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孫家眾人皆在原地等待,一臉茫然地望著周圍的景色,起初這裡還是一片平原地帶,顯得頗為寧靜,忽聞一陣轟隆之聲,平原上多出了一座座建築,且那些建築竟和族內的一模一樣,這離奇的一幕,讓眾人驚的目瞪口呆。

陸奇的身軀漸漸顯現,對著孫家之人說道:「以後你們可以在這裡安心生活,再也沒有紛爭和危險,若是誰厭煩了這種生活,盡可以向你們族長申請出去,我定會滿足你們的請求,但是出去之後就不能再回來,所以你們要想清楚了!」

話落之後,眾人皆是點點頭,居然沒人多言半句。

只見陸奇大手一揮,便出現一道弧形光環,徹底把這片區域給封鎖了起來,並且把此地與外界隔離成了兩個世界,這是他為了防止秘境之內的異獸來此騷擾而專門設定的禁制,再加上陸奇乃是此地的主宰,凡是他設定的禁制,任何生靈也休想破開。

這一切弄完之後,陸奇終於輕舒一口氣,其身軀離開了真極秘境。

此刻,他出現在天蒼閣縹緲峰之內,因為在那裡他有一處單獨的宮殿,這是陽凝芙專門為他所建,如今他想要在這裡閉關修鍊,設法衝擊分神期,必須找一處僻靜的場所,而這個宮殿就是最佳之地。

原本他想著先去買一顆丹藥再說,可現在不必了,因為他手裡有一具千年屍魁,而這個屍魁的功效已經超過了丹藥,所以他就不必再去購買丹藥了。

這時,他發現周圍的靈氣特別稀薄,根本不適合閉關修鍊,這跟天蒼閣內沒有靈石礦有關,若是在此地修鍊的話,靈氣太過匾乏,並且對弟子們也沒任何益處!

想到這裡,陸奇找到了陽凝芙,詢問了靈石礦的位置,陽凝芙告訴他,天蒼閣共持有四座靈石礦,這其中有兩座中級靈石礦,兩座低級靈石礦,聽到這消息之後,陸奇大為高興,其身軀一閃,便向著那幾座靈石礦飛去。

到達目的地之後,陸奇望了望靈石礦脈,發現那裡還有一些修為低劣的礦工在挖礦,且還傳出一陣叮叮鐺鐺的聲響,陸奇原本要對他們發號施令,卻發現沒有一個認識陸奇,無奈之下,他只好把陽凝芙叫了出來,讓這些人收視返聽,放鬆一切,任由陸奇施為。

於是,陸奇把靈石礦連同礦工一起鎖定,盡皆收進了五行珠之內,接下來他又把其中的兩座分到了真極秘境,又把另外兩座分到了天蒼閣。

這一切弄完之後,他才重新進入了宮殿之內,開始閉關衝擊分神期! 陸奇從儲物戒摸出了五顆靈石,隨即布置起了混元聚靈陣,此陣一經啟動,那如水狀的靈氣便瘋狂湧入,他頓時沐浴在靈氣當中無比舒爽。

通過一番調整,陸奇開始盤膝打坐,首先從儲物戒里放出了那個屍魁,這出現之後,卻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再也沒有以前的狂暴之態,變得極為安詳。

其次,陸奇從儲物戒中摸出了幾顆聚氣丹,一口吞入了腹中,片刻之後,外界的靈氣瘋狂的向著陸奇的體內湧入,宛如鯨吞一般瘋狂的吸納起來。

最後,他又拿出了一顆青蓮翠玉果吞入腹中,那果子瞬間化為一股磅礴的藥力湧入他的丹田,此果的功效是能夠提升一個階層,而陸奇已經在化神期大圓滿,即便是吃下這果子也不可能升至分神期,但陸奇又拿不出更好的丹藥,只好吞下此果增添一分保障。

繼而,陸奇內視其體內,發現那丹田之內的元嬰共有兩個,一個是實體,一個是虛幻,若想要升至分神期,必須要把這個虛幻的元嬰給化為實體,只有這樣的才能踏入分神期,這道理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

陸奇開始控制著那虛幻元嬰緩緩離體,與屍魁面對面而立,他把神念鎖定屍魁,口中道了一聲:「疾!」

那屍魁便嗖的一聲,進入了虛幻的元嬰體內,與這個元嬰合二為一!

