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清楚的了解這一點,所以王影從一開始就在思考著能不能和怪獸進行談判,向這些怪獸借道,如果可以談成的話,就可以以最小的代價完成大遷移。

「秘密武器?什麼秘密武器?」

高武一聽,頓時就來興趣了,看王影的樣子,王影似乎真的有什麼厲害的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就是這個東西。」

王影笑了笑從自己的背包之中拿出一顆元丹果。

「這是元丹果,我們基地市北面那顆大樟樹結出的果子,上次和雷正去砍了它,得到了幾顆,治好陳司令的草木之心就是那顆大樟樹的。」

「元丹果~我能感覺到它蘊含了極其豐富的元氣,如果給我吃的話,說不定就能夠突破到王境。」

「你是想要用這個元丹果來當買路錢?」

高武看著眼前的元丹果,一股特別的清香讓人非常的舒坦,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的每一顆細胞都在發出無比渴望的信號,恨不得現在就吞下這顆元丹果。

「對,先找它談談,如果不行的話,就用這顆元丹果當過路錢,這元丹果對王境的怪獸和武者都有很大的幫助,不到最後我也捨不得拿出來。」

王影笑了笑點點頭,看著手中的元丹果,還是有些心疼的,自己手中也沒多少了,還要靠著元丹果來晉級王境呢。

「如果有這元丹果的話,我看這事應該可以成。」

陳司令想了想點點頭,看來王影也並不是真的沒有絲毫準備。

「走~我們三個找鼠王談判去。」

王影笑了笑收起元丹果,接著腳踏虛空,整個人扶搖直上,猶如一道疾風朝著紅冠鼠王所在的青岩嶺飛去。

高武、陳司令兩人也是踏空緊跟其後,三人猶如三隻鳥兒在天空之中劃過,很快就消失在天際之間。

青岩嶺是一片非常高大的山脈群,連綿幾十公里,群山環繞,到處都是高大無比的樹木。

王影、高武、陳司令三人踏空而來,看著眼前龐大無比的山脈,一時之間也是犯愁了,不知道該去哪裡找那個鼠王。

青岩嶺實在是太大了,各種各樣的怪獸非常多,也非常密集,時不時有一聲聲的嘶吼聲回蕩在群山之中。

「各種各樣的怪獸很多,可是偏偏就沒有看到紅冠鼠。」

高武的目光在群山之中掃射,想要尋找到紅冠鼠的身影來,可是始終都沒有發現。

「這下怎麼辦?找不到鼠王怎麼談判?」

「閃人自有妙計~」

王影看著下發的群山,笑了笑說道。

接著整個人身上的氣勢一下子爆發出來,一道可怕的巨浪憑空而生,洶湧澎湃的海浪聲在群山之中開始不斷的激蕩。

頓時整個青岩嶺一帶的怪獸一個個都嚇的猶如無頭的蒼蠅一般,四散逃竄,有的甚至直接被可怕的威壓嚇的匍匐在地上,埋著腦袋,瑟瑟發抖。

「吱~吱~」

王影的氣勢才剛剛爆發出來沒有多久,在下方的群山之中,一道聲音就開始響起,這聲音非常的尖銳,不斷的回蕩在青岩嶺的群山之中。

接著很快,整個青岩嶺就彷彿沸騰了一般,無數只紅冠鼠也不知道從哪裡鑽了出來,很快就遍布一個個山頭,猶如千軍萬馬一般,紛紛抬頭仰望天空,看著王影三人。

然後,有一隻只體型足足有牛頓般大小的碩大紅冠鼠御空升起,幾分鐘不到的時間,很快就聚集了幾百隻先天境的紅冠鼠,一個個都用赤紅的眼睛看著王影三人。

「吱~吱~」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在一座高山之巔上,一頭體型足足有嗜血豬般龐大的紅冠鼠猶如眾星拱月一般的處在群鼠的中間。

它全身漆黑,沒有一絲雜毛,在它的頭頂上,有一個像帽子一樣的紅冠,紅的鮮艷欲滴,很是好看。

只見這隻紅冠鼠沒有任何的動作,它的身形卻是不斷的冉冉升起,不需要踏空,身邊的空氣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當它緩緩升起的時候,它身上的龐大氣勢也在不斷的升騰而起,無形之中,一股強大而可怕的氣場不斷的散發出來。

