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北王野心勃勃,這幾年悄悄地招兵買馬,招攬各方修煉高手,陣符高手,這一些能瞞地過別人,卻瞞不過皇室。然而這一切手段都必須建立在雄厚的經濟基礎之上,因此他纔會瞄向北原部落的礦脈。

瑜公主知道皇上沒有制止鎮北王,是因爲他現在還守衛着大蒙北部要塞,輕易動不得。以前可以用兩國關係來做藉口將對方北進的請求壓下來,但現在出現了魔蹤,這種事情萬萬不能馬虎,只得同意對方引兵北上。

妃菲雖然性子蠻橫,但也知道事情輕重,如今鎮北王對北原部落的礦脈虎視眈眈,若是雙方關係再交惡,恐怕會給草原的人們帶來災難。

“可是……”妃菲苦着臉,道:“可是我不喜歡那個什麼小侯爺!”

瑜公主道:“那你喜歡誰?”

“我喜歡……”

“你喜歡秦天!”瑜公主將他的話接了下去,然後又道:“有些事情你應該再仔細地考慮一下,有些感情也是可以培養的!”

說罷,瑜公主長嘆一聲,獨自走了。 鴻蒙學院的後山一處懸崖邊,時值深秋,黃葉滿地。

“霸王衝!”

秦天猛然擊出一拳,拳頭之上靈氣騰騰,彷彿有千軍萬馬之勢!

連空氣都產生一股震盪,剛好有一片黃葉落下,瞬間將葉片震成齏粉。

秦天打出一拳,沒有絲毫的停頓,又是一拳霸王衝揮出,拳風陣陣,山谷之中響起陣陣呼嘯的風聲。


霸王衝是三級技能,修煉大成,可媲美四級技能的威力,一拳之下,法品中級的飛劍可以直接震斷,通靈六重的通靈境高手也要避其鋒芒。霸王衝相比二級的青風掌更加難於修煉,一連三個多月,秦天都在努力修煉這套拳法。

因爲他之前服用過一枚千靈丹,因此他體內的靈氣較別人更加悠遠流長,普通的通靈三重的弟子一次性只能夠施展出二十次左右二次的技能,但秦天卻可以施展出五十多次。

在修煉上,也是如此,秦天每一次修煉都將自己的靈元榨乾,然後再服用靈藥補充。

這是噬魂玉告訴他的一種極端的修煉方法,這樣不斷地榨乾靈元,可以極大的鍛鍊靈元的吞吐能力,也可以增加靈元對靈氣的儲存量。不過這樣的修煉會對靈元造成極大的負荷,還好秦天的靈元在修煉血凝真身的時候經過改造,勉強可以適應這樣高強度的修煉。

這也只有秦天能夠這樣不要命的修煉,若是換作其它修士,一是沒有他這種靈元條件,二是沒有他這樣的毅力。

需知每一次榨乾靈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修煉方式,不斷的擠壓靈元,這基本上和自虐沒有兩樣,非大毅力大勇氣者,絕難堅持下來。

一拳,二拳,三拳,四拳……

秦天不斷地擊出霸王衝,每當他感覺到靈元沒有靈氣的時候,他都會強自再擠壓出靈氣。如此能擠壓出一絲靈氣,就能擠出更多,直到靈元被榨乾爲止。

靈元榨乾後,秦天立刻吞服二級的靈藥補充靈氣,一開始,他只需服用一株二級的靈藥就能將靈元補充完整,但現在他需要近兩株靈藥,才能將靈元補滿,這說明他的靈元儲存靈氣的量變地大了。

剛開始修煉霸王衝的時候,秦天一次性只能施展出二十來多次,現在卻足足可以堅持施展出近四十次。

不僅如此,他從施展一次霸王衝需要五秒鐘變成一秒鐘不到,這說明他的靈元吞吐靈氣的速度加快。


按照噬魂玉的這套修煉方法,雖然痛苦不堪,卻能夠帶來許多的好處。

剛剛將靈元內最後一絲靈氣榨乾,秦天滿意地從儲物袋中取出兩株二級的靈藥,這種靈藥是專們用於補充靈氣,沒有其它有附屬功效。是天陸最常見的靈藥,也是修士購買的最多的靈藥。

將一枚靈藥仍進嘴裏,秦天嚼動幾下便嚥了下去,接着將另外一株也仍了進去。

之前,秦天要將兩株靈藥的靈氣完全吸收,至少需要一個小時,如今卻只需十分鐘就能完成。

十分鐘一恍而過,秦天感受到乾枯的靈元再一次變地飽滿,擦乾額頭的汗水,一躍而起,接着修煉霸王衝。

蓬!蓬!蓬!

