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一直都在表演。」

鹿一凡笑了笑,留給眾人一個瀟洒的背影,離開了這裡。

黑木野驚呆了!

這變身……簡直你妹的比美少女變身還誇張啊!!!

一個狡猾的碰瓷老人,居然是演出來的!

整個過程,黑木野還有一眾群演都被蒙在鼓裡,一點兒都沒察覺到!

群演們也都震驚了!

婚婚欲動:總裁別太拽 這老人是他們一路上看著過來的。

從在廣場上,到碰瓷,再到上車,完完全全就是那種行將就木的老人狀態!

沒有半點年輕人的朝氣!

而這種狀態,居然是表演出來的!

最震撼的還要屬那個副導演了!

因為他剛剛是在跟鹿一凡在演對手戲。

整個過程中,鹿一凡不光將老人演繹出來了。

而他表演的老人,所要做出的表演……

他還惟妙惟肖的演繹出來了!

這是什麼?

戲中戲啊!

演技的巔峰表現啊!!!

這特么妥妥的就是一個影帝級的人物啊!!!

望著鹿一凡瀟洒離去的背影,副導演馬上驚呼道:

「帥哥,你要不要來我們組演男一號?」

群演們心裡是一陣羨慕嫉妒卻沒有恨。

人家的演技牛逼到那種程度,他們憑什麼恨?

不過當副導演看到蘇珊、傑克、拓威斯等四人的時候,立刻神情一凜。

「怎麼了導演?咱這兒的男一號待遇也行啊,怎麼就不找他試試了?」

黑木野奇怪的問道。

「找個屁啊,咱們這小組,人家那種大神怎麼可能會來?」

「啊?他……應該是個新人吧?如果咱們開高價去邀請,還讓演男一號,說不定……」

「別yy了,看見人家身邊的那四位了沒? 回到農家當幺女 那特么是諾蘭導演的《蝙蝠俠》劇組的四個御用副導演!」

黑木野頓時長大了嘴巴。

諾蘭導演啊!

蝙蝠俠劇組啊!!!

那可是和之國皇家欽點的劇組!!!

光是投資都超過二十個億的電影項目啊!!!

原來人家是那麼牛逼的存在啊!

……

……

鹿一凡來到了另外一個試鏡間。

這個試鏡間里,除了之前那四位副導演,還坐著這次電影的總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曾經導演過《星際穿越》的大導演!

「好了,你先停一下,你告訴我你是怎麼看待小丑這個角色的?」

看著房間里,這個演員誇張的表演,諾蘭微微一皺眉隨後打斷說道。

「啊?呃……小丑這個角色就是蝙蝠俠電影里的超級大反派,最終boss,他……他很邪惡,很殘忍,還很神經質……」

「停!好的,你可以出去了,你不適合這個角色。」

諾蘭很不滿意的搖搖頭。

「啊?謝謝導演。」

男演員臉上露出失落之色。

他可不是什麼新演員。

他在和之國也是十分有名的烈陽級演員了!

而且他剛剛演的,其他導演其實還都挺滿意的,怎麼說比那些年輕的修真明星演的好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但是,他居然還是被淘汰了!

這讓後面的一些演員感覺出了諾蘭這名導演的嚴厲。

一名接著一名的和之國知名演員試鏡,大家都是試鏡的小丑這個角色。

無一例外,全都被淘汰了!

最後,鹿一凡登場了。

看了一下鹿一凡的身材,諾蘭下意識的點點頭。

外形和身材都很不錯……

「自我介紹一下吧。」

諾蘭開口道。

「導演好,我叫鹿一凡,來自華夏。」

鹿一凡道。

「嗯?然後呢?」

就這麼簡短的介紹,讓諾言不禁為之一愣。

之前來的那些演員,一般說自己演過的角色都要說上個三五分鐘。

鹿一凡倒好,一句話……沒了!

「你沒有演出經歷嗎?」

諾蘭皺著眉問道。

「有。今天四位副導演帶著我去拍了一個算是半紀錄半綜藝的片子。」

鹿一凡道。

「就……就這一段演出經歷嗎?」

諾蘭表情抽搐的問道。

「是的。」

鹿一凡點頭道。

諾蘭有些無語的以手扶額,對著身邊的四個副導演道:

「你們從哪兒給我找來這麼個奇葩啊?」

「導演,他演技很棒的,我向你保證!」蘇珊自信滿滿的道。

拓威斯也道:「導演,你就讓他試試吧,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

「這可是你們說的!如果他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好,我可饒不了你們。」

諾蘭轉過身對鹿一凡道:「好,現在請你想想一下,你是一名馬戲團的小丑,在不遠處有一位魔術師。

所有的遊客都在看魔術師的表演,卻沒有人看你的表演。」

「ok。」

鹿一凡點點頭,閉上眼睛稍微想象了一下諾蘭可能想要的那個畫面。

表演就是要有代入感,當你真正代入了那個自己想要演的角色。

你就不是在演了,你就是那個人!

