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裏感動,也覺得自己真的有些自私了。

劉尊愛我,對雲如冰是愧疚,可這愧疚就不代表他會重新喜歡上她。

過去的就過去了,珍惜眼前纔是對的。

我抱着劉尊,跟個小女孩一樣哭了出來。

朱雀卻在這時候打破了我們的溫馨,他指着前面,我與劉尊見到了雲如冰的變化。

她的雙腿恢復正常的模樣,冷眼看向我們。

“妹妹說的對,你已經不愛我了,不在乎我了。 農家醜妻 我一次次給你機會,你卻一次次傷我的心。沈冰是我的後世,你卻愛上了她。我真後悔當初同意了師傅的決定,讓自己輪迴等待與你再次相見。”

雲如冰一點點的變化,忽地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白色孔雀。

“沈冰說對了一句,愛是自私的。當初我能犧牲自己讓你忘記過去,用生命去守護你,如今我也能再次用我的生命毀掉你。我雲如冰,不管是前世還是後世,都會記得你說的話,人性本惡!”

朱雀在此時大吼一聲:“不!!!”

他衝到雲如冰的面前,石正渾身冒着紅光的攔住了他。我見石正居然將心臟位置刺傷。

神,是最怕沾染人血的,那樣會滿身罪惡的暫時失去靈力。我想攔着雲如冰,但是雲如冰化爲的白色孔雀,卻穿過了我的身體。

也就是瞬間的功夫,我身後奇冷無比。

“嗯啊啊啊啊……”

劉尊在我的身後嘶吼着,我顫抖着回過身,見他痛苦的晃着頭,口中開始長出獠牙,皮膚從原來的病弱白皙,變成了暗藍色。

我沒來得及阻止,劉尊被雲如冰用生命爲代價,解除了封印。

當初封印他的是雲如冰姐妹,如今解除他封印的也是雲如冰姐妹。

我該怎麼辦?

我回想朱雀交我的辦法,魄力,魂力,靈力,我都在用。可是根本就沒有絲毫的作用。很快,我因爲過度消耗虛弱無力。

“小冰,沒有辦法阻止了。他是不化骨,天地間最恐怖的存在,你現在趕緊跑吧。在他還沒完全恢復記憶的時候,尚存一絲人性,你快跑。”

朱雀對我拼命的說道。

“你現在已經混虛弱了,不要浪費自己的魄力,快走!!!”

朱雀在這個時候,只想讓我離開。可他的身上,已經因爲石正的血,佈滿黑色的斑。

石正心不正,血液會讓朱雀沾染果報,我不能丟下朱雀,我不能丟下劉尊,甚至不能丟下石正。

我記得當初跟朱雀學習法術時發誓過,我要保護所有人。

如果劉尊真的恢復了記憶,整個他眼到之處都會變成屍國的樂園。

“不,我絕不離開!” 我絕不離開!!!

劉尊在我的面前嘶吼,身後的朱雀大神已經無力癱倒在地,石正因爲流血臉色漸漸蒼白,雖然我還能站立,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我已經沒有一絲力氣。

我還能做些什麼?

看着劉尊,他除了怒吼,沒有一點其餘的表情。

是因爲自己是屍體的原故嗎?所以那麼痛苦,只能通過吼叫來表達。

不知道這一刻我是怎麼想的,我伸出手輕輕放在他冰冷的臉頰。

“我們相遇的時候,你用我的家人逼我救你,後來又用我的家人來脅迫我幫找王妃。你想救活雲如冰,卻發現自己喜歡上了我,你對雲如冰有愧疚,但是並沒有選擇她……我總是後知後覺你對我的苦心……”

“好幾次你怕我單純被人欺騙,雖然你會在我的身邊守護,可依然教我去懂得如何保護自己。你怕別人會傷害我,往我身上注入自己的龍遊之力……”

“你被我爸媽趕出去了,卻堅持天天晚上回來抱我入睡。是那時候嗎? 總裁獨寵契約妻 你往我身體裏注入龍遊之力。劉尊,我該怎麼辦?爲什麼我那麼笨,後知後覺你那麼愛我,我卻吃醋你對雲如冰的好。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你總保護我,而我什麼也做不了!”

我痛苦着,劉尊喊的多痛苦,我內心就有多煎熬。

“小冰!”

