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師父沒有停歇又發出三根鐵杵對着小蘭,小吳,射去。

“陰鬼藤,上。”小蘭,小吳,同時說道,她們的手中有些顫抖,顯然她他們也對我師父秒殺她們兩個同伴感到害怕。

陰鬼藤好似長了眼睛一半,準確無比的將鐵杵擋了下來,陰鬼藤攪碎鐵杵,變開始原地打轉,黑疼上面的針,如同暴雨一般射向師父。

“師父小心啊!”我對着師父大叫一聲,雙眼滿滿的擔心,黑針這樣多,而石洞才巴掌大,師父怎麼可能躲的過去,不免得對師父產生了擔心。

“太上臺星,五行聽令,土之一道,速速化形,急急如令令。”師父單腳對地上一跺,他的前面出現一面土牆,將黑針盡數擋住。

然後,師父伸出手指對着石牆一點,“疾行。”

石牆就向前面移動而去,師父也跟着向前走去。

“嘭”的一聲,石牆轟然破碎,兩條巨大的黑藤對着師父胸口刺去。

師父依舊向前走去,沒有用任何的防禦手段。

黑藤在距離師父的胸口有十釐米的時候,停了下來,“太上臺星,五行聽令,火之一道,速速化形,急急如令令。”

師父的指頭出現一朵紫色的火苗,被師父談向了黑藤,紫色火苗到了黑藤上面,黑藤很快被燒成了灰燼。

下一刻,師父對着小吳的胸口就是一拳,小吳胸口直接凹了下去,嘴中鮮血狂吐不止,然後,被師傅扔進了綠水中。

師父有閃到,小蘭的背後,對着她後背就是一腳,小蘭也進入綠水中。

“咕嚕嚕”小吳,小蘭,進入綠水後,綠水就像開了一樣,冒起了水泡,不一會,兩句白骨出現在了水面。

“張不會,周少陽,今天是我的錯,我賠禮道歉。”

爲首老太婆人老成精,一見場面不對,逼退道袍老頭,出現石門前。

“我讓你走了嗎?魔金花”

道袍老頭霸道地說道。

剛纔我只顧看師傅了,現在才發現道袍老頭的身上竟然又有一股白霧,黑白兩種霧氣互相纏繞起來,氣勢很是驚人!

“你想幹什麼!想挑起兩宗大戰嗎!”

魔金花緊張地望着道袍老頭和我師父,語氣裏帶着急躁。

“行了,你也別難爲她了,讓她接你一拳,就行了。”我師父對着道袍老頭說道。

道袍老頭點了點頭。

“魔金花,那你呢?”我師父有對老太婆說道。

老太婆將手裏的手杖往地裏一插,對着我師父說道:“好。” 道袍老頭二話沒說,頭往後扯了半步,擡起雙手,左拳頭上白氣繚繞。右拳黑霧繚繞,這老頭的肌肉竟然在一瞬間鼓脹起來!看的我大爲驚奇!

“虎王霸殺,黑白通天拳!”

這一刻,我清晰地聽見一聲高亢的虎嘯在天空中盤旋。道袍老頭身上的黑白而起化作了老虎的模樣。

道袍老頭身上的黑白色煙霧不斷升騰,在我的眼睛裏,看見的卻好像是一頭巨大的老虎,雖然是由煙霧組成的。可是依然咆哮連連!

道袍老頭一聲厲喝,往前跨出一步,這個小老頭一腳就在地上踏出了一個深坑!一拳擊向金花老太婆,這老太婆反應也是神速,在千鈞一髮之際雙手齊出,擋住了道袍老頭的拳頭。

只是雖然擋住了,但是因爲拳頭力量太大,她還是被砸飛了出去!我在池子這邊看着,金花老太婆被砸出了至少五米後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在地上哼着……

五分鐘後,金花老太才慢悠悠的爬了起來,老太婆的兩隻手已經無力地垂在身體邊上,竟然被道婆庵老頭一拳給打斷了!