突然,這元嬰開始劇烈的顫動,那屍魁也開始狂躁起來!

緊跟著,便有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襲來,痛的陸奇呻吟了一聲,這痛楚不比皮肉的痛楚,而是深入靈魂的痛楚,陸奇只能咬緊牙關,暫時把這痛楚給忍了下來。

「徒弟,快些煉化屍魁,若是再遲一步的話,這屍魁就會反客為主,佔據你的身體,到那時,你付出的一切就前功盡棄了!」五行老人的聲音在陸奇的腦海響起。

「可是……我不知如何煉化呀!」陸奇急的滿頭大汗,開口道。

「真是笨的可以,你把領域之力覆蓋在元嬰之上,就可以慢慢的煉化了!」五行老人道。

「我知道了師父,」陸奇說完,旋即施展了化神期的獨特技能:度化領域!

只見一道四色光芒從其體內迸射出來,向那虛幻的元嬰之上覆蓋而去!

霎那之後,原本還有些狂躁的屍魁漸漸地消停了下來,而陸奇的痛楚也隨之減輕,漸漸地進入了空冥之狀……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一日

兩日

三日

五日

直到七七四十九日!

陸奇終於把這屍魁給完全煉化,而屍魁也與那虛幻元嬰融為一體,再也分不出你我。

他盯著那第二具元嬰,沉吟道:「這就是分神期嗎,我怎麼感覺不到一點境界提升的樂趣呢?」

五行老人斥道:「笨徒弟,你這隻能算是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必須將這元嬰凝聚肉身才行,而且這具肉身最終和你一般無二,準確的說就是另外一個你。」

「原來如此,」陸奇靈機一動,說道:「這個不難,我只需用那涅槃溶血功即可。」

五行老人大喜道:「對呀,師父怎麼沒想到呢,你這個涅槃溶血功極為霸道,想要重新凝聚肉身豈不是輕而易舉?等你升至分神期后,把這個功法也傳給我,讓為師也走一下捷徑。」

「不用等了師父,我現在就把這功法給你,」陸奇說完,直接從腦海里發出一道信息,向著五行老人飄了過去。

五行老人張口一吞,便把那股信息給吞入腹中,片刻之後,五行老人嘆道:「妙哉妙哉,這功法真是極品啊,我只是領略了些許,就已經受用不盡了。」

「師父你慢慢領悟,我先凝聚肉身了,」陸奇道。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五行老人笑呵呵的道。

陸奇便不再理會師父,而是開啟運轉涅槃溶血功,此功一經啟動,便有一滴滴的氣之血向那元嬰飛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元嬰先從腳部開始生長,出現一個腳趾頭,然後大拇指,中指,小指,腳背,腳腕,最後徹底生成一個完整的腳!

而這隻腳的生成,足足用了七日的時間,雖然有些緩慢,但卻勝在綿綿不斷,若是照這種速度發展下去的話,想要生成一個軀體也很容易。

雖然這種生成對於氣之血的用量極大,但陸奇卻絲毫不用擔心,因為他的秘境裡面關押了數千名修士,且很多都在出竅期以上,這麼龐大的數量所生成的氣之血極為磅礴,幾乎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別說是陸奇一個人使用了,即便再有十個陸奇也足夠使用!

時間又過去了七日,那另一隻腳也長了出來,繼而便開始長小腿、大腿及腰部等等,陸奇小心翼翼的控制著氣之血,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半年之久,這具軀體徹底化為人形,那精緻的五官,高大的身形,略瘦的軀幹,組成一個新的陸奇!