每一拳都能引起一陣空氣的震盪,發出一道破空的呼嘯之聲。

砰!砰!砰!

秦天的拳頭,不停的砸向一塊崖壁,一拳又一拳,兇猛暴烈,好似瘋牛一般。石壁上深深的凹下一個直徑百米的深坑,周圍石縫密佈,就像一張巨大的蜘蛛網。

每一拳他都沒接觸到石壁,跨入靈力境,靈力可以外放,無需接觸就能造成打擊。

這張巨大的蜘蛛網深陷到石壁的裏面足有十來米,這是他三個多月來的修煉成果。之所以能夠形成這樣的蜘蛛網,是因爲秦天在故意控制自己的拳勁。讓拳勁散發開來,而不是集中一個點,這樣他每擊出一拳,就相當於作用於整塊崖壁。

這樣的話,崖壁不會立刻被擊毀,可以用來長期煉拳。

連續擊出二十拳,秦天也不禁汗流浹背,但他卻沒有絲毫的休息,換了另外一隻拳頭,繼續轟擊着石壁。

譁!譁!譁!

每一聲震動山地的聲響過後,便是無數的碎石落下,捲起一陣厚厚的灰塵。

“如今我的這套三級的霸王衝修煉到了第五層,其威力是二級青風掌第十層的數十倍,若是現在面對吳雨,不知能否有一擊之力?”秦天心中暗暗估算着。

噬魂玉道:“還不行,那個吳雨修爲達到通靈六重,雖然天哥的防禦力極高,足可以媲美通靈九重巔峯的高手,但是天哥的力量和身法還遠遠不夠,而且她還有法寶飛劍,吳雨的法寶威力絕對不小,至少也是法品中等。”

“法品中等?那我的血凝真身也不能夠防禦的了。”秦天心中一動,這才發現對方實力之大。

噬魂玉又道:“吳雨還有一隻二級的靈獸,靈獸的攻擊也不能小看,特別是一些有特殊能力的靈獸!”

“什麼特殊能力?”

噬魂玉耐心地講解道:“有些靈獸會音攻,有些會雷攻,水攻,火攻等等,總之靈獸的戰鬥力遠遠大於妖獸。普通的修士更加不是靈獸的對手,天哥的那隻金猿也可以訓化成一隻靈獸,它的特長是力氣大,防禦高。若是訓服了,以後拼鬥的時候可以起到巨大的作用!”

秦天搖了搖頭,道:“金毛的母親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會強行馴服它。現在他還沒有開啓神識,我讓念涵每天餵它一些百靈草,再有不久,就可以開啓靈識了。到時我再接來學院,一邊教它修煉。”

連續修煉了近十個小時,秦天才停了下來,走到旁邊的河水中,一頭紮了進去。

這條河貫通鴻蒙學院,河水深有百米,秦天將身形完全沉入河底,端坐在河底一聲石板上。

這也是噬魂玉教給他的一種水底打坐修煉的方法,在水底打坐,一來不會受到外界干擾,二來修煉的同時也可以同時修煉身體強度。

水底百米之下,其溫度只有兩三度,冰寒刺骨。而且水底壓之大,足可以將一頭大象擠壓成一隻牛。

也就是秦天能夠承受這樣的修煉環境,換作其它弟子,沒有血凝真身護體,絕對無法在這水底持久,更別說在水底打坐修煉。

河底最深處,沒有游魚,沒有陽光,甚至連水草都絕跡,正是秦天打坐修煉的最好場所。

有靈元幫助他內呼吸,只要頂地住水底強大的壓力和溫度,秦天可以在水底安靜的打坐修煉。

不僅如此,秦天在打坐的同時,也在鍛鍊他的身體,雖然這樣不能加快修煉進度,但身體變地堅固,防禦力也隨之增加。

防禦力強大的好處秦天可是領教過的,一個獨自面對二十幾個修爲比自己還要高的人。在打鬥的時候完全忽略對方的進攻,因爲別人根本傷害不到他的身體。飛劍斬不進,拳腳靈氣砸不動,有了這些保障,他就可以酣暢淋漓地進攻。

嘩啦啦!

秦天端坐水底,靈元每內呼息一次便引動的周圍水流產生一個漩渦。

漩渦越來越多,最後將四周的石塊石板都掀了起來。

“天哥,你現在的修爲似乎到了通靈三重的瓶頸,是時候衝擊通靈四重了!”噬魂玉飄蕩在河水中,認真地檢查了一番秦天的身體,十分肯定的道。

秦天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太多的興喜,這個結果他早就有預料。

“我這三個月來,努力修煉,終於換來了成果。”

噬魂玉嘻嘻笑道:“天哥的進步比我預想的要早一些,能夠在四個月內從通靈三重晉入通靈四重,這全是天哥刻苦修煉的緣故。”

“是啊,我不像其它的弟子,有深厚的底蘊。我沒有靈丹妙藥,我有的只是刻苦和堅持!”

