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李雙希整理好衣服,然後站了起來,「要不要我扶你起來?」

坐在另一邊,本來也在發獃的那個女孩。她聽到李雙希說的話,反而扁起嘴,轉了身子,一副不想理人的樣子。李雙希看到這樣的女孩子,嘆口氣后,又走到了女孩的身邊。

「好了,我錯了。你先起來好不好?」

李雙希走到女孩子身邊,試圖把她拉起來。沒想到,這個女孩看起來小小一個,力氣還那麼大。李雙希一個失去重心,人就跌到了女孩身上。女孩吃痛的大叫一聲,然後就推開了李雙希。

「秦暮暮!你要謀害我啊!」

女孩又爬過來,壓在了李雙希身上,似乎是想報復她。

呼……李雙希也覺得有些難受,索性放棄了掙扎,整個人都不想動了。李雙希這一不動,壓在她身上的女孩,也覺得沒意思,也就一起不動了。她們兩個,一個疊著一個,躺在小院子的地上,一起看著天。

過了很久,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湛藍的天空讓她們兩個人的心情都平靜下來。李雙希看著天上,飄著的那朵巨大的雲,也不覺得身上壓著的那個人重了。女孩的頭髮耷拉在李雙希的臉上,刺激得她的鼻子有點癢,忍不住就打了一個噴嚏。

「啊!」女孩尖叫著從李雙希身上跳開了,「秦暮暮,你臟不臟啊!」

身上的那股力量離去,李雙希覺得鬆散了不少。她慢慢坐了起來,她看著那裡,一直在整理衣服的女孩,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很安心的感覺。因為她好久都沒有這樣肆意的生活過了。她一直壓抑著,勉強著自己去做那些人心裡的秦暮暮,而且還做不好。

李雙希其實一直都很不開心,很鬱悶。而今天這個女孩的出現,讓她好像重新找到了那種自由,隨意的感覺。雖然這種感覺,是她和這個女孩「打架」得來的。她慢慢走向那個女孩身邊,拿出帕子給女孩。女孩嫌棄的看了她一眼,但還是接過了帕子。

「剛剛不是故意的。身上都髒了,要不要去我房裡換件衣服?」

李雙希小心翼翼的問著。那女孩身上滿是泥土,就連臉上,頭髮絲上都沾滿了灰塵。雖說她的態度有些不好,但李雙希覺得,自己都把人家弄成這樣了,也不應該再繼續「欺負」人家了。

「哼,你的衣服,我才不想穿。」女孩用帕子擦乾淨了臉,「秦暮暮,看在你給我帕子的份上,今天我就算了。」

李雙希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雖然自己一時衝動,但是還好還沒有釀成大禍。如果這件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就好了。

「那就真是謝謝你了。雖然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

女孩聽了這話,又扁了嘴,她來到李雙希面前,朝著李雙希的背就拍了下去。

「秦暮暮,你再給我裝!」女孩拚命的拍了幾下,「我們以前可是經常一起玩的。雖然我們好幾年沒見,但是你也不能就這樣不認我啊。」

完了,李雙希想,這還是一個和秦暮暮超級熟的人。剛剛還和她打了一架,現在人家就在問她,認不認識她。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不用回答這種問題。

「那個……」李雙希欲言又止的樣子,她把女孩拉了過來,悄悄在她耳邊說道:「我想和你說。我真的不記得你了。也許是因為我在家太久沒出門,你變了樣子。又或許是,我病了。很多事情都記得不太清楚。」

如果沒有辦法,那就只能裝病了。只要秦相那邊秘密不泄露,應該沒有人可以質疑她的身份吧。那麼說自己病了,記不清楚事情,應該是可行的。

「你病了嗎?」女孩把李雙希上下打量一番,滿眼疑惑的樣子,「也是,這幾年的各種宴會都沒有見過你。去找你,他們也只和我說,你病了。」

李雙希看著女孩,雖然她們剛剛打了一架,雖然這個女孩剛剛一副絕不饒人的樣子,但是她掩藏在話語里的關心。李雙希還是聽出來。看來,這個女孩子以前真的和秦暮暮很要好,只是她也不知道,眼前的秦暮暮已經換人了。

「是啊,我生了一場大病。」李雙希的眼神黯淡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康復。」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康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做回李雙希。

「所以嘛。」李雙希拉了女孩子的手,「雖然我看樣子,已經認不出你是誰了,但是你可以告訴我。我保證這次以後,絕不會忘記。」

看著李雙希一臉認真的樣子。女孩似乎也也有些信了。

「那好,我告訴你。」女孩不知為何,還是放開了李雙希的手,「我是周子安。」

周子安!周啟言!一位公主,一位皇子。他們都和秦暮暮很熟嗎?

