看幾十次,當然感覺沒長了。」

變化總是發生在不知不覺間,就像很多人都看過開花,卻沒見過花開,見過老人,卻沒見過人老,等回過神去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變化這麼大了。

春天的清晨微涼怡人,元嘉牽著元卉走在小路上,時常能看到風吹起柳絮,飄飄揚揚地飛很久,也不知何時才優雅落地。

八點鐘這會兒,新的一天已經開始了,馬路上人頭攢動車水馬龍。

元嘉喜歡把自己當成世界的觀察者,其實每一天都很相似,但他總能感受到不一樣的味道。

「哥哥,今天周四了哦!」

「嗯,我知道啊。」

「你上周說帶我去看海豚的呀,我這周很聽話哦,那你要什麼時候帶我去。」

「真的很聽話嗎?」

「當然了!」

偶爾跟李錦思聊天時,見她偷拍過來的卉卉上課照片,確實聽話了不少,雖然聽不懂,但至少還是很乖巧地聽講的。

「那星期天帶你去。」

「好耶!」

……

來到諮詢室,元嘉習慣性地打掃一下衛生,關鍵是每天都要拿抹布擦一下桌子和書架才行,這些位置都是來訪者可以一眼看到的,形象相當的重要。

泡好一壺茶,元嘉就打開電腦開始工作了,昨天投稿的論文,編輯部已經收到,回了元嘉一個稿件編號,方便查詢他查詢審稿進度。

明天就是外聘講師的筆試了,除了下午王雅琳來做放鬆催眠治療外,也沒有客人來,元嘉便從書架里拿出來好幾本心理學的書。

都是以前讀書時的教材,《臨床心理學》《變態心理學》《社會心理學》等等。

內容早已熟記於心,便快速地翻閱溫習一遍。

如果諮詢室還有其他人在的話,便會看到元嘉像錄像機一樣,每一頁停留的時間不超過五秒鐘,目光一掃便到下一頁,然後繼續翻、繼續快速看。

一直到下午的兩點鐘,元嘉已經翻完了五本書了,手邊的本子上也潦草地記錄著一些比較重要的知識點,字跡像醫生開的藥方似的,別人根本看不出他寫的是啥。

「叮咚——」

門鈴聲響起,王雅琳很準時地來到了諮詢室。

元嘉放下書,起身過去給她開門。

跟三天前不一樣,現在王雅琳的狀態好了很多,這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眼神不再灰暗無光,而是清明起來,臉色也紅潤了很多,在元嘉來開門之前,她的眼珠子還好奇地往諮詢室裡面打量著,然後見到元嘉出來,便微笑問好。

事情已經過去一年了,也該走出來繼續生活了。

「下午好啊。」

元嘉迎她進來,王雅琳的步伐也不像之前那般沉重了,而且這次出門稍作打扮,更符合她這個年紀的青春靚麗。

只是皮膚比起三天前似乎晒黑了一些。

兩人進入辦公室,相對而坐。

「這幾天的睡眠怎麼樣?」

「唔,還行,我晚上十點鐘就休息了,只是不像從前那樣容易入睡,躺著也要一個小時才能睡著,不過不像那段時間那樣失眠了。」

「沒事的,後面會慢慢恢復的,有做夢嗎?」

「有,就是會夢到很多以前的事,前兩天會顯得多一點,不過昨晚就沒夢到啥了,醒來也不太記得夢的內容。」

「會刻意地迴避一些場所或物件嗎?比如你母親的房間。」

「會,但不是很刻意……現在再看的話,沒有當時那麼難受了,就是……特別特別的懷念。」

……

元嘉針對性地問了很多關於創傷應激后恢復情況的問題,也給王雅琳做了一份心理量表,陪她聊聊天,聽她說說這幾天的心情和想法。

心理治療並非一次就能根治的,哪怕正常人面對親人的離世,痛苦和難受也是在所難免。

但比起王雅琳之前的過度創傷應激表現來看,現在的恢復無疑是相當好的了。

來到休息室,元嘉準備給她再做一次全面的放鬆催眠。

漸進式的放鬆法是一種常用的催眠方法,可以使她感到非常的放鬆和舒服,對舒緩心情壓力的療效非常好。

「放鬆自己,用你覺得最舒適的姿勢躺好,放空雜念。」

在元嘉的引導下,王雅琳微微側著身子在沙發上躺下來。

元嘉的聲音很有感染力,閉上眼睛之後,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耳邊就只聽到他的聲音一樣,有種空靈悠遠的感覺,讓人很舒服。

聲音療法並不罕見,像是於梵音古寺之中,聽那厚重悠長的古鐘聲、金缽聲……又或者像是雨夜裡滴滴答答的水聲、池塘邊的蛙叫聲一樣,不少人專門下載此類音頻作為輔助睡眠的工具。

