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聯盟一眾人本來都準備撤離了,但是小白夜卻及時的出現,所以他們並沒有被傳送走。然後就看到白轅一單槍匹馬鎮壓百多位九級修鍊者,其中更是包括了最強的瑪雅古和郭哲。

「你們口中的少年是誰?還在在中間的男子是?」

唐老解釋道:「那個男子我們也不知道,那個跟趙漠對峙的就是當初在學院聯盟大賽中打敗並且封印住趙漠的白夜。」

「就是他?!不是說失蹤了嗎?」

「我也不清楚,那小子要是跟常人一樣,那就不會這麼邪門了。」

白轅一看了一眼覺得人齊了,放開雙手。

咻!

郭哲和瑪雅古一下子就不見了人影,站在了白轅一的對立面,雖然神色平靜,但是身體卻已經進入備戰狀態。

「咳,既然人齊了,那麼我們就讓開一點位置留給今天的兩位主角。」

「哼!你以為你是誰,今天我們。。。」

在神盟中自然有人不服,畢竟這裡很多人都不是為了看怎麼解封的,而是來掠奪資源寶貝的,越是拖得久,就越容易節外生枝。

但是這個名震天下的大能者話還沒說完,白轅一隔空一握,頓時化成血霧,內臟,器官,腦漿濺射開來,甚至連靈魂都被捏得粉碎,就算脫胎下輩子估計也是個三魂沒有七魄的智障兒或者植物人。

警告!這只是警告。白轅一用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說明了在場誰才是主宰。

雖然剛剛那個並不是神盟中最強的,但是也不是最弱的,九級七段的修為,和陳老一樣,實力天賦冠絕他出生的那顆小星。但是今天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人滅殺,連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就一個動作滅殺一個九級七段修為的站在巔峰的超級大能。

這一刻所有人都膽寒。

哪怕瑪雅古或者郭哲等人有能力擊殺九級的修鍊大能,但是也不是這麼輕描淡寫,也是需要經過戰鬥。

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現在不是他們說了算了。

「二哥,這裡環境不太行,你幫我弄一個格鬥場吧」小白夜在他們嗶哩吧啦各種推測各種疑神疑鬼的時候也沒有閑著,做了一套全國中小學生廣播體操,算是熱身吧。

白轅一也沒有管其他人怎麼想,越是修為高的人越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有實力的就有話事權。

白轅一微笑的點了點頭,右腳一跺。時間法則迸發,整個學院聯盟總部土地範圍大小的空間中的時間被操控,時間開始扭轉,被蒸發的海水一點點的出現,本來空洞的海域開始被海水填滿,學院聯盟總部被分裂的大地又從新出現,整個學院聯盟總部好像視頻倒放一樣開始縫合。

僅僅用了十秒鐘不到的時間,整個學院聯盟總部就和以前沒什麼兩樣。

當然了,時間倒流也是有限制的,那就是生命是無法被逆轉的,生命屬於另一個領域。死物沒有情感沒有靈魂,有的只是構成的成分。

白轅一也不能無中生有,時間的倒流其中的物質回復的源頭還是要他自己出,只不過他可以通過時間的逆轉反向推演到底損失了那些物質,需要怎麼重新構成而已。

萬道劍尊 例如海裡面的魚類,妖魔就沒有被逆轉時間,別說馬里嘉以就連學院聯盟的那個生命聯結封印都沒有被還原。

「二哥,還有還有,弄一個比武台,方形的那種比武台,好像天下第一武道大會那種比武台,在弄一些觀眾席。」

「好好好,行行行。你要的都滿足你。」

對於這個最晚出生的三弟,全家人都是捧在手上怕摔,含在嘴裡怕化的那種情況,疼愛的不得了,就好像這一次,白轅一親自過來給他壓場子。

當然了,整件事其實還要更加複雜。

我的宮主大人 「不過你說的也對,如果只是三級巔峰的修為也是一種不尊重,而且我也沒把握可以戰勝你這樣的史前重生的老妖怪。你等我一會,我突破一下。」

咔嚓!

