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緋茉正巧在府上,得了消息,連忙迎了過來。

「今兒個怎得想起來我這裡了?」袁緋茉笑吟吟地打趣道。

「茉姐姐,袁大哥可在?」韶華握著她的手問道。

「巧了,大哥正要出府呢。」袁緋茉說著便帶著韶華入內,「不過如今想來還在自己的院子裡頭,我讓人去請他過來。」

「嗯。」韶華點頭,便隨著袁緋茉先去給袁老夫人請安,而後才回了袁緋茉的院子。

袁陌塵得知韶華過來,便匆忙趕了過來。

「袁大哥。」 深埋 韶華微微福身。

「華妹妹。」袁陌塵拱手一禮。

韶華便開口道,「不知袁大哥可否知曉沈三公子在何處?」

「他?」袁陌塵沉默了半晌,接著說道,「華妹妹要尋他?」

「嗯。」韶華點頭應道。

「他出遠門了,也不知去了何處,我也不知。」袁陌塵如實地回道。

「那我二哥呢?」韶華再次地問道。

「想來是去了墨居。」袁陌塵見韶華面露擔憂,低聲道。

韶華微微點頭,便要起身離開。

袁緋茉見狀,連忙說道,「你等等,我隨你一同過去。」

「我正巧要去墨居。」袁陌塵看著韶華說道。

「那便一同過去吧。」韶華知曉二人是擔心她,才會如此。

袁緋茉讓人去給老夫人與袁夫人說了,這才與韶華一同離開。

半個時辰之後,便到了墨居。

掌柜的瞧見是袁陌塵,又看見是韶華跟袁緋茉,連忙恭敬地引著幾人上了三樓。

入內之後,便見謝詁正依窗獨酌,寬闊的長袍披散在身側,窗外清風幾許,吹拂著他額間的碎發,本就清雋的容貌,此刻憑添了幾分難言的洒脫,卻又帶著他獨有的憂鬱。

韶華倒是極少看見謝詁會有如此的模樣,稍作怔愣,便與袁陌塵一同上前。

謝詁適才便聽到了腳步聲,不過也只以為只是袁陌塵,等他們走近之後,他才發覺不對勁,當瞧見韶華時,愣了愣,便將手中的酒壺一丟,站直看著她。

韶華低聲道,「二哥倒是會忙裡偷閒。」

謝詁勾唇一笑,「妹妹怎得過來了?」

「二哥,我想找沈三公子。」韶華知曉事出突然,她也不想心存遺憾,救與不救,全在她的一念之間,也在於三皇子與沈煜之間。

「他出遠門了。」謝詁訝然,未料到韶華會主動找沈煜。

袁陌塵也不知曉韶華為何突然要找沈煜,不過看著她的神色,到底是不敢耽擱。

韶華看著謝詁,「二哥,可是能尋到他?」

謝詁知曉韶華性子淡然,到底不是那等主動去尋人的,見她如此問,便知曉是緊要的事兒。

他沉默了半晌,「妹妹等我的消息吧。」

「有勞二哥。」韶華當即便鬆了口氣。

謝詁看了一眼袁陌塵,接著便起身離去。

袁陌塵看著韶華,「華妹妹便在這處等等。」

「嗯。」韶華點頭應道。

抬眸看著眼前的陳設,與祖宅的墨居如出一轍,不過,韶華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不過如今到底是沒有心思去想這些。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謝詁才回來,「妹妹,今兒個怕是見不到了,我已經將消息傳了出去,左右也要明兒個了。」

「二哥,明日一早我便要看到他。」韶華也不想耽擱。

「我知道了。」謝詁見韶華態度如此堅決,有心想要問到底出了何事,不過也知曉韶華不會如實相告,便只能先去將沈煜那臭小子尋回來。

韶華知曉謝詁定然會將沈煜尋回來,便起身離開了。

袁緋茉坐在馬車內在,歪著頭看著她。

「茉姐姐,怎麼了?」韶華見袁緋茉一直盯著她看著,不解地問道。

「華妹妹,你有心事?」袁緋茉也許久不見韶華了,原本想著這幾日便過去找她,不成想她先來尋自己了。

韶華的確心事重重,不過一時半會也不知從何說起,尤其是看到袁緋茉一臉的關切,也只能壓下心底的煩躁,搖頭道,「不過是有件事兒要問問沈三公子罷了。」

「哦。」袁緋茉點頭道,「華妹妹,你放心便是了。」

「我先送茉姐姐回去吧。」韶華低聲道。

「不了,你倘若有事兒,便先去忙吧,大哥送我回去。」袁緋茉沖著韶華笑著說道。

「那過兩日我去尋茉姐姐。」韶華歉意地說道。

「好。」袁緋茉爽快地應道。

等袁陌塵與袁緋茉兄妹二人離開,韶華獨自坐在馬車內。

三皇子何時中毒的?

