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那人把陸奇領到了一個隱蔽的小門之處,那裡有著一片光暈在閃爍,那人開口道:「這是傳送之門,統領大人在上面等著呢,你上去吧。」

好的,陸奇點點頭,直接踏入了那傳送之門,只聽嗡嗡的一聲輕響,他便被傳送至了古堡的頂端。

陸奇抬眼望去,發現眼前是一處平台,周圍皆是一片霧蒙蒙的景象,通過分析,便知這霧蒙蒙乃是伸出高空的白雲,因為陸奇曾飛躍過萬丈高空,所以對這極高的環境異常熟悉。

「你來啦?」一道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十分熟悉,陸奇一聽就是司徒郝的聲音。

於是陸奇聞聲望去,發現司徒郝就在著前方端坐,其胯下坐著一個蒲團,正在閉目冥思。

陸奇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扣頭道:「弟子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院長大人。」

司徒郝微微的睜開雙眼,開口道:「起來說話吧,你這次去西大陸都經歷了什麼?」

陸奇道:「弟子這次去西大陸,不但成功的帶回了凝兒,而且還拜了一個大乘期的高手為師,算是收穫頗豐。」 聞言,司徒郝也坐不住了,一臉的驚訝之色:「你小子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居然能夠得到大乘期高手的青睞,應該沒騙我吧?」

陸奇正色道:「當然沒有了,不信你問凝兒。」

聞言,司徒郝望了望周圍,問道:「我把這方圓百里都找了一遍,哪有你說的凝兒?」

陸奇道:「她目前不在這裡,忘記告訴您了。」

司徒郝道:「這沒關係,倒是芊俞人呢?你有沒有把她給帶過來?」

陸奇嘿嘿一笑:「就知道您會惦記芊俞,放心吧院長大人,我一直都帶著她呢。」

司徒郝面上頗為急切,開口道:「那你快把她交給我。」

總裁,請寵我! 陸奇點點頭:「可以,但是還請您把六識關閉,我才能把她交給您。」

「這個好辦,」司徒郝點點頭,便直接關閉了六識。

這六識包括視覺、觸覺、聽覺、味覺、感覺以及神識,畢竟司徒郝的修為太高,而陸奇身懷五行珠的秘密又不方便暴露,所以才只能讓他關閉六識,以防萬一。

接下來,陸奇把神念注入五行珠,設法找到了司徒芊俞,對她說道:「我現在與你爹爹在一起,你要不要見他?」

聞言,司徒芊俞面露喜色,使勁的點了點頭。

見到此景,陸奇直接用神念鎖定司徒芊俞,把她從五行珠之內放了出來。

也許是心有靈犀吧,這司徒芊俞一出現,那司徒郝立馬就發現了她,激動的說道:「女兒,為父終於見到你了。」

說完,他的眼中微微有些濕潤。

也許是多年未曾見面吧,那司徒芊俞也被淚水填滿了雙眼,哽咽道:「爹爹,女兒想您了,這麼多年您過得還好嗎?」

「放心吧,爹爹過得很好,」司徒郝說道。

到底是久別重逢,陸奇看著父女二人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便獨自一人溜了出來……

他站在那古堡的頂端,望著周圍白蒙蒙的一片,整個人陷入了沉思當中……

他上次來這裡之時,還是一個出竅期的菜鳥,為了營救劉雪,他不得已去尋找獸王,可萬幸的是,終於找到了一位羽狐獸王,但那個獸王卻要殺他,要不是說書先生幫他逃脫的話,恐怕他早已身死道消了,現在想起此事還讓他心有餘悸。

一夜沉婚 此事讓他想起了夢露,他便把神念注入五行珠,四處搜尋著夢露的蹤跡。

不消片刻,他在那太極小湖裡找到了夢露,此女還真是大膽,居然赤身裸體的在小湖裡游泳!

