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向著架子看了過去,發現那些架子上,有著無數的感悟石,放在上面一道道仙力陣紋浮現,保護著其中的仙寶。

就在顧銘在那裡觀察的時候,旁邊的老婦人,也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你進入幻思殿,應該是想要感悟,現在所有的感悟石都在你面前。我告訴你,想要取下它們,那就要看你的實力了!」

老婦人開口,所說的話令顧銘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不屑之色。

「你所指的實力,也包括破除這些陣紋對嗎?請問,在這裡有時間限制嗎?」顧銘扭頭看向老婦人。

老婦人對於顧銘的態度很是生氣,冷哼道:「不錯,你必須破掉這些陣紋,才能得到裡面的感悟石。在這裡沒有時間限制,如果你有本事的話,全部感悟掉也可以。」

「不過我提醒你一句,越往上陣法越強,希望量力而行,不要自不量力!哼!」

顧銘抬頭向上看去,果然如老婦人所說的一樣,越往上陣紋越強。

在塔外面看,這個塔並不是很高,可進來以後才發生,塔內的空間還是十分龐大的。

「謝謝!」顧銘朝著老婦人微微點頭致謝。

雖然剛才鬧的很不愉快,但是總的來講,老婦人也是職責所在,只是她的為人處事的方式方法,有些欠妥罷了。

老婦人聽了顧銘的致謝,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冷哼了一下。

「小子,還是那句話,不要逞強,這裡沒有回頭路可走,每一塊感悟石都能給你帶來機遇,同時也有可能帶來殺機。實力越低,所帶來的殺機就越大!」

說完這裡,老婦人目光一掃,在顧銘身上轉了一圈,接著說道。

「我不知道你一個二品半神境為什麼會那麼強大,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去選擇那些等級低的感悟石,這樣的成功率會大一些!」

老婦人的話算是再次相勸,希望顧銘能夠知難而退,不要作死。 「再次謝謝你的提醒,我還沒活夠呢,所以我還不想死!」

老婦人的好意,顧銘已經收到,他的臉上沒任何的變化,反而更加堅定。

看著顧銘的表情,一旁的庚奇志也不由的心頭顫抖。

他原來一直羨慕顧銘的進步速度,現在終於明白,跟進步速度相比,不斷進取的決心才是最為重要的。

老婦人的臉上,浮現出無奈之色。

勸也勸了,該說的也說了,既然對方聽進不去,那就算了。

瞪了顧銘一眼,擺手說道:「既然如此,那就隨你吧,反正你的死活跟我沒有關係。」

老婦人說完,便不再說話。

顧銘淡淡一笑,向著那邊的架子走了過去。

顧銘離開之後,老婦人看向庚奇志,目光中閃過一道光芒,開口問道:「你所修鍊的是庚家劍法吧?」

聽到這個問題,庚奇志點了點頭,大方的承認,心中對於老婦人所說的好處,十分的好奇。

老婦人聽后,微微點頭,而後目光一轉,對著庚奇志說道:「跟我來吧,我將那個好處交給你!」

霸道總裁深深寵 老婦人說完,直接向著另一邊的房間走了過去,臉上露出了一道和藹的笑容。

庚奇志聽到老婦人的話,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笑容,扭頭看了一眼顧銘的背影,急忙跟著老婦人向著幻思殿深處走了過去。

就在他們兩人離開之後,顧銘已經來到架子前。

他決定從下往上,從最弱的開始,一路感悟上去。

他的路和別人不同,而且修鍊的時間也比較短,有太多的東西都不是他自己感悟得來的,都是在神格和龍千兒的幫助下得到。

所以他要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感悟。

雖說在修真界他也得到過感悟石,可是那幾塊感悟石和面前的這些相比較,真的是差的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