諾蘭雙手抱在懷裡,並沒有抱有很大的期望。

萌妻來襲,Boss請接招! 那些老戲骨都演不好這個角色,一個沒有演出經歷的新人,能有啥精彩的演出?

下一秒,在眾人的視線中,只見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鹿一凡突然低下頭。

英俊的五官被隱藏在了黑暗中,緊接著,他又緩緩的抬頭。

面容再次暴露在了三人的視線下!

轟!

那是什麼表情?

願所有美好的相遇都為時未晚 此時鹿一凡的嘴巴張大,白花花的牙齒完全暴露出來,極具誇張的笑容!

他的眼角被擠出了幾條淺淺的魚尾紋,黑色的眼眸中夾雜著複雜到了極致的情緒!

頂點 那一瞬間,諾蘭從鹿一凡所表演的小丑眼中看到了嫉妒,憤恨,討好,以及夾雜著的一絲神經質!

因為他是一個卑微到了極點的小丑!

為了討好來馬戲團看錶演的遊客,期待能有更多的遊客欣賞自己,好保住這份工作!

他痛恨那個搶了他風頭的魔術師,卻又不敢露出任何笑容以外的表情,只能笑!

那個笑容就十分恐怖了。

鹿一凡往那一站,所有人腦海里就自動浮現出了一個臉上妝容誇張,手裡拿著氣球,站在陰影下和周圍熱鬧的環境格格不入的小丑!

那一瞬間,他好像被世界拋棄了!

詭異的小丑,好像化身成了某種邪惡的象徵!

……

許久,鹿一凡臉上的表情已經消失。

他淡定的看著諾蘭,十分自信。

一分鐘后,諾蘭終於反應過來了。

「你……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諾蘭盡量讓自己不去激動,可顫抖的雙手卻出賣了他。

「我叫鹿一凡。」

鹿一凡開口道。

「好!你的試鏡很成功!不過……」

諾蘭卻又摸了摸下巴:「你的體型太過強壯了,沒有我想要的那種病態感。

而且表情並沒有陰暗到極致。

如果你能克服這兩點,小丑這個角色,我可以交給你。」

「沒問題,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來給你一個滿意的小丑。」

鹿一凡道。

「需要我幫你什麼嗎?」

諾蘭問道。

「給我一個陰暗的房間,裡面只放一張床,其他任何電子設備都不要有。

另外每天只給我一個麵包,一杯水即可。」

鹿一凡道。

諾蘭瞬間就明白鹿一凡想做什麼了。

體型太健壯,想要變成病態體型的辦法是什麼?

只有挨餓!

沒有其他任何辦法,能既健康,又能達到想要的效果。

只有挨餓,不吃東西這一個辦法!

但是連著一個月每天只吃一個麵包,一杯水……這也太誇張了吧?

而且沒有任何電子設備,那不等於與世隔絕了嗎?

其實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畢竟他要演出被關在牢里的小丑,所以用這種隔離方法或許才能真正體會角色的心境。

可真正做到這一步,卻是讓人無比敬佩。

那是真的畫地為牢,活生生的在讓自己的靈魂融入到另外一個虛擬人物里啊!

「你確定要這麼做嗎?你能堅持的住嗎?」

諾蘭問道。

「導演,如果我堅持不到的話,那我也沒有資格演小丑了。」

鹿一凡笑著道。

「好!有任何其他要求,或者你忍受不了了,都可以直接叫我們。」諾蘭道。

「不,我在的房間,絕對不能有任何人能接近,你們只需要每天用機器人給我送水和麵包就行了。

我不想接觸到任何人。記住,任何人!」

鹿一凡叮囑道。

諾蘭點點頭,讓人給鹿一凡安排了一間他想要的那種陰暗,潮水,腐朽的小房間。

不過為了防止意外發生,諾蘭還是偷偷讓人按了個監控。

這一個月內,諾蘭見證了鹿一凡每天蹲在房間里。

時而瘋狂的大笑,時而緘默不語,時而臉上露出詭異的表情,時而張牙舞爪……

一個月!

整整一個月,鹿一凡身上的肌肉肉眼可見的乾癟了下去,變的乾瘦無比,臉上也是病怏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