隨著陸奇的神念微動,這軀體也會簡單的行走跳躍等等,不但身高和陸奇一樣,就連相貌也和陸奇一般無二,若是他倆站一塊的話,根本分辨不出哪個是真正的陸奇!

陸奇望著這一切,暗自心道:「明明我已經凝聚出第二具軀體了,為何天地異象還不到來?」

五行老人道:「還差最後一步,這分神期並不是你想的那般容易!」

陸奇問道:「到底是什麼?還請師父明示。」

五行老人道:「你需要把自身的靈魂切割一半注入這個軀體,並且還要把自己所會的神通傳授於這個軀體,只有這樣才能夠完整的踏入分神期!」

陸奇聞言苦笑一聲:「這麼麻煩!」

五行老人道:「這對你來說已經夠簡單了,最起碼你只要付出時間就能完成,而那些尋常的修士即便是付出任何代價,也不一定能夠踏入分神期,這就是你們的差距,知足吧小子!」

「聽師父如此一說,倒也有幾分道理,我就先照著師父說的辦吧,」陸奇說完,便把神念注入其紫府,開始抽離靈魂,隨著那靈魂的分割,其自身帶來的痛感也是越來越強,只聽嗖的一聲,一半靈魂站在地上,雖然相貌和陸奇一般無二,但卻顯得有些虛弱。

隨後,那一半靈魂進入了第二尊軀體之內,漸漸與之融合。

只聽轟隆一聲,陸奇的頭頂出現一道光柱,而那第二尊軀體也出現一道光柱,兩條光柱直插雲霄!

這光柱共有四色,分別是紅色、紫色、藍色、褐色,在這四色之上,竟還覆蓋著一層淡金色!

此光柱整整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才漸漸消散,至此,陸奇的修為終於到了分神期,且還有兩個軀體,並且這兩個軀體都能受到陸奇操控,不論他的意念指到哪裡,這軀體就能去到哪裡,根本不受任何阻撓。

「分神期,我終於練成啦!」陸奇仰天哈哈大笑。

之後,他輕拍腦門,從裡面出現了數道信息,向著那尊新軀體灌入,不消片刻,那尊新軀體便掌握了陸奇的所有功法及靈技。

「對了,還有聖火呢,」陸奇說完,便抬手放出了少部分灼炎玄火、紫焰妖火,虛空冥焰這三種聖火,依次進入了新軀體之內,至此這尊新軀體便擁有了陸奇的所有神通,就連那脾臟、心臟及腎臟處的元素結晶體都和陸奇本尊一樣大小。

五行老人嬉笑道:「徒弟不錯嘛,終於踏入分神期了。」

陸奇平靜的說道:「雖是踏入了分神期,但我有一事不明。」

五行老人道:「何事?」

陸奇問道:「每次踏入一個新的境界,原有的法門不是提升很多嗎?」

五行老人道:「的確是這樣,比如你的瞬移距離會增加數倍,若是師父沒記錯的話,你現在一次能夠瞬移500丈的距離,而且還沒有技能空窗期。」

「何謂空窗期?」陸奇第一次聽到這個字眼,趕緊問道。

「就是你瞬

移過後,將會出現短暫的僵直,在此期間你會變的很脆弱,容易被敵人攻擊,這就是技能空窗期,」五行老人解釋道。

陸奇點點頭道:「明白了,怪不得我使用瞬移過後,再次出現會變得很是虛弱,原來這就是空窗期。」

五行老人道:「還有就是你的神念距離和空間能力都會提升,這些等你出去實驗一番就知道了。」

陸奇道:「這些我懂,我只想問問這分神期的獨特法門究竟是什麼?」

五行老人傲然道:「是神光!」

聞言,陸奇一臉的疑惑,開口問道:「請師父講仔細些,還有這神光的使用方法。」

五行老人道:「神光乃是領域提升之後更高級的狀態,也是分神期獨有的技能,比如你的領域是度化領域,那麼你的神光就是度化神光,而且神光和領域的效果一樣,但卻比領域更為強大。」

