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她的車窗是打開的,她記得自己看了一眼安墨卿和洛琛所在的車一眼。

洛琛坐在副駕駛座沒看到也就算了,可坐在駕駛座的安墨卿沒看到她這怎麼可能?

葉簡汐想不通這點,心裡對安墨卿產生了懷疑。

仔細思考了一番,她越發覺得安墨卿跟自己說那些話,不是好心提醒,而是別有用心,只是她不知道安墨卿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想到安墨卿或許在算計她,葉簡汐有些心裡不舒服。

她是真的把安墨卿當朋友的,若是他真的在算計她,那未免太傷人心了。

葉簡汐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慕洛琛,低聲說:「阿琛,你快點醒來吧,等你醒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了。」

安墨卿是好是壞,只要洛琛醒來,就知道了。

床上的慕洛琛麻醉藥的藥效還沒過,沒有任何反應。

「叩叩。」

敲門聲響起。

葉簡汐扭頭看向門口,起身過去打開了病房的門。

見到溫如意和容子澈,葉簡汐說:「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

溫如意一拳頭砸在她肩頭上,說:「你還有臉問,你知不知道,你那麼莽莽撞撞的衝出去,把我們嚇死了?」

她這一拳砸的結結實實,一點也沒留餘力。

葉簡汐捂著肩頭說,「對不起,我那是心急嘛。」

溫如意哼了一聲,說:「下次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葉簡汐扯了扯唇角,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醜死了,眼睛哭的跟桃子似的,別笑了。」溫如意絲毫不接受她的討好。

葉簡汐忙斂了笑容,事實上,她一點也笑不出來。

「嫂子,洛琛呢?」容子澈握住溫如意的手,示意她適可而止。

剛才他們趕去安家,問了警衛才知道,洛琛發生了車禍,葉簡汐跟著他去了醫院,現在葉簡汐的心情哪裡會好?

溫如意撇了撇嘴,把到嘴邊的話,都咽了回去。

「阿琛在房間里。」

葉簡汐說著,把人往房間里領。

見慕洛琛躺在病床上,腦袋上還包紮著繃帶,容子澈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嫂子,這是怎麼回事?洛琛為什麼會在安家門口出事?」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當時他跟安墨卿在一輛車上,剛出了安家,就出車禍了。」

「安墨卿?」容子澈聽到這三個字,眉頭緊皺。

「嗯。」

葉簡汐輕輕的應了一聲。

「洛琛怎麼會和安墨卿在一起,他們不是死對頭嗎?該不是安墨卿想害洛琛吧?」溫如意想到什麼說什麼。

「事情還沒搞清楚,別那麼快下結論。」

葉簡汐擰眉。

雖然她也懷疑安墨卿,但洛琛沒親口說,就不能那麼輕易地下結論。

溫如意瞪了她一眼,想數落她到這個節骨眼上還替安墨卿說話。

但話還沒說出來,放在兜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溫如意住了口,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就遞到葉簡汐跟前說,「喏,你的手機,從你離開后,就一直在響。」

葉簡汐接過手機,看到是周文達打過來的,走到外面去接電話。

「喂,文達,什麼事?」葉簡汐問。

「少奶奶,之前你讓我送到醫院的那個女瘋子,剛才醫院那邊打電話過來,說她開口說話了。」

「她說了什麼?」

周文達頓了兩秒說,「她自稱是景颯颯,景家大小姐。」

「景颯颯?」

葉簡汐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些耳熟,可她確定自己沒見過這麼一個人。

周文達像是明白她的困惑,解釋道:「安墨卿的妻子,也叫景颯颯,是景家的大小姐,不過她四年半前,就已經死了。」

安墨卿的妻子,景颯颯!

葉簡汐感覺腦海里像是炸響了一道驚雷。

是了……

怪不得她聽著那麼耳熟,當初看安墨卿資料的時候,她曾經留意過他妻子的資料。

不過那個時候,資料上只寫著,景颯颯於四年半前猝死,她就沒怎麼在意。

溫如意也跟她提過一次,不過如意沒說出景颯颯的名字。

可景颯颯既然在四年半前就已經死了,又怎麼可能活著?