陸奇忍不住的多看了兩眼,其眼中似要噴出火來,因為此女的身材簡直是太好了,那光潔無瑕的肌膚,玲瓏有致的曲線,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真如那絕世尤物一般,在水中四處遨遊。

陸奇正看得起勁之時,那夢露的身軀忽然消失在湖中,當她再出現之時,竟然穿好了衣物,正是陸奇送她的藍色紗裙。

此時,她站在湖邊,整個人顯得分外妖嬈,亭亭玉立,此時別說是一個男子了,即便是一隻公狗都會為之心動,陸奇不由得心中感慨:『太美了,果然是個妖精啊。』

也許那夢露似乎察

覺到了一些,口中嬌喝一聲:「誰在偷看我,快給本姑娘滾出來!」

說完,她那一雙秀目搜尋了大片的範圍,竟是沒有發現任何的生靈,不過這也符合情理,因為夢露管轄著秘境裡面很多區域,所以這太極小湖不可能有任何生靈的存在,即便是有,也會被她給臨時調走。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她的聲音不算很大,但卻響徹了整個密林,一些在遠處較為膽小的妖獸,頓時作鳥獸散。

陸奇嘿嘿一笑:「夢露姐姐,你的脾氣好大呀。」

聞得此言,那夢露頓時轉怒為喜,咯咯笑道:「原來是你在偷看我呀?」

此話一出,陸奇頓覺臉色微紅,支吾道:「我不是偷看,是無意中看到了。」

夢露嬉笑道:「嘻嘻,沒關係的,看到了就看到了唄,反正你又不是沒見過。」

「咳,」陸奇輕咳了一聲,整個人顯得無比尬尷。

「你也會害羞啊,」夢露調侃道:「說吧,來找我什麼事?」

陸奇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神秘的一笑:「你猜。」

夢露道:「我猜不出,本姑娘很懶,不喜歡動腦子,你還是直說吧。」

對此陸奇一臉的無奈:「好吧,你們妖獸果然都是直腸子。」

「知道就好,」夢露撅起小嘴,看起來可愛極了,不過這種表情必須是小姑娘擺弄起來才能稱之為可愛,若是那半老徐娘擺弄這副表情的話,會讓人直接作嘔,甚至會被人說是裝嫩。

雖然夢露的年齡已經是老太婆級別的了,但人家容顏不老,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年紀,這就是妖獸可以永葆青春的好處,人類是很難做到的。

陸奇直接說道:「我正在內特森林之內,你要不要去看看你的族人?」

聞言,夢露的面色頗驚:「你何時回來的?難道你不怕那個羽狐嗎?」

陸奇嘿嘿一笑:「怕什麼啊,我目前可是分神期的修為,也就是相當於你們的獸王境了,若是當真遇到那羽狐的話,他還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呢。」

夢露嘴角一抹甜甜的笑意:「說的也是啊,我都差點忘記你的修為了。」

陸奇試探性的問道:「那……你還去嗎?」

此話一出,夢露沉思片刻,說道:「還是去看看吧,畢竟這麼長時間了。」

「我這就送你出來,」陸奇說著,便用神念鎖定夢露,把她從五行珠內送了出來。

夢露現身之後,一雙秀目在周圍看個不停,似乎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不過想想也是,畢竟她都離開內特森林上百年了。

大約過了片刻的時間,夢露忽然面上一緊,擔憂的道:「你怎麼敢來這古堡的頂端?這裡可是獸神大人常駐的地方啊。」

陸奇聽聞此話,差點忍不住的笑出聲來:「都過去一百多年了,此地早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什麼變化?」夢露一臉的驚色。

「我就慢慢的告訴你吧,」陸奇說著,便把妖獸襲擊東大陸的事情告訴了夢露。

包括人族幾乎被妖獸屠戮殆盡,最後在司徒郝的帶領下,人族被驅趕到了內特森林,而妖獸卻

佔據了人族的地盤,兩者剛好進行了互換,至於他去迎娶陸凝等事卻沒有告訴夢露,畢竟女孩子生性特別愛吃醋,若是讓她知道自己已經與別的女子成親,以夢露的火爆脾氣,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事來呢,所以他思慮再三,決定還是先瞞著夢露為好。