轟!!

話音剛落,小白夜的修為就突破到了四級,而且節節攀升。

一段,二段,三段。。。。八段,九段,巔峰!!

一秒一段!!十秒四級巔峰修為,和趙漠一樣的高度。

嘎!噶!

扭扭脖子,動動身體,踢踢腿。

「好了,來一戰吧!」

我靠!!吃豬飼料的嗎!? 這修為的提升比吃豬飼料的還快。

「唉,本來想著先他一步突破五級修為的,他只是懶著玩玩,我天賦卻低的那麼認真。」

韓靜兒和其他坐著觀光船的人一起降落在學院聯盟總部跟學院長老匯合。

巴旦木虎族的人一來得知老院長已經過世,並且得知了副院長背叛,對方的大boss居然是老院長早已死去的結髮夫妻上任院長瑪雅古,頓時感覺整個世界都在耍他們一樣。(副院長叛變被可以隱瞞住的,對外宣稱只是神盟對戰的時候獲勝而已,沒有具體說原因。)

「對不起各位長老,我們來遲了。」

巴旦木虎族的巴亞拿出一個血紅色的令牌交給了墜天仙,墜天仙看了看令牌搖了搖頭。

「辛苦你們一族了,這個令牌你們繼續保管吧。說來真是諷刺,現在發生的事情早已經超越了我們的預知範圍,之後發生什麼也非我們能夠控制了。」

最原本最原本學院聯盟所有人經過各種占卜,算卦,推演,什麼有一些號稱預知未來的人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學院聯盟的生機在妖令上,只要有妖令那麼就還有一線生機。

甚至有人還預測出巴旦木虎族順利瞞過神盟的耳目把妖令順利送到老院長馬里嘉以手上,雙方最後拼盡所有發生最終大戰。

只不過因為對方的首領修為不比他們低,所以最後一戰的結果是無法推演和預知出來的。畢竟人家修為更高,你能預測到修為比你高的人的行動嗎?

肯定不行啊,因為修為比你高,那麼他能做的事情自然是你做不到想不到的,所以你怎麼算?

只不過現在所有的演算預知全部被打破。當時預測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副院長會帶著一些長老叛變,更加沒有想到對方的大boss居然是已經死去的瑪雅古。

最後變成了現在這樣子,老院長獨身迎戰瑪雅古,其他長老逃離保護最後的火種,救援四系星的學子。而本來推演應該還要過幾天才會發動攻擊的神盟也提前了,本來應該更早到達的巴旦木虎族也比預計的更加遲了。

如果學院聯盟的長老知道這一切其實都是因為小白夜的原因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因為小白夜和韓靜兒買了趙漠設下的腥紅蜘蛛女皇的精血琥珀,導致觸發了絕殺機關,讓神盟提前了行動、

其實陳老和唐老以及墜天仙聽到前不久他們受到一道絕殺的時候也大概猜到了。

「那小子。。。 我給重生丟臉了 難道才是生機所在?」

陳老苦笑道:「哪有什麼生機不生機,你看看神盟那些人,乖得跟孫子一樣。誰能想到最後四系星甚至整個宇宙的命運會是兩個修為只有四級巔峰的小孩子的決鬥的結果?」

在決鬥場上趙漠身穿一身血紅色長衣,長發紮起,一副古風邪意翩翩公子的模樣站立在小白夜的對立面。而小白夜衣著就要時尚很多,黑色破洞牛仔褲(還沒打衣服就破了,開掛開得早啊),加一件簡單的白色體恤和一件黑色長風衣。

一身黑對一身紅。

「那個是你二哥?」趙漠指了指在一旁坐著的白轅一。

「對啊,我二哥白轅一,同父同母的那種。」

趙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你的背景比想象的還要驚人,按道理你們家族應該超然於世,世間的事情你們不會出手干預才對。應該也不能干預才對。」

