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賽和井午走來,兩個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現在看你還往哪裡跑。」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兩人的想法都是山洞肯定是到頭了。

「嗯?你手上那是什麼東西。」王賽目光忽然掃到了莫東手指上的儲物戒指。

此時,儲物納戒灰皮脫落,露出如岩漿的顏色,還散發著淡淡光芒,就算莫東有意掩飾,也掩飾不了多少。

「儲物納戒……不對,儲物納戒怎麼可能發光。」王賽道,目光閃爍個不停。

而這時,莫東沒有回答他們的話,而是不再猶豫的向前走去。

山洞幽深、漆黑,然而以靈士的目力不算什麼,可唯一看不透的就是莫東身後。

在莫東踏入身後的時候,王賽兩人震驚的發現彷彿有粘稠的墨水將莫東淹沒,而他們看不到莫東的身體了。

「哪裡走。」

井午反應最快,沖了過去,發生了和莫東一樣的情況。

王賽也趕忙追去。

「砰。」

可是他碰到了山壁,因為沒有絲毫防備,整個人撞的飛了出去。

等他怒哼著抬頭觀察的時候,發現山洞的漆黑減去不少,最為重要的是,在他前方不再是幽深,而是一堵山壁。

「怎麼可能。」

王賽震驚的站了起來,他親眼看到莫東與井午走了進去,而且那裡不是山壁。

「難道他們無疑觸碰到了一處古迹……」王賽到底是強靈宗弟子,見多識廣很快想到了什麼。

你的餘生,我負責 他的一張臉就陰翳起來。

「該死的,為什麼只把我擋住了。」

一會兒,山洞裡只回蕩著王賽悔恨嫉妒的吼聲。 蕭陋很快的召集了兄弟在訓練場上集合,他們是馬匪,馬自然不會少。

嫻熟地將捲髮高高束起,發尾捲起更增添了她桀驁不羈的氣質,再換上她上戰場時穿的高彈性皮衣皮褲,腿上有三個放手槍的口袋,不過她喜歡用機關槍,子彈可以掛身上方便取。

最後是戴上她的鬼面面具,騎在馬上有種威震天下的感覺,對著眾馬匪下命令「兄弟們,出發!」

以她為首,手持大旗的手一揮,幾百號人一起隨她策馬而去。

快到了的時候,命令他們把馬都放在蟻丘前那片草地上吃草,他們只需背著機關槍和手榴彈還有蜂蜜炸彈在兩旁埋伏著,只剩蘇心優騎著馬帶著幾十號人去應戰。

這樣一來好讓何家軍放鬆警惕,二來是可以減少人員傷亡。

蘇心優在蟻丘前等了快半個小時,何弘翰才帶他的人浩浩蕩蕩的前來,看樣子一萬人都不止,難怪那些只有一百來號人的小匪窩沒打就出來投降了,他這是想要用人口來鎮壓對方的氣勢啊。

步行過來的?猜想是軍車上不了山所以把軍車都停在山腳。

他身邊的一位扛著重型遠程掃射槍的魁梧壯漢隔著一個蟻丘對蘇心優大喊「飛龍寨的人聽著,你們現在被包圍了,識相的叫集所有人出來投降,我們可免你們一死否則我們將會掃平飛龍寨!」

一萬人就想掃平她飛龍寨?這未免太可笑了吧?

蘇心優不屑的挑釁道「歡迎你們來掃平我飛龍寨!」

是女人的聲音,十分狂傲的女人聲。

好個蘇心優如此不將他何家軍幾萬精兵放在眼裡,手一揮,讓炮兵架起大炮。

還有用投石哭改造的拋彈裝備。

並高聲大喊「誰活捉飛龍寨頭子重賞!」

他們就十幾個人,這激勵了不少勇士要活捉蘇心優。

想活捉她?先過她的螞蟻大軍再說,後退了幾步,手一揮讓人向前去先給他們拋去糖心炸彈。

躲在樹叢中也有仿古人的投石器,兩邊齊開火,何家這邊投來的是真正的炸彈,剛好投中的蟻丘,而飛龍寨的側是投中他們。

糖彈紛紛落在他們身上,前幾排的兵都被糖粘了一身,這讓何家軍被甜得一臉懵圈,心裡在想飛龍寨的人不是傻的吧?這邊用真正的炸彈轟炸他們,而他們竟用糖回擊?

