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看了看,沒有牌子,但是看顏色,純粹的黑色,有點像是來自魔域的特產,入口就一股黑暗氣息鋪面而來,酸爽無比。

焰喝了一口,味道卻實不錯,和魔域產的一種黑暗酒很像。

大家族就是不一樣,個個世界的美食都弄得到,不像焰,去一趟異界,都是高潮迭起,生離死別。

「入口就翻滾起黑暗氣息,冰涼爽口,說是酒,不如說是飲料,是來自魔域的特產吧?」焰問道。

「確實如此,不過這可不是魔域的特產,而是正兒八經的深淵產物。」門捷列夫笑了笑接著說道,「和這次的業務有關。」

焰看了看手裡面的飲料,特色是有,不過也就那樣,「不是吧,我們難道是準備賣飲料?」。

門捷列夫神秘的一笑,「這飲料是上次從目標點取出來的,放進去的時候可是沒有任何黑暗魔力。出來卻變得和魔域的味道一樣了。」

「對了,帶著這個進去的探索隊員全部死亡,除了這幾瓶飲料,搜救隊一無所獲。」

焰一愣,這居然是天然形成的飲料。

「難道這次去的地方和黑暗元素有關?」焰反應了過來。

門捷列夫也拿出一瓶喝起來,「先賣個關子,等下到了就知道了,絕對讓你大開眼界。」

兩人碰了個杯,焰表面輕鬆,但是隨著可樂落進肚子里,他的心也沉了下去…

顯然,這趟出去,可不是看看風景喝喝飲料那麼簡單。

「全部死亡」幾個字就透露出了這次旅途的危險性。

危險恐怕也不是因為人員實力不足引起的,因為焰實力雖然不弱,但是壓根入不了大家族的眼。

到底是什麼業務呢? 貝如玉不知道宋離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跟自己說出繼續做朋友的,不過他知道恐怕自己今後跟宋離之間再也不能像從前一樣那麼過多的接觸了。

「最近我可能不會來賭坊了。」為了不讓宋離覺得尷尬,貝如玉也是滿拼的。

宋離錯愕,「為何不來?」就算是要避而不見,那也應該是自己離開才對,他走這是為何?

「我最近挺忙的。」貝如玉道。

這樣的借口找的未免也太過拙略一點了,可是偏偏宋離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合適。

「我會儘快搬走的。」

貝如玉錯愕,「我不是這個意思,再說了我們只是合作沒有成功,你不用搬走的。」被宋離這麼一弄好像自己是因為被宋離拒絕了,所以想要把她給趕走。要知道自己可是真的完全沒有這個意思的。

「我是說認真的,我最近要出京城,所以才不能來賭坊。更何況你不是說了嗎?我們倆是朋友,難道你還要跟我斤斤計較?」

宋離直接被貝如玉的話給逗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我知道了。」不過宋離已經打定了主意,自己確實不能繼續留在賭坊了。不說自己跟貝如玉之間尷尬,顧寧知道了自己也不好解釋。不過看樣子,自己確實不好在現在這個時候說搬走的話,既然如此那還是等到貝如玉走了以後在再說搬走的話吧。

因為宋離心裡存了要從長富賭坊搬走的念頭,所以最近幾天宋離的心思基本上都在找店鋪上面。而且她還得注意不能在跟同樣開了胭脂鋪的地方選擇。畢竟說到底宋離的橫空出現無疑就是分食了他們的蛋糕,所以宋離當然不會選擇在人家面前給人家添堵了。

最後宋離選擇了一處上下兩層的鋪子,而且還是在鬧市。不過這價格可就不便宜了。七七八八的算下來竟然要六千兩的銀子。

「公子,那鋪子要麼我們還是緩一下再決定?」莫春在宋離似乎有些做不了主的樣子,勸說道。

這麼多天她看了這麼多的地方,最滿意的就是這一處了。雖然價格是貴了一些,但是也還算是物超所值的。

「明天就定下來。」當斷則斷,宋離明白這個道理。

六千兩的銀子,宋離在京城的這幾個月賺的絕對不止這個數,但是想想卻還是覺得有些捨不得。所以宋離將銀票交給喬大郎之後就不再管這件事情了。

喬大郎的動作更是快,不出三天就將鋪子的過戶給辦下來了。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不過這中間很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那幫忙辦理過戶的官員的夫人知道宋離要搬鋪子了,所以催著他幫忙給辦了。

