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況下,三弟沒有十分重要的事,不會給他電話。

蘇晨昀:「什麼事?」

慕晨翊:「用最快的無人機回家拿件東西給我送來。」

蘇晨昀:「是什麼?」

慕晨翊:「一個化妝包。」

蘇晨昀(氣不打一處來):「我是你助理?」

慕晨翊:「鄭軾請假了。」

蘇晨昀(有些後悔,當時在娘胎里應該讓他先出來):「地址!」

慕晨翊:「婚姻登記處。」

蘇晨昀頓覺頭頂天雷滾滾,三弟被人收了,他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嗎?

沒聽到他的聲音,慕晨翊沒耐性催促道:「抓緊時間,然然要化個妝才答應拍照,我的幸福就在你手裡了。」

「好。」蘇晨昀已經不記得上次這麼爽快的答應三弟的要求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了。

大概是因為要把他們家的魔王給踢出去,有些興奮吧。

蘇晨昀暫停了會議,回到辦公室著手安排,順便給大哥去了消息。

遠在帝都的慕邇凡握著電話又走神了。

老三做事總能出其不意的震驚眾人。

莘妤正在擦拭他辦公室里作為擺設的一套茶具,見他元神以飛走,她忍不住看了他好幾眼。

一動也不動,手機里有符嗎?

要是有,她倒想去看看是哪種符能鎮住這個表面儀錶堂堂心懷天下,私下裡竟然要和她斤斤計較的男人。

她走過去仔細看了看手機里的信息,不是很清楚,隨手用抹布擦了擦,沒等她因庄珞然的消息而震驚,慕邇凡凍人的視線已經移了過來。

距離太近,特別冷。

莘妤往後退了退,看看自己手裡的抹布:「乾淨的,已經消毒了,用它擦乾淨的杯子,你不也用來喝茶了嗎?」

慕邇凡嘴角抽了抽,他一定是和自己過不去,才會答應三弟幫他照顧一個女人。 「明天你不用來了。」他冷冷說道。

莘妤有些詫異:「為什麼?」

她踩疼他尾巴了?

慕邇凡放下手機:「幫你聯繫了一所學校,兩年後,你就能……訓獅了。還有半個月開學,回去準備準備。」

嗯,以後每天帶著一群小不點上房揭瓦的日子不遠了。

莘妤驚呆了。

她以為她會一直在這裡做茶水工的。

「怎麼,捨不得這裡?」慕邇凡覺得她不說話是在思考什麼。

「誰想天天看到你,我只是驚訝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天天見鬼也好過見他!

慕邇凡危襟正坐:「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

莘妤:……

她沒想致感謝辭呀,她只是想知道……

「費用那些貴嗎?」

她沒攢多少錢,庄珞然給她的,她不想動。

「你在總統府掙的工資付不起學費?」他對她的私房錢很清楚似的。

莘妤有些防備的看著他:「還有生活費沒著落呀?」

這個男人怎麼想的,能靠吃書活下去嗎?

其實勤工儉學應該也可以維持過去的,但她找工作好像有點難……

而慕邇凡短暫的思索之後認為,她意思是這個問題也要他解決。

嗯,他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

一念成婚 不照顧好莘妤,三弟和三弟妹的關係會不會受到影響就難說了。

於是,博愛的慕家大哥負責說道:「不要以為你只有兩年學業就很輕鬆,雖是特別栽培生,但課業也很緊張。你這樣,開學后,周末回霏園住,你負責給我做早餐,這就是你的兼職了。」

莘妤想了想,做飯容易,但……

「凡先生,早餐我會做,而且會做得很好吃。但是,您在霏園用過早餐嗎?」

慕邇凡又一次思索,剛開始他是住霏園的,後來工作太忙,就直接留宿總統府了。

他動了動手指,一錘定音:「你只管做,怎麼吃是我的事。周末如果總統府事情不多的時候,我也會回霏園住。」

莘妤點點頭,不過半月後才開學,現在就不用她來了,中間半個月……

莘妤:「我還是工作到開學前吧。」

多做一天,多賺一點。

慕邇凡:「隨你。」

就這麼愛錢?