老太婆沒有說話,就向外面走去,就連手杖也沒有拿。

“虎霸,狂虎殺。”

道袍老頭又是一聲大喝,右手對着老太婆的後腦轟去。

下一刻,老太婆就變成一灘肉泥,看的我直反胃,忍不住的吐了起來。

“你殺她幹嘛?你真要挑起兩宗大戰啊?”我師父不解的說道。

“你不也殺了,她四個徒弟,我不殺她,要是哪天她將我馬師侄給殺了怎麼辦。”道袍老頭氣勢一收說道。

“她敢。”我師父將老太婆手杖踢到一邊說道。

道袍老頭轉身看了我下,又道:“誰知道,她敢不敢,殺了才最保險,還有,老張你在這裏呆久了,不知道,我師父已經將虎王拳最後一招學會了,金花老太的北巫門見到我們龍虎宗的人都繞道走,何談挑起兩宗大戰。”道袍老頭霸氣的說道。

“李師伯走到最後一步了?”我師父的臉色一變問道。

道袍老頭點了點頭。

我師父也點了點頭。

然後,同時跳到了我的旁邊。

帶着我繼續向溶洞的裏面走去。

走了一會,前方就沒有了路。

“奇怪,怎麼沒路了?”我師父摸着前面石壁道:“這前面是實的沒路了。”

“會不會,東西在那口池子下面?”道袍老人掃了下四周說道。

“那是在的話,事情不就不妙了。”師父臉色一沉。

“是啊,那黃泉水,可不是我們能觸碰的。”道袍老人說道。

我聽的雲裏霧裏去的,完全不懂師父他們在說什麼,只好問道:“師父,我們來這裏幹什麼啊?”

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了,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而已,現在終於忍不住了。

“現在你還不能知道。”我師父看着我慢慢的說道。

我從師父的眼裏看了一絲愧疚,雖然師父很快就掩飾了下去,我知道師父有事情瞞着我,但我也沒問,我知道師父的性格,他不想告訴我的事情,我就算說破了天,也不會告訴我的。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道袍老頭又道。

“出去找能破開黃泉水的寶物,反正那東西我必須得到。”我師父說道。

兩個老頭說完,就帶着我離開了洞窟回到了地面,道袍老頭又大發神威將坑給填上了。

“徒兒,我還有事情要去辦,以後的路還要你自己走。”

沒等我說什麼,師父和道袍老人就消失在黑夜中。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回到家的,腦袋暈乎乎的,我就知道了,師父沒死,而且還帶我開了眼界。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拿着鋤頭鐵杴將師父的墳子給平了。

還有一件事,原本乾旱百年的龍井村,開始陸續的開始下雨了,這讓村民高興壞了,原本不能種莊稼的地方也能利用了,村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

而我,也有過上了原本算命的生活,只不過,我對天機鬼算裏面的道術練的更加勤快了,希望有一人我也能像道袍老人和師父那樣,隨手就能崩壞山河。

這一日,我正在吃早飯,村長火急火聊的跑了進來。

進了我家的院子就大叫道:“懷孕了。”

“村長你家兒媳婦懷孕了,這可是好事啊。”我爹站起來說道。

“不是的,是我老孃懷孕了。”村長語不驚死人的說道。

我直接將嘴裏粥給吐了出來,村長的娘都八十歲了,還能懷孕。

“村長,你沒有開玩笑吧?”我爹差點沒把手裏的碗給扔了。

“我能拿這個事開玩笑嘛?”村長哭着臉說道:“你說我娘今年都八十三了,竟然還出了這檔子事,我就想請倫子過去看看。,是不是我老孃惹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

“村長,你是怎麼知道老太太是懷孕的了。”我問道。

“我孃的肚子,現在老大了,我剛開始以爲我老孃是病了,帶去醫院什麼也檢查不出來,然後就找了赤腳醫生一看,說是我老孃有喜脈了。”村長跺腳說道。

“行,爸媽,那我就村長家看看。”

到了村長家,村長的兒子兒媳沒有在家,也不知道去幹什麼了,村長帶着走進一間耳房。

房裏面只有一張牀,一個老太太挺着肚子躺在上面,旁邊坐着一個老頭抽着旱菸。

牀上的老太婆是村長的媽,她現在肚子比五月懷胎的女子肚子還要大,老太太的耳朵前面有一股青氣,人的面相有三種面色必死,黑,青,灰。

“色青橫於正面,喚作行屍;氣色暗於耳前,名爲奪命。”我由得開口說道。

天機鬼算上面明確記載到:色青者,死氣也。顴上,眼上曰正面,若青氣橫於此位者,主有災疾,故曰行屍,期至其以災害橫至,說的就是老太太這個模樣。

我不由得奇怪起來,老太太的面相是長壽命,怎麼這麼早出現死氣呢。

“倫子,你說的什麼意思?”村長問道。

“村長,你能打開老太太的衣服嗎?”我說道。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我以爲村長會抗拒,但是他點了點頭,就把他娘衣服解掉了,老太太的肚子就暴露出來了,我在老太太的肚子上面看到了,, 我在老太太的肚子上面看到了,,,