陸奇默默地聽完,繼續問道:「那麼這神光應該如何使用?」

五行老人道:「下面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開始慢慢的體會神光。」

陸奇乖巧的點點頭:「好的師父,您說吧。」

五行老人道:「你先雙眼微閉,只留下一線光明,而這個光明就是神光。」

陸奇照著師父的指示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只留下了一線光明。

五行老人道:「然後你把這神光連通天目,最後把度化領域注入這天目之中,一次性發出,在發出的同時,只要意念所能想到的地方,就可以把這神光給發射到那裡,整體運用方法就這麼簡單,你先嘗試一下。」

「好的,」陸奇點點頭,便按照師父所示開始一步步的進行。

只見陸奇的天目緩緩張開,從上射出一道四色光芒,轉瞬消失不見。

在那百丈之外有一頭奔跑的野牛,忽然被這道四色光芒給罩住,瞬間變得溫順無比,如同一隻小綿羊一般,由於天蒼閣當時被陸奇收進五行珠之時,根本沒有妖獸,只有這些尋常的畜生。

陸奇把神念收了回來,暗自感慨道:「果然厲害,這神光不受物體的約束,只要意念想到哪裡就能打到哪裡,真是太可怕了!」

五行老人道:「這就是分神期的厲害之處,領域的速度雖快,但卻有所限制,而神光屬於意念所到的範圍,根本沒有限制,所以就比領域要可怕的多。」

陸奇道:「幸好有師父為我指點,我才知道了神光的使用方法,要不然的話,我恐怕一輩子也摸索不出來。」

五行老人道:「你說的雖然極端,但也不無道理,而修士到了元嬰期以後,很多法門就會變得及其艱難,但只要細細領悟,都能悟的出來,若是到了化神期以上,這些法門就沒那麼容易領悟了,必須由名師指點才行,幸好你有我這個師父,要不然的話,你估計窮其一生也無法知道其中的法門。」

陸奇道:「確實如此,聽師父一席話,徒兒受教了。」

「嗯,下一步咱們該去西大陸了吧。」五行老人道。

「我想去看望一下院長司徒郝,再去西大陸,」陸奇沉思片刻,說道。

五行老人道:「也好,司徒郝畢竟是芊俞的父親,你順便讓他們母女見上一面。」

「嗯,」陸奇輕嗯一聲,旋即從五行珠遁了出來,整個人站在地面之上。

忽然,陸奇的儲物戒傳來一陣顫動,他趕緊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拿出了一塊傳音玉符,陸奇望著那玉符,心道:『這塊玉符是我與黑寡婦趙淑雅單獨聯繫的玉符,她在這個時候呼喚我,莫非是遇到了危險?』

從腦海里傳來了五行老人的聲音:「你在五行珠之內修鍊了將近一年時間,外面肯定早已天翻地覆了,你別在著瞎猜測了,趕緊聽聽那女娃說了些什麼。」

「嗯,」陸奇點點頭,便把靈力注入玉符之中,便有一道焦急的女聲傳來:「陸奇公子,皇族派來數名高手對付我,我快扛不住了!」 這是趙淑雅的聲音,且頗為急促,可見她定是受到了威脅,因為此女可是黑市之主,且自尊心極強,若非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她是不會對陸奇發出呼救的。

於是,陸奇不敢遲疑,整個人騰空而起,向那修真同盟的方向飛去……

在飛行的途中,陸奇把洪天和陽平都給釋放了出來,這倆傀儡一經出現,其身軀便一分為二,變成了兩個洪天和兩個陽平,繼而他們的頭頂便有著一道光柱衝天而起,直插雲霄!

大約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那些光柱才慢慢消散,至此,洪天和陽平盡皆到了分神初期,和陸奇等級相當,並且還是兩個洪天和兩個陽平,加起來就是四個。

陸奇望著傀儡們,心中暗暗竊喜:『太好了,若是這些傀儡們加上我的話,那麼就是六個分神期的高手,這種強大的組合,別說是映月城了,即便是如今的皇族,我也敢與之一戰!』

想到這裡,陸奇的面上儘是興奮之色,且有種傲視天下的信心!

