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暖心裡酸溜溜的,速食麵有什麼好吃的?

連她都不吃速食麵,莫承佑會稀罕吃什麼速食麵嗎?!

還說什麼會考慮的,考慮你個大頭鬼啊!

沐暖暖心裡亂糟糟的,她明知道這只是一件小事,可她心裡就是莫名其妙的不好受,吃醋了。

那女人還說是學航海專業的,比起自己不知道強了多少,人家還能在事業上幫到莫承佑,而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莫承佑是不是不需要自己了……

等到那女人離開之後,莫承佑再次看向了手機屏幕,見視頻里的沐暖暖不動了,他還以為是網路卡了,「暖暖,你還在嗎?」

「在。」聲音聽起來沒精打採的。

莫承佑看出來她情緒有點低落,但是想不通原因。

是還在怪自己受傷了沒告訴她嗎?

還是工作上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

莫承佑問她:「怎麼一下子不說話了?」

沐暖暖聲音悶悶的,「沒有啊。」

哼,吃你的速食麵吧!

那種垃圾食品有什麼好吃的,難吃死了!

哼哼哼!

莫承佑看出來她情緒不太對,卻又猜不出原因。

想來想去,覺得是不是自己吃獨食,而她卻要保持身材,控制飲食,所以不太高興了?

他想了想,說:「等這邊後續的事情處理好,我就回來了,等到時候我帶你去好吃的。」

沐暖暖更加不爽了,瞪了他一眼,語氣也有點沖,「那我先下線了,睡了!」

莫承佑心中失落,聲音低低的「嗯」了一聲。

沐暖暖抓了抓腦袋,掛掉通話。

她對於自己幫不上莫承佑任何忙,覺得很抓狂。

她愛他,想要和他在一起。

只是單純的想和他在一起。

但是卻從來沒有想過,他除了是帝凰娛樂的幕後老闆,還是莫家的繼承人,還是南宮家的少家主。

他出身高貴,身份高不可攀。

自己也不知道哪裡來的狗膽,跟他表白,還稀里糊塗的把他拿下了,甚至還順利結婚了。

他們的感情之路走得太順暢了,幾乎沒有遇到什麼挫折。

現在忽然冒出來一個大晚上送速食麵的女人,讓沐暖暖心裡不安。

別人還能給他送個速食麵,以所學投身南宮家助力他。

而她卻只能遠遠看著,什麼都做不了……

沐暖暖搖搖頭,覺得自己想太多了,可另一方面又因為別的女人對莫承佑的殷勤而感到不安。

她倒在床上,拿枕頭捂住自己的腦袋,無聲的土撥鼠尖叫,「啊啊啊!」



快要過年了,沐暖暖的工作也變得忙碌起來。

拿楊麗君的話說就是,你那麼早就結婚了,不快點給我多賺點錢,那我還不虧死了啊?

沐暖暖啞口無言,只能變身毫無靈魂的營業機器。

轉眼就是元旦節了,又是新的一年了。

楊麗君給元氣少女接了一個衛視元旦晚會的節目,之後的新年假期有三天,讓幾個小姑娘高興得手舞足蹈。

「總算是可以休息啦!這段時間可累死我了!」

「難得的假期,我要睡上三天三夜,誰也別叫我起來!」

轉眼就到了元旦節當天。

元氣少女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事業越來越紅。

在她們登台表演的時候,瞬間收視率到達了頂峰。

在觀眾席不起眼的角落裡,坐著一個身材修長,戴著口罩的男人。

口罩上面是一雙深邃幽黑的眼眸,那雙眼眸一直死死地盯著舞台上的女孩。

舞台上的表演很精彩,扣人心弦。

秦致的眼眸卻一直盯著台上那個最美的女孩。

胖虎坐在他的身邊,小聲地說:「秦少,看完這個節目我們就提前離場吧?」

人太多了,秦驚鴻要是被認出來就不好了。

秦驚鴻沒說話,只是眼眸依舊貪婪得盯著舞台。

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秦驚鴻的變化太大了,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

曾經身上玩世不恭的氣質,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見底的深沉,讓人看不透,無比的危險。

