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一凡聞言差點沒笑了。

佛學高超就不會是壞人了?

那我還想說喜歡屁股和奶(和諧)子的人,都不是壞人呢!

「可是……」

「夠了,雯雯!別再沒完沒了的鬧了!」

河雯還想繼續爭辯,此時河子卻冷著臉發話了。

「爺爺,可是我……他……」河雯俏臉漲的通紅,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是好了。

嫁給自己學生?

這比狗血偶像劇還要狗血啊!

鹿一凡卻不管那麼許多,走到河雯面前,右手環住她的水蛇腰,左手順著她的短裙,滑到她的黑絲大腿上,將她的嬌軀輕輕傾斜。

然後,對著河雯的烈焰紅唇,當著眾人的面,直接吻了上去!

「卧槽!」

「碉堡了啊!」

「當眾強吻班主任!」

「尼瑪,老子做夢都不敢這麼做啊!」

學生們一陣驚呼,全都興奮的站了起來。

被吻的全身癱軟的河雯,羞臊的想要掙扎,卻被鹿一凡的大手死死的按著。

最後,認命的河雯只能任由鹿一凡玩弄,閉上眼睛,心裡想著,既然反抗不了,那乾脆就放下一切防備去享受算了!

舊愛逆襲:老公請接招 鹿一凡的舌頭不斷瘋狂的侵略著河雯的芬芳口腔,貪婪的吸食著她嘴中的甜蜜,這讓河雯只感覺頭昏腦漲,嬌軀一陣又一陣的熱浪滾過。

最可惡的是,這傢伙居然順著自己穿著黑絲的大腿,往裙底內探了進去!

整整玩弄了她五分鐘,這種挑逗方才結束!

之後,被鹿一凡強吻的六神無主的河雯被鹿一凡公主抱在懷裡,霸氣的對著學生們說道:「各位,曾經有人問我,學習有什麼用?

以前我沒有什麼可以吹噓的,不過現在,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

只要你學習好,認真讀書,你特么不光能上大學,還能上大學老師!

所以,好好學習吧,別整天逃課、打遊戲,為了能和我一樣有個漂亮女老師當小老婆奮鬥吧!」

「嗷嗷嗷嗷嗷~~~~~」

「凡哥牛逼!!」

「一定好好學習!!!」

台下的學生們一個個都跟高(和諧)潮了似的,握緊拳頭,發誓要認真努力學習。

可唐夢瑤卻無語的喃喃道:「貌似整天逃課打遊戲的,是你鹿一凡吧?」

放下河雯之後,醒悟過來的河雯終於委屈的流著淚跑了出去。

鹿一凡正想追,河子卻拉著他的手,搖頭道:「讓她一個人靜靜吧。要接受這個現實,估計雯雯也要想好久。」

釋永義深深的看著鹿一凡,雙手合十感慨道:「貧僧一心向佛,苦心研究禪學,用了五十餘年,方才悟出那句偈語。

本以為佛法已經精通,未曾想,施主一言便打翻了貧僧五十年的研究,帶貧僧進入了佛學的新境界。

慚愧,慚愧啊!」

鹿一凡一聽,立刻搖頭道:「大師過謙了。」

良久,釋永義面帶猶豫著,下最終才嘆了口氣,咬牙開口道:「鹿大師,弟子有一事始終埋藏在心中不得明悟,想請大師點撥。」

「請講。」鹿一凡淡淡道,心裡卻急的要命。

跟你論禪,說佛,我還能利用前人的文學精華。

但是尼瑪點撥心中疑惑我該用啥啊!

萬一說不出來,那不是糗大了?

「弟子年輕時曾愛上一個女孩,愛到無法自拔的地步。

可弟子身為出家人,是不能有愛情的。

至今,那個女孩仍是我心中的一個心病。

我想請問大師,如何該解決這塊心病呢?」釋永義道。

如何解決?

我他喵的怎麼知道?

我總不能跟你說,換成是老子,就直接還俗,先把那妹子推到,爽快的來一發再說?

思索再三后,鹿一凡故作高深的背對著釋永義,望向窗外的藍天淡淡道: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言罷,鹿一凡揮了揮手,兀自走出教室,再無多言。

河子還在琢磨這首詩的時候,卻見釋永義兩行淚水縱橫面龐,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如夢囈般激動的自言自語道:「阿彌陀佛!