看到這些東西,何弘翰的臉色驟然變了,拿起準備好的傘擋住向他飛濺過來的糖,這女人果然真有一手。

不一會兒,被何家大炮炸開的蟻窩剛好讓螞蟻尋糖的甜味而去。

前面身上粘有蜂蜜的官兵都瞬間被螞蟻吃剩骨頭,這就算是上慣戰場殺敵的勇猛士兵都被嚇得沖在前面的人向後逃跑。

因他們逃的速度不及蟻兵,不少人用身體去阻擋螞蟻大軍。

看到他們狼狽的逃跑和一路的碎屍骸,蘇心優痛快的大笑,想活捉她,做夢吧!

這就是她飛龍寨人少女人當家也不會被強匪欺壓的原因。

士兵擁護著何弘翰後退到剛才在跟他們說話時臨時挖,不足一米的溝后,並讓他們放水,放火水在面上點起火阻擋螞蟻大軍攻擊他們。

「大當家,何家軍竟然想到這法子來擋住螞蟻大軍,怎麼辦?」

蘇心優嘴角微揚「他們這樣也只是治得一時,如果想要完全攻下我們飛龍寨那就先把螞蟻大軍砌底的消滅才能。」

如果沒有這群螞蟻,以他們人這麼少是不可戰勝何家那一萬精兵的。

「轟隆~」

一時安全的何家軍又開始問螞蟻大軍開炮,先是投火水再投炮彈,火勢很猛,可惜燒不起整座山。

能養這麼多螞蟻自然會使整座蟻丘寸草不生,只有沙子火就燒不起來。

「司令再這麼下去也不是法,我們人再多也不敵這螞蟻大軍。」

何弘翰看了下這方圓幾公里都是寸草不生大大小小的蟻窩一時也除不去,只好下令退兵,改日再攻。

剛才浩浩蕩蕩來的何家軍認慫遲兵這可把飛龍寨的土匪們高興壞了,每個人心裡都樂開花當場開起慶功宴,把剩下的蜂蜜投給螞蟻大軍。

這麼一折騰都快大中午了,再不回去可真會害慘小香。

*

蘇家小姐床前

蘇夫人正坐在床前好幾次想要掀開小香的被子都沒辦法,疼愛自己唯一的女兒又不想強將她從被窩裡掏出來,只好在一旁問她道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說悠兒,你這是到底怎麼了,別嚇娘,你是受了委屈還是怎麼了快跟娘講,娘給你作主,出來吃飯啊,別餓著了。」

小香在被窩中死死抓住被就是不出來,小姐說好了天亮前回來,可這都大中午過了還不回都把她急哭了,心裡焦急的盼著小姐快回來。

「著火啦,快來救火啊~」大院里不知誰喊救火,蘇夫人這才帶人離開房間。 第一百三十章劍訣平天式

莫東從跨入令自己心悸的地方后,就感覺一腳踩空般,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墜落。

大約下降了十丈的高度,他踩在了地上。

「這裡是……」

莫東打量四周,就發現自己在一個寬闊的地底空間里,這是一處開鑿出來有四百平方米大的洞窖。

「棺材。」

在洞窖最中央放置著一口棺材,莫東感覺到此地有淡淡的死氣。

「這裡是墓穴。」

驀然一個想法浮現在腦海里,莫東再看此地的任何地方就越發覺得自己想的沒錯。

這時候,頭頂傳來動靜。

莫東目中一絲殺機閃過,在井午因為下墜而產生的條件反射的自然驚慌時,他猛然躥出,掌中祖劍斬出。

似黑色閃電閃過,午井雖有警惕,不過他的警惕都在下墜的情況中,想不到突然會有凌厲殺機襲來。

「啊。」

血液濺出,祖劍刺穿了井午的胳膊。

「是你。」

不過井午到底是靈動二重境界的高手,很快反應過來后,厲喝一聲,抬起陰爪向莫東腦袋揮去。

莫東除非想要以生命換其一條胳膊,所以他當機立斷抽出祖劍,向後閃去。

「啊。」

井午慘叫,莫東抽劍的時候,把劍旋轉,剮著井午的傷口,使井午傷口如洞。

飛天劍中平天劍的劍氣也在井午身上肆虐,井午落地以後就知道自己被莫東暗算了。

井午陰厲的雙眸彷彿森羅鬼一樣,但他顧不得先找莫東報仇,而是先穩固了自己的傷。

莫東這一劍,雖然沒有將井午一條胳膊完全廢掉,但井午的這條胳膊將沒有戰力。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井午逼出劍氣,封住傷勢,掃著莫東的臉,冷森的聲音仿若厲鬼。