「她是不是在說謊?」葉簡汐面色嚴肅。

「醫院那邊是對她催眠的情況下,套出她的話的,說謊的可能性不大。」周文達回答。

葉簡汐再度沉默了下來。

若那個女人當真是景颯颯,那四年半前又是怎麼回事?

葉簡汐覺得自己眼前像是蒙了一層霧看不透,但她的第六感告訴她,景颯颯是掃除眼前迷霧的關鍵!

老公求你放過我 良久——

葉簡汐說,「她現在在哪裡?我立刻趕過去。」

周文達報了醫院的地址。

葉簡汐記在了心上,掛斷電話后,她折回了病房。

「你要走?洛琛醒來見不到你,該怎麼辦?」容子澈不滿。

溫如意也不明白。

葉簡汐拿起衣服說,「洛琛注射了麻醉劑,沒那麼快會醒來,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們留在這裡照顧阿琛,我辦完了,會立刻回來。」

「你有什麼事情,我可以替你去做……」

容子澈這句話剛說完,葉簡汐就匆匆的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容子澈忽然覺得,眼前的葉簡汐變了,變得做事乾脆果斷。

葉簡汐坐車,匆匆忙忙的趕到周文達說的地方。

剛下車,周文達就迎了上來。

葉簡汐邊走邊說道:「立刻加派人手,保護她,別讓任何人傷害她。」

「是,少奶奶,我立刻去辦。」

兩人說話間,已經趕到了病房前。

醫生在病房門口候著,見到兩人過來,醫生禮貌的說,「葉女士。」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我可以看一下,催眠時的錄像嗎?」

「可以,就在隔壁。」

醫生領著她,往隔壁的病房走。

到了病房裡,醫生打開了錄像帶說,「病人的意志很頑強,前段時間,我們幾次對她進行治療、催眠,她抵抗情緒都很強烈,今天是我拿著葉女士讓人送來的那張照片,病人才會有片刻的意識鬆動。」

葉簡汐盯著屏幕,清楚的聽到,視頻里那個女人邊流淚邊說——

「安墨卿,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我景颯颯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你把我的女兒還給我,還給我……」

提到孩子,那個女人的情緒激動了起來,拚命的掙扎著,想要從椅子上坐起來。

視頻到這裡戛然而止。

葉簡汐收回了視線,說:「你給她看了那張照片?」

「是。」

「把那張照片拿過來,我再看一下。」

「好的,請稍等。」

醫生很快取了照片,遞給葉簡汐。

葉簡汐盯著照片上的嬰兒,腦子裡一個影像越發的清晰,難怪她第一次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會覺得似曾相識。

照片里的孩子是妞妞。

她們的手腕上,都有一道白色的傷疤。

確定了女人的身份,之前的種種似乎都清楚了。

那個女人是景颯颯,妞妞是她的女兒,所以她那次想要抱走妞妞,不過是想把自己的女兒要回去。

景颯颯那麼仇視她,是因為覺得她和安墨卿走的近。

而景颯颯在剪切報紙里,全是關於安墨卿的,說明她對安墨卿恨之入骨,這一點,又和四年半前,安墨卿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別的男人床上吻合……

葉簡汐越想越心驚,攥住照片的手,不由自主的縮緊。

「葉女士?」

醫生提醒她。

葉簡汐鬆開照片,抬眸看著醫生說,「這件事情,別對任何人說起,還有,我現在就要去見景颯颯。」

「葉女士,我可以保密,但你現在不能去見病人,她現在的情緒不穩定,會做出傷人的事情。」

「沒關係,你讓我進去,我有辦法不被她傷到。」

葉簡汐快速的說。

醫生見她執意如此,只好點頭同意。

葉簡汐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周文達緊緊地跟著她,做貼身保護。

病房裡,景颯颯躺在床上,全身都綁著著白色的束縛帶,那是為了防止她發瘋才弄的。

景颯颯身上被綁得地方,紅腫的厲害,可見她掙扎的力道有多大。

而在葉簡汐一行人,走進房間的時候,景颯颯扭過頭,恰好看到她,像是瘋了一樣,拚命掙扎了起來。

站在旁邊的護士,連忙上前按住她。

葉簡汐走到床邊,看著渾身是傷的景颯颯,忽然有些心疼。

被燒傷到這個份兒上,還能活下來,得受了多少苦?

