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評定,這是特大礦場無疑!”

鎮北侯說道。

“什麼,特大礦場?”

這一次,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驚訝的,趴在了地上。

“特大礦場,祕銀礦!在我們的封地裏頭?”

曾軍長嚇得面色鐵青。

在沙場殺敵,浴血奮戰,也不見曾軍長皺一股眉頭,但是,聽到這個消息,曾軍長承受不住了。

曾軍長不傻,在場的一系鎮北侯府的嫡系心腹,也不是傻子。

他們都清楚,在侯爺的封地裏頭,發現了祕銀礦,可是侯爺卻不上報,還召集了他們前來,這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鎮北侯想要獨吞掉,這個特大礦場級別的祕銀礦!

銀河聯盟最高議院和銀河軍的最高軍事委員會,對祕銀礦的管制非常嚴格。

鎮北侯獨吞這麼大的一個祕銀礦,若是被發現,就是要誅滅九族的。

高傲天,首先怕了。

“父親,我們上報吧。這麼大的祕銀礦,我們吞不下的…….”

高傲天囁嚅着道。

鎮北侯的長髯,氣得直髮抖。

“混賬東西!本侯,怎麼有你這麼一沒有骨氣的傢伙!”

鎮北侯怒極,甩手就是給了高傲天兩大巴掌。

高傲天嚇得不輕,頓時不敢說話了。

“若非,我老來得子,侯府上上下下,就你一個兒子,憑你剛纔那一番話,我定要親手幹掉你!”

鎮北侯森然地說道,不知何時,鎮北侯的手上,已經拿出一把激光劍。

“你是我的兒子,可不能這麼沒有大氣!只要有了這祕銀礦,我高家復興在望,有祕銀源源不斷的出產。不出三年,我必將超越天北侯!十年之內,我必將升任大公爵!有了祕銀,我還可以打通軍部高層的各部關係,日後,我高家,甚至可以進入最高軍事委員會。”

“高家的機遇,不能放棄!”

鎮北侯,高聲道。

高傲天跪倒在地上,磕着頭:“父親大志向,孩兒也定當不辱沒父親!”

“孩兒願主動請纓,駐守在祕銀礦附近,守衛家族發展!”

高傲天沉聲道。

餘下的心腹們,以曾軍長爲首,也是紛紛表示忠心。

“此事關係重大,希望各位都管好嘴巴,勿要泄露一絲風聲,否則的話,休怪我無情!”

鎮北侯猛地一劈激光劍,面前的桌子,直接給劈成了兩截。

衆人大驚,心頭駭然之意更甚。

“我等定誓死守護祕銀礦,爲侯爺效命!”

衆人宣誓道。

“好,你們各自領兵,進駐礦場吧。”

鎮北侯,揮了揮手。

………..

浩瀚主星一處,大雪山之巔,有一座巍峨堂皇的宮殿。

宮殿的中央,一個白髮中年男子,看着信件,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鎮北侯的封地裏頭,竟然有一座特大礦場級別的祕銀礦!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雪宗,復興!”

白髮男子笑道。

“鎮北侯若是,將上報最高議院和最高軍事委員會,給我十個膽子,也不然染指這祕銀礦。可惜你,鎮北侯野心太大了,你這一塊肥肉,我雪宗必須要插上一腳!”

“傳我命令,雪宗上下,抽調六成雪衛集合,祕密地向盛華城西北區開拔!我不日隨後而至,在此期間,一切由我女兒作主,領導雪衛!”

白髮男子微閉雙眼,淡淡地下達着命令。

“諾!”

空蕩蕩的宮殿裏頭,傳來隨從的迴應。

雪宗是浩瀚主星上面的傳世大宗,歷史悠久,底蘊深厚,高手如雲。

雪衛則是雪宗最爲精銳的護衛力量,六成雪衛開拔盛華城西北區!

必將掀起天大的波瀾。

……..

南天在農場裏頭,沒由來的,打了個噴嚏。

“不對勁呀,這天,要變了?”

南天喃喃地道。 “主人,什麼天要變了?”

扎特有些不解。

“呵呵,也沒什麼,只是我忽然間,沒由來的感受到了一股肅殺之氣!”

南天低語道。

“肅殺之氣?”

扎特渾身一震,立馬警惕了起來。

南天擺了擺手:“不要這麼緊張,這只是我的一個預感而已。”

…….

翌日,南天回到教室裏頭,教室裏頭,不少人都在談論着,昨天晚上的禮堂晚會。

沈三潔一言不發,只是惡狠狠地盯着南天。

沈三潔屁股上的傷,還沒有痊癒,直到現在,沈三潔還有些隱隱作痛。

經過昨天晚上,顧師長的暗殺失敗。

南天的實力,被沈三潔清楚的認識了。

沈三潔甚至在心裏頭,暗自懷疑着,是南天拋擲的叉子!

沈三潔,已經對南天恨之入骨了。

賈肥眉頭大皺,拽了拽南天的衣服。

“南天同學,沈三潔對你似乎更加怨恨了!你可要千萬小心呀,沈三潔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賈肥提醒道。

“好的,放心吧!他怨恨,就他怨恨好了!在學院裏頭,我諒他也不敢動手。”

南天冷冷地說道。

賈肥點了點頭:“但願吧!”