如果庄珞然知道,一定會罵莘妤目光狹隘,就這麼把慕邇凡邀請回霏園住,她的腦子也不見了吧。

但,庄珞然對莘妤的事不會知道。因為此時的她,正在專心補妝中。

慕晨翊安安靜靜的伺候在旁,給她遞遞睫毛膏或者口紅什麼的。

一個小時后,庄珞然畫好妝了,其實也不是畫好了,就她的眼光來說還有需要修正的地方。

但是慕晨翊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所以她還是不折磨他的耐心了吧。

這個人可憐巴巴的在她身邊坐了一下午,她還是有點同情心的。

等候在外的工作人員終於獲准進入,給兩位辦理手續。

庄珞然的笑容變得自然了許多,攝影師要求他們靠近一些,她也很配合的黏上了慕晨翊……

「那個,女士,只是近一點,沒說要貼著耳朵。」攝影師有些尷尬。

庄珞然往旁邊挪了一點點,禮貌問道:「這樣可以了嗎?」

慕晨翊不耐煩,冷冰冰的對攝影師說道:「趕緊拍,不想下班了?」

攝影師猛點頭。

拍,這兩位領個證,專人服務也能用去三個小時,有錢人就是矯情。 照片出來后,兩人又在文件上籤了字。

工作人員一邊送上祝福一邊遞上小紅本,慕晨翊把兩個本本都收好,沒打算給庄珞然保管,囑咐一句保密協議上著重強調的話后,帶著名正言順的老婆走了。

還沒到車跟前,安蘇晗就給他發來了簡訊,問他辦好了嗎?

顯然,大嘴蘇晨昀已經通知了全家。

他也不隱瞞,回復道:剛辦好,正準備回。

安蘇晗馬上回復他:別走原路,晚上在「岱閣」吃飯。

慕晨翊回復了「是」之後,不明顯的笑了笑,老媽也信「不走回頭路」這種風俗。

不過,他是聽話的孩紙,反正目的地是岱閣,他選了另一條路線。

而在紀家,和兒子發完消息的安蘇晗抱著老公手臂哭得稀里嘩啦。

他們家終於有閨女了。

紀時遷看著動也不敢動的慕景沛,無語得很,三哥在三嫂面前從來沒有脾氣,也不知道這種性格會不會遺傳。

而沐微獃獃的看著對面只在慕景沛手臂上擦眼淚的好閨蜜,臉上的神情和紀時遷是同步的。

娶個媳婦而已,至於激動成這樣嗎?

將來他們家紀屹娶媳婦的時候,她會不會也這是這個樣子?

紀時遷看了看時間,找到理由解救三哥:「時間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去岱閣接著聊?」

慕景沛立刻同意:「嗯,兩個孩子今天領證,我們應該先到。」

安蘇晗暫時把眼淚收了收,也跟著老公站了起來。

慕景沛拍拍她:「控制控制,一會兒讓兒媳婦看到多不好。」

安蘇晗點點頭,揉了揉鼻子。

沐微嘆息一聲:「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閨女要出嫁了。」

安蘇晗已經不哭,解釋道:「你不明白的,他們三兄弟,最省心的是邇凡,但這孩子一心撲在工作上,根本沒有交女朋友的意思。剩下這對雙胞胎,老二比老三聽話多了,我以為會先吃到老二的喜糖呢,沒想到老三去了一趟岦州就把自己整妥了。這個速度,比他爸當年還快。」