小白夜同意的點了點頭,他自己還小,實力低微,但是就算如此他要到處遊玩都需要把神體,神魂進行封印加固,不然可能會影響整個天道,更不用說白轅一了。他們是不能直接出手干預天道之下的事情的,特別是像現在神盟和學院聯盟大戰這種足以記入史冊的大事件。

「對啊,所以現在不能直接出手啊,不然我還需要大費周章跟你來一次中路solo?」

的確是不能直接出手,但是卻是有辦法的,例如現在小白夜提出公平一戰一對一的賭命決鬥,如果小白夜贏了,那麼取趙漠的生命,如果他輸了,那麼以後不干涉趙漠的所有事情。

「你這是空手套白狼啊,我輸了要被你殺死,你輸了啥都沒有。」

「我二哥的確不能直接出手啊,但是只要他在封印之外再加一點小阻礙或者直接整個人站在那裡,我相信你們會頭疼一輩子的。要不這樣吧,如果我輸了,我就把解開我二哥布置封印的鑰匙交給你們,這個條件如何?」

轟隆!!

天地色變,海水翻騰。小白夜露出一排大白牙邪魅的笑道:「不要用那些什麼小說橋段來跟我聊,主角的反派像智障我可不是。要你命是註定的,你要是能贏得過我算你有本事,其他那些什麼亂七八糟的獎勵承諾只不過是施捨而已。雖然我不會去相信那個夢會成真,但是有些東西相信一下也無妨,而且,上次一戰還沒分勝負呢,這一次,見生死如何?」

小白夜可以說戰役滿滿,體內暴躁的靈力併發而出,身後的亞空間更是已經打開,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暗黑界之門的影響,小白夜的亞空間形狀越來越像暗黑界之門,深邃的漆黑甚是瘮人。

從亞空間裡面不斷的激發出一道道可怕的靈力波動,一聲聲鬼哭狼嚎,一道道驚天的吼聲,甚至在小白夜身後出現了不知名的虛影。

小白夜已經不想再說其他,空手套白狼?現在是他說了算,別說空手套白狼,不講道理直接出手都行!身為神祇的白轅一是不能直接出手,要真的死磕到底完全可以叫龍叔等人統御龍族,蟲族,鳳族凰族等等其他勢力聯合出手。

你神盟跟厲害?那是在一個一個的勢力中最強大而已,還做不到無視群雄的地步。

小白夜已經手握靈石劍,已經充滿了靈力的靈石劍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同時這也代表了小白夜自身的戰意。

趙漠可是上古世紀強絕一代的無敵黑手,當時也只是輸給天師一人而已,他的強大毋庸置疑,更何況是現在再一次轉世重生?

要是讓年幼時期的天師來對戰現在的趙漠,估計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輸的一敗塗地了。

「看來唯有一戰了,也罷,當做是一場無聊的遊戲吧。」

轟!!

一黑一紅,兩股靈力衝天而起相互碰撞,涇渭分明。誰也沒有讓誰。

「!!!這力量,難以置信!是兩個修為這麼低的小孩散發出來的。」

「怎麼可能!!」 一邊是漆黑如墨的亞空間之門,一邊是赤紅如血的九條天龍,這一幕似曾相識。

當年在學院聯盟大賽最後一役小白夜也是同樣的對戰趙漠,當時小白夜還是一級巔峰修為,臨場突破到二級三段和趙漠一樣的修為,現在一樣是從三級巔峰臨場突破到四級巔峰也是跟趙漠一模一樣。

趙漠身後同樣是九條龍魂,而小白夜身後依舊是亞空間中忠誠的召喚獸。

不一樣的是這一次兩人不管是修為還是力量,都有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趙漠被小白夜動用天師的遺留下來的封印術封印住了自身後也同時把他前世的記憶完全復甦,而本來是天師用來看管趙漠封印之棺的九天天龍的靈魂也被趙漠妖化,已經從潔白的天龍魂變成了血紅的妖龍魂,而且現在已經不單單是魂魄這麼簡單,這九條妖龍魂能夠看到血液流動,能夠聽到心跳聲,血紅色的龍鱗栩栩如生,雖然還沒有完成復活,但是已經具備了肉體。