很快,它全身流溢出濃郁的黑光,黑光猶如實質,很快就形成了一道龐大的虛影,這虛影赫然是它放大很多倍之後樣子。

「吱吱~吱吱~」

群山之巔,無數的紅冠鼠見到鼠王大戰神威,頓時歡呼雀躍起來,群山之間都在不斷回蕩鼠群的尖叫聲。

所有的怪獸都看向天空,高達千米的可怕海浪,還有足足有幾百米高的巨大鼠影,彼此在空中互相對峙,可怕的氣息不斷的碰撞,激蕩起肉眼可見的漣漪。

「鼠王~」

王影看著眼前的大老鼠,換換的開口,聲若洪鐘,又彷彿九天落雷,不斷的激蕩在群山之巔。

「吱吱~吱吱~」

鼠王不會說話,但是它很聰明,知道眼前這人不好惹,所以它也沒有貿然的下達進攻的命令,聽到王影的話,它發出自己的聲音,同樣非常的精銳,刺耳,不甘示弱。

「…….」

王影也是一陣無語,不知道對方講什麼,想要談判,還真是不好辦啊。

想了想,王影收斂起自己的散發出來的氣勢,頓時一下子風平浪靜,巨大的海浪還有可怕的波濤聲全部消失不見。

但是很快,王影控制自己的元力在空中開始畫畫起來,只見一道水藍色的光芒從王影身上激射而出,開始在空中不斷的遊走,很快一副走位一帶的地圖就出現在雙方的視野之中。

這地圖上面,有一個區域畫了一隻老鼠,赫然是紅冠鼠的模樣,接著在邊緣一帶的區域畫了王影的身影,然後一條黑線從鼠王邊緣地帶的位置通過。

對面的鼠王微微一愣,見王影收斂起自己的氣勢,它也收斂起自己的氣勢來,它的身邊,圍繞著很多先天境的紅冠鼠,此時一隻只紅冠鼠全部用自己的紅色小眼睛仔細的看著王影畫出的圖像。

「吱吱~吱吱~」

紅冠鼠不斷彼此交流,發出吱吱的叫聲,似乎在猜測王影這邊的意圖。

「鼠王,我只想帶我的族人從你的領土借過一下,並無它意。」

王影的聲音都變的溫和了很多,看樣子似乎真的可以商量、商量。

「吱吱~吱吱~」

鼠王這邊很身邊的先天境老鼠商量了一陣子,接著竟然一邊搖頭,一邊吱吱的發出聲音,接著它身上湧出黑色的光芒,這光芒在王影畫出的地圖上面將王影畫出的那條線給修改,修改到地圖的邊緣。

「我靠~這真的可以~」

看到眼前的一幕,高武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眼前的鼠王顯然是在告訴王影,不能從它的地盤通過,要王影繞行。

鼠王讀懂了王影的意思,並且也接著王影的畫表達出來,雖然雙方都不懂對方說什麼,可是通過這隻最簡單,原始的方式,竟然也是可以交流的。

「鼠王,你看看這個東西,算是我的過路錢。」

王影無奈的搖搖頭,有些肉痛的將元丹果拿了出來,接著往鼠王的方向拋了過去。

鼠王這邊有先天境的老鼠一下子就用嘴接住王影拋出來的元丹果,然後非常恭敬的吐出來交到了鼠王這裡。

鼠王仔細的看了看眼前的元丹果,它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元丹果內蘊含的豐富能里,對自己有很大的幫助,同時周圍的先天境老鼠一個個也是用期盼的眼神看著鼠王,顯然都很想吃掉這顆果子。

鼠王看看元丹果,又看看王影,再看看畫出的地圖,思考了一會,它終於換換點頭,表示了同意,這果子對它很有用處,而且王影既然表示了對自己的尊重,僅僅只是過下路的話,它覺得也沒有什麼。

「謝謝鼠王~」

王影臉上露出了笑容,向鼠王表示感謝。

「吱吱~吱吱~」

鼠王這邊也是發出聲音表示回應,接著帶著自己手下往群山返回,很快,一座座高山之上的紅冠鼠也都慢慢的消失不見。

「成了~」

王影高興握緊了自己的手,興奮的說道。

。m. 「竟然就這樣成了?」

高武直到現在都有些難以置信,如此簡單就和一頭王境的怪獸談判成功,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從鼠王的地盤經過。