“啊”老太太慘叫一聲。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老太太的耳前的青氣瞬間擴到了眉心處。

“老婆子,你怎麼了?”村長的爹關心的問道。

“青氣到眉,必死無疑。村長你準備後事吧。”我搖了搖頭退出了房間。

在我退出房間的那一刻,老太太脖子一歪就斷氣了,我知道老太太死因非自然,她肚子上面的東西就證明了一切。

村長家在我們村子也算是有錢的。買來的棺材都是用沙木做成的,這種木頭防水防腐,價錢很是不便宜,看來村長是打算厚葬他老孃了。

村長的老孃葬事,在我的幫助下,井然有序的進行着。

到了晚上,他老孃其他親人都去休息了,直有村長一人穿在孝服坐在棺材前,不停給他老孃燒紙錢。

“村長,老太太就你一個兒子,守靈只有你自己,不如我陪你吧。”我笑道。

守靈是一種民間的習俗,就是守在棺材旁。守靈也稱爲守夜。古人認爲人死後三天內要回家探望,因此兒子守候在靈堂內,等他的靈魂歸來。每夜都有親友伴守,直到遺體大殮入土爲止。

“輪子,你都忙一天了,還是回去休息吧,這事叔自己就行了。”村長抹了下眼淚說道。

“叔你平時,也幫我們家不少忙,我現在就想多替太太念幾遍往生咒都不行嗎?”我臉色一變,說話的語氣也帶點生氣。

“這,,好吧。”村長只能答應了。

“那行,我回去給爸媽說下,等會就來。”

我回到家,簡單把事情給我爸媽一說,他們就點頭答應了,再到村長家的時候,我身上多了紫陽劍等法器。

“種種無名是苦根,苦根除盡善根存。但憑慧劍威神力,跳出輪迴五苦門。道以無心度有情,一切方便是修真。若皈聖智圓通地,便是生天得道人。”我拿起一沓紙錢放進棺材錢火盆火盆說道。

這是《天機鬼算》超度忘人的方法,村長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繼續給他的老孃燒着紙錢。

我念着念着,就慢慢來到了棺材尾部一看,就小聲的說道:“果然如此。”

“村長,你趕緊去找兩隻大公雞了,記住雞冠必須是全紅的,快點。”我大叫道。

村長被我的聲音嚇了一跳,手裏的紙錢直接灑在了地上,“倫子怎麼了?”

“村長,我相信你不會認爲你的母親是自然死亡,你要是想知道是誰殺了你的母親,就按我說的做。”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現在的棺材尾部已經有黑氣瀰漫出了。

“倫子,你是說我的母親是被人害死的,好我現在就去找公雞。”村長的聲音狠厲下來,轉身跑出了靈堂。

村長剛走出的靈堂,棺材就發出“吱呀”一聲,棺材上面的封棺釘就出來半截。

我一下子跳到棺材上面,咬破右手中指,蹲下身軀,在棺材蓋上面寫了一個“鎮”字,然後盤坐在棺材上面,大喝一聲,“正陽血,鎮妖魔,赦令,疾行。”

我寫的“鎮”字,慢慢的開始進入了棺材裏面,棺材的縫隙也冒出白煙,我的額頭也冒出汗珠。

龍井村的村子口,現在有一張桌子,桌子上面有兩根白蠟燭,一把木劍,一個把銅鈴,一排銀針,還有一個稻草扎的小人。

“燃。”

桌子前面出現一個人,他將蠟燭點燃,拿起銅鈴搖晃起來,取出一枚銀針扎到稻草人的頭部,“魂歸,魂歸,歸魂來。”

這人唸完,村長母親的棺材裏面就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就好像棺材裏面有人要出來,不停的撞着棺材蓋。