這話說得一點也不假,當年慕景沛追安蘇晗,他倆都是見證者,甚至還各為其主的幹了不少戲弄對方的事,紀時遷夫婦尷尬的笑了笑。

躺槍的慕景沛看了老婆一眼,自己看準就下手,沒有什麼好詬病的,他坦蕩得很。

慕晨翊車開得慢,到了岱閣時,長輩們已經先到了。

安蘇晗在包間里見到庄珞然,又控制不住了,把她的手抓在自己手裡,眼淚又啪啪的往下掉。

庄珞然有些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偉大的事,竟然把婆婆感動成這樣。

「謝謝你啊。」安蘇晗在老公的安慰下,抽泣了幾聲才說道。

庄珞然一頭霧水:「我,我做什麼了?」

無功不受表揚。

安蘇晗拍拍她的手:「謝謝你簽收了咱家頭疼的包袱呀。」

庄珞然驚呆了……

慕晨翊傻眼了……

敢情他在親媽眼裡,就是個……包裹。

安蘇晗控制好情緒,繼續說道:「哥仨裡頭,我以為他會是最難處理的,沒想到是最快被簽收的,你太酷了。」

這姑娘看起來弱弱的,原來是最有勇氣的。 庄珞然有些恍然大悟的看向慕晨翊,所以他的家人,在此之前都認為慕晨翊是令人頭疼的貨。

慕晨翊內心受到一萬點傷害,感覺自己結婚的消息在親媽心裡,那就是嫁不出去的兒子終於有人要的歡喜事,程度與普天同慶沒有差別。

安蘇晗收了眼淚,蜜汁微笑的看著庄珞然:「以後我就把他交給你了,他要是不聽話,你使勁兒管,我什麼也不會說。」

庄珞然不知道該不該點頭,這是誰娶了誰呀?

而慕晨翊則深深仰天長嘆:原來自己真的是充話費送的。

慕景沛走到妻子旁邊,攬住嬌小的她,示意該換個話題了。

安蘇晗還抓著庄珞然的手沒有鬆開,但語氣已換成引誘的味道:「閨女,路上阿翊有沒有告訴你什麼呀?」

庄珞然被一口一個「閨女」給叫得有些像找到家的感覺,但「媽」這個字她還有些叫不出口。

在慕晨翊的鼓勵下,許久,她生澀的叫了一聲:「爸,媽……二哥。」

很周到,連在一邊的蘇晨昀也想到了。

蘇晨昀撓了撓鼻子,沒有說話。

慕景沛臉上竟然為此掛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安蘇晗美滋滋的搓著庄珞然的手:「好了,乖,這閨女以後是咱們家的了。早上出門匆忙,阿翊給沒說要給我們找個閨女的事,所以紅包也沒準備,我和你爸爸臨時商議,乾脆給你YOR集團5%的股份,明天會有律師來給你辦手續。」

庄珞然愕然的望著面前的一對夫婦,在她的意識中,他們不是很喜歡自己的。

慕晨翊只淡淡的揚起了唇角,把庄珞然在安蘇晗手裡搓來搓去的手拿了回來:「媽,我才是親兒子。」

安蘇晗如春風般親切的臉瞬間恢復成了不冷不熱的樣子,彷彿在告訴他:你已經被換出去了。

紀時遷走都慕晨翊身邊,拍拍他的肩膀:「孩子,你們家重女輕男,紀叔心疼你兩秒鐘。」

一直不說話的蘇晨昀也笑了。

庄珞然詫異的看著他,原來蘇總也會天真笑的。

蘇晨昀意識到弟妹的目光充滿了活久見的意味,立刻收了笑容,秒變冰山。

安蘇晗見紀時遷也走過來了,順勢介紹道:「然然,這是你表姨父,還有……」

她看向了在不遠處的沐微。

沐微似乎是很不情願的走了過來,說道:「看你們一家人你濃我濃的,都不好意思過來打擾你們了。」

安蘇晗笑了一聲:「讓你親眼見證我家終於有閨女的時刻,居然還抱怨? 豪門暖婚:老婆,你好甜 再過幾年,你們家紀屹不也一樣?」

說起那個連放假都把自己搞得很忙的兒子,沐微搖搖頭,走到老公身邊,能在身邊一輩子的,還是只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