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位玉家大公子只不過是來青滬一趟,便能隨身帶個半步破虛強者,讓其亦步亦趨的跟著。

姜雲卿覺得隱隱窺見了這世家之首和其他世家的不同。

「等一下去了之後,留意一些,酆震雖然瞧不出什麼,可難保那個祝鴻儒看不出來。」君璟墨傳音姜雲卿。

姜雲卿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我知道,金蓮只要不用,不被人探入體內,是不會察覺到的,倒是你,生死之力畢竟特殊,待會兒小心些。」 第六百六十三章名額之爭

為了搶奪分配這八個名額,宗內符合條件的弟子幾乎爭破了腦袋,大家都明白,如果能讓武道意志突破為武道神意,實力就將有極大的提升,等到戰亂到來之時,也就多了一分自保與活命的機會。

比如那個被羅無生一拳打敗的武北,以及想要討好武妙竹的武威,都在此列。

說起來,這武威也算天賦過人,如今已有著偽神境高階修為,然而可能是武克大長老對他太過寵愛,讓他的修行之路非常在順暢,基本沒受過什麼挫折,是以到如今也沒領悟武道神意。

此次寂滅神石的出現,武克大長老便想要給他搶佔一個名額,然而武玄宗內覬覦這個名額的人太多,又值此危機時刻,即便他是大長老,也很少有人給他面子。

如此一來,武威若想獲得一個名額,就必須與其他弟子進行公平競爭,別想指望武克大長老給他開後門。

對於這八個名額的競爭,自然也是有規矩的,首先要求戰力過人,只有戰力過人的弟子,才有更大機率領悟武道神意,並且在領悟武道神意后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更巨大。

其次則是要求武道之魂達到大圓滿境界,如果武道之魂都沒有圓滿,想要領悟武道神意蛻變為武道神魂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福運寵妻 所以武道之魂大圓滿是門檻,戰力是關鍵,一聲轟轟烈烈的大比武便在武玄宗內展開。

邪王霸寵:逆天六小姐 武玄宗還高調地宣布,此次比武不僅是要挑出那八個參悟寂滅神石的名額,表現優異者,還將得到大量修鍊資源的獎勵,因此很多即便沒有達到武道之魂大圓滿之境的弟子也紛紛報名參與,到時大不了放棄參悟寂滅神石,只要修鍊資源也是極好的。

而這一場比武羅無生卻沒有參與的心思,首先參悟寂滅神石已有他一個名額,其次他當前修為正處於沒有後續功法的瓶頸中,修鍊資源再多也暫時難以用上,因此還不如好好在家中修鍊剛領悟出來的金拳,到時也可多增加一分戰力。

因為時間緊迫的緣故,僅僅五天時間,八個名額便確定下來,而參悟寂滅神石的時間也就定在了三日後。

讓人意外的是,大長老最寵愛的弟子武威以其偽神境高階修為,竟然也沒有搶到這個名額,剛好在符合條件的弟子中排在了第九個,偏偏就差那麼一絲。

觀看過他戰鬥的一些人則明白,武威此人著實是太過缺少生死方面的實戰磨鍊,即使有大長者賜予他的強大法器,也難以運用自如,落敗也就在情理之中。

三師兄武飛同樣參與了競爭,雖然他也有著偽神境高階修為,但同樣遺憾落敗,只能說到了這個時候,所有弟子的最大潛力都給逼迫了出來,誰的面子都不給!

只有儘力爭奪更多資源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才有更大概率在隨時可能到來的宗門浩劫中存活下來。

這一天,羅無生正在地下修鍊室中靜靜修鍊著金拳,只見他拳頭之上金光閃爍,空氣中充斥著一股鋒銳、凌厲的氣息,金拳已被他初步掌握。

突然,角落裡的法陣一閃,表明有人在外面找他。

羅無生不急不緩,將拳法修鍊完成,收起拳勢后才離開地下室。

開門一看,竟然是武飛站在自己門口。

目光微微一動,羅無生客氣道:「原來是三師兄大駕光臨,還請入內一敘!」

說完便將武飛讓進門來,雙方都坐下后,羅無生則慢條斯理地開始沏茶,並不急著去問武飛此來所為何事。

武飛見羅無生並不主動開口,他耐著性子坐了片刻后,見羅無生還在泡茶,終於坐不住了,主動開口說話。

「羅師弟,我此次冒昧前來,是有一事相求,還望師弟能夠成全!」

他一開口就說有事相求,卻又不直接說明是何事就想著羅無生成全,對此,羅無生自然不可能直接答應下來。

「三師兄有事,師弟自當幫襯,只是不知師兄所求何事?若在師弟能力範圍之內,也是可以商量一二的。」

見羅無生識破了自己言語中的陷阱,武飛有些尷尬地輕咳一聲,然後厚著臉皮說道:「此次我因為重傷剛愈的原因,於宗門比武中遺憾落敗,錯失了參悟寂滅神石的名額。而師弟你則有一個內定的名額,所以我想請求師弟將此名額讓給為兄!」

羅無生沒想到武飛竟是為此而來,眉頭一挑,這傢伙腦袋是怎麼長的,還真敢想啊!