“叮”一枚封棺釘就脫離了棺材,掉落在了地上。

這村長怎麼還沒有來,眼見第二個封棺釘就要脫離棺材了,我的心裏有些着急起來,等,封棺釘全部落掉,裏面的東西很有可能會傷害到村民,到時候可就不妙了。

“叮”第二枚封棺釘也掉落了。

棺材裏面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我感覺自己都快要被頂飛了起來,我心裏更加的着急了起來,對着外面漆黑的夜大喊道:“村長,你快點。”

村長沒有出現,也沒有回聲。

龍井村的村口,那個人看着稻草小人說道:“今天是蠱嬰降世時間,我怎麼換了如此長的時間,蠱嬰怎麼還沒有出現,不會出什麼問題了吧。”

說完,黑衣人又取出一枚陰針扎到了稻草人的胸部。

“叮”棺材上面又是兩枚飛出,棺材上面只還有兩枚封棺釘,風別在尾部和頭部。

“哇哇”這時棺材裏面出傳出了小孩子哭的聲音。

我坐在棺材上面聽到小孩子的哭聲,雙眼浮現出怒氣,牙齒咬得直響,拳頭也緊緊握在了一起。

棺材頭部的釘棺釘也開始慢慢往上升起,“叮”這顆棺材叮也掉落了下去。

我連忙起身跳到棺材的頭部做了下去,本來要被打開的棺材蓋又被我做了下去。

我現在心中只求村長趕緊抓來一隻大公雞,我現在快要堅持不下去了,眼見最後一枚封棺釘就要脫離了棺材。

“倫子,公雞拿來了。”村長終於出現了,他手上還提着正在撲騰的大公雞。

我見村長把公雞帶來急忙說道:“村長快將一隻公雞放在棺材上面。”

村長將正在撲棱的一隻公雞放在了上面,說了也怪,原本在村長手中撲棱不停公雞被放在棺材上面立刻停止了撲棱,就像雕塑一般直立在了棺材上面。

棺材裏面的哭聲也嘎然而止了,我見此深吸了一口氣,跳下了棺材,然後,我撿起地上的封棺釘,重新砸在了棺材上面,然後,從村長的手裏接過了另一隻大公雞,將雞的脖子對準了棺材,然後,取出一把小刀對着雞脖子一抹,雞血直接噴了一棺材,直到血放盡了才停下。

然後,轉頭對着村長說道:“村長記住今天事不要往外說,也不要告訴其他人,我來過這裏。”

然後,我就拿起法器衝出靈堂。 出了靈堂,我就一口血噴了出來,我擦了下嘴角血,向家中走去。

龍井村的村子口。桌子上面的稻草小人,豁然站了起來。

“怎麼會這樣,蠱嬰還召喚不來?”說話之人奇怪的說道,然後。又拿起一枚銀針扎進了稻草小人太陽穴。

這枚銀針紮下去,村長家的棺材裏面又開始發出撞擊棺材的聲音。

村長聽到他老孃棺材裏面發出聲音,被嚇的打了冷戰,跪下說道:“娘啊。兒知道你死的冤,你可不要嚇兒子。”紙錢不停的往火盆裏面放。

原本在棺材一直不動的公雞,突然開始走了起來,公雞走到棺材尾部,打了一聲“鳴”。

棺材裏面的聲音立刻停止了,公雞張了張翅膀,慢慢的蹲下,閉上了眼睛。

“怎麼會這樣,我蠱術不應該失效的啊。”村子口的人,又拿起一枚銀針,扎進稻草人的鼻樑上方。

這針下去,稻草小人竟然自燃了起來。

“啊”對稻草小人扎銀針的人慘叫一聲,兩行血淚從他的眼角流了下來。

“村中也有玄門之人,這下可不好辦了,不過他也應該中我的陰蜈蠱了。”他將稻草小人拿起扔下桌子,深深的望了下村子,抱起桌子離開了。

我回到家,父母已經睡下了,不想驚動他們,輕輕的把門關上,回到房間將法器放好,走到鏡子前,扒開上衣。

我的胸口有一團灰氣,形狀是一條蜈蚣的樣子。

“看來對方果然是蠱師。”我看着鏡子裏的蜈蚣團陰氣臉色陰沉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