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老咳嗽兩聲,淡定看了眼一側的傅仲禮一家,「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

傅仲禮平靜點頭,看著外面,其實他們一家已經適應了這兩人在一起的事情。

他們為了方便照顧二老生活,一直住在大院,與宋風晚經常碰面,她畢竟年級小,面對他們還是有些拘謹的,但是傅沉不然,各種秀恩愛。

說真的,作為他的二哥,傅仲禮頭一次看到自己弟弟如此溫柔騷氣的一面,也是被結結實實閃瞎了眼。

宋風晚乖順,不惹事,也不會背地說些什麼,就是帶禮物,也想著他們夫婦,反而弄得孫瓊華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他們夫婦每次出國回來,總會給她帶點小禮物。

孫瓊華一開始很不適應,他們一家在雲城打拚多年,也算看著宋風晚長大的,一直當晚輩看待的女孩,有一天成了弟妹,要和自己平起平坐,肯定有些尷尬,此時早已釋然。

「晚晚過了農曆年後的生日,就該滿20了吧。」孫瓊華笑道,「就老三這猴急勁兒,怕是沒畢業就想結婚了。」

而此時作為憋屈難受得就是傅聿修和蔣二少了,偏生兩人還站在一起。

傅聿修是覺得尷尬,轉身準備離開。

他家三叔簡直是魔鬼!

你求婚,為毛要特意把我叫回來!

傅沉是這麼和他說的,「你許久沒回來了,三叔想你了,跨年的時候,我準備帶父母和二哥二嫂出遊,你也來吧。」

他正好沒事,這種家庭活動,自然不能缺席,而且他家三叔居然說想他?

原來你還在這裏 這面子一定要給啊。

然後就傻不愣登,買了機票,滿心歡喜的坐上飛機回來。

他一個小時前剛到酒店,還特意洗了個澡,就是為了見他家三叔,沒想到人沒見到,一大盆冰水撲面而來,這特么都是狗糧啊。

他轉身,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卻被后側的傅斯年按住了肩膀。

「去哪兒?」

「我……我尿急。」

傅斯年看了他一眼,一側的余漫兮低頭悶笑,她和傅聿修也接觸了不少次,心底清楚這孩子沒什麼歪心思,有些時候甚至過於單純,分明是想跑。

還用了尿遁。

不過傅斯年也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語氣冷漠的說了句,「不急於這一時三刻,等你實在憋不住再和我說。」

傅聿修傻眼了,看向余漫兮,「嫂子……」

這你都不管?

沒想到余漫兮挑了下眉眼,說了句,「我都是聽你哥的。」

傅聿修瞳孔放大,真特么見鬼了,你們家不是素來你說了算?現在說聽我哥的?

你當我是傻缺?

可是還有人比他更悲催那就是蔣二少了。

某人今天還特意穿了一件騷粉色的衣服,他知道與宋風晚沒可能,但是要和女神見面吃飯,也想拾掇一下,還特意梳了個三七分的油頭,倒也人模狗糧。

此時冷雨拍下,他簡直想哭。

為毛是求婚!

為什麼!

1627崛起南海 一側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情況,三爺肯定會成功,接下來就是訂婚之類的,待會兒和我一過去。」

「過去幹嘛?」蔣二少欲哭無淚,死死盯著宋風晚。

總裁別悶騷 「和他們道賀,回京后,再陪我給他們選個禮物。」

卧槽!

蔣二少就差用頭撞牆了,他的一顆心已經碎得稀巴爛,他哥這魔鬼居然還要在上面踩兩腳。

「哎,你說我如果早出生幾年,早點認識她,你說事情會不會不一樣啊。」

「不會。」

「為什麼?」

「不配。」蔣端硯的意思是,他倆無論是氣場性格都不配,「宋風晚不是看著這麼單純的人,就你這腦子,這智商,她瞧不上。」

「就你泡妞那點手段,用到她身上……」

「她怕是會把你當智障。」

蔣端硯其實看得很明白,宋風晚雖然性格不強勢,但股子很倔,也很要強,這樣的人,除非有比她更腹黑,更強勢,更厲害的人,才能壓著她,就他弟弟這德行,那是真看不上的。

談不上互相吸引,但這個人必須是她欽佩仰慕的。

蔣二少這顆心算是被他哥一鎚子打死了,都不給他撲棱兩下。

一頭按進水裡。

這嘴巴太毒了。

「哥,就因為你這樣,當年才……」蔣二少剛想說什麼,又生生把話茬給吞咽了回去。

……

而此時外面

冰天雪地間,傅沉穿著黑紅相間的滑雪服,這衣服讓人顯得有些臃腫,可是他生得高瘦,沉穩內斂,目光篤定。

寒風素雪后,整個人變得越發曲高和寡般,他身上就好似自帶一股追光燈,往後退了一步,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盒子。