看到羅無生面色不渝,武飛急忙說道:「師弟你想,目前你修為僅偽神境初階,即便能領悟武道神意,對你的戰力又能有多大的提升呢?而我則有著高階修為,要是領悟出武道神意,那麼戰力就會有一個質的提升,到時只要有我護著師弟你,定然可以逃過此劫的!」

向你懺悔 似乎覺得說服力還不夠,他繼續說道:「我可以在此發誓,只要師弟將此名額讓給我,在稍後到來的宗門劫難中,我必當全力維護師弟的安危!」

看他信誓旦旦的模樣,羅無生心中不由得有些好笑,這武飛真以為自己是那種愣頭青,輕易就會被他幾句話給忽悠了?

當然了,畢竟是同門師兄弟,武飛姿態也放得很低,羅無生斟酌一下后說道:「三師兄,不是我不想將這名額讓給你,關鍵在於這個名額是師尊為我爭取而來的,我如果隨意將這名額讓出來,只怕會辜負了師尊的用心良苦,從而惹得師尊不高興。」

「所以,如果師兄你想要這個名額的話,可向師尊處請求,只要師尊點頭同意,我絕無二話立即將名額讓出來,且不必師兄承我的情。」

聽到羅無生的話后,武飛一時有些目瞪口呆,他沒想到羅無生竟然將這皮球給踢到了武青頭上,然而羅無生也說得非常在理,讓他根本無法反駁。

可是他如何敢去向武青提這個請求?自己不在宗門比武時好好表現,反而平白無故要搶佔同門師弟的名額,不被武青一巴掌打出來才是怪事。 兩人被朱卓引著到了前廳之後,遠遠的就聽到裡面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他們走到門前時,裡面的那些人顯然也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都是紛紛安靜下來,朝著門前看了過來。

能夠在這個時候前來青滬的,都是各大盛家的強者,而今日來蘅鄔清苑的,修為最低的也是入了臻境的。

此時十餘人齊刷刷的朝著他們看來時,朱卓三人頓時覺得一股壓力籠罩在身上,而修為最低的酆思煜更是臉色瞬間蒼白。

倒是君璟墨和姜雲卿二人,哪怕第一次面對這麼多強者,可他們本就靈力特殊,在磐雲海靈霧壓迫之下尚且能夠行動自如斬殺海獸,況且他們都是曾經身為帝王統御天下的人,所以對於這些壓力沒有半分異樣。

姜雲卿甚至還抬首落在酆思煜肩頭,酆思煜只覺得一股柔和靈力落在身上后,他原本身上的壓力便消散了大半,整個人輕鬆了下來。

祝鴻儒臉色微變,就連玉溪音瞧著二人時,眸中神色也是微沉了幾分。

這般鎮定自若,當真不是尋常人可有。

酆震早看出了這些人的試探,眼見著小兒子臉色蒼白,頓時有些不滿,卻未曾直接表露出來,只是笑著道:「璟墨,雲卿,你們來了。」

酆震聲音一出,原本凝聚在堂內的那股壓力瞬間消散一空。

其他人也察覺到了酆震的不滿,而且他們方才也已經試探過了,便也都紛紛收回了氣勢,各自露出和煦之色來,就好像剛才故意釋放威壓的不是他們一般。

君璟墨和姜雲卿在蘅鄔清苑養傷這段時間,經常和朱炳軍還有酆震討教修鍊之事,再加上彼此都有意交好,所以親密了許多。

酆震直呼他們的名字,而二人也稱呼他時也帶著三分親近。

「酆叔叔,朱七叔。」

朱炳軍笑的半點都沒有強者風範,關心著道:「你們傷勢如何了?」

君璟墨溫和道:「已經好了許多了,朱七叔不必擔心。」

朱炳軍笑道:「那就好,我還想著若是不行,你們就再吃上兩顆玄元丹,如今既然好了就再好不過了。」

君璟墨笑了笑,「我們傷勢本就不算太多,再吃也是浪費。」說話間他和姜雲卿上前後,掃了眼四周的人,「朱七叔,今日怎麼這般熱鬧,他們這是?」

朱炳軍知道他是問這些人,便說道:「他們都是十二世家的人,恰巧今日來蘅鄔清苑拜訪。」

朱炳軍隨口介紹了屋中幾人後,眼見著那些人與君璟墨打了招呼,然後就把重點便落在了玉溪音身上,對著君璟墨道,「這位是玉家大公子玉溪音,這位是玉家供奉祝鴻儒,祝長老。」