成佛首先要出離心,無憎愛取捨,若心中還有慾望是永遠見不到佛的,也就是自己的本來面目。

佛說世間如夢如幻,一切都是剎那變化,我們執假為真,才不認識自己本來的面目。

可大多數眾生不知,就算知道了,難免陷在情中不能自拔。

如鹿大師所言,時間無十全十美之法,既對得起佛,又對得起卿。」

說完,釋永義在所有人瞠目結舌的目光下,竟對著鹿一凡遠去的背影跪在地上,以頭貼地!

(本章完) ?走出教室的鹿一凡,雖一臉平靜,心臟卻噗噗的跳個不停。天籟『.⒉

不造這逼是不是裝失敗了?

不管了,反正瞎幾把胡說一通就對了!

那老和尚想怎麼解讀是他的事兒!

鹿一凡卻不知,身後的老和尚都已經給跪了!

跟佛子論禪,居然把他論的給跪了!

什麼叫打臉?

這就叫打臉!

什麼叫裝逼?

這就叫裝逼啊!

下面的李輝是越覺得自己跟對大哥了。

他想著自己啥時候能學到一星半點自己凡哥這裝逼的本事,那妹子絕對得一堆一堆的往他身上撲啊!

良久,張一博攙扶起地上的釋永義。

此時,釋永義依然滿臉的欽佩和驚嘆,久久不能消除。

「大師,不要忘了您此次是來我江大做演講的。」張一博好心提醒道。

釋永義這才抱歉的點頭道:「抱歉,抱歉,我這就去準備準備。」

河子和釋永義二人給學生們做了演講之後,不少學生都拿著小本本,像腦殘粉見到偶像一樣,要簽名和合照。

這時有人提議道:「佛子大師,我聽說您書法堪稱一絕,不如給我們江大提一幅字如何?」

「同意!」

「佛子大師求賜字!」

「佛子老師給我們寫一幅字吧!」

學生們如此懇求,釋永義自然不會拒絕。

思索再三,想到今日鹿一凡慷慨激昂,妙語連珠的場景,釋永義眼中一亮。

拿起毛筆,筆走龍蛇,十個大字,一氣呵成!

眾人一看這十個字,不禁愣住了。

「天不生一凡,萬古如長夜!」

這是什麼意思?

「上天若不讓鹿一凡降生,這個世界將猶如沒有太陽一樣無比萬古長夜……沒想到鹿一凡在佛子大師心目中,竟有此等地位!」河子感慨的說道。

「難道河老師不這麼認為嗎?」釋永義微笑著反問道。

「確實。他的思想境界,恐怕在這個世界上都沒有人能得過了。佛子大師,不如推薦他進咱們全國詩詞協會做會員如何?」河子笑著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驚了。

全國詩詞協會!

那可是由華夏文學界最頂級的大師們組成的一個協會!

裡面隨便挑出來一個人跺跺腳,都是能讓文學界大地震的牛逼人物!

至今為止,那裡的會員也沒有過二十人!

現在河子居然想推薦一個大學生進這個協會!

這……

這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張一博也不禁在心裡感嘆道:「人跟人比得死啊!這鹿大師小小年紀就能進全國詩詞協會,而我到現在也沒有資格,哎,想想都心塞啊!」

一周后。

到了與管詩涵約定去跟她參加一個聚會的時間了。

聚會設在陶水市積雲山上一個高端度假村中,名為「萬龍山莊」,遠在郊區,環境非常幽靜。

當鹿一凡看到來接自己的豪車時,不禁有幾分詫異。

這管詩涵身為一個普通幹警,哪來的錢買這麼貴的豪車?

見鹿一凡一臉疑惑,管詩涵不禁一挺豐滿的胸脯,傲然道:「以為只有你有背景是嗎?

告訴你,本小姐可是陶水市管家的二小姐!

