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只是還多了一點點補藥而已。」 長久的「征戰」並沒有讓嬈嬈身體不適,潮紅的臉蛋上閃耀著異樣的神采。

她閉著眼睛,在床上安睡著,濃密的睫毛像是一把把小刷子,不停的在秦琛心口撓著。

望著她肩頸上的一排排紅印,秦琛饜足抿起唇角。

俯身在嬈嬈的唇瓣上落下一吻,依依不捨的進了衛生間。

對著鏡子,他不由得扯出一抹苦笑。

原先都是嬈嬈不住求饒,可這次……

難道是自己老了?秦琛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扎手的鬍子,百感交集……

男人,是絕對不能說自己不行的!

嘩啦啦的流水聲,讓剛剛清醒的嬈嬈有些茫然。

她抬眼望向四周,是自己熟悉的場景。

就連身上的被子也是紫色,她最愛的顏色。

可是……

她明明記得昨天蓋得白色的啊!

還有她什麼時候把衣服脫了!她不是要和孩子們一起出去吃飯,然後秦琛就來了,再然後……

嬈嬈記不起來了。

只記得自己好像頭痛暈倒,之後發生了什麼一概不知。

這種事情在家族的時候也發生過,她偶爾會忽然頭痛暈倒,然後發生了什麼在一個時間段里就會完全不記得。

但是每次都有鐵牛和玉祁在,她似乎也沒幹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可是這次,好像有點不一樣啊。

嬈嬈低頭朝著自己身上看去,從脖頸處蔓延到大腿,那青青紫紫簡直是數不可數,她覺得自己再神經也不可能把自己掐成這樣。

而且……

這房間里,好像還有著一股濃郁的麝香氣……

她該不會把鐵牛睡了吧!

轟!

一個可怕的念頭在她腦門上盤旋。

畢竟陪在她的身邊最長時間的就是她的助理鐵牛同學。

若這是真的,簡直不敢想象啊!

於是,秦琛一出衛生間,看到的便是嬈嬈滿臉驚恐的抱著雙腿縮在床的角落裡,海藻般的長發慵懶的披在胸前,似的小白兔若隱若現。

秦琛一個健步沖了過去,半跪在床上,關切的捧起了嬈嬈臉頰。

他的身上還帶著水露,使得身上的肌肉更加有流線型。

嬈嬈一怔,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驚呼道。

「嬈嬈,你是不是又有哪裡不舒服了?」

「竟然是你!」

「什麼?你想起來了嗎?」秦琛眼睛一亮,欣喜的問道。

嬈嬈咬著嘴唇,搖了搖頭。

順著秦琛淌著水珠的胸膛往下看去,便看到浴巾下……以及他身上的各種五指印。

她伸出手指,輕輕觸了觸那些印記。

「這是我乾的?」

秦琛微怔,隨即反應過來,眉頭輕蹙,面露無奈。

「是啊,你剛才把我……」

「把你怎樣?」嬈嬈著急的說道,不停顫抖的睫毛出賣了她內心的忐忑。

秦琛低眉掩去笑意,認真而又無奈的拉起她的手指,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獨家摯愛:二嫁傲嬌總裁 「玉繞,你剛才把我睡了。」

「當真?」

嬈嬈瞳孔在一瞬間放大,顯然是不願意相信秦琛說的話。

秦琛眉頭輕挑,眼神里冒著寒氣,拉起她的手朝著自己身下探去。

女人忍不住嬰寧起來,臉上又浮現起了一抹潮紅。

感受著她的身體炙熱,秦琛抬起頭,幽幽的望著她。

「現在,想起來了嗎?」

「要不要我再演習一遍?」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低沉的聲音嘶啞且性感,布滿肌肉的身體里蘊含著極大的能量。

在嬈嬈眼中,此刻的秦琛就像是一頭正在覓食的野獸,讓她本能的退縮。

「不……不用了。」

「我去洗澡。」

嬈嬈說完,逃似的從床上跳了起來。

一路飛奔到浴室,卻發現自己好像身體已經被人清洗乾淨了,而且,地上的和破布沒什麼區別的衣服,好像就是秦琛進門時穿的那套。

難道這一切真的是自己乾的?