君璟墨神色淡淡的看向二人,目光在他們身上一掃而過後,臉上依舊如剛才,半點沒有因為祝鴻儒是半步破虛,或者玉溪音的身份,便對二人有什麼特殊的。

他依舊如同對待其他人一眼,只是微微點頭。

「玉公子,祝長老。」 君璟墨神色十分平淡。

玉溪音出身玉家,誰見了他不是恭恭敬敬。

而祝鴻儒身為半步破虛更是如此,別說是一些小輩,就算是如朱炳軍和酆震等流,見了他時也絕不敢怠慢。

照理說君璟墨這般冷淡的模樣,二人應該會心生不滿,覺得他無禮才對。

可偏偏君璟墨身上氣質太特殊,神色之間也太過理所當然,而且他雖然言語冷淡,可給人的感覺卻不是倨傲,反而讓人覺得他本就應該是這般性情的人。

有些氣質和言行舉止,根本不是偽裝就能偽裝的出來的。

玉溪音心中將這二人的身份更看重了些,神色溫和的說道:「久仰君公子和君夫人大名,今日一見果真是郎才女貌,天人之姿。」

似乎是聽到合心意的話,君璟墨眼神柔和了些:「玉公子過譽了。」

玉溪音敏感的察覺到他身上變化,目光不由朝著容貌傾人的姜雲卿身上落去,哪怕他見慣了美人,可當瞧見姜雲卿時卻依舊忍不住有瞬間恍惚。

玉溪音本也是心神堅毅之輩,很快便回過神來,笑著道:「之前便聽聞君夫人貌美,和君公子琴瑟和諧如神仙眷侶,如今一見方才知道傳聞還有所不如。」

姜雲卿聞言揚唇露出個淺笑,像是極為高興。

而君璟墨側眼看著她時,眼底滿是深情寵溺,「卿卿貌美,自然能得人稱讚。」

周圍那些人從兩人入內后,本就一直在留意他們,此時聽著君璟墨毫不掩飾的誇讚之語,再瞧見二人相視一笑時,那般黏膩的深情。

一群年過半百的「老人」,突然就覺得自己被強行塞了一嘴狗糧。

玉溪音聽著君璟墨的話默了默,見他眼神一直落在姜雲卿身上,便越發肯定了這君璟墨性子冷然不好相交,不過倒是對於他的夫人十分看重,二人感情也的確如之前打探中得來的一般,極為要好。

玉溪音心中瞬間便有了計較,笑著道:「之前我聽聞二位不小心受了些傷,有玄元丹修復身體上的傷勢自然無礙,可是大戰之後神識多少會有受損,更須得慢慢靜養。」

「我這次來青滬時正好隨身帶了兩瓶紫霜凝露,對於蘊養神識來說還算不錯。」

「如今和二位也算得上一見如故,便贈與二位,當作是我與你們的見面禮。」

玉溪音說完之後,便朝著祝鴻儒看了一眼。

祝鴻儒來之前本就知道那紫霜凝露是準備送給這兩人的,原還覺得玉溪音有些小題大做,將這兩人看的太高,竟然將紫霜凝露這般珍貴之物相贈。

可當親眼見過他們之後,他反倒是覺著這兩人的確像是世家大族中的人。

祝鴻儒十分爽快,將兩個白玉瓷瓶取了出來,直接上前遞給君璟墨二人。

君璟墨卻沒有收,只是皺眉看向玉溪音:「我們好像並不熟悉。」

「朋友相交,自然是慢慢熟悉的,而且我對君兄一見如故。」

玉溪音笑著道,「這些不過是見面禮罷了,怎麼,難不成君兄覺得我這禮太輕了?」 第六百六十四章武魂堂

何況,武青之所以能為羅無生搶來這個名額,也是因為羅無生在奪回寂滅神石的過程中立了大功,所以其他人無法阻攔,但若要隨便換一個人代替羅無生,又憑什麼輪到你武飛?

想了想,武飛尷尬地一笑,說道:「我先前在宗門比武中給師尊丟了臉,只怕一時半會師尊並不願意見我,不如師弟你直接去面見師尊,表明你願意將此名額讓於我,我想如此一來師尊是不會拒絕你的。」

聽到他這麼不要臉皮的話,饒是羅無生再好的脾氣也不由得產生了幾許怒意。

「抱歉,師弟我正值參悟武技的重要關頭,並不想因其他事而分心,師兄若真想要此名額,請直接去找師尊吧!師兄若無其他事情,現在去求見師尊當是最好的時機!」

羅無生這句話,明顯是在趕人了,武飛臉色變了數變,最終憤恨地看了羅無生一眼,向他拱拱手,隨即起身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羅無生目光中浮現出一抹冷意。

