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又是大吼一聲,他並不像要做無謂的殺戮。

一晃手中雙刺的他,雙目凝視對方的狼王。

那眼神之中的野性以及暴虐,讓那狼王也忍不住地下了高貴的頭顱。

“嘯……”

終於,在狼王一聲長嘯中,它轉身撤離了戰場。

這就是鳴金收兵的信號,伴隨着狼王的撤退,其他羣狼也開始紛紛後退。

服從命令的它們,還不斷的呲牙咧嘴着,但血腥的氣味還是沒有戰勝它們遵守命令的天性。

看着那跑下山去的狼羣,雲天這才收回了手中雙刺,蹲下身子的他,看着猞猁的傷勢。

好在它剛纔速度夠快,除了異常疲憊外,並無大礙,這讓雲天也鬆了口氣。 夜空之下,荒野之中,一堆篝火熊熊燃燒。

猞猁就躺在不遠的地方,疲憊不堪的它,需要休息。

原本準備連夜趕路,但是猞猁現在很明顯不再適合了。

於是雲天決定今晚就在這裏休息。

將那隻被幹掉的狼剝皮之後,從後腿上切下大塊的肉,直接拿到了火上烤。

沒有醃製過的肉,味道可不怎麼鮮美,而且沒有什麼水,雲天當然不可能去清洗了。

隨便灑上一點鹽巴和辣椒麪,這就算是去腥味了。

至於一旁的猞猁,就瞪着眼睛看着雲天,一動不動的它,真的累壞了。

狼肉很柴,比不了兔肉和蛇肉,但對於猞猁來說,絕對是非常不錯的。

尤其是這個傢伙,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很喜歡那辣椒麪的味道。

坐在篝火旁,雲天用刀將肉一點點的切開。

因爲肉塊太大,外邊的熟了裏面的還生。

不過這半生半熟,還帶着血絲的肉塊,非常適合猞猁的口味。

大口吃着肉的它,依舊懶洋洋的躺在那裏。

這種好似撒嬌的狀態,如果潘瑤和唐曦在的話,一定會忍不住拍照的。

吃飽喝足的雲天,靠在山樑上,這裏並不平整,但云天早就習慣了。

一旁的猞猁突然站起身來,一步步的走到了雲天的身邊。

伸出舌頭在他的臉頰上舔了一下,癢癢的感覺讓雲天一把將它摟住。

這傢伙現在還懂得報恩,看起來它也知道是雲天救了它。

有了這樣的大寵物做伴,也夜色之中也不在覺得寒冷了。

尤其是猞猁就以爲在雲天的懷中,那毛茸茸的毛髮,也給雲天遮擋了很多深夜的寒風。

空曠的荒野,躺在那裏的雲天卻有些急躁了。

轉眼間一個多星期了,這小子依舊沒有抓到,這可不是他的風格。

但是任憑黃泉小隊有雷霆之力,可找不到目標也是無力可用。

躺在那裏的他,這一路上也發現了很多的山洞足以容身。

若是這狗子帶着他的女人藏在這些山洞中,即便是調配來無人機也無處可找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是監視行動,一味的守株待兔,恐怕這個任務就不需要雲天了。

今天傍晚他也給母親打過電話了,彙報了最近的進展情況。

對於雲天他們的表現,火鳳也沒有多加責怪,畢竟這荒漠無人區,找到兩個早有準備的人可是難上加難的。

如果在這樣下去,火鳳就準備帶領火鳳特警大隊過來了。

不過雲天並不希望如此,他所爭取來的三天,到底能不能抓到人他也不敢保證。

因爲現在問題是抓到,而是找到。

夜色依舊,雲天漸漸的睡熟了,直到太陽開始初升之時,他這才站起身來。

猞猁睡覺的警覺性可是比雲天還要高出很多的。

有它在身邊,根本就不需要擔心什麼,一般的動物不會靠近,唯一的威脅也就是被雲天打退的狼羣了。

確定篝火熄滅之後,雲天這才重新上路。

原本凌晨就會到達的他,直到中午時分,纔回到了潘瑤的身邊。

一直執行監視任務的潘瑤,被雲天一把摟在懷中。

還不等她反應說什麼,小嘴已經被雲天吻住了。

原本還想昨晚回來溫存一下的,結果被猞猁耽誤了一下。

但抱着懷中那乖巧的潘瑤,雲天也算是心滿意足了。

“討厭,幾天沒洗澡了,不許碰我!”

一把打掉雲天準備伸進去的手後,潘瑤可不是唐曦那麼好欺負。

畢竟女孩愛乾淨,雲天走之後她可就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這裏。

除了必要的上廁所,她就一直在完成監視工作。

這段時間沒有洗澡的她,當然不可能讓雲天進一步觸碰了。

“那你就去洗個澡唄,我繼續堅持!”

雲天看着潘瑤,露出了一臉的壞笑。

“哼,澡是要洗,不過還是不給你碰!”

潘瑤當然求之不得,如果有機會,她也願意保持乾淨。

將手中的望遠鏡交給雲天之後,潘瑤站起身來。

看着一路跟着雲天的猞猁,這傢伙現在就在雲天的身邊了。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拍了拍身邊的大貓,雲天依舊是一臉的壞笑。

猞猁只是好奇的看着他們,聽不懂人語,卻比較感興趣兩個人的對話。

或許在它的耳朵裏,也只是兩隻其他物種的吼叫吧。

“哼,我可不是唐曦妹妹那麼好欺負!”