“四大軍侯在我們西北區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

“要不然,沈三潔,高傲天這些侯府世子,也不敢這麼囂張跋扈。”

賈肥感嘆一聲。

“叮鈴鈴”

上課鈴聲響起。

一個面色黝黑,身材魁梧的漢子,信步走進教室裏頭。

“今天上實戰課,我是你們的格鬥教練鮑伍!”

“三十五班全體同學聽令,你等在十分鐘之內,給我在學院的訓練場322號場地上集合!”

鮑伍揹負雙手,冷喝道。

聽到了格鬥教練的話,三十五班九十九人,全部走了出來,急急忙忙地坐上電梯,跑着小步,來到了322號場地上。

不過,由於時間短暫,加上人太多,造成了一些擁擠。

三十五班,在十分鐘內,還有將近一半人,沒有如期集合。

鮑伍原本一直揹負雙手,站在教室裏頭的講臺上,一直看到最後一個同學出了教室。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鮑伍卻是第一個達到訓練場的。

衆人都驚駭,鮑伍教練的手段。

重生之不做炮灰 “鮑伍教練!”

有人驚呼一聲。

電影世界大紅包 鮑伍面色肅穆,不苟言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等了大約二十分鐘,三十五班的人,全部來齊了。

鮑伍頓時怒喝一聲:“你們真是一羣廢物!一個班級的學生,竟然用了二十分鐘,才集合完畢!”

“真是廢物,銀河軍的未來,怎麼能放在你們的身上!”

鮑伍怒斥道。

餘生掠愛不知遲 “今天,所有遲到之人,全部去學院執法處,領三十軍棍的處罰!”

鮑伍嚴厲地說道。

一些女子,嚇得面色慘白。

這些女子,雖然是軍中人士,但是終究是女兒之身。

紫羽學院的執法處,最是森嚴,無情!

這一軍棍下去,輕則皮開肉綻,重則筋斷骨折!

三十軍棍下去,那屁股還不得被打開花掉!

沈三潔因爲,“菊花”上的傷勢,所以也來遲了幾分鐘。

沈三潔可不想,再被打三十軍棍!

看着,這個黝黑的男子,不過是學院的格鬥教練。

沈三潔來了底氣。

“嗬,鮑伍教練,誰給你的權利,處罰我等!就算是處罰,本世子,也要置之度外!”

沈三潔,指着鮑伍的鼻子說道。

“置之度外?”

鮑伍,冷冷一笑。

“沒錯!我沈三潔從軍這麼多年,來從未被打軍棍呢!”

“我父親都捨不得打我,你區區一個教練,還敢胡作非爲?”

沈三潔,哈哈一笑。

一些同學,也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千億雙寶:爵少寵妻請克制 沈三潔仗勢欺人,他們都想看鮑伍教練的笑話。

鮑伍眼光一凝,殺氣逼人。

“跪下!”

鮑伍一腳踢出,一下子就將沈三潔踢到在地上。

“沒有人敢打你軍棍!那是因爲,你在侯府裏頭,有永北侯護你!這裏是紫羽學院,我可不吃你那一套!”

“今天,你的處罰加重,領六十軍棍!”

鮑伍暴喝道。

“你敢?”

沈三潔威脅道。

“我沒有什麼,不敢的!我鮑伍十歲開始,就追隨天北侯大人,征戰星海,屈指一算,至少三十年!今雖然,退役回來,只當了一個格鬥教練,但是懲治你這個紈絝子弟,還是敢的!”

“再者!紫羽學院,是名門大校!學員裏頭,貴胄無數,未了防止學員不停老師之命令,特設執法處,擁區域性生殺大權!我鮑伍爲格鬥教練,是學院在編教師,今日罰你又何不敢?”

鮑伍肅穆地說道。

話畢,鮑伍就拿出手機,聯繫了學院執法處的人。

很快,執法處的人,開了一輛飛行車,將沈三潔等人全部押送走了。

天北候!

原來,鮑伍是天北侯的人!

天北侯,是盛華城西北區四大軍侯之首,關於天北侯,外界有無數種傳聞。

人們常說,天北侯治軍極爲嚴厲,天北部將,皆爲精銳中的精銳,比永北侯等侯府兵卒要強出太多。

南天暗自稱讚:“這紫羽學院,能夠鼎立銀河聯盟這麼多年,,很大一部分功勞,也要歸結於這學院裏頭,有一些錚錚傲骨,不讓法度,兢兢業業的基層教師們。”

鮑伍以格鬥教練的普通身份,能夠嚴厲懲罰沈三潔,這個侯府世子,着實讓南天另眼相看。

“你們大都是軍中人士!我們軍中兒郎,走出去,若是不會格鬥之術,是會讓你恥笑的!我作爲你們的格鬥教練,在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裏頭,我會將你們淬鍊爲優秀的格鬥家!”

鮑伍大聲地說道。

“今天是實戰課,格鬥教學的第一天,我就傳授你們一套,改良升級過的軍體拳。”

鮑伍說罷,開始在訓練場,威風烈爽的打起了拳。

鮑伍出拳,拳拳到肉,剛猛凌厲,精彩無比。

讓三十五班的學員們,看後,都是叫聲頻出!

“教練,你太棒了!”

“你的拳打得真好!”

有人讚歎着。

南天,卻是皺了眉頭。

一碼歸一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