「奴婢給公主請安。」

李雙希又一言不合就跪了下去,驚得周子安說不出話來。

「秦暮暮,如果我以前認識你的時候,你就這樣。我早就和你……」周子安欲言又止,但眼神亮了起來,「我早就和你做朋友了!」

「我不太懂。」

李雙希不明白了。明明看起來好像是朋友,但又好像不是? 推幾本不錯的書:《我愛你》網遊小說

p:///k.asp?bl_id=38897

隨手帶上房門,古加泥乘着電梯,來到了賓館的一樓。從裝有感應器的賓館大門裏,走出去後,古加泥縱身跑起來。

雖然今天因爲有一場重要的比賽要打,需要儲存體力,不用進行訓練,但每天早晨起來,不運動一下出出汗的古加泥,就會全身發癢。

所以,今天依然早起的古加泥,選擇了晨跑這項即可以出出汗,又不會太耗體能的運動。

頂着暖洋洋的陽光,古加泥緩緩的跑在人行道上,公路兩旁邊聳立的景物,在古加泥的視線中,一點一點的向後退去,而古加泥的大腦中,卻在思考着昨天晚上謝君和所有華橋隊員們說的那些,專門針對張若寒而設想出的一套戰術!

謝君要求華橋中速度最快的蔣心心,一定要緊逼住張若寒,而自己和張加兵,要去同時協防着張若寒!

但是,這些一切的一切,卻只是表面的現象!

實際上,謝君只是要求所有華橋的隊員們,在一球球得分的同時,不停的增加張若寒取分的難度,讓張若寒的每一分,都是在拼盡全力之下,才辛辛苦苦的取到手!

用謝君話說,就是故意的放着張若寒一個人去強行單打華橋的幾個人!

讓張若寒這種喜歡強行單打的球員,徹底的爆發出埋藏在心底的所有得分yu望!

他要得分,就讓他得個夠!

讓他得分得的再也跑不起來,再也跳不起來!

然後,在張若寒和許耀一樣腿軟的時候,華橋就可以徹底的一舉把比分拉開,拉到省工院慘敗給華橋的局面上!

……

回想一遍李華昨晚說的話後,古加泥的心中不禁起涌了幾分不爲然。

真的有必要誘使張若寒一球球花費出大力氣,不停的取得比分,直到最後腿軟,然後藉機取勝嗎?

張若寒的速度是很快,但也不見的一定就能穿破自己的防守吧!

就算讓省工院的所有人,一起全力的進攻自己和隊友們把守的籃框。他們就真的能輕易取分嗎?

搖了搖頭後的古加泥,向前方繼續跑去,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讓古加泥從不相信,自己會在cuba中有失敗的時候!

即使他在追逐着可以打敗自己的人,但他還是有自信,在自己爆發出全部的實力後,一舉摧毀掉省工院和張若寒的全部夢想!

在實現輝煌的夢想前,即使古加泥的心同意敗,古加泥的身體也還是絕對不會敗的!

……

“砰~”

心不在焉的古加泥,剛剛跑到一條橫插在人行道上巷子口時,突然間聞到一股撲鼻的清香後,撞上了一個異常軟弱的不名物體。然後,在那個不明物體,被撞得向後倒去時,古加泥的脣邊,竟然被那個物體硬中帶軟的地方,一擦而過後,傳來了一種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痠麻感!

呆立在當場的古加泥,回味着那種痠麻感的同時,看到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孩從自己的面前一下退了回去,跌倒在地上後,扔開手了中拎着的綠色網袋。

綠色網袋碰撞地面的瞬間,滾出一個讓古加泥,熟得不能再熟的東西,

籃球!