更別說,景颯颯這四年來,都生活在那那不見天日,邋遢的筒子樓里。

葉簡汐望著景颯颯好一會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景颯颯抓住她手的那一刻,手指用力的攥住她,大有把葉簡汐手掌捏碎的意思。

可葉簡汐像是一點感覺也沒有,握住景颯颯的手,說:「景颯颯,我知道你恨安墨卿,你也以為我是和他伙的,但我想說,我不是。不僅不是,我還可以幫助你,讓你看到你的女兒妞妞。」

景颯颯聽到她這句話,瞬間愣住。

感覺到手上的力道放鬆,葉簡汐伸手要拿掉景颯颯嘴上的毛巾。

護士想阻止她,可葉簡汐搖了搖頭說,「沒事,她不會傷害我的。」

說著,她拿掉了毛巾。

景颯颯像是回過神來,張嘴就要咬她。

「你想見到妞妞的話,就別傷害我,否則沒人會幫你的。」

葉簡汐淡淡地說出一句話,成功地阻止了景颯颯。 第661章達成協議

景颯颯一動不動的盯著葉簡汐,沙啞著聲音說,「你憑什麼覺得我會相信你?」

「憑你除了我之外,再沒有可求助的人。」葉簡汐平靜的說。

景颯颯低笑了兩聲,笑聲里說不出的詭異,「你未免太自信了。」

「自不自信我不知道,不過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無論怎樣,結果都不會比現在差,不是嗎?」

是啊……

還能有比現在更糟糕的事情嗎?

景颯颯嘴角的笑容變得凄涼,望著天花板出神。

葉簡汐沒急著催她做決定,而是耐心地等著。

過了好一會兒,景颯颯再度將目光落在葉簡汐身上,道:「你這麼幫我,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如果是想借著我謀害景家,我勸你最好還是造打消這個念頭,我不會幫你的。」

葉簡汐打斷了她的話,說:「你想多了,我沒想過害景家,只是想知道,當初安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我,我就幫你治療身上的傷,而且會帶著妞妞來見你。」

「你只想知道這個?」景颯颯不相信,她的目的會那麼簡單。

「當然。」

葉簡汐坦然的迎著她的目光。

景颯颯唇瓣動了動,似是想說什麼,但最終什麼也沒說。

景颯颯閉上眼睛,腦海里回憶當初發生的事情。

已經過去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她以為自己差不多快忘記了,可現在回憶起來,那些往事依舊曆歷在目。

初遇安墨卿時的心動,後來相處時的甜蜜,直到最後的徹骨的背叛……

景颯颯心裡瞬間充斥了恨意,睜開眼睛,沙啞著聲音把當年的事情娓娓道來。

「四年半前,上面忽然傳出來消息,說是要徹查一起貪污腐敗的案子,當時這個案子在官場里鬧得沸沸揚揚的,我聽人提起過,不過沒放在心上,因為覺得這事情和我沒任何關係,可後來……」

「我生下妞妞沒多久,安家就出事了,先是安老就被秘密抓走了,后是安家幾位有重要職位的人,以不同的名頭調派到外地,安家上下人心惶惶,所有人都說,安老爺子因為站錯了隊,要被徹查了,連帶著整個安家都要被傾覆。」

葉簡汐聽景颯颯開口說的幾句話,心頭猛地一跳。

四年半前,貪污腐敗……

這些都和父親的案子連得上!

四年半前,轟動全國的貪墨案,只有姚明琪那件,難道安家也和姚明琪貪污的事情有牽連?

葉簡汐心頭掀起驚濤駭浪,面上極力的保持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