秦天緊緊地握起拳頭,這幾個月來的苦吃的也不虧。

噬魂玉點頭道:“天哥不必自卑,只要咱們進入到鎮魔塔,到時候我就就能夠吸收魔魂,成長自己。還可以收集魔氣,煉丹煉器,到時候天哥就有無數的魔丹可以使用,再也不必羨慕別人的靈丹了!”

秦天聞言臉上終於顯現出一絲興奮,道:“但願去一趟鎮魔塔,能夠收穫到我想要的東西!”

“會的!那裏纔是我們的樂園!”

秦天雙眼再次閉上,手掐靈訣,全力衝刺通靈四重驅物境。

進入到驅物境,不僅修爲提升,還可以隔空驅物。配合一些攝拿的技能,可以做到移山填海,隔空擒拿,極大的提高戰鬥力。

“驅物境!”秦天最後在心裏默唸了一句,然後全身心沉寂。

隨着秦天全力衝刺瓶頸,在他的四周,因爲他體內靈氣的暴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的中心便是秦天,漩渦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高,直通百米之高的河面。

譁……

百米高的漩渦到延伸到河面的時候,已是一個方圓數裏的巨大漩渦,數米高的浪潮不斷地拍打着崖壁,以出轟轟的聲響。

漩渦之中靈氣翻滾,彷彿是地底惡魔出世,驚天動地!

這個漩渦足足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突然一聲震天的響聲從河底傳出,這個巨大的漩渦猛然炸開,一個灰袍人影從河水中躍了出來。

正是秦天!

秦天一即上岸,立即來到他修煉霸王衝的崖避處。

“修煉到通靈四重,不知道霸王衝的威力有沒有提升?”秦天嘴角掀起一抹微笑,右拳猛然轟出。

轟隆隆!

崖壁上的那個巨大的蜘蛛網被他一拳之下,轟然陷進去數十米。整個崖壁再也支撐不住,轟然倒塌!

“哈哈哈哈!沒想到突破到通靈四重之後,我的霸王衝竟也跟着提升了一層,達到六層的威力!”秦天驚喜地發現霸王衝的威力,不是之前的五層,而是六層!

“通靈四重,嘿嘿,接下來就準備進入鎮魔塔歷練了!”

秦天心中,狂喜之極。

“秦天,你在嗎?”正在這時,一個女子的聲音從懸崖入口處傳了過來。

秦天聞言臉上喜色更濃,急忙走了過去,樹叢小徑之處,走出一位絕色少女。


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蘇晶兒。

“咦,秦天你的修爲……難道是突破到了通靈四重的驅物境界?”蘇晶兒一眼便看出秦天身上多了一股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覺,又驚又喜地猜道。

秦天點了點頭:“今天僥倖突破,我不是說過讓你不要來這裏麼,你一個人在後山中很危險。”

這幾個月來,蘇晶兒隔三岔五地會來找秦天,秦天帶它來過一次,她便牢牢地將這裏記了下來。

蘇晶兒笑道:“你不是答應過我,隨時都可以來找你嗎?你不會這麼快就忘了吧?”

秦天聞言一窒,內心之中卻暖暖地十分受用。

自從噬魂玉幫他分析了一遍感情,秦天后知後覺地明白,蘇晶兒似乎真地喜歡上了自己。

秦天是個狂傲不羈的人,對於感情從開始的困惑,漸漸變成隨意而安。

蘇晶兒是他接觸到的第一個真正的有感覺的女子,秦天內心之中並不排斥這段感情。

兩人坐在草地上,開心地聊着,夕陽照在他們的身上,將長長的影子映在河面。 回到宿舍,秦天將自己突破的消息告訴宿舍的其它三人,頓時引起一陣喧譁。

聶少爺驚訝地道:“秦天,你真的突破到驅物境了,居然比我快,我還以爲能在你前面突破!”

王天才在秦天的身上摸來摸去,嘖嘖稱奇:“才三個多月就突破了一重,秦天你比我當年整整快了一倍!不過你別得意,我是不會讓你超過我的!”

葛成不太喜歡說話,有些感動地道:“謝謝你,秦天!”

秦天笑道:“葛成,我這麼刻苦的修煉不僅僅是爲了那枚復靈丹,還有我自己。所以你不必如此謝我,我們都是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