而小白夜的變化更加大,亞空間都完全變了模樣,現在變成了一扇來自地獄的大門,裡面陣陣陰風吹出,死氣,魔氣,怨氣各種負面能量濃烈得都快要形成實體,而且更加詭異的是在裡面居然還有一絲神聖的味道。這簡直讓人匪夷所思。變化更大的還要數小白夜的身體,當年趙漠就深感小白夜的體質異常的可怕,居然可以和他的九龍之體硬碰硬。

九龍可就是至尊了,然而趙漠當時還看不透小白夜的體質是什麼,現在更可怕的是,明知道他的體質非同尋常,而且更加的強大,但是依舊看不透。

這次可沒有裁判喊開始了。

吼!

三條妖龍極速飛來,張牙舞爪,龍吟聲震耳欲聾,鋒利的牙齒顯得無比的猙獰,妖龍彷彿實體一般,龍牙,龍鱗一清二楚,而且速度極快,眨眼就到了身前。

「bibu!」

這一次小白夜可沒有掉以輕心了,這一次可不是比賽,人家會先試探,這次可是生死局,對方何嘗不想宰了自己,立刻就把bibu召喚出來。

bibu也不調皮,只見亞空間中烏光一閃,小白夜背長劍翅,身旁還有無數細小的金色在守護。

bibu現在已經三級巔峰了,能夠幻化的金屬更加的高級,背後的劍翅不知道是什麼金屬,普普通通,但是守護在身旁的金屬卻十分顯眼,左邊的守護金屬是冰藍色,右邊則是火紅火紅。現在都已經可以幻化出帶有魔力帶有屬性的金屬了。

錚錚錚!

背後的劍翅一出,無數的飛劍組成鋼鐵洪流向左右兩條妖龍涌去,剎那間把妖龍切成肉塊。

小白夜雙手握緊,巨劍劈下,漆黑的劍氣直接把最後一條妖龍從中間分開,劍氣一往無前直衝趙漠,只可惜趙漠身後還有六條龍魂守護,輕而易舉就被化解了。

說這些妖龍還不算復甦正是因為它們被殺死一點問題沒有,化成一陣煙又瞬間回復。

咚!

右腳猛地一踏地板,腳邊雷光閃動。天動已經圓滿的速度比電光還要快,快的就連守護趙漠的妖龍都反應不及小白夜就已經來到了他身前。

劍刺。

超高的速度配合,讓這最普通的一刺變得可怕無比,直直的對準趙漠的心臟位置,以求一招斃命,而且這還不止,小白夜更是把靈石劍中儲備的靈力激活,劍為至寒芒已達。

「三層羅生門」

趙漠不愧是重生的絕世霸者,哪怕身體機能沒有以前強大,但是眼力,思維都還在。

三扇顏色各異的大門從天而降,豎立在趙漠身前。

「羅生門!?這。。唉,果然是遠古霸者重生,四級修為的修鍊者根本沒有資格修鍊羅生門這一門究極防禦術法。」

這三扇大門看上去就堅硬無比,別說打破了,估計換成其他修為只有四級巔峰的修鍊者來連一點破損都難有。

只不過,站在台上的黑衣少年豈是凡人?

只見小白夜依舊威勢不減,一道電光一般直衝第一道羅生門。

?!

「穿過去了!?」

「是空間法則之力。」

咻!

!!

趙漠的羅生門防禦的確出色,也同樣讓他掉以輕心,他知道這羅生門看似強大,但是以小白夜的邪門程度,肯定可以打破。

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子破解。

一隻斷臂被挑飛。

趙漠雖然最後一刻做出來反應,但是左手卻被小白夜砍斷。

但是這還不夠,只斷一隻手還不滿足,小白夜以右腳為中心軸,轉身旋轉,一個橫劈對準了趙漠的脖子。

一劍授首!

咔嚓!

身後一條妖龍咬住了劍身。

「劍翅展」

無數劍翅瞬間伸展開來,化作無數飛劍向趙漠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