淡淡的掃了一眼上面的陣紋,顧銘微微一笑,揮手解除陣紋,取出裡面的感悟石。

有神格在,顧銘在這些低級的感悟石的感悟時間上,並沒有過多的浪費。

每一塊感悟石,最短的只用了幾秒鐘,他便感悟完成。

就這樣,顧銘一步步的向上攀升。

顧銘也不知道感悟了多少塊感悟石,他只感覺自己在一點點的蛻變著,境界竟然在慢慢的一點點提升。

在提升的同時,體內的仙力也在不斷的提純壓縮,讓他的仙力儲存力再次有所提升。

「五行法則!」

顧銘來到一塊感悟石前,當看到上面標註的名字之後,顧銘震驚無比。

因為他之前所感悟的那些感悟石根本沒有名字。

眼前這塊感悟石不僅有名字,而且外部的陣紋也無比的強大,同時里的感悟石也大了許多。

「有什麼區別呢?」

顧銘一怔,隨即扭頭看去。

這一看,把他自己都嚇了跳,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感悟了三分之二的感悟石。

「難怪這上面的威壓越來越強,已經達到九品半神境的威壓了。」

顧銘喃喃自語,抬頭看了一眼上面感悟石,不由的苦笑。

「看來這塊感悟石,應該是我現階段,能夠感悟的最後一塊了吧!」

顧銘笑了笑。

破除陣紋之後,顧銘雙眸之中閃過一道精光,緩緩伸手,向著感悟石伸了過去。

轟!

就在顧銘的手臂伸出,馬上靠近那塊感悟石時,一道雷霆之聲響起。

瞬間顧銘的身邊的環境頓時一變,顧銘來到了一個漆黑無比的空間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

顧銘很是疑惑。

就在這時,空間內閃過一道閃電,接著傳來打雷的聲音。

那閃電之力,直接向著顧銘轟了過來,速度極快,快到顧銘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鑽進他的身體。

一股刺痛傳遍全身。

眨眼間,顧銘的渾身發麻,就連丹田內的兩個分身都睜開了眼睛,身體不斷的顫抖著,彷彿很害怕閃電一般。

「靠,怎麼會這樣?」

顧銘想不明白,很是疑惑。

「這是天道之力,不要反抗,慢慢吸收,對你有好處的。 不是親家不聚頭 你若是想感悟那塊五行法則的感悟石,必須要經過這一關。」

這時,龍千兒的聲音在顧銘的腦海中響起。

「對其他人來說或許十分的困難,但是你擁有著天道之力,這就是你的優勢。」

聽了龍千兒的話,顧銘不由的激動起來,出聲問道:「我可不可以把這天道之力和五行之力融合到一起呢?」

此時顧銘身體內有著數道不同的力量,有天道之力,五行之力,還有著魔水芸給他的黑暗之力。

五行之力是由五顆五行龍珠得來,也是顧銘一直所用的力量。至於黑暗之力和天道之力,顧銘很少用,可以說幾乎就沒有用過。

不如借著這次機會將他們全部融合在一起。

「按理是應該可以,世間萬物有法可依,依法而生,五行之力構建了世間萬物,同時也產生了各種力量。雖然我不敢確定,但是我相信應該可以!」龍千兒說道。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試試!」

顧銘目光堅定的看向前方正在現自己的快速襲來的閃電。

雷霆之聲越來越密,閃電已經將整個空間照亮,在空間的中間位置,則是剛才那塊五行法則的感悟石。

「來吧!」

顧銘閉上眼睛,調轉三種力量,同時在體內運轉起來。

三股不同的力量就好像三個陌生人一樣,齊頭共進,卻又誰也不理誰,顯得十分的陌生。

轟!