元嘉上一次已經深度催眠過王雅琳,她潛意識裡對他十分地信任,這一次的催眠也是水到渠成,輕輕地幾句話語,便引導她進入了放鬆狀態。

「深深地吸氣……緩緩地吐氣……」

元嘉控制著語速,能讓王雅琳的呼吸頻率很平穩地跟上他的節奏。

「感受氧氣流進鼻腔,經過你的肺部,充滿整個胸腔,蔓延到身體的各個角落……」

「讓你的心情完全平靜下來,什麼都不要去想,什麼都不要去做,你很放鬆,感覺自己鬆軟無力,連手指頭都抬不起來了……」

……

漸進式引導王雅琳全身放鬆后,元嘉開始引導畫面。

「現在,想象一道白色的光束,從你的正上方落下,白光穿過了你的皮膚,充滿了你的肺部,心臟……」

「光束慢慢的擴散,逐漸籠罩著你全身,你沐浴在白色的光芒中。」

「白光美妙的律動,充滿了你的每一塊肌肉、每一條神經、每一個細胞,它照亮你的脊椎和全身的骨骼,將宇宙強大的生命力注入你的血管,滋養你身體的每一個器官……」

「想象著,感受著……」

「它撫觸著你的心靈,你感到安慰與勇氣……」

……

元嘉的語氣很慢很慢,說話的聲音在王雅琳聽來有些悠遠,像是睡夢裡夜空中的吟語一樣。

可以看到,王雅琳在引導中逐漸放鬆了身體,從頭皮到腳趾,以至於她不知不覺間漸漸蜷縮起了身子都沒有發覺。

她的五官是舒展的,嘴角還掛著若有若無的弧度,眼皮放鬆到極致,並非用力閉合,還能看到一些眼白。

二十多分鐘之後,元嘉輕聲道:「好,現在我們將要結束催眠。」

「這次的經驗正使你的身心產生了美妙的轉變,一切都會以對你最有益的方式發生……」

「注意聽我開始倒數,從十到一,我每數一個數字,你就會更加清醒,當我數到一時,你會完全清醒過來,回到平常的意識狀態。」

……

「十…開始清醒過來…九…慢慢回到現在,回到此刻…八…每一個倒數都讓你更加清醒…七…六…五…頭部感覺很涼爽、很舒服,頭皮舒展…四…越來越清醒…心靈很寧靜…三…醒了…二…你已經完全清醒,準備睜開眼睛,迎接全新的自己。」

「……一,好,睜開眼睛。」

王雅琳眼皮顫動了一下,慢慢睜開了眼睛。

僅僅過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卻讓她感覺自己好像睡了很久一樣。

從未有過的精神和活力充滿身軀。

元嘉不知何時離開了休息室,她回過神來看看自己的睡姿。

像個嬰兒似的蜷縮在沙發上,雙手居然還握著小拳頭……

失態了失態了!

.

.

(末尾的兩個點來頭很大,不要再問我幹嘛用的了,你們已經被我植入心錨了) 王雅琳調整好狀態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元嘉正在看書。

她眨眨眼睛瞄了眼,便認出來是她學校里的課本,《臨床心理學》,只是元嘉看得很快很快,也不知他有沒有看進去,就感覺他一直在翻書一樣。

王雅琳自然不會認為元嘉連這本書都沒吃透,因為創傷后應激障礙這個心理問題,她已經看了三位心理醫生了,也就元嘉能真正地幫助到了她。

兩次的催眠下來,身為體驗者的王雅琳感受是最真切的,真的就感覺自己變了個人似的,有種噩夢初醒的新生感。

「元老師看書好快……」

王雅琳驚嘆一聲,在元嘉對面坐了下來。

元嘉合上書本,笑了笑道:「只是複習而已,初看的話自然不可能這麼快。」

「複習?」

「嗯,明天去蘇大有個筆試,心理學的外聘講師,你上次說你也是蘇大心理學專業的大三學生對嗎?」

王雅琳驚訝起來,然後也挺開心的,點了點頭道:「是啊!我們臨床心理這門課一直都缺老師,都是其他老師來代課的,要是元老師你來給我們上課,那可真是太好了!」

「還不確定呢,參加考試的人實力都挺強的。」元嘉謙虛道。

「反正我不認為有其他競爭者能比元老師你厲害了。」王雅琳很確定地說道。

不知不覺間,王雅琳也漸漸恢復了以前健談的性格,她覺得元老師很懂人,也樂於跟他說話,要是真能成為他們的任課講師,想想就覺挺棒的。

「元老師當初為什麼會選擇當心理諮詢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