無力的聲音響起,我猛地擡起頭,見到劉尊看向我的眼。

“冰兒快走,我快……我快控制不了我自己了。”

剛升起的希望瞬間破滅,劉尊本性惡,這也是他總灌輸我,與雲如冰她們說的人性本惡的意思。

他潛意識裏,覺得人都是壞人,卻是說的自己。

“我不走,我要你變回來。”

劉尊的眼睛忽黑忽紅,獠牙也是一會兒長一會兒短的,我知道他在抗爭,也知道這樣很痛苦。

“不,我回不去了。我腦海裏不斷出現殺人的樂趣,鮮血沾滿身體的舒暢感,所有人痛苦的叫聲是那麼美妙。”劉尊晃着頭,樣子痛苦,目光卻癡迷,他突然停下動作猛地看我:“可我不想傷害你,你快走。”

最後一句,幾乎是劉尊用盡全部力氣吼出來的,我清楚他已經控制不住了。

果然,一股氣波衝向我的小腹,我被重重的彈出了地下。劉尊的力量很大,但是我從地道衝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受傷。

“你要瘋掉的時候,都要保護我嗎?”

我捏着拳頭,還想走進去的時候,脖子忽然被襲劇痛,整個人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天以後了。

我在路一鳴的家裏,正確的說是地下的家中。

四周銅牆鐵壁,看不到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驚奇的發現,爸媽也在這裏,還有姑姑她們。

見到我醒來,媽媽一臉凝重的來到我的面前:“小冰,劉尊他……”

“別說了,小冰才醒來。”爸爸不悅的打斷了媽媽的話,媽媽收住了話,可我能感覺得到最近發生了什麼。

大家都在路一鳴家的地下房子裏,短短的三天,劉尊他已經將這裏變成屍國了嗎?

“告訴我吧,我能承受得住。”

我看向爸媽,路一鳴在這時候跟着父母爺爺從一個樓梯口走了進來,見到我醒來,步伐焦急的走到我的牀前。

“抱歉,如果我早點去……”

我晃了晃頭,路一鳴就算早點來,也做不了什麼。

“沒事,告訴我。”

路一鳴點了點頭,說那天拒絕我的提議後,又怕出事就來找我們了。他見到劉尊將石正跟朱雀都給咬了,趁劉尊沒注意到我的時候,他帶我離開了危險之地。

這三天裏,公園內的動物都被感染成了活屍,它們衝出動物園,咬傷人類感染人類。許多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去,可這也不能阻止他們被變成活屍的步伐。

“現在還有多少活人?”

“活人?我與幾大家族後人合力,將大家都困在這裏。除了這個地下室的我們,外面大約不足百人了。”

以前覺得生化危機裏的內容,精彩倒不現實。如今,這裏真的變成了屍國,我卻不能有電影裏女主的能力,拯救所有人於危難之中。

“小冰,現在只有你能救大家了。”

我嗎?

我有些失落,我以爲自己可以,可我真的不行。

“不行,那時候我已經試過了,我的魄力,甚至跟朱雀學的靈力,都對劉尊不起一點作用。”

“你可以的。”

久違的聲音響起,我見到畢方窩在沙發上。

“畢方!!”

畢方從沙發上撲騰翅膀的蹦下,來到我的面前。

“你可以救所有人。”

畢方的話,立刻讓我想到了神罰。

如今這裏已經生靈塗炭,如果畢方甘願幫忙,那麼召喚出黃帝,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可,我真的不想劉尊死掉。

“沒有別的辦法嗎?”

畢方沉默了一陣:“有,封印。”

它踱了兩步,當初的劉尊被衆巫師封印了邪惡之靈,被雲如雪偷改,練成了不化骨。可如今雲如雪兩姐妹已經灰飛煙滅,能封印劉尊的就只剩下我。

但是封印劉尊後,他就是一具永不腐敗的屍體。

我心裏很痛,我才與劉尊在一起不久,如今可能我們就永遠無法在一起了。

“當初殺死劉尊的白衣聖女是用降魔杵刺入劉尊的胸口。沈冰,我沒想到冥冥中自有定數,不過,我已經得到降魔杵,你要用它封印劉尊,送回大河村,將他永久封印。”

我有些發暈,但劉尊不死就好。

“好,我知道了。告訴我怎麼做。”

就在畢方準備教我的時候,一個陌生人跌跌撞撞的闖入進來。

“不好了,外面忽然聚集很多的活屍,他們要闖進來了。”

“闖進來?不可能……”

路一鳴聽後,就要衝出去。

我卻喝止路一鳴的行動。

“等等,不對,這個人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裏?”

眼前的陌生人是不可能知道我們的所在地的,我看向這個人,他嘴角微笑,臉上與身上發生着變化。

“朱雀大神!”畢方吃驚的叫道。

可下一秒,就被朱雀大神扭斷了脖子!

