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帝霸天微微點了點頭,面上神色淡然。

石洞之中,所有的修煉者,如同僵化一般,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這金翅大鵬妖聖,竟然與帝霸天相識?

這……這是招募考試嗎?

這難道不是妖怪界的認親大會嗎?

“前輩……”

從人羣之中,又有幾名曠世大妖聖飛身而出,落地恭敬地朝帝霸天施禮。

“不必多禮……我今日來此,是參加考試的。”帝霸天淡淡地說着,卻是連看都沒曾看那幾名大妖聖一眼。

考試?

考你妹啊……

你上謫仙盟打個招呼,就憑你這實力背景,直接走後門通過就好了,來參加這鬼考試幹嘛?

許多修煉者,一片凌亂,差一點都要崩潰了。

和這樣的曠世大妖搶名額?豈不是壽星公吃砒霜,嫌命長?

李若水幾人的目光,此時也朝着這一邊看來,心中暗暗吃驚。

別的不說,單就目前出現的五品實力的修煉者,就已經有十數名了,在場數萬名修煉者當中,恐怕五品實力的修煉者,多如牛毛一般,要想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爭得前三千名,恐怕難如登天。

更重要的是,如今連能否安然無恙活下來都成問題,更別說是通過考試了。

“李若水……還我兒子命來……”

一聲怒吼,震天響起,只看見胡八山從人羣之中殺出,直朝李若水幾人狂奔而來。

鬼聖幾人,微微一怔,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內心如墜入谷底一般。

該來的,終於要來了。

此時此刻,四品實力的胡八山,已經足以讓這幾人,死無葬身之地了。 暴怒的胡八山,似是終於找到了發泄的時機。

面對孤立無援的李若水等人,他整個人爆發出強大無匹的氣勢,面色陰冷,眼神之中閃着殺意。

李若水眉眼微微一眯,盯着胡八山。

胡八山冷冷一笑,說道:“今日……沒有人能救得了你們,你們幾人,統統都要死。”

“胡八山……你趁人之危,有本事……等我們復原了……出去打……”青眼怪一咬牙,恨恨地吼了一句。

“趁人之危?”胡八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弟弟慘死在你們手裏,我兒子,也死在你們的手裏……如今,我不會給你們機會逃走的……”

“要打就打,廢話什麼?”李若水冷冷一笑,邁步走出,面對胡八山,渾然不懼。

他的身後頭,鬼聖四人,都微微有些驚詫。

他們雖然知曉,李若書的身上帶有寶物,能與四品實力的修煉者一搏,不過……這胡八山,可不是宮殿裏頭武聖關雲長那樣的幻境人物……這六尾狐仙的力量,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恐怕就算是五人聯手,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胡八山。

“李兄弟……”段天虎眉頭微微一皺,心裏頭爲李若水擔心。

李若水淡淡地看了幾人一眼,說道:“你們在此好生休息,保護好自己……這一戰,放心讓我來……”

“哼哼……”胡八山聞言,冷笑着說道:“口出狂言……今日我先殺你……再把你們一個個生吞活剝……”

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六條尾巴突然動起來,只看見一片晶瑩剔透的光華,四溢出來,瞬間將這一片地方完全籠罩住,滾滾的威勢,從他的身軀裏頭髮出,震懾人心。

只見他一腳踏出,地面之上,七彩光紋閃耀而起,直衝李若水而來。

李若水面色冷靜,渾然不懼,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電光,直衝胡八山而去。

“轟隆”一聲。

頃刻之間,周圍的山石爆裂,殺伐之氣滾滾而起,騰空而舞動,胡八山六條尾巴一動,似是變化成爲六把利刃,帶着凌厲的殺意,朝着李若水橫劈而來。

虛空陣陣粉碎,漫天煞氣狂亂,氣浪滔滔而起,眼看便要將李若水整個人淹沒在其中。

驟然間,只看見李若水身形一閃,手臂揚起一揮。

一道寒光閃出,猶如能破萬法一般,齊刷刷迎上了胡八山的六條長尾,兩股強大的力量猛烈地撞擊在了一起,掀起驚濤駭浪。

衆人見狀,心中不禁一顫,驚詫萬分。

這李若水身上的寶物,當真厲害,面對胡八山如此可怕的攻勢,竟然還能完全抵擋住,出乎了幾人的預料。

胡八山眉頭一皺,似是也發現了詭異之處,冷冷一笑,說道:“原來你身上藏有法寶……怪不得……不過今日……我小心行事,你的法寶,奈何不了我……”

話音落下,六條長尾揚空而起,化作一道神芒,直朝李若水一閃而來。

李若水整個人身形連忙向一旁竄去。

一聲巨響,只看見剛纔他所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此時此刻,整個石洞之中,廝殺再起。