「它該不會反悔吧?」

「這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想應該不會。」

陳司令笑了笑搖搖頭,王影這一次的嘗試可謂是意義非凡,這意味著以後和怪獸之間並不只是打打殺殺,彼此之間也是可以談一談,彼此合作的。

相比起怪獸的龐大數量和實力,人類的力量還是太小了,如果能夠通過談判的形式換來和平的話,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以後我們就可以省心很多了,只要這些大族群的怪獸不對我們遷移的隊伍發起進攻的,單單是那些小組群的怪獸,我們還是能夠輕鬆應付下來的。」

「哪有那麼容易的事~這一次我是一來就表明了我們強大的實力,鎮住了這紅冠鼠王,接著又是送出了元丹果,它這才願意讓我們借道,這大棒加胡蘿蔔的政策。」

「這鼠王也是聰明,要是我們遇到貪婪的怪獸,吃了我們的果子卻是不肯讓路,我們還是少不了要激戰一番的。」

「說實話,這元丹果送出去,我也心痛的要死。」

王影微微苦笑,搖搖頭說道:「還是我的實力不夠強,如果我進入到王境的話,我就可以直接震住這鼠王讓它不敢輕舉妄動,這過路費都可以剩下。」

「元丹果雖然珍貴,不過能夠減少傷亡的話,還是值得的。」

陳司令笑了笑說道。

「恩,走吧,回去了,今天到明天上午都可以好好的休息下了,接下來就是銅陵這邊了,過了銅陵,離我們江南基地市就很近了,也就不需要擔心什麼了。」

王影點點頭,一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返回。

「銅陵這邊也有一個王境怪獸,到時候我們是不是也過去找它談一談?」

「我也有這樣的打算,希望能夠和鼠王一樣好說話。」

三人腳踏虛空,御空飛行,猶如三道疾風,朝著遷移的龐大隊伍飛去。

…….

江湘高速公里上,龐大的遷移隊伍依然在大地上緩慢的移動,在一處高山之巔上,孔志昌、羅堯、魏延、章弘、譚曉國、王墨幾人靜靜的佇立在一處岩石之上,看著下方緩慢前進的隊伍,彼此之間似乎在談論著什麼。

「你們說,他們三個去哪裡了?」

孔志昌看了看王影三人消失的方向,微微好奇的說道。

「這一帶你應該是最熟悉的,那個方向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青岩嶺紅冠鼠王的方向吧,也是我們接下來要進入的區域,一場惡戰等著我們吶。」

一隻眼睛的王墨想起昨晚的惡戰依然心有餘悸,要不是昨晚王影以最快的速度殺了狼王,他很有可能就會死在幾頭鬼嚎狼的圍攻之下。

「一場惡戰?我想可能到明天下午之前,我們都可以輕輕鬆鬆的好好休息下。」

羅堯卻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笑了笑說道。

「前面可是紅冠鼠王的地盤,我們如此龐大的隊伍肯定會引起它的注意,到時候數以百萬計、千萬計的紅冠鼠衝過來,我估計我們肯定要損失慘重,怎麼可能還可以好好休息。」

原先皇帝裝扮的魏延現在也是低調了,龍袍換成了普通的衣服,頭上的冠冕也不見了,他有些不明所以的說道。

「這還不明顯,王影帶著高武和陳司令先一步去青岩嶺了,多半是就是去清理青岩嶺的紅冠鼠王,打通道路的。」

「也不知道這王影到底能不能打贏這鼠王。」

孔志昌看了看魏延,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去帶上帝王冠冕、穿上龍袍的,簡直和白痴差不多。

「轟~」

就在這時,前方遠處的天際之間,一道可怕的巨浪升起,高大上千米,即便是隔著很遠的距離,可怕的波動依然波及過來,眾人一下子就看了過去。

「果然如此~」

羅堯一看這巨浪,嘴角微微一笑,接著又用羨慕的語氣說道:「先天境都敢主動去找王境怪獸,這實力實在是強大。」

「看看以後我們都要老老實實的聽話了,有王影坐鎮的江南基地市,你我這些人也就永無出頭之日了。」

孔志昌感受著遠處巨浪掀起的大風,有些失落的說道。

「世事無常,一切都很難說。」

譚曉國笑了笑,似乎並沒有太在意。

遠處的巨浪很快就消失,大家也都不知道遠處王影和鼠王之間的戰鬥情況。

「這王影根本就信任我們,去迎戰鼠王也不告訴我們一下,只帶了高武和陳司令過去,以後想要得到重用是不可能的。」

「那你想怎麼樣?」

「我又能怎麼樣,只是替大家把大家的心裡話說出來而已,我以後是打算安安靜靜的做一個良民,聽說江南基地市這裡武者地位很高,作為一名先天武者,日子應該是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呵呵,誰會信你。」

…….

