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頓時讓四周之人眼中一寒。

眾人都是冷漠的看著這一幕,一言不發。

這種場面,眾人都已經見慣了。

此刻鎮北天王最強,場中的一切,自然由他做主。

眾人就是想要說什麼,也要有那份實力。

否則,方才之人,就是下場。

「天梯呢?」

「天梯哪兒去了?」

「鎮北天王,天梯呢?」

「你不會是,想要獨吞吧?」

「…」

身後追來的數十名強者,都是看著消失的天梯,對鎮北天王質問道。

「哼。」

鎮北天王一甩袖子,冷冷的離開這裡,回到大軍之中。

天梯,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一個高而險的道路。

可在修行界中,天梯就是一條捷徑,一條通往成功道路的捷徑。

天梯流傳自上古傳說,當時的修行者可以憑藉天梯,登上上界。

然而不知因為何故,天梯斷了。

從此,仙凡相隔。

修行者想要登臨上界,就需要憑藉自身的實力,打破上界屏障。

從此,天梯就成為了傳說,一個流傳了千年、萬年的傳說。

如今,這個傳說出現了,卻又消失了。

這怎能讓人不感到憤怒。

須知修行道路艱難,一重更比一重難。

想要打通上界屏障,是何等的不容易。

看看如今修行界的情況,就可以想象了。

因此,當見到天梯時,就連鎮北天王這等已經掌握了大道的強者,也時心神震動,想要抓住這一次機緣。

偏偏天梯,好似曇花一現。

就像水中月,鏡中花一般,剛剛出現,下一瞬又消失了。

隨著天梯的消失,數十名強者的內心一陣波動。

一股股強橫的力量,從這些強者體內擴散開來。

周圍天地靈氣,被這些強橫的力量攪動起來,形成一個個恐怖的旋風。

鎮北天王那兒,更是恐怖。

鎮北天王頭頂上,早已是積蓄了大量的烏雲。

這些凝而不散的烏雲,就代表了鎮北天王此刻淤積不散的心結。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如此恐怖的現象,眾人自然是不敢多嘴,就連聲音都不敢發出,生怕惹來什麼大禍。

石柱等人站在其中,靜靜看著這一切。

過了很久之後,鎮北天王頭上那片烏雲,這才散去。

再度睜開雙眼的鎮北天王,恢復了那種從容不迫的霸氣。

一股上位者的氣息,從鎮北天王身上散發出來,充斥全場。

這股上位者氣息的出現,頓時就引起了場中不少人的不滿。

一時,有不少強者散發出自己身上的氣勢,與鎮北天王的氣勢相抗衡。

好似在說,你鎮北天王雖然實力雄厚,但卻並不表示我等就必須臣服於你,任你魚肉。

石柱也釋放出了自己的氣勢,將眾人護在了身後。

鎮北天王感受著場中氣勢的變化,朝著面前眾人看了一圈,眼中有著一股冷視。

鎮北天王眼睛一瞪,身後頓時出現了一棵參天大樹。

大樹面后,有著無數的楓樹、楓葉,還有大量散發出無盡光彩的鮮花。

大道氣息一出,鎮北天王的氣勢再度上升,直接就將眾人的氣勢給頂了回去。

眾人雖然儘力阻止,但卻依然阻擋不住這股頹勢。

石柱身後,陳長老等人看著鎮北天王背後的虛影,眼中有著一股仇視。

那些鮮花,就是鎮北天王煉化九宮真人大道碎片得來的。

陳長老等人,此刻又豈能不仇視鎮北天王。

此刻場中,鎮北天王憑藉一身氣勢,就可以鎮壓全場一般。

這其中,有鎮北天王本身的強勢,也有人不想做出頭鳥的緣故。

誰若是這個時候露出頭來,那就給了鎮北天王出手的借口。

尤其是方才出手的那八個強者,此刻都是警惕的看著鎮北天王。

果然,鎮北天王的眼神朝著那八人望了過來。

「方才你們,也得到了一些大道碎片吧。」

「交出來,那些東西都是本王的。」

「大道碎片我要,爾等背後的勢力,今日也要臣服於本王!」

鎮北天王看著那八人,沉聲道。

鎮北天王的眼神中有著一股霸道,好似只要那八人一搖頭,就會以雷霆手段鎮壓一般。

此刻,鎮北天王已經不需要借口了。

只要是他想要的,都必須要奪回來。

不給,也可以,你可以試試看,能不能接的下他鎮北天王的大道之威! 「走!」

八人被鎮北天王盯著,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其中一人大喝一聲,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另外七人,也朝著其他方向飛走。

八個人,八個方向。

鎮北天王就是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將八個人一同制服。

只要有一個人將鎮北天王纏住,那其餘七個就有了更多脫身的機會。

只是,那最倒霉的一個是誰,就不得而知了。

八人飛走的一瞬間,鎮北天王也動了。

這一刻,鎮北天王好似身化萬千一般,無數的身影從鎮北天王身上飛出,朝著八個方向追去。

鎮北天王本人,更是消失不見了。

就在眾人有些驚疑地時候,場中忽然傳來了慘叫聲。

「啊~~」

「啊~~」

「啊~~」

「…」

「不,不可能!」

「你的實力,居然達到了這個層次!」

「哼,給本王死!」

「轟」

…………

……



很快,鎮北天王就回來了。

回來的時候,鎮北天王手中抓著一堆東西。

顯然,那八個人已經被鎮北天王以雷霆手段殺了。

手中的東西,自然是從八人手中奪回來的大道碎片。

鎮北天王將手中大道碎片收了起來,再度朝著場中眾人看了過去。

很快,鎮北天王的眼睛就鎖定到了石柱這兒。

因為石柱身後,站著不少創世天宮的弟子。

就憑這一點,就已經足夠引起鎮北天王的關注了。

鎮北天王眼神看過來的那一瞬間,石柱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石柱頓時臉色一沉,周身氣勢全部放開,頂住了來自鎮北天王的壓力。

「嗯?」

鎮北天王有些驚訝。

以鎮北天王的眼力,自然看出來,石柱此時還在通天境。

雖然是通天境巔峰,可石柱這點實力,與鎮北天王相比,有著很大的一段差距。

鎮北天王似乎是有些驚訝,面前這個年輕人居然能夠頂得住他的壓力。

「王爺,此人是白憐峰的石柱。」

「小小一個峰主,居然敢收留王爺要殺的人。」

「當誅!」

鎮北天王身邊,定桃侯看著石柱,眼中一冷。

當誅嗎?

從定桃侯語氣中,鎮北天王已經聽出來了。

面前這個叫石柱的人,有些不簡單啊,居然連定桃侯都在他手下吃虧了。

一時,鎮北天王對石柱更加感興趣了。

定桃侯看到鎮北天王眼中,已經對石柱產生了收服的念頭,心中頓時大感不安。

「王爺,桃國就是毀在此人手中。」

「就連當初您指定的桃國氣運,想必也被此人獨吞了。」

「此人收攏創世天宮弟子,其心不小。」

「與其今後惹王爺不快,還不如現在,就將此人斬殺,以絕後患。」

定桃侯對鎮北天王繼續道。

似乎,不將石柱置於死地,定桃侯不會罷手一般。

「哦?」

聽到定桃侯這些話,鎮北天王沉思了起來。

定桃侯見鎮北天王沉思,不敢打擾,站在一旁。

定桃侯看向對面石柱,眼神中有著一股冷笑。

似乎在笑,你很快就要沒命了。

對於定桃侯的眼神,石柱並沒有過多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