他徹底告別了娛樂圈,開始投身商界。

他沒有接受秦爺爺的安排,而是自己殺出了一條血路。

秦驚鴻雙眸一瞬不瞬地看著沐暖暖,他的心臟在激烈地跳動著。

只要遠遠的,遠遠的這麼看著她就好……

台上的表演結束,台下的粉絲們舉著燈牌瘋狂吶喊,無數人為她而瘋狂。

秦驚鴻知道,屬於沐暖暖的時代到來了。 在元氣少女的表演結束之後,秦驚鴻就悄悄離場了。

如同他來的時候,沒有驚動任何人。

沒有人知道,他曾經悄悄來看過她了。

……

後台。

沐暖暖和元氣少女們在卸妝。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今天的表演太成功啦!」

「我真的沒想到,我們人氣那麼高!」

「你們看到應援的燈牌了嗎?好亮呀!」

白靈拿著手機,招呼大家,「來來來,我們給粉絲髮個照片福利吧!」

大家圍過去拍照。

拍完之後,白靈加了濾鏡,稍微修了一下圖,就發到微博去了。

「暖暖,等下你要做什麼呀?」

「我……」沐暖暖正想要回答,忽然見到化妝室的門被人給推開了。

楊麗君帶著秦致走進來,其他人紛紛喊:「叔叔好。」

秦致微微點頭,走到了沐暖暖面前,「暖暖,今天是元旦節,跟爸爸回家去吃個飯吧!」

沐暖暖不想去,「我打算去找姍姍一起吃飯。」

沐姍姍考上了T市的大學,約好了晚上一起吃飯,然後明天一起去老家的。

「把姍姍一起叫上吧。」秦致說。

見沐暖暖還在猶豫,秦致嘆了口氣,「你爺爺生病了。」

沐暖暖愣住。

「我的車在外面等你,你卸完妝我們先去接姍姍,再一起回家吃飯。」

在大學門口接到了沐姍姍,然後一起回秦家去吃飯。

沐姍姍小聲地說:「姐,姐夫他們回來了嗎?」

這個「他們」指的就是秦朗了。

沐暖暖搖搖頭,「還沒有,不過應該快了。」

人質都救出來了,莫承佑怎麼還不回來?

該不會是吃速食麵吃上癮了,不想回來了吧?

沐暖暖趕緊搖搖頭,把腦袋裡長出來的檸檬樹甩掉。

「哦。」沐姍姍語氣挺失望的。

秦家今天非常熱鬧,任重致遠四兄弟都到齊了,還有秦川、秦鈺、秦珂三個哥哥。

見到沐暖暖來了,秦川、秦鈺、秦珂三兄弟眼睛一亮,立刻跑了過來。

「暖暖,你來啦!」

「姍姍也來啦!」

秦爺爺的樣子看著有點憔悴,見到沐暖暖來了,精氣神一下子就提起來了,「暖暖來了啊!」

「爺爺!」

「快過來坐!」

沐暖暖聽話的上前,「爺爺,您是不是生病了?」

秦爺爺不爽地瞪了秦致一眼,隨即樂呵呵地說:「沒有,爺爺的身體可好著呢!」

話雖然這麼說,但其實秦爺爺已經八十多歲了。

之前還因為心臟病昏迷入院,早就已經是風燭殘年。

要不是為了給沐暖暖撐腰,強撐著一口氣,怕是早就不行了。

「爺爺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沐暖暖脫口而出。

秦爺爺高興了,「那是當然,我還要給暖暖撐腰,要看著暖暖的寶寶出世,爺爺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沐暖暖捲起袖子,「今天我來下廚吧!」

「暖暖還會做飯?」

沐姍姍說:「我姐做飯可好吃了!」

要說起沐暖暖的廚藝,她絕對是沐暖暖的頭號迷妹呀!

「姍姍來給我打下手吧!」

「那用得著姍姍啊!」幾個哥哥忙不迭站出來,「姍姍在這裡玩吧,我們來給暖暖打下手。」

這可是表現的好機會呀!嘿嘿!

兩個嬸嬸笑著把他們推開,「你們幾個哪裡會做飯?還是不要給暖暖添亂了,暖暖,我們來幫你。」

於是,沐暖暖親自在廚房裡主廚,兩個嬸嬸給她打下手。

而沐姍姍則是在客廳里,有幾個哥哥伺候著,大吃特吃零食。

「姍姍,你在學校里過得怎麼樣?有沒有人欺負你?要是有人欺負你就跟哥說,絕對幫你出頭!」

沐姍姍搖頭,「沒有,哪有人會欺負我呀?」

「姍姍,你們學校有沒有人追你?你年紀還小,可完全不要被大豬蹄子給騙了!要談戀愛必須要讓哥哥看過人才行,知道嗎?」

沐姍姍差點被零食給嗆到,「咳咳咳!」

「瞎說什麼呢!」

沐暖暖的臉都紅了,一臉小臉紅撲撲的,「沒有沒有,我才沒有談戀愛呢!」

倒是有人給她寫過情書,不過她統統都拒絕了。

「沒錯沒錯,我們姍姍年紀還小,不著急談戀愛。」

秦川、秦鈺、秦珂幾個哥哥都把沐姍姍當成是親妹妹疼愛。

另一邊在廚房裡,兩個嬸嬸嘆為觀止。

「暖暖,你這手藝是從哪裡學來的呀?」

「就是,暖暖,你這刀工真是太厲害了!」

沐暖暖淡淡一笑,「我喜歡廚藝,自己鑽研的。」

這話一出,兩個嬸嬸對視一眼,眼底露出了深深的憐惜。

暖暖這孩子肯定吃了不少苦!

沐暖暖倒是覺得自己的手藝生疏了不少,但是秦家全家人都吃得讚不絕口,紛紛誇讚她的廚藝。

秦爺爺吃了不少,要不是被攔著,他還要再吃一碗飯。

「老爺子身體消化不好,可不能再多吃了。」

秦爺爺面露遺憾。

沐暖暖不忍心看著秦爺爺眼巴巴的樣子,承諾她只要有空就過來給秦爺爺做飯,這才逗得秦爺爺眉開眼笑。

吃完飯,秦川三個哥哥帶著兩個妹妹去放煙花玩。

大家都絕口不提莫承佑還沒有回來的事情,生怕勾起了沐暖暖的傷心事。

沐暖暖望著滿天的煙花,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莫承佑快點回來。

她真的好想他呀……

……

同樣是過節。

秦家熱熱鬧鬧,而葉微瀾則是冷冷清清,孤孤單單一個人。

她和秦致離婚之後,秦致收回了別墅,直接賣掉了。

她被迫只能搬到了自己以前的一個房子。

葉家早就沒落了,家裡的兩個弟弟看到了新聞,都跑來問她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