王影、高武、陳司令三人有說有笑的踏空回來,看起來一點傷都沒有,而且似乎顯得很輕鬆,這讓羅堯、孔志昌等人一個個又忍不住充滿了疑惑。

「王社長,前方就是紅冠鼠王的地盤了,你看我們的隊伍要不要繞路走?」

孔志昌接著問路的機會,來到王影的身邊笑著說道。

「不用,前方的路我已經清理完畢了,按照原計劃繼續前進。」

王影搖搖頭說道。

「好~這就去通知羅堯。」

孔志昌臉上微微表露出吃驚的樣子,接著御空朝前方負責開路的羅堯飛去。

「羅堯,你還真是料事如神,這王影看來真的去清理了紅冠鼠王,接下來按照原計劃繼續前進就可以了。」

「只是不知道這王影到底有沒有殺死紅冠鼠王,他有沒有受傷,看起來似乎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實在是看不透他的實力。」

來到羅堯的身邊,孔志昌對著羅堯豎起了大拇指,本來孔志昌還想著,如果王影受傷過重的話,大家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在這荒野之中將王影送回老家,可是現在看到王影的樣子,他心裡沒有一點底了。

「看不透就對了~以後安安心心過日子吧。」

羅堯笑了笑,能夠殺了銀月天狼,這王影的實力可想而知,這些人竟然還三心二意,想要繼續在江南基地市當自己的草頭王,將來肯定會被王影逐一收拾的乾乾淨淨。

想到這裡,羅堯不知不覺就離孔志昌遠一點,自己本來就和王影、高武等人有過過節,要是以後在因為這些事情連累自己的話,那自己可真的就冤了。

「王境~我什麼時候才可以修鍊到王境~」

羅堯暗暗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在一座高山之巔上,王影頭枕著雙手,躺在一顆大岩石上面,他嗅到到不尋常的氣息,自己僅僅只是離去沒有多久,去會一會王境怪獸而已,他就發現這些草頭王一個個似乎都很想看到自己受傷的樣子。

剛剛自己完好無損的回來,這些草頭王一個個雖然掩飾都很好,可是王影依然看到了他們眼神之中的失落。

「陳司令說的對~和王境怪獸還是不宜硬拼,我必須要保留實力,這些草頭王,遲早都要清理乾淨,不然別想安安穩穩的睡個好覺。」

王影心如明鏡,當慣了草頭王,自己以後踩在這些人的頭上,他們肯定是不會服從自己的,肯定會想著推翻自己,繼續當自己的草頭王。

現在自己實力強大,他們不敢有什麼異心,可是一旦自己受了重傷,或者是他們當中有人實力大進的話,肯定還是會再起風波的。

「等遷移工作完成差不多的時候,我會給你們機會的~」

很快,王影臉上就露出了笑容,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事實證明怪獸的信譽比起人類來還要更好,當龐大的遷移隊伍進入到鼠王的底盤之後,別說是鼠王大軍的侵襲,甚至於連一隻普通的怪獸襲擊都沒有發生。

一路都非常的安靜,以至於大家甚至都以為回到了末世之前,所有人是去春遊散步,一邊欣賞青山綠水,一邊鍛煉身體。

「這算是我們最輕鬆的一段路。」

一道身影降落到山巔,來到王影的身邊,高武略嫌無聊的說道,普通人走的太慢,以先天武者的速度,護送這樣的隊伍前進,如果沒有戰鬥的話,確實是顯得很無聊,以至於都可以找個地方好好的睡一覺。

「過了鼠王的地盤,最後一個危險的地方就是銅陵這裡了,在這裡有一頭王境的紫瞳貓王,過了這貓王的地盤,離我們基地市就很近了。」

王影拿著地圖仔細的研究,現在路程已經差不多走了一半,一路走來,還算順利,除了遭到鬼嚎狼的襲擊造成了巨大損失之外,這後面都算是有驚無險。

「我們晚上就在鼠王的地盤過夜,明天早上在鼠王地盤上吃完早飯再出發。」

王影看了看天色,太陽已經漸漸下山,落日的餘暉染紅半邊天,再看看地圖,長長的遷移隊伍先頭部隊已經差不多要走出鼠王的地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