夢露默默地聽完,長嘆一聲:「原來這麼多年過去了,東大陸居然發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就是不知你的家人有沒有遭受屠戮?」

這話帶著關切之意,聽得陸奇頗為感動,且心中頓時對夢露升起了一絲複雜的感情,那種感情說不出道不明,像似戀人,又像似家人。

看著陸奇似乎在思索,夢露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問道:「你怎麼了?」

「沒什麼,」陸奇微微一笑:「不如由我陪你去探望家人吧?」

如今夢露在陸奇的心中佔據著很重要的位置,因此他才提出這個,為的就是保護夢露的安全。

夢露支吾道:「這個……恐怕不太好吧。」

「沒什麼不好的,若是它們問起來的話,你大可以說我是你的夫君,這樣它們就不會有什麼意見了。」陸奇道。

天才萌寶:總裁追妻套路深 「說你是我的夫君?」夢露說著,其嬌嫩的臉色升起了一絲紅暈。

陸奇淡淡一笑:「當然了,這稱呼難道不好嗎?」

「挺好的,」夢露道:「這稱呼不但能堵住悠悠眾口,而且還能讓我父親不再為我的婚事而操心,可是……」

「可是什麼?」陸奇問道。

夢露道:「可是……我倆還沒有成親,怎麼能如此稱呼呢?這不是弄虛作假嗎?」

說完,她面上的羞紅更甚,直接紅到了耳根之處,這與她以往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背道而馳。

聞言,陸奇撲哧一笑:「弄虛作假又如何?難道我們就不能騙他們一次嗎?」

說完陸奇心中暗想:『這妖獸果然都是直腸子,居然連謊話都不願說,可下一刻他卻知道是自己錯了。

「騙他們倒是可以,那你就不能…把它變成真的?」夢露說到此處,居然聲若蚊蠅,似乎就只有她才能聽到了。

但即便是這樣,陸奇也能聽出大概,且心中瞬間明白,那就是夢露想與他成親,所以才說的這麼委婉,不過此女一直等了百年才流露出意願,也算是頗為矜持了。

這一刻,陸奇若是沒有任何錶示,就顯得太不解風情了。

於是,陸奇飛身過去,一把將夢露攬入懷中,直接向著她的嫩唇吻去!

那夢露嚶嚀一聲,默默地閉上了雙眼,開始細細的享受起來。

這次親吻,對於陸奇來說雖是輕車熟路,但對於夢露來說卻是初吻!

初吻是人生中最為難忘的一件事,當然妖獸要不例外,但凡有一些感情的生靈都會如此。

只見那夢露的玉手緊緊地扣住了陸奇的脖頸,越勒越緊,像似害怕陸奇要掙脫似得,可這一舉動,讓陸奇更是欲罷不能,甚至開始動起手來!

忽然,陸奇的耳邊傳來一聲厲喝:「臭小子,在我這古堡之上還敢如此風流,真當我是空氣嗎?」 這聲音如此熟悉,陸奇一聽便知是司徒郝。

於是,陸奇一把推開了夢露,說道:「這裡不太方便,咱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嗯,」那夢露輕嗯一聲,雖是有些意猶未盡,但也十分的通情達理,但見她一副嬌滴滴的模樣,看的陸奇心裡直痒痒。

這一刻,陸奇就差點忍不住要把此女給按倒在地了,但他終是忍住了衝動,一把拉住夢露的玉手,說道:「咱們還是先去看望你的族人吧。」

「聽你的,」夢露微微頷首道。

此時的夢露完全變成了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對此陸奇心中感慨道:『不過是接吻就讓她的變化如此之大,若是與之洞房過後,她豈不是徹底變成了大家閨秀?』