怎麼樣,怕了吧?」

陶水市管家乃是餐飲世家。

管家旗下的連鎖餐飲、高端酒店和度假村已經在全國都聞名遐邇。

其底蘊和財富哪怕江東四大家族加起來都比不過,連玉石世家董家也只能望而興嘆。

「嗯,嚇死我了。」鹿一凡淡定的說道。

以為鹿一凡會大吃一驚,甚至有可能會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向他之前對自己的無禮而道歉,管詩涵卻沒想到,鹿一凡的反應如此平淡,不禁有些失望。

可她又怎會知道,如今鹿一凡已是江東的老大,哪怕面對軍區的軍神,也敢頤指氣使,更何況她區區一個世家的小姐。

雖然此時扮演的是管詩涵男朋友的身份,但鹿一凡卻一點男朋友的覺悟都沒有。

開車的是管詩涵,他卻像個大爺一樣在後座上翹著二郎腿玩手機,好像他是老闆,管詩涵是他的美女司機似的。

管詩涵心中暗暗鬱悶,拿出一沓資料甩給鹿一凡道:「這是我的資料,你給我好好看看,千萬別整出什麼差池來!」

鹿一凡接過來,隨意看了一眼,所有的資料便全部記在了心中。

「喂,你走點心好嗎?我好歹是付了錢的!」管詩涵以為鹿一凡沒用心看,不禁有些惱火道。

「安啦安啦,我都記住了,保證讓你物所值。」鹿一凡無語道。

「那你背給我聽聽!我還就不信了,你瞅一眼就全部背下來了?」管詩涵不通道。

鹿一凡無奈,只能開始背誦資料。

結果管詩涵聽的是一愣一愣的。

只是看一眼就全部背下來了?

這尼瑪記憶力得是多逆天啊!

背完之後,鹿一凡的目光直接瞄向了管詩涵的胸口,這讓管詩涵馬上羞怒道:「你看什麼?」

鹿一凡嘿嘿一笑道:「你資料上寫的你的胸是36e,我感覺,你應該是少報了一號吧?嗯,很大,很圓,配合你紫色的蕾絲罩罩也顯得很性感。」

「你……」管詩涵聞言,驚得差點沒手下打滑。

這傢伙是怎麼知道自己今天穿的是紫色罩罩的?

「你看看,這就生氣了?今天這種場合,咱倆少不了要親密接觸。我只是嘴上沾了你點便宜你就受不了了,要是真到那種時候,還不得穿幫了啊!」

這話讓管詩涵啞口無言,哼了一聲道:「好,只要不穿幫,我忍了!」

這時,鹿一凡一個翻身,翻到了副駕駛位置上,嘿嘿一笑,然後一把抓著管詩涵握住方向盤的潔白玉手說道:「那好,我現在就先熟悉熟悉你的身子。」

被鹿一凡一抓,管詩涵心頭一顫,俏臉紅成了猴屁股。

「放手!你個臭流氓!」

「幹嘛放手,我是你男朋友!」

管詩涵氣的要死,見鹿一凡不依不饒,只好紅著臉道:「你先回去,等我停了車咱們再排練。」

「放心,耽誤不了你開車,你記住一點,這是為了不穿幫我才犧牲自己的色相的就行。」

說完,鹿一凡一手探入管詩涵的T恤內,明目張胆的在她高聳的胸前作怪起來。 ?「你……你要死啦,我這開車呢!」

感受到胸前傳來的一陣異樣感覺,管詩涵紅著臉說道,但是話語間明顯帶著一絲顫抖,似乎被鹿一凡玩弄的很舒服。天籟小『『說.⒉

「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何必那麼認真呢!」說著,鹿一凡將手拿了出來,放在手上聞了聞。

「嗯!好好聞的**味啊!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管大警官,應該還是個處吧?」鹿一凡嘿嘿的笑道。

「誰……誰說的!我告訴你,老娘男人多了去了!我上學的時候,同時交過五六個男朋友!」管詩涵戀戀不捨的看著鹿一凡從自己胸前拿出去的手,不服的說道。

該死的傢伙,你的手怎麼跟有魔法似的,放上來居然會這麼舒服!

「嗯,體膜緊緻,櫻桃嫣紅,木耳新鮮,你說你有很多男人,我差點就信了。」鹿一凡低著頭,看著她裙子下的雙腿間,淡笑道。

管詩涵嚇得差點沒踩剎車。

這傢伙的眼睛怎麼跟能透視一樣!

什麼都能看得清楚!

兩個小時后,一輛蘭博基尼停在了陶水市最大、最豪華的奢侈品商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