隨著他離修真同盟越來越近,那打鬥的聲音也越來越大,陸奇把神念釋放出去,發現那修真同盟已經被數百個身穿金甲的士兵包圍了起來,且還有一部分士兵在天空中徘徊,只要裡面的人想要逃跑,就會被這些士兵給無情的擊殺!

由於陸奇心繫趙淑雅的安危,便直接飛到了那些士兵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大片火球,瞬間把周圍的士兵給燒成了灰燼,其餘的士兵看到陸奇如此威猛,嚇得趕緊抱頭鼠竄,可陸奇哪會給他們機會,抬手就是一團火球,把那些士兵給擊殺殆盡,至於遠處的士兵,早已被等待的陽平和洪天給滅殺!

片刻之後,整個天空變得空空如也,再也沒有一個士兵!

陸奇殺完這些士兵之後,其身軀迅速落在了地上,此時此刻,那地上早已是屍橫遍野,宛如一座人間地獄一般,到處都是散碎的攤位,破敗的法器及材料,人類的殘肢斷臂,還有一些修士蜷縮在地上,根本不敢妄動,而這些修士裡面有男有女,其身上皆是一團血污,估計是被傷害所致,當他們看到陸奇出現之後,一個個嚇得呆若木雞,連大氣都不敢出。

陸奇在地面上搜尋了片刻,終於找到一位身穿宮紗的女子,只見那女子的頭髮凌亂無比,面上儘是惶恐之色,她看到陸奇過來之後,整個人嚇得面色慘白,低頭不語。

陸奇輕聲說道:「你不要怕,我不是壞人,我只想問你幾個問題。」

那女子抬眼望了望陸奇,通過一番思索之後,便輕輕地點了點頭。

陸奇問道:「你是不是黑市之人?」

女子小聲道:「是的。」

陸奇道:「那你可否告訴這裡發生了什麼,還有你們的黑市主人去了哪裡?」

女子回道:「這裡不知為何突然遭到皇族的襲擊,我們尊主帶領著手下與敵人拚死抗爭,最後寡不敵眾,只好……」

陸奇催促道:「只好什麼?姑娘請快些說來!」

女子道:「只好向西逃竄了,而我們卻被留在了這裡,根本出不去。」

聞言,陸奇輕舒一口氣,暗道:『只要姐姐逃出去就行,我得趕快去找到她,設法保護她的安全。』

想到這裡,陸奇對那女子說道:「包圍你們的兵甲都已被我滅殺,你們已經安全了,趁著皇族的後援還沒到來,你們趕緊逃吧。」

女子聞言大喜道:「真的嗎?那太好了!」

說完,她飛速的站起身來,向著遠處逃遁,不一會便消失在陸奇的視線。

陸奇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搖搖頭苦笑一聲:「這姑娘看起來斯斯文文的,怎麼逃起來猶如猛獸一般?」

說完,他運足靈力高聲道:「諸位道友們,皇族的兵甲已經被我所滅,你們趕快逃吧!」

話落之後,那些蜷縮地上的修士一個個站起身來,開始四散而逃,不多時,整個場地除了那些死去的修士以外,再也沒有一個活人。

陸奇大手一招,洪天和陽平盡皆飛了回來,圍繞在他的面前,剛好是四具傀儡,形成一種眾星拱月之狀。

而陸奇的第二具軀體,則是被他藏在五行珠之內,由於這是他的第二條生命,一定要保護周全,即便陸奇的本尊身死道消,只要第二軀體還活著,那麼他就可以重生!

接下來,陸奇輕觸儲物戒,把那塊玉符重新拿出來,對著上面一陣呼叫之後,便有一道音符向著天空飄去,這是他用來傳喚趙淑雅的玉符,此女也不知逃到了哪裡,他只能通過玉符來尋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