“你幹嗎啊~~~”

白衣勝雪的女孩一邊揉着在地上摔得有點生疼的地方,一邊滿臉憤怒的看着古加泥,這個男生實在太無禮了,竟然把自己撞倒在地上後,連句對不起都不會說,還~~~

想到這裏後,白衣勝雪的女孩,臉蛋刷得一下變得通起紅起來。一邊用高挑的柳眉下,那雙充滿靈氣的漂亮眼睛,瞪着古加泥,一邊不停的用力擦試着自己的額頭,剛剛那個男生竟然用他的嘴脣,碰到了自己從來沒有任何男生,碰過的臉部(額頭上),實在是太太太可惡了!

古加泥的目光從籃球上移了回來,認認真真的移回到女孩的臉上後,心中竟然突然得涌起一種說不出來的莫名感覺。

沐浴在金黃色陽光中女孩,每一個動作都散發着夢幻的光環。臉上滿是憤怒的表情和絲沒掩勢的率真動作,以及漂亮的像是畫上去一般的精緻五官,竟然在古加泥的眼中、心中,一瞬間構成了一個無懈可擊的完美形象!

也許在剎那之後,這個完美形象,就將一去不復返,可是,卻已經在古加泥的心中,構成了一個永恆的畫面!

看到古加泥一愣半天,卻支字不言的樣子。白衣勝雪的女孩蘇雨雯,心下不由嘆了一口氣。

原來自己遇上的竟然是一個傻子啊,難怪連道歉的話都不會說!

跟這樣不健全的可憐人,有什麼好計較的,只能算自己倒黴了,唉~

再次嘆了一口氣的蘇雨雯,隨意的拍了拍已經不再是白衣勝雪的休閒套裝上灰塵,兩步走到籃球的邊上,將籃球重新裝回綠色的網袋後,以一種非常可惜的眼光,打量了英俊帥氣的古加泥一眼,從古加泥的身邊緩緩的走了過去。

這麼帥的一個男孩子,竟然是一傻子,真是有夠悽慘的!

蘇雨雯離開古加泥後開始小跑起來,準備到跑天這幾天,天天去的一個籃球場上,痛痛快快的打一會籃球,反正衣服已經髒了,再髒一點也無所謂了,呵。

發覺眼前再無佳人的蹤影后,古加泥的心中竟然涌起一種不捨的感覺,本能的掉過頭,遠遠的跟着那個讓自己心中某種東西突然破碎掉的女孩,緩緩的跑起來。

……

站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古加泥看了一眼四周的鐵絲網後,覺得這個露天的球場,還是挺有幾分味道。

於是,將目光繼續鎖定在那個,讓古加泥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下,跟隨着跑到這裏的女孩身上。

蘇雨雯一邊滿臉笑容的將籃球向籃框投去,一邊用眼角的餘光打量着那個跟着自己跑到這裏,卻依然一言不發的傻子!

投了半天的球后,蘇雨雯意外的發現那個傻子竟然會用點頭或搖頭的方式,預測自己的投籃球是否會進後,蘇雨雯的心中,不禁提起了幾分興趣。

難不成這個傻子,還會打籃球不成?

好吧,就讓我再試他一次!

縱身跳起來的蘇雨雯,雙手推出籃球。自以爲這球會進的時候,卻發現靠在鐵絲網上的古加泥,輕輕的搖了搖頭。

哼,就知道你是胡亂猜的!

輕哼一聲的蘇雨雯,準備轉頭的瞬間,卻聽到了一聲讓她滿臉驚訝的聲音。

“啪~”

籃球砸在籃框上,向籃框的側面,古加泥站立的地方飛了過去。。

天那!

怎麼可能!

這個傻子竟然真的能夠看出我的投籃會不會進!

難道他是一個傻子籃球高手?

心裏一邊不停出作驚訝評價的蘇雨雯,一邊向在地面上不停滾動的籃球小跑過去。

蘇雨雯剛剛接觸籃球不久,只是在某一次機緣巧合下,去同學家玩的時候,從同學那裏看到安徽省現在炙手可熱的cuba新星張若寒的精采視頻後,問出了一個令同學飢笑的問題,

這個叫張若寒的男生手中,是不是裝了一個吸盤,所以才能把時不時的,將籃球像是貼在手中那樣,緊緊的吸附在手掌心下。

問出如此可笑問題的蘇雨雯,面臨的結果,自然是同學的一陣轟笑,笑蘇雨雯的見識太差了,竟然連這是爲什麼,都不知道。

於是,心下非常不服氣的蘇雨雯,開始琢磨起籃球,一定要明白那個叫張若寒的男生,爲什麼不用在手裏裝吸盤,便可以把球緊緊貼在手掌上的原因!