沈煜與三皇子之間究竟是何關係?

那血珊瑚手釧究竟是誰的?

是三皇子的?還是沈煜的?

韶華一時間有些琢磨不透了,還有沈煜所言,又是何意?

傍晚時,謝詁便回來了,自是讓人給韶華傳了消息,只說沈煜明兒個一早便會過來。

韶華卻也很難入睡,只等到次日一早,韶華便早早地醒了。

洗漱之後,正要出去,便見外頭鄭嬤嬤帶著沈煜入內。

韶華愣了一下,未料到沈煜竟然來得如此早,她正準備先去老夫人那處請安之後,再去墨居尋他。

沈煜依舊是一襲白衣,比起往日的白衣來,倒是有些不同。

寬大的袖口上綉著蘭花,連帶著腰間的玉帶上也是,就連衣擺,髮帶也是。

韶華如今的心思並未在這上頭,便也只是大致地打量了一番,並未放在心上。

「沈公子,請借一步說話。」韶華側著身子說道。

沈煜微微點頭,便隨著韶華一同入了書房。

這也是沈煜頭一次瞧見韶華的書房,書架上擺滿了書籍,有些還是孤本,一側的香爐內瀰漫著淡淡的檀香,窗台上的蘭花盛開的極好,屋內夾雜著清幽的蘭花氣息,讓人心曠神怡。

沈煜雙眉難得舒展,不過神情無恙。

「你……」韶華看著他,「三皇子……」

「三皇子?」沈煜未料到她急匆匆地尋他,是為了三皇子的事兒。

「三皇子身中劇毒。」韶華直言道,「時日無多。」

「嗯。」沈煜到底是沒有隱瞞。

「倘若我有法子讓他拖上個一年半載呢?」韶華抿了抿唇說道。

「看來鴻鵠先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沈煜一早便料到了,故而並未有太多的驚訝。

「嗯。」韶華點頭。

「晚了。」沈煜搖頭。

「這是何意?」韶華怔愣道。

「回天乏術。」沈煜起身,「與你,只當做此事沒有發生便好。」

「那三皇子日後?」韶華想著,要暴斃嗎?

「你想救他?」沈煜突然上前,直視著她。

「他有助於我。」韶華坦然道。

沈煜湊上前去,隔著面紗,也能夠瞧見那雙唇透著艷麗的色澤,他微微揚唇,「倘若救了他,他對你動了旁的心思呢?」

「嗯?」韶華一愣,未料到沈煜會有此一問。

「嗯?」沈煜反問道。

韶華沉默了良久,低笑道,「與我來說,我救他,也不過是還之前他助我的人情罷了。」

沈煜見她說的倒是坦然,可知……

「他能夠撐到現在,已經不易。」沈煜接著說道,「此事莫要讓其他人知道。」

「放心。」韶華見沈煜如此說,便知曉,不必救了。

難道三皇子從未想過讓她救嗎?

還是說,三皇子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韶華不解,也不太明白他們之間到底在謀算著什麼,又或者是與她有何牽連,但是,此時此刻,她很清楚,沈煜說的不救,便是三皇子的意思。

「日後你若想找我,便去墨居,將此物給掌柜的便是。」沈煜說著便將手中的令牌遞給了她。 韶華並非願意主動去尋沈煜的,不過是因著事出突然罷了。

她看著沈煜手中的令牌,顯然有些猶豫,不知是不是該收下。

沈煜見她如此,驀地輕笑了一聲,便將那令牌遞給了她,轉身便走了。

韶華盯著手裡頭的令牌,抬眸便見沈煜早已經不見了蹤影,只覺得此人當真是個怪人。

她無奈地吐了口氣,便將那令牌收了下來,轉身入了書房,放在了暗格內。

鄭嬤嬤見沈煜離開,行至她的身側,「大小姐,此事你如何看?」

「何事?」韶華挑眉,三皇子時日無多,那麼到時候會發生何事?

皇帝一早便知?