可是鐵牛呢?

他為什麼不阻止自己呢?

嬈嬈有些想不通,光溜溜的站在鏡子前,愈發窘迫。

當務之急,她想要一件睡袍穿上。

可奇怪的是,這都超5星酒店了,竟然主卧的衛生間一套浴袍都沒!

上帝啊!

她要怎麼出去?

嬈嬈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卻又不好意思再在秦琛面前裸奔。

準備深沉的多再浴室調整一下心情,卻不知外面的秦某人已透過那特製玻璃將裡面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

小女人的窘迫,抓耳撓腮的模樣,秦琛的心情別提有多歡暢了。

盤算著時間,他拎著早就準備好的睡衣走到浴室門口,輕輕的敲了敲。

「玉姑娘,你打算今天住在衛生間里嗎?」

嬈嬈一怔,背對著秦琛小聲道。

「那個……我忘記拿衣服了,你能不能幫我一下?」

「哦?」秦琛應了一聲,卻是沒有動作。

嬈嬈背靠著門,耳朵支的高高的。

等了半天都沒聽到門外有任何的動作,心裡忍不住越的著急了。

「只是幫我拿個衣服不行嗎?我又不是故意要睡你的!」

秦琛一怔,好笑的挑了挑眉。

語調卻是懶洋洋的:「怎麼?不是故意就可以不用負責了?」

「可你又不是女人,我要負什麼責任嘛。」

「不是女人怎麼了?現在男女平等,再說了,是你強迫的我,又不是我強迫的你,你自己力量有多大,你不知道嗎?」

「玉繞,你該不是打算不認賬了吧?」

「我……」

嬈嬈噎住,眼睛瞪得圓滾滾的。

「我可還是良家婦男呢,洛城多少人不知道多少女人對我垂涎欲滴,可不曾想竟然……」

「唉……」

嬈嬈:「……」

一把拉開門,便對上了秦琛那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嬈嬈只覺得自己頭上都要冒青煙了。

「那……那你想怎樣?」

嬈嬈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只覺得無比委屈。

她也是受害者好不好?明明自己被壓了,不記得就算了,還要被人威脅!

而且,從身高來體積來看,怎麼說她也不像是那個會用強的人!

可是秦琛那碎了一地的衣服,好像真的是她乾的啊。

那手法……

「嫁給我。」

秦琛說著,朝著她壓去。

嬈嬈一步步後退,可衛生間就那麼大,幾步就到了牆邊,眼前的身子就要貼到牆上去了,秦琛一抬手將一件寬大的浴袍蓋在了她身上。

「小心著涼。」

他忽然的溫柔,悄然推開了嬈嬈封閉依舊的心門。

為什麼,他的眼神看自己這麼溫柔。

而且,那種深情,讓她覺得似曾相識。

可是,她明明和眼前的男人這才第二次見面啊。

「你……」

她獃獃的望著秦琛的臉,第一次認真的打量起他的五官。

深邃的眼眶,高挺的鼻樑,精緻到了完美的五官。

他……

長得真好看啊。

嬈嬈忍不住花痴了。

「我怎麼?考慮一下我的提議,你睡了我,所以負責一點,嫁給我。」

「你看你有女兒,我有兒子,我們在一起,那就是兒女雙全了。」

秦琛又進了一步,將嬈嬈圈進了自己懷中。

嬈嬈嘴角抽搐。

還是頭一次聽說兒女雙全是這麼用的。

「不……不行。」

在那炙熱的目光下,說拒絕是這樣的困難。

秦琛眼底閃過一抹受傷,然而圈著她的手卻是絲毫未動。

「為什麼?」

「因為……」

嬈嬈歪著腦袋,話到了嘴邊大腦卻是一片空白。

秦琛不給她思索的機會,直接低頭在那溫暖的唇瓣上索取,直到懷裡的身體變得柔軟,這才依依不捨的抬起了頭。

「為什麼?」

他的聲音夾帶著焦急。

嬈嬈的心忽然又痛一下。

深呼吸了一下,這才開口道:「因為,我們認識的時間太短了,而且,我還有個兒子,你上次還欺負他來著。」

想到自己兒子,嬈嬈平靜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