正當羅無生打算關上門繼續閉關修鍊時,幾名不速之客突然來到門前,見他正在房中,這些人眼前一亮,立即快速走了過來。

為首之人,正是那武威,在他身後跟著的人中有一個則是武北。

「羅師弟,我等正要尋你有事相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沒想到你剛好在家!」

這幾人來到門前,擋住了羅無生正要關閉的房門。

羅無生有些無奈地拱手說道:「原來是幾位師兄大駕光臨,只是不知道尋我有何事相商?」

武威理直氣壯地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希望你能將參悟寂滅神石的名額讓給我,你放心,我也不會讓你吃虧,無論是靈晶、丹藥、法器或是其他的修鍊資源,只要你提出來,我都能滿足你。」

果然,這群人也是沖著自己的那個名額來的。

「抱歉,此名額是師尊為我爭取來的,不能輕易轉讓給他人,並不是我願意就可以的。」

武威說道:「放心好了,也不一定非要你親口轉讓於我,只需要你自己宣布因某種原因放棄這個參悟名額即可,其他的就不必你操心了。」

憑著武威身後有大長老撐腰,加上第九的排名,只要羅無生宣布放棄名額,那麼武威就必然可以將這個名額搶到手中。

對於他的要求,羅無生自然不可能答應,而且他也不準備那麼委婉了,直接拒絕道:「抱歉,這個名額我不可能放棄,而且我也不需要其他任何東西進行交換!」

武威臉色驟然一沉,道:「羅師弟,你可要考慮清楚了!要知道,並不是參悟了寂滅神石就一定可以領悟武道神意,你現在修為並不高,領悟武道神意的機率也並不大,很有可能會白白浪費掉這個機會,還不如用來交換一些對你有用的東西。」

羅無生搖頭道:「多謝師兄提醒,我意已決師兄不必再勸!」

「你……好,你給我記著!」

顯然羅無生的不識抬舉讓武威非常生氣,然而此處是在天青殿中,他也不敢對羅無生動手,陰沉著臉丟下一句話后,便帶著幾個跟班甩頭離去。

羅無生關好房門,將禁陣發動,冷笑一聲后,就再次進入地下室開始修鍊起來。

連著兩人打羅無生的主意卻失敗而歸,其他人終於也熄了這個心思,至於武妙竹的名額,由於有武青放話,倒是沒人敢去打她的主意。

轉眼間,就到了參悟寂滅神石的日子,這天一大早,羅無生與武妙竹便結伴離開天青殿,向宗門深處走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傳功殿外,此時已有幾名弟子等在這裡,另外則有幾名長老站在殿著,其中一人則是武青,在武青旁邊站著一名身材高大的威猛老者,正是大長老武克。

二人急忙上前向各位長老見禮,然後就在殿前安靜等待。

片刻之後,十人盡皆來齊,讓人意外的是,武威竟然也在其中!

如果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用了某種手段,從某個弟子手中搶來了這個名額,當然了,這對於羅無生來說只是無關痛癢的小事,根本就懶得理會。

只是武威那陰沉的目光在羅無生身上停留了許久方才移開,顯然對先前的事依然耿耿於懷。

見人已到齊,武青上前說道:「稍後你們將進入傳功殿中的武魂堂內,寂滅神石就擺在那裡,可自行參悟。如果你們誰能成功領悟武道神意,那麼將會額外得到宗門的賞賜,機不可失,你們明白了嗎?」

「弟子明白!」

十人齊齊應道,然後在武青的指引下便向傳功殿內走去,一路上,武青又講解了一些相關的注意事項,眾人不敢大意,紛紛牢記於心。

武魂堂在傳功殿深處,打開一扇古樸的石門后,一條陰暗而深邃的甬道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旁的武青說道:「此處即是武魂堂,你們自行進去吧,三日後石門將再次打開,到時就看你等的造化了!」

眾人向武青謝過之後,便踏步向甬道中走去。

剛一走入甬道中,便有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降臨在眾人身上,並且死死地壓制著他們的武道之魂。

砰地一聲,背後石門關上,整個甬道中變得更加陰暗,唯有前方遠處有一道光線透過來。

四周一看,只見這甬道地面、牆壁及天花板上均雕刻著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修士,目光剛接觸到這些修士雕像,頓時就覺得腦海中一震,便有一名與雕像一模一樣的修士出現在腦海中,向自己的武道之魂殺來。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眾人在武青先前的提醒下早有預料,紛紛不急不躁地調動自己的武道之魂向這些修士殺去。

事實上,這些修士亦是真正的武道之魂,是武玄宗一些先輩臨死之前將自己的武道之魂烙印在此留下的靈魂印記,目的便是為了錘鍊後輩弟子的武道之魂,因此這裡也被稱為武魂堂。 君璟墨神色冷淡:「不是輕重的問題,而是無功不受祿。」

「我和雲卿從不接陌生人之物,免得沾染不必要的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