經過了剛纔一羣妖怪的認親大會之後,這裏頭的修煉者,都心有忌憚,不敢去惹那些曠世大妖,而其餘的一些五品實力的修煉者,也無人敢動,但是三千人的名額還剩不少,五品實力之下的修煉者,自然是再度廝殺起來,想要爭奪名額。

“李兄弟……我來幫你……”段天虎十分夠義氣,身上雖然有傷,但見胡八山威勢洶洶,依然大吼一聲,出手幫忙。

“找死……”胡八山整個人眉眼一挑,厲聲大喝,一掌朝着段天虎打出。

只看見七彩的光芒,似是在他的掌心之中轉動,一陣漩渦一樣的光霧鋪灑而開,無盡磅礴的力量席捲開來,一下子與段天虎硬撼一擊。

”轟”

巨響再次傳出,段天虎整個人身軀一震,只感覺體內氣血徹底翻涌,一時之間,再也剋制不住,身形向後一倒,一口鮮血噴出。

“四弟……”

青眼怪一聲大喊,連忙將段天虎的身軀抱住。

鬼聖幾人,眉頭一皺,只感覺滾滾的殺意,已經將幾人完全包圍住,想要出去,似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宵小之輩,豈敢與我爭輝……”胡八山冷笑一聲,眸子當中,寒光閃出,整個人攜帶一陣光華爍爍,再次朝着李若水殺去。

滾滾壓力,如煙塵瀰漫一般,直壓在李若水的身上。

隱約之中,胡八山看見李若水似是臉色微微一變的樣子,心中大喜,只道是李若水不敵自己,恐怕已經是強弩之末,支撐不久。

但在李若水看來,如今在石洞之中,衆目睽睽之下,不可輕易暴露自己的實力,唯有在特殊時期方可,這樣纔不會引起他人的懷疑。

李若水一顫,被震退幾步,整個人喘着粗氣,臉上豆大的汗珠已經冒出。

胡八山見狀,“哈哈”大笑起來,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大喝道:“還我兒子命來……”

話音落下,化作一道七彩光芒,朝着幾人衝來。

“不好……”

鬼聖幾人見狀,心中一驚,連忙同時出手。

幾人身上有傷,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咬緊牙關,傾盡全力一擊而出。

“轟”

滾滾聲威,爆炸響起。

這一處地方,石壁猶如要被打穿一樣,不斷碎裂掉下。

胡八山發出駭人的氣勢,驚天地泣鬼神,似是一副捨我其誰的模樣,無人能擋。

六條長尾一動,如天羅地網一般,化作六道神芒,從四面八方圍剿而來,威勢驚人。

一時之間,幾人處於危險之中,早已經無力再擋,鬼聖幾人身軀疲憊,堪堪就要暈倒在地。

“嗖”

李若水一拳轟擊而出,身形如電光一掠,只看見金黃色的光芒,從他的身上發出,巨大的力量,瞬間阻擋住胡八山的攻勢,爲衆人攔下危險。

衆人心中一驚,瞪大了眼睛。

一股力量,不似法寶的力量,更像是從李若水自己身上發出的力量,不斷變得強壯。

“三品……”

幾人瞠目結舌,一時之間不敢相信。

李若水實力竟然升入三品之境,簡直駭人。

原本二品至三品之間實力的李若水,經過這一日不斷的大戰,竟然能夠成長起來,邁入三品的境界。

衆人吃驚之餘,禁不住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胡八山似是微微一怔,像是也在這一刻有些驚詫,隨後冷冷一笑,不屑地說道:“三品又能如何?在我眼中……殺你……比踩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妖精與人類最大的區別,就是在實力的晉升之上,有所不同。

擁有天賦的人類,可以在短時間內,幾十年,或者上百年,就擁有飛昇的資格。

而對於妖精來說,即便自身的天賦再強,修行沒個四千年,也依舊擁有不了飛昇資格。

胡八山修行三千年,才達到四品的實力,而李若水通過這一天不斷的大戰,便突破了自己身體的極限,成功邁入三品,這一點,足以令人驚詫。

不過即便如此,胡八山的實力,依然穩壓李若水一頭。

想明白了這個問題,鬼聖幾人就如同被澆了一盆冷水一般。

胡八山怒吼一聲,殺了上來,一股天威降臨,只看見六條尾巴直朝李若水整個人捆去。

李若水一掌打出,金黃色的光芒一閃,抵擋住幾條尾巴的攻勢,整個人虛影一晃,直切入胡八山中腹之地。

“不知死活……”

胡八山面色一變,似是十分憤怒,手中滾滾威勢打出,瞬間與欺身上來的李若水相撞,“砰”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爆射而起。