倘若不知,三皇子一旦去了,最高興的莫過於五皇子了。

想到桓氏竟然暗中勾結外邦,韶華覺得五皇子絕非明君,如今眾多的皇子之中,韶華也想不出來一個能夠與五皇子相抗衡的了,倘若三皇子真的去了……

只是為何三皇子不願意拖延時間呢?

難道這裡頭還有其他的算計?

韶華一時間難以判斷,便讓人前去醫館給鴻鵠先生傳了消息。

這一日反倒過得有些清凈了,也不知為何,韶華只覺得府上似乎太過於安靜了。

因著上次二夫人大蕭氏與三夫人小蕭氏前來鬧騰,卻又被韶華打臉之後,最近大蕭氏與小蕭氏反倒安穩了不少。

韶華如今關心的乃是席家那處如何了,畢竟韶華不知席敬真正的心思,而他是知曉三皇子的情形嗎?

她已經答應沈煜不將此事說出去,那麼席敬那處呢?

韶華想了想才開口道,「席家那處現在什麼情形?」

「大老爺已經回來了。」鄭嬤嬤看著她,「剛回來。」

「嗯。」韶華知曉,席敬未免引起旁人的懷疑,必定會早些歸來。

首席纏愛:迷煳老婆寵上癮 她沉默了半晌,該不該去席家一趟呢?

謝昶讓她儘管去做,凡事他有,可是韶華很清楚,如今終究還不是她想如何便如何的時候。

「大小姐,大爺跟前的碧霞來了。」巧鳳走上前來稟報道。

韶華知曉,謝忱那處想必還有話與她說,便低聲道,「讓她進來吧。」

「是。」巧鳳應道,便去喚了。

沒一會,便見碧霞前來,恭敬地行禮。

「大小姐。」

「大哥的身子如何了?」韶華原本是要去瞧謝忱的,不過這幾日到底是沒有過去。

碧霞斂眸,「公子無恙,不過有事兒請大小姐幫忙。」

「有何事?」韶華抬眸看向碧霞。

碧霞便將手中的帖子遞給了她,「這乃是沈家大公子下的帖子,大爺身子抱恙,不方便前去,想請大小姐代勞。」

「這……」韶華想著,這個時代,外頭的事情,女子終究是無法摻和的。

碧霞接著說道,「這不避諱的。」

韶華猶豫了一番,這才開口道,「我便應下了。」

「多謝大小姐。」碧霞連忙行禮,接著便離開了。

韶華盯著手中的帖子,謝忱既然讓她前去,想來是另有緣故。

她打開帖子,也不過是宴請各士族的公子小姐一同閑聊罷了,韶華並未收到帖子,想來是沈歡特意沒有給她。

「謝家誰收到了?」韶華看向鄭嬤嬤問道。

「三小姐與四小姐都收到了,連五小姐也收到了。」巧喜消息靈通,瞧了一眼那帖子,低聲道。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大哥不想讓我難堪罷了。」韶華明白,謝忱想來是知曉她上次與沈歡鬧得不愉快,而沈大夫人待她也頗有些不滿,如今這帖子竟然都不給她了,怕是一點都不顧及她謝家大小姐的顏面了。

到時候其他士族的人都去了,謝家獨有謝大小姐未去,沈歡再說上一二,那不是說她不識趣?

謝忱因身子不適,讓韶華代勞前去,也算是禮數周全了。

只不過沈歡做的這件事兒,的確有些欠妥。

畢竟她不論與沈歡如何如何不和,關乎到家族門楣之事,哪怕眼前的是仇人,也要笑顏相待的。

韶華暗暗地嘆了口氣,沈家怎得教出了沈歡如此目光短淺的嫡長女呢?

沈家。

沈大夫人看了一眼宴請的名單,抬眸掃了一眼沈歡。

「母親,帖子都已經送去了。」沈歡笑吟吟地說道。

「你可覺得有何不妥?」沈大夫人低聲問道。

「沒有任何不妥。」沈歡可都是宴請了,除了那個討人厭的謝韶華。

沈大夫人嘆了口氣,將名單合起,「謝家的長女,你也不下帖子?」

「什麼長女,名不正言不順。」沈歡不屑地說道。

在她的心裡,謝穎才是真正的嫡長女,而並非那個來歷不明的女子,更重要的是,謝穎的母親可是沈家出去的大小姐,竟然被如此對待,她這些時日出去,可沒少聽到閑話,被笑話。

沈歡本就憋著一肚子氣兒呢,如何能夠讓謝韶華過來給她添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