莫東沒有回答,而是警惕著王賽。

良久,莫東眸子里有一絲精芒閃過,他看向上方位置,竟然沒有找到一處洞口。

全是密封的山壁。

「這……」莫東想到了那呼喚,看了眼手指上的儲物納戒,心中有些明白。

顯然,不清楚什麼原因,不會再有人進來了。

而他確信,這種情況與他手中的納戒脫不了關係,或許他可以踏入這裡,也是因為納戒。

至於井午,是因為緊跟著他。

那麼這儲物納戒,很有可能就是此地的鑰匙,是這個墓穴中重要的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井午驚疑的聲音打斷了莫東的思索,他看著井午,眼中就有了凌厲之光。

若只有井午一人的話,他不一定會死在其手上。

「這是一處古迹……」井午想到什麼,臉色不擔憂反而歡喜起來,他又看到了中間的棺材。

「這裡肯定是一位強者的墓穴。」井午臉上激動起來了,他想到許多有關於強者墓穴的事情。

許多人誤闖或者找到強者墓穴,得到強者傳承以及留下來的寶物,崛起成為天下巨擎。

這些事迹,都刺激著井午的心臟。

「好,好,我井午從今以後要成為巨擎大能和強者……」井午陷入了美好的憧憬之中。

「你在做白日夢嗎。」

一個聲音擊碎了井午的美夢,他這才想起還有莫東這個人。

「當然,要先殺了你再說,也很多謝你誤闖到這裡,成為我井午的崛起之地,我成為強者的時候,會緬懷一下你的。」

井午因為知道這裡可能是強者墓穴后,心情也都很愉快,對待莫東的時候,都有一種喜悅。

絕世溺寵:國民女神,不要跑 井午忽然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什麼,臉上都有了笑容。

「我突然想到,你可能不是誤闖進來的,而是……你手上那奇怪的戒指。」

井午貪婪的盯著莫東手指上的戒指,「可以儲藏物品,又可能與這強者墓穴有關。」

「現在我命令你,將它交給我。」井午臉上貪色和陰冷交織,身上也有陰寒之氣流轉。

「你數次傷在我手中,不得不說腦子是個好東西。」

莫東手持祖劍,深深呼吸一口氣,目中鋒銳之光彷彿能刺破空間。

「你知道嗎,你們兩人中我最忌憚的是王賽,因為他有著高妙的身法,他可以追的上我總能給我致命一擊,所以你可能會慶幸王賽沒有下來和你搶這可能是強者墓穴的機遇,但也這也意味著你要死在我手上。」

莫東冷聲道,他的眼中還有一絲戰意。

「你是在說我不如王賽嗎,現在我就讓你去見閻王,到時候你的戒指就是我的。」

井午怒到地上都有冰霜。

兩道森冷尖爪襲來,莫東出劍。

平天劍訣施展,祖劍吞吐劍芒,凌厲不可擋。

「殘片的靈兵而已。」

井午側身一躲,雙爪擦著祖劍兩側,寒氣涌到祖劍上,他不僅不躲,竟然還想要奪過莫東手中的祖劍。

在這一刻,莫東明白了,一直以來是他底牌之一的祖劍,在與靈動高手戰鬥的時候,發揮的作用已經不大了。

不過祖劍的鋒利依然是每個人忌憚的。

莫東沒有因為井午的那句不屑而影響心智,劍招一變向上撩去。

「滋滋。」

頃刻,兩人交手二十招,莫東狀態還好,井午卻暴躁的要命。

因為兵器的優勢,莫東又藉助身法,將兵器的長處發揮到極致,最重要的是井午的陰寒之氣對莫東影響不大。

所以井午到現在還沒有摸到莫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