想到這裡,陸奇十分期待與夢露行房,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他還不願發展到那一步,有些事進展的太快了,反而會失去了新鮮感,這是他閱女眾多而總結出的經驗。

之後,陸奇與夢露踏上了歸家的路程,兩人出了古堡之後,一直是手拉著手,宛若一對小夫妻一樣,十分的恩愛。

一路上,夢露都沒怎麼言語,只是聽著陸奇一個人說話,她則一個勁的嗯個不停,這讓陸奇有些不太適應,不過想到此女變得如此乖巧,陸奇也漸漸釋然了,畢竟陸奇以後要娶很多的妻子,若是都像夢露這般乖巧,那麼即便他娶再多的妻子,也不可能鬧出矛盾來。

兩人出了內特森林深處,向那腹地行進,由於陸奇從未來過這裡,對這裡的一切都很好奇。

因為這裡不再是成片的樹林,而是一座座山巒此起彼伏,蜿蜒曲折到很遠的距離,在那山巒之下,有著很多小型的洞穴,但這些洞穴之內卻是空空如也,估計是妖獸大軍搬離了此地,所以才導致這些洞穴空著。

陸奇忍不住問道:「你們狐族在哪裡呀?」

夢露道:「就在那十萬大山裡面,這裡的每一座大山都劃分的十分清楚,比如我們剛過來的那山,乃是熊族盤踞的,而前面這座大山,則是狼族盤踞的,再往後面就是蛇族、蟻族、虎族、豹族等等。」

陸奇嘆道:「分的還挺清楚,那它們之間不會打架嗎?」

夢露道:「一般不會,即便是有些矛盾也會私下解決,況且我們這裡有兩個強大的首領管著,誰也不敢隨意添亂。」

「兩個首領?都是什麼啊?」陸奇好奇的問道。

「一個是獸神,一個是妖神,相當於你們人類的渡劫期,」夢露回道。

「明白了,」陸奇點點頭。

兩人邊飛邊聊,不知不覺都穿過了很多大山,最後兩人在一座高聳的山前停了下來。

陸奇忽然問道:「既然別的獸族都離開了這裡,那你們狐族想必也走了吧,若是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空跑一趟?」

夢露搖搖頭道:「不會的,我剛才用神念聯繫過族人,它們都還在呢。」

「哦,那就好,」陸奇點點頭。

「就是這裡了,」夢露停在半山腰處,指著前方說道。

陸奇依言望去,發現那裡是光禿禿的一片,根本空無一物。

對此,陸奇狐疑道:「這

里什麼都沒有啊?」

夢露粲然一笑:「當然是什麼都沒有了,若是那麼容易讓人發現,我們妖狐一族豈不是太過尋常了?」

此話一出,讓陸奇聯想到了龍鳳宗的屬地,於是陸奇問道:「莫非你族也是開闢了一處獨立的空間,自成一個位面?」

「當然了,我狐族曾出過獸祖境的地仙,所以才能另闢空間。」夢露道。

「厲害厲害,」陸奇聞言嘆道。

「嘻嘻,」夢露對著他做了一個鬼臉。

「怎麼進去啊?」陸奇問道。

「你當然是進不去了,這是我們狐族獨自開闢的空間,只有我們妖狐一族才能進入。」夢露說完,其眉心處射出一道光線,向那山體照射而去。

大約過了片刻的時間,那山體漸漸地裂開了一道縫隙,剛好夠他們二人進入。

「走吧,」夢露說完,其身軀便向那裂縫飛去,陸奇緊跟其後。

兩人進入那裂縫之後,那裂縫開始慢慢的合攏,繼而又恢復如初,就跟從未出現過一般。

此時,陸奇站在那山谷之中,望著周圍陌生的環境,眼中儘是好奇之色。

這裡宛若世外桃源一般,有各種奇花異草、河流山川,且還散發著一股輕香,在那山川的頂部,則是蓋著很多琉璃瓦房,一排排的交匯在一起。

陸奇望著那瓦房,問道:「這就是你們狐族的居住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