幾道金黃色光芒,從李若水的身上發散而出,似是帶着極強的殺意,衝向胡八山的面門。

“這……”

胡八山整個人吃了一驚,揚手打出一道黑風,連連後退。

李若水冷冷一笑,面對胡八山,渾然不懼。

“我來瞧瞧,你藏在袖子裏頭的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胡八山大吼一聲,七彩光芒閃出,“嗖”的一下衝了過來。

一時之間,李若水揚手去擋,寒光畢露,綻放出閃閃星輝。

胡八山躲過那凌厲的寒光,整個人虛影一晃,速度快如閃電一般,一下子就繞到了李若水的側身,一手探出,輕輕一撩。

只看見李若水的衣袖被胡八山瞬間撩開。

這一刻,鬼聖四人,都瞪大了眼睛,同時朝着李若水的手中看去。

四人也十分好奇,想要知道李若水身上的寶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卻見一串灰褐色剔透閃光的道珠,戴在了李若水的右手手腕之上。

“原來是這東西……”胡八山冷冷一笑,似是得意至極,說道:“待我殺了你,你身上的寶物,自然就歸我所有。”

“你來試試……”李若水面色冷峻。

兩人隨即再戰,強大的力量不斷碰撞,直震得四周空氣一陣扭曲。

重生之雲綺 李若水憑藉着手中的道珠,尚且不落下風,看得鬼聖四人,一陣驚詫。

道珠的力量,似是非同小可,每一次都凝起金黃色的寒光,聖潔的力量鋪灑瀰漫而開,胡八山的六尾橫掃而來,都堪堪擋住,將李若水整個人保護在其中。

“狐仙之力”

胡八山大吼一聲,六條神尾的力量,在虛空之中,凝出一個巨大的重錘,帶着千鈞的力量,直朝李若水壓下。

“轟隆隆”

巨響接連不斷的傳出。

道珠似是在李若水的手腕之上不斷顫動着,彷彿面對這樣強勢的一擊,也受到了不小的波動。

李若水的身軀騰躍而起,一瞬之間,彎曲而上,只看見淡淡金黃色的光芒,化作一個法印,騰騰而出,直衝胡八山。

胡八山整個人微微一顫,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不敢硬接,騰起身子,向一旁躲閃。

“殺……”

李若水絲毫不給胡八山喘息的機會,轉動身形,如閃電一般襲來。

“當”

只聽見一聲清脆的聲響發出,道珠的力量徹底發散出來。

衆人心頭一凜,還未反應過來,只看見鮮血四濺而出。

一條長尾,竟然硬生生被李若水單手劈斬而斷。

長尾掉落在地,似是不斷掙扎,扭曲着,沒片刻鐘的時間,便失去了動彈。

“拿命來……”

胡八山暴怒異常,整個人這一刻幾欲發瘋,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尾巴,竟然被李若水斬斷一條,疼痛感侵襲全身,剎那之間,像是紅了眼。

巨大的威能從他的身軀之中綻放而出,滾滾威壓橫掃而落,在半空之中形成一個古鐘。

“咚……”

古鐘壓落,李若水咬牙伸出雙臂抵擋。

龐大的力量,一下子將李若水的身軀壓入地面之下幾寸,這一擊的力量足足有千鈞之重,李若水硬撼之下,雙腳已經沒入土地之中。

胡八山借勢殺來,騰騰氣浪翻涌,眼看就要將李若水的身軀完全吞沒。

鬼聖四人見狀,驚得瞪大了眼睛,心裏焦急萬分。

不過,四人現如今已經身疲力竭,全身癱軟,哪裏還有一絲力氣出手去幫李若水?

就在這一刻。

愛情公寓之新的起航 “嗡”的一聲。

李若水手腕之上的道珠,似是突然飛出,一道金芒閃耀而起,似是完全將李若水的身軀所遮蓋住。

虛空之中,一道光劍幻化而出,帶着橫掃千鈞之勢,騰騰直朝胡八山斬落。

胡八山剛一進前,整個人臉上神色驟然大變,嚇得冷汗都冒出來了,一咬牙,連忙閃躲。

說時遲,那時快。兩人距離甚近,要想閃躲,豈是容易之事?道珠的力量冥冥之中滲透出來,似是十分玄妙一般,讓人覺得古怪異常。

“刷”

光劍劈斬落下。

“噗”

鮮血再次噴涌而出。

鬼聖四人,只感覺頭皮發麻,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幕。

胡八山整個人發出一聲劇烈的嘶吼,瞬間倒在地上,慘叫連連。

只看見他的身軀後頭,三條長尾,皆被光劍斬落,只剩下兩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