這一爲期好幾天的仔細琢磨後,蘇雨雯終於明白了,張若寒是通過一種被很多人稱爲球感的東西,利用一種意從心生,手隨心動的巧勁,將籃球像是吸住似的,穩穩的將籃球,壓在手掌之下。

然後,從蘇雨雯明白原因的那一天起,世間上便理所當然的又多了一個女球迷!

……

剛想彎下腰拾起籃球的蘇雨雯,卻倍感意外的發現那個傻子籃球高手,快自己一步,一把抓住籃球后,向着自己的面前,緩緩的遞了過來!

好大的手啊,居然可以抓球!

眼中流露出幾分好奇的蘇雨雯,略微的打量了古加泥的大手幾眼,正想伸出手來,將籃球接過來時,卻更加意外的聽到一聲非常有磁性的男聲,在耳邊響了起來。

“投籃的進候,眼睛一定要死死的盯在某一固定的位置上,可是籃框的後沿,也可以籃框的正中央,依個人習慣不同,可以略變。但是,在投籃時,如果眼睛沒有盯住某一點的話,這球是很難進去的,即使進去,也是絕對的運氣球!”

擡起頭來的蘇雨雯看到從古加泥英俊的面孔上,射出讓人信服的自信目光後,無意識的點了點頭,說了一聲“謝謝”後,從古加泥的手中接過籃球,可是心中卻老是覺得哪裏不對勁!

轉過身的蘇雨雯,正想掉頭走開時,終於意識到是哪裏不對勁了,猛然過身來,一臉憤怒的向古加泥質問道:“好啊,原來你不是傻子啊!那你剛剛怎麼在把我撞倒後,卻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說,還~”

說到這裏,蘇雨雯臉蛋,刷得一下又紅了起來,不禁氣鼓鼓的撇着小嘴,拼命的用可以殺人的眼光,瞪着古加泥。

心裏涌起一陣莫名的甜意後,古加泥開口道:“剛剛是我的錯,我在想一些事情,所以沒有注意到從小巷子裏突然跑出的你,在這裏,我向你道個歉,說聲對不起!但是你也不能把我當傻子啊,難道我的樣子,非常像一個傻子嗎?”

不知爲什麼在蘇雨雯面前,可以不用去想任何事情的古加泥,很是難得的幽默了一次,摸了摸自己帥氣的臉龐後,笑吟吟的看着蘇雨雯。

“但是,你還~”

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後,一張漂亮臉蛋已經賬得通紅的蘇雨雯,還是無法說出那件羞人的事情,便重重的跺了一下腳後,爲了讓自信滿滿的古加泥,受到幾分挫折,開口反問道:“從你剛剛說投籃那些話中,可以看出你對自己的籃球技術,到有幾分信心。可是,你能有安徽這裏的一個cuba球員張若寒那麼厲害嗎?”

聽清蘇雨雯的話後,古加泥微微的愣了一下,

安徽這裏的?

原來這個漂亮女孩不是安徽人啊。

從她天真活潑的外表上看,一點也不像是踏入過社會的樣子,看來是一名到安徽上學的外地大學生!

古加泥的沉默不語,讓心中涌起幾分得意的蘇雨雯,認爲古加泥在聽到張若寒的名頭後,便心驚的說不出話,不禁接着說道:“聽我的同學說,今天晚上,張若寒就要帶領省工院代表隊,去和cuba總冠軍隊伍華橋大學代表隊的cuba最強球員古什麼的較量,然後,就會在今天晚上,把cuba最強球員的稱號搶到手中!”

“不可能的,他搶不去的!”古加泥順着蘇雨雯的話,本能的說道。

“誰說的啊,看來你是不知道張若寒有多厲害,他可是強的不像話!一定能把古什麼的cuiba最強球員的稱號搶到手中!”非常崇拜張若寒、簡直把張若寒驚爲天人的蘇雨雯,向古加泥嚷嚷道。

“不可能,還是不可能的!”搖了搖頭後,古加泥非常自信的說道:“張若寒是一名非常厲害的球員,算是cuba裏最頂尖的好手!但是,他還是搶不走華橋大學古加泥的cuba第一球員稱號!”

“哦,你知道那個古什麼的全名啊,看來你是華橋的球迷,難怪會這樣說!”蘇雨雯恍然大悟的道:“但是,張若寒肯定會打敗古加泥的,你的話只是你的個人偏見!”