一道閃電劈在顧銘身上,頓時體內天道之力竟然增強了一些。

天道之力有所增強,體內的五行之力頓時不幹了,自動調動了體內多餘的五行之力,使得自己和天道之力保持一樣。

這個時候,黑暗之力則是最弱。

或許是感受到了天道之力和五行之力的威脅,黑暗之力竟然主動讓開,讓五行之力和天道之力進行廝殺。

隨著一道道閃電劈在顧名的身上,體內的天道之力也越來越強,五行之力和黑暗之力漸漸不支。

眼看天道之力要將五行之力和黑暗之力打敗時,一股強大的吞噬力量從神格中湧出,快速的在顧銘的體內運轉起來。 顧銘頓時一怔,他沒想到自己的體內竟然還隱藏著這股力量。

或許是感受到吞噬之力的強大威脅,三道之力竟然聯合起來,相互糾纏在一起,共同與吞噬之力戰成了一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顧銘的身體成為四道力量的戰場,大肆破壞著,所過之處全部被破壞掉了。

漸漸的,它們湧入丹田,瞬間將生命之樹化身和魔煞化身吞噬斬殺,同時吸收了他們的力量,在丹田內繼續戰鬥著。

噗!

一口鮮血吐出,顧銘瞬間失去了知覺。

小天地內,龍千兒臉色大變,因為她已經無法感應到顧銘。

整個小天地再次被封閉了。

「姐姐,發生了什麼事?」魔水芸跑了過來,急迫的問道。

龍千兒搖了搖頭,臉上布滿擔憂之色,「顧銘在融合力量,我現在也無法聯繫上他了。」

「怎麼會這樣,他不會有事吧?」魔水芸一聽,無比震驚。

「如果他能挺過去,那麼他的未來會更加順利,如果不能……」

龍千兒後面的沒有說,魔水芸已經知道她後面的話是什麼,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傷感。

「算了,或許這就是命,他成功了,我們所有人都能活著,如果不能成功,我們會同他一起死去!」龍千兒說完,抬頭向著小天地內的天空看去。

天空中出現一道道七彩之色,十分的看好。

但是,龍千兒卻無心欣賞,因為她知道,那就是毀滅的力量,能不能活下來,就要看顧銘了。

幻思殿之間,顧銘依然站在五行法則感悟石前,雙眼緊閉,衣襟上滿是鮮血。

然而這一切並有人看見,就算是有人看見,也無人能夠將他救下。

轟!

一聲巨響從顧銘體內傳出。

只見他的丹田被四道力量給撐爆,五臟六腑已經全部毀滅,此時的顧銘僅剩下了一個空殼。

就在這時,識海中的神格突然快速運轉起來,一股恐怖的吸力向著四道之力涌去。

頓時,四道之力停了下來。

神格的恐怖吸力令四道之力顫抖,或許是達成了某種協定,四道之力停止了戰鬥,共同抵抗起神格來。

然而它們的抵抗絲毫沒有起到作用,正被慢慢的向著神格拉扯而去。

黑暗之力是最弱的一個,只見它直接鑽入五行之力之中,與五行之力融合在了一起。

就在它們融合的那瞬間,前進的步伐停了下來,竟然抵抗住了神格的恐怖吸力。

天道之力和吞噬之力見此,迅速學著黑暗之力,全部鑽入了五行之力之中。

轟!

一聲巨響之後,融合三道之力的五行之力瞬間掙脫了神格的吸力。

神格並沒有罷手,直接從識海之中消失,撲向融合后的五行之力。

瞬間顧銘的體內又成了戰場。

兩者誰也不讓誰,不斷的廝殺著。

轟!

兩者勢均力敵,最終同歸於盡。

神格毀滅,化成無數碎片,而融合后的五行之力則消失不見。

至暗人格 這時,一顆珠子卻懸浮在顧銘的體內。

如果顧銘此時能夠看見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

這顆珠子就是先天神珠,只不過此時的它比以前多了幾分色彩。

先天神珠飛回了顧銘的識海之中,佔據了本來屬於神格的位置。

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先天神珠之中涌了出來,向著顧銘的身體涌去。

所過之處,被毀壞經脈內臟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的恢復著。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