潘瑤吐了吐舌頭,直接翻過山脊,向着水源走去的她,小臉卻是粉紅的。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但是雲天的攻擊讓她也是無法招架。

否則又怎麼會在那一晚,做出那麼不敢想象的事情呢。

舉着望遠鏡,看着對面的村子,千年不變的村子,還是那副摸樣。

倒是殘疾的老大爺,白天基本都站在門口。

或許雲天不知道他真實的想法,但是憑藉雲天的猜測,恐怕他是在等待兒子。

從老狼的口中他們也瞭解到,這狗子幾年都沒有回來過了。

據說大學畢業之後,就去了南方打工,而這裏又不通電話。

再加上老兩口不認字,書信也並不算多。

偶爾發來的信件,他們老兩口也是去找算是知識面最多的老狼給他們讀了。

根據老狼的記憶,那時候狗子說,在南方的某個工廠打工。

還說過存錢準備在那裏買一間房子,到時候把老兩口接過去享清福。

可誰知道,就在他以爲狗子是衣錦還鄉呢,卻成爲了殺人犯。

看着那滿臉皺紋,身穿破爛衣服的老兩口,雲天就感覺到一陣心疼。

狗子可是他們活下去的**,也是他們的精神支柱。

這幾天來,他們明顯的沒有了精神,在得知自己寶貝兒子成爲了殺人犯,他們肯定難受了。

同爲人子的雲天,雖說不能感同身受,但是一看到他們,雲天也會想起自己的父母。

操勞一輩子,卻等來了這樣的結果,如此大的壓力下,他們又怎麼可能不難過呢。

三萬塊錢,雲天並沒有要,但是這錢對於兒子,根本是無法相比的。

看着那瘸了腿的老漢滿面的愁容,雲天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繼續堅守是不行了,而且他們的物資消耗的也差不多了。

這荒山野嶺,動物稀少,別說他們是人了,就算是身旁的猞猁不也是飢一頓飽一頓的嘛。

再這樣下去,他們只能尋求幫助了。

想到這裏,雲天撥通了老狼留下的電話號碼。

“你們還在啊!我還以爲你們已經回去了!”

當聽到雲天聲音的時候,老狼也是一愣。

這幾天他還在盤算,恐怕上級拍下來的人已經悄悄離開了。

畢竟這裏的條件實在是太艱苦了,或許是不想讓他笑話,所以纔沒有讓他來接送。

所以當接到雲天電話的時候,他也是一愣。

“是啊,不過我們的食物有些短缺,不知道這邊能不能幫我們準備一下!”

雲天把他們所需要的食物大概的說了一下,時間僅剩下三天了,如果再不成他們就要撤退了。

“沒問題! 洋溢的青春熱血 沒問題!那我傍晚的時候給你們送過去!”

真想不到看起來很是年輕的三個人竟然如此的厲害。

在這深山荒野中待了這麼久,老狼當然佩服,怪不得是省級派下來的人,果然不一樣。

敲定了時間和碰面地點,雲天這才掛斷了電話。

雙目依舊注視着小山村的他,安靜的等待着。

過了足足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潘瑤這才走了回來。

那溼了的頭髮早就被山風吹乾。

身穿迷彩服的她,是那麼的美麗。

“小黃呢?”

跟着雲天稱呼猞猁的潘瑤,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原本應該趴在雲天身邊的猞猁不知道去了那裏。

“恐怕是出門打獵了吧!”

雲天這才把昨晚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奇遇,潘瑤也不由得搖了搖頭。

****都有感情,就看你怎麼建立了。

這猞猁果然是有着不一樣的地方,看起來喵星人的智慧還是很不錯的。

“好吧,原來你還不如猞猁呢!”

潘瑤突然捂着嘴,當初雲天出門狩獵而空手而歸的事情,她可不會忘記。

“是嗎?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厲害的地方!”

現在澡也洗好了,這麼漂亮的美人,雲天當然不會放過。

一把將潘瑤摟在懷中,雲天壞笑着懷中的美人。

這櫻桃小嘴和粉紅臉蛋,這迷人的微笑真是讓人沉醉。

“好啊,要是不夠厲害的話,我就笑你一輩子!”

畢竟兩個人在一起已經很久了,潘瑤可不是情竇初開的唐曦。

牙尖嘴利的她攔着雲天的脖子,這洗澡之後,當然是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好啊,今天非要讓你求饒不可!”

既然話都說成這樣了,雲天又怎麼可能不發威了。

一把拉過潘瑤的他,直接吻住了那小嘴。

兩個人不斷糾纏在一起,隱祕的瞭望地一片春色滿園。

看着潘瑤那緊咬嘴脣,不讓自己哼出聲來的模樣,雲天不由的加大了力氣。

這可是關乎於男人面子的問題,雲天絕對不能退縮。

直到潘瑤連連求饒之後,雲天這才心滿意足的揪住她的下巴,一臉壞笑的吻了下去。 日落西山,唐曦這纔回歸。

從下游走回來的她,本應該是在中午就和雲天一起到達了。

但是她故意放慢速度,其實不過是給雲天和潘瑤留下一定的空間。

這種心照不宣的事情,她當然不會說破了。

同爲雲天女人的她,自然也要學着善解人意。

而且在回來的時候,她還狩獵到了兩隻很費的山兔。

收拾好了,只需上篝火烘烤,當然這件事情也要交給雲天處理了。

“先把兔子放一下吧!”

唐曦回來了,三個人也要研究一下下一步的事情了。

雲天坐在那裏,潘瑤一左一右坐在身側。

這幾天來的監視毫無進展,再繼續守株待兔恐怕也不會有什麼收穫了。

“你們有沒有什麼想法?”

雲天看着潘瑤,又看了看唐曦,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這裏幅員遼闊,而且天然的山洞太多了,如果想要排查,恐怕很難!”

一路上,唐曦和雲天一樣,遇到過很多可以容身的山洞。

好在他們僅僅只是排查水源附近的馬蹄印記而已。

否則別說兩天了,就算是兩個月也很難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