“不是偏見,而是事實!不信的話,晚上你去現場觀看一下比賽,就會知道真正的結果是什麼樣的!”

“我是想去啊,可是去不了,沒有門票!我那位老球迷同學,爲了得到一張門票,可是賣了三百多塊的安踏物品,纔得到一張贈票,然後,當我想去買的時候,安踏公司已經贈送完所有大賽組委會分配給安踏公司的球票了。我根本就弄不到門票,怎麼去現場觀看比賽啊?”蘇雨雯一臉可惜的說,真的好象去現場,看看張若寒打起籃球的樣子,到底有多厲害,多帥啊!

古加泥輕笑一下,從懷中摸出一張謝君昨天晚上硬賽給他的vip席球票,遞到了蘇雨雯面前,真是沒想到自己真的會有用到這張球票的機會!

“這是比賽的球票,你可以在今天晚上去看比賽,也可以親眼目睹古加泥和張若寒誰纔是真正的cuba第一人!”

“真的假的!”非常激動的蘇雨雯把球票一下抓到手中,仔仔細累的瞅了兩眼後,發現和同學手裏球票是一樣的,但是,卻沒有注意到寫在球票一個小角落裏的vip三字!

“當然是真的,你可以拿這張球票去看比賽,但是我想請你和我打一次賭!”古加泥將蘇雨雯手中的球票拿了回來,看着蘇雨雯說道,相信蘇雨雯一定會和自己打這個賭!

“什麼賭,你說!”蘇雨雯當真和很多女生不同,沒有一絲的作做感,眼巴巴的盯着古加泥手上的球票,隨口說道。

“如果古加泥戰勝了張若寒,你可以帶領我在合肥遊玩一天嗎?”古加泥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某些衝動!

此時如果有熟識古加泥的身在場的話,一定會以爲自己肯定是在坐夢!

曾經於n位美女面前,卻看也不看別人一眼的古加泥,竟然會向蘇雨雯提出了這個簡直就是變相相約的打賭!

“行!沒問題~,我和你賭到底!”

蘇雨雯一把將球票搶到了手裏,才覺得心中踏實不少。反正蘇雨雯相信張若寒肯定比那個古加泥厲害,這個打賭,她勝定了;!

“ok,明天晚上,如果古加泥戰勝了張若寒,就請你在比賽結束後,坐在座位上,不要動,到時候,我會去和你聯繫的!”

“你放心好了,我是一個非常講信用的女孩,如果張若寒真的輸了,我會坐在座位上,等着你來,但是,張若寒要是勝了,我可就要走了啊!”蘇雨雯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叫人不得不信的真誠後,緩緩的說道。她在學校裏時,就是以從不食言和漂亮的外表,而非常有名氣的!

“好,那明晚見!”

古加泥脫口而出的說了一句後,轉過身,向露天籃球場外面走了過去。沒有注意到蘇雨雯對着自己的背影做出的一個鬼臉,和那句小聲的不滿:“什麼話啊,向是一定會勝似的,~~”

走出籃球場的古加泥,任憑心中不斷涌起的激動,全力的飛奔在清晨的陽光之中,心下更有一個聲音在大吼着:“張若寒,今天晚上你必定會敗的!因爲,我要打敗你的理由,又多了一個!”

ps,看書請砸票,謝謝,小鬱今天晚上上封推,如果能夠衝進推薦前十里,並定將再次更新解禁!

請大家多多砸票,多多支持

鬱郁林中樹2005。9。16 「秦暮暮!秦暮暮!」周子安又拍了拍她的臉,看她沒有反應的樣子,越發開心,「你真的病傻了!」

嗯,聽到這裡,李雙希確定,這位公主肯定不是秦暮暮的朋友。

哪有人知道朋友病了,還能這麼開心。甚至於在人家面前,大喊:你真的病傻了!

不過李雙希轉念一想,不是朋友?那是仇人?但在她面前的這位可是公主啊。如果公主要想作弄她,那還不是易如反掌么。

又是一個不妙的情況。而且……母女倆一起來,還讓不讓人,有喘息的餘地。

「是,公主,奴婢在……」

李雙希毫無靈魂的回答著。沒有自由,沒有家人,現在她連栗子都沒有了……還有人想耍她玩。真是太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