今天休息,但是要去醫院做複查,大概晚上10點後會更新。 陌生人幻化成了朱雀大神,他的皮膚跟劉尊當時變化時候的一樣,暗藍色的。

“諸神之魂,聽我號令,靜魂!”路一鳴舉起雙手沖天,手中卻夾着一張用暗色鮮血畫的一道符咒,頓時符咒立了起來,發出噼裏啪啦的聲響。

朱雀痛苦的叫了一聲,而符咒直直的飛了過去,打在他的身上僅僅燃燒了一會兒,就落在了地上。

“該死,我的能力不夠。”

路一鳴用的是家族上古符咒,在世僅僅四張。它們的價值,可以說無法估計。之所以沒有化爲灰燼,是因爲此符咒所用的血,居然是黃帝的。

“小冰,我引開朱雀,你用符咒剋制。”

我沒想到路一鳴會對我這樣說,正想拒絕,就聽見朱雀出現的暗道口,傳來聲聲嚎叫之音。

頓時,無數衣服破爛,掛滿血肉的活屍出現在我的眼前。

“這……”

表妹在這時候尖叫起來,她指着其中一個小孩叫道:“這是上面百人中的一個……”

我沒想到,朱雀居然衝破了巫師後人所設下的屏障,帶着浩浩蕩蕩的活屍大軍衝到了這裏。

“朱雀,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

我看着地上的死去的畢方,心裏有些不好受。朱雀是最無辜的,甚至還是我的師傅,“師傅。你醒來啊!”

“哦哦哦啊啊!!!”

可是回答我的,只有朱雀的吼叫聲。

“他的體內已經有我的鮮血,以你們這些半吊子的巫師,會有什麼作用?”

穿着暗黑色長袍的劉尊出現,他頭髮飛揚,吐字雖然清晰,但是模樣已經變了。

兇目獠牙,暗藍色的指甲隨着手上的動作微微抖動着。嘴角的邪笑,是我熟悉的,可如今看了,卻讓我覺得好殘忍。

我知道自己已經喚不回劉尊,所以不再做任何的掙扎。

“劉尊,帶着你的人離開。”我對他說道。

我的表現,讓所有人都很震驚,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自信。只是這一瞬間,讓我很熟悉。

“怪不得這麼狂妄,原來你有降魔杵!”

我聽到他的話,纔想起路一鳴給我的東西。表妹趕緊將沙發上的東西放在我的手裏,可這一切都讓劉尊看起來好笑似的根本不在意。

“沒錯,帶着你的人離開。”我再次說道。可手中的降魔杵還沒多拿一會兒,就被劉尊手一揮的氣流,震落在地。

“就這兩下子。”

說完,劉尊再次冷笑:“吃了他們。”劉尊轉身的瞬間,所有活屍包括朱雀大神就衝了上來。

身邊的人沒有不尖叫的,即使是路一鳴也緊緊抱住了表妹跟家人。

“孩子,給你。”在這時候,媽媽突然將懷裏拿着的至陽線給我。衝到我的面前,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保護我。

接到至陽線,我的胸口忽然很熱,熱的發疼。

我能感覺有什麼東西溢出來,接着紅色的血珠,透過衣服飄到了至陽線上。至陽線像有了生命一樣,在我的面前飛舞着。

我猛地拉住至陽線,它們立刻糾纏在了一起,成爲凝聚我心血的繩子。

WWW ●тtkan ●co

“劉尊,縱然我愛你,但我也不能再繼續愛你……”

我輕聲對面前背對我的劉尊說道。我可以看見,他的身體明顯一顫。

“你這個沒胸沒屁股的傢伙……”

“我跟你說過,人性本惡。”

我一邊揮舞着至陽線,看着面前的活屍在痛苦尖叫中化爲灰燼,一邊回想起我與劉尊的過去。

很快,在淚水中,所有的活屍都躺在了地上。

現在,就剩下了劉尊與朱雀。

手中的至陽線,還在燃燒着,力量源源不斷。

我的身體內,多股力量在爲我加油。

我見到了太姥,姥姥,見到了巴蛇,還有朱雀的另一半神身,甚至還有來自我自己的。

忽然,一個白衣身影出現在我的眼前。

然而,周圍的一切還是面前的劉尊,朱雀,身後的家人,朋友們。

“沈冰!沈冰!”

聲聲呼喚來自面前的白色身影,我不知道她是誰,直到地上的降魔杵發出微弱的光。

“沈冰,救救大家。”

我?

白色身影走到我的面前,手中卻拿着虛幻的降魔杵。

“幾千年前,我帶領衆人殺了劉尊,但是被雲如冰封印在了降魔杵裏。她的妹妹雲如雪,又爲了挾持劉尊,將我留在了身邊,直到自己也被封印,我便留在了巫師後人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