萌寶歸來:甜心媽咪要逆襲 單膝跪地。

仰著臉。

打開盒子……

四爪鑲嵌的鑽戒,大得晃眼,簡潔大方的設計,在冷白色的雪地里,不知閃瞎了多少人的眼。

璀璨奪目,宛若星光。

「晚晚……」

「我在等你。」

他聲音深沉得嘶啞性感。

后側的圍觀群眾驚呼著。

他們來之前可不都知道,會遇到這種事,紛紛驚呼起鬨。

宋風晚咬唇笑著,「好。」

她聲音壓得太低,幾乎是無聲的。

傅沉卻聽到了。

因為戴著手套,取戒指不大方便,兩人都脫了手套,傅沉維持著跪地的姿勢,將戒指緩緩推入她的無名指內。

戒指冰涼,輕輕環住她的手指,像是也牢牢鎖住她的心。

此時她也不覺得這雪地多冷了,渾身熱乎乎的,一顆心也跟著滾燙。

「你快起來吧,地上怪冷的。」

宋風晚伸手拉他。

她彎腰的時候,傅沉也緩緩起身,借著這個姿勢,傅沉仰頭,稍微一偏,低頭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宋風晚知道此時后側有多少人,臉有些泛紅。

「你臉紅得可愛,有些等不及了。」

傅沉已經站起身子,輕輕握住了她的手,他手心更是滾燙,眼底噙著笑,「再親一下好不好?」

宋風晚不是個喜歡當眾秀恩愛的人,只是此時後面都是起鬨聲,氣氛被烘托到了這個份上,她稍微踮腳,主動在他嘴角啄了下。

「吁——」段林白吹著口哨。

興奮得不行。

也就是這時候,聽到后側的京寒川說了一句。

「全程最嗨的就是你,人家求婚,你一個單身狗興奮什麼?」

段林白氣結,「老子是孤傲的野狼,不是單身狗!」

京寒川失笑,偏頭看了眼身側的人。

許鳶飛只露出兩隻眼睛,眼底噙著笑意,也跟著大家起鬨,眼睛亮晶晶的……

非常漂亮。

許是注意到京寒川的注意,才淑女般矜持得咳了下嗓子,卻也難掩沸燃的心情。

而此時煙火再次盛放……

火光衝天,看到宋風晚眼睛都酸了。

「晚晚……」

傅沉聲音被煙火聲淹沒,極其細微。

「嗯?」

「我很愛你。」

宋風晚心跳聲震耳,緩緩攥緊傅沉的手,「我也是。」

……

只是喬西延等人就有些無語了。

給單身狗喂狗糧就算了,為毛他們這些人也要跟著一起被虐?

不過傅沉回來之後,說的理由也很簡單粗暴。

「我希望得到我們兩人所在乎的,每一個人的祝福。」

他們在乎的人?

這話就把所有人的位置捧高了。

就算心底有些微詞的,也不再說什麼,只能送上祝福。

說傅沉心思深沉,這話半點不假,把你捧高了,你還能說什麼?

蔣二少簡直想踢翻這碗狗糧。

跨年之夜,微博熱搜最頂上的不是某個台的晚會,也不會某個明星,而是傅沉與宋風晚,後面還綴了紅色愛心。

而此時蹲在雪地里的十方冷不丁打了個噴嚏。

千江淡定的收好各種引爆煙火的裝置,淡定得往酒店走。

給人放煙火這種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幹了,拿錢辦事嘛,每天都在像金錢低頭,現在的生活也是不容易啊。

當個助理,兼職保鏢,還要會放煙火。

------題外話------

呦呦呦,520當天來虐狗啦~

大家看完之後,記得給三爺投票打call啊……

月票搞起來呀

此處必須有掌聲和鮮花,哈哈

我一個單身狗,居然寫得津津有味【捂臉】

**

瀟湘的留言活動還在繼續啊,大家留言不要停呀~

【最近系統有些抽風,有時候會出現更新延遲,或者頁面打不開的情況,大家別急哈,技術小哥哥已經在處理啦】 傅沉這場不算低調的求婚結束后,就安排眾人就餐,即便有長輩在,大家還是對這場求婚議論紛紛。

甚至有不少遊客高聲喊著,祝他們幸福。

原本想著按照傅三爺的性格,怕是不會搭理他們,沒想到傅沉沖他們微笑點頭,並且說了聲謝謝。

我去!

這位爺有點平易近人啊。

待他們回房之後,才有人叩門,說是傅沉給各位遊客都送了一份茶點,提前祝他們新年快樂。

這狗糧吃得都有些撐了。

湯景瓷、余漫兮等人則圍著宋風晚討論她手上的鑽戒,傅沉則陪著傅老在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