鋪子原本就是現成的,就連裝修都是一流的。宋離只是將其稍微做了一點調整就準備正式開業了。

只是開業前宋離忍不住想,如果爹娘這時候在自己身邊就好了。至少還能讓他們看看自己如今的京城也算是能大展拳腳了。

當然顧寧的出席是必不可少的,顧寧甚至為了給宋離的新鋪子造聲勢,還專門請了舞獅隊來。在鋪子門口整整是舞了一個時辰。

而顧寧的出現也讓不少人知道原來這看似沒有什麼背景的宋離,居然跟顧寧關係這麼好。那顧寧是誰?如今可是太子爺身邊的紅人,將來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的。也因為顧寧的出現,原本準備要對宋離栽贓陷害的胭脂鋪掌柜也不得不慎重的開始思考自己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你怎麼過來了?」而且還是這麼大張旗鼓的,這不是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他之間的關係不簡單嗎?

顧寧一邊招呼人,一邊笑道:「你的新鋪子開張難道我不應該過來?」

擦,這話竟然說的自己無言以對。「可是你這樣大家難道不會誤會嗎?」

「誤會什麼?」顧寧將手裡的禮盒遞給身後的下人。「誤會我們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顧寧說這話就是因為宋離的一身男裝打扮,所以才故意在宋離面前這麼說,目的就是為了取笑宋離。、

奈何這些年宋離的臉皮已經越來越后了,再加上有江大竹與朱綬的前車之鑒。倒是真的一點也不在意。

「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我在京城的名頭可沒有你的響。」這麼算下來吃虧的倒也不是自己的。

顧寧一愣他沒想到宋離竟然會這麼說。不過隨即一想也就釋然了,畢竟這實在是很像宋離說出來的話。

顧寧更是跟乾脆的摟住宋離的肩膀,「那咱們就看看倒是是誰先忍耐不了的。」

背後幾個被顧寧調過來幫忙的下人更是憋笑憋得滿臉通紅,他們怎麼就不知道原來自家主子竟然還有這樣的天賦呢?

「我說你們笑就是了,但是要是被我看過來了。哼哼。」宋離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不過顧寧卻覺得這樣子的宋離很可愛,甚至還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宋離的臉。

不過如果顧寧是在宋離穿著女裝的時候也就罷了,可是現在宋離可是男裝打扮。顧寧這樣的動作難免就會令到上門的人多想。

「宋掌柜,你跟顧當家的感情可真好。」兩個男人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麼親密的動作,這感情可想而知了。

宋離笑的很是尷尬,要不是剛才顧寧逗自己,自己怎麼可能會忘了?而且還在這麼多人面前被人給看見了?

宋離一個眼刀掃向顧寧,警告顧寧要收斂一點。但是顧寧就好像是沒有覺察到宋離的警告一般,竟然還直接攬上宋離的肩膀。笑眯眯的對人說道:「我們倆的關係確實不錯。」說著還衝宋離曖昧的眨眨眼睛。

宋離只能是趁著顧寧不注意,一腳踩上他的腳。

明明顧寧痛的都吸氣了,但是為了不讓宋離看出來,愣是還裝作一副淡笑的樣子。

「阿離,你這麼討厭在人面前承認跟我的關係嗎?」顧寧可憐兮兮的看著宋離。

「不討厭。」

「既然不討厭那為什麼?」

「我現在是個男的,難道你想別人說你有斷袖之癖?」宋離翻了個白眼。

「那你換回女裝。」顧寧都不知道跟宋離說了多少次穿女裝了,但是宋離通常都是充耳不聞的。也許能借著這個機會說服她也不一定呢。 荒原之上,車子一路飛馳,速度之快,即使現在的焰全力奔跑也追不上。

「大少,天上有人跟過來了。」

兩人正閑聊呢,司機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焰頓時嚇了一跳,上次在荒野地帶被追殺的經歷還歷歷在目。

門捷列夫放鬆的靠在座椅上,淡定的說到,「我賭一百個魔晶是老鼠團的人。」

他似乎早有預料。

豪門通緝:逃婚少奶奶 「這麼說這些老鼠團的人和風雷家族勾結在了一起?」焰放下心來,喝掉飲料,把瓶子收了起來,順便清點了一下戒指裡面的物資。

這次他可是帶足了裝備,甚至連短距離飛行器都有,就算是被老鼠團包圍,他也有把握逃出升天。

「老鼠團本質上就是一個拾荒隊外加搶劫團伙而已,這樣的隊伍在荒原上數都數不清,你想想,憑什麼就他們能夠發展壯大起來,甚至有錢到買得起戰鬥飛行器。」

門捷列夫不爽的說到:「勾結是不可能的,他們壓根就是風雷家族扶植的勢力!」

「大少,你說對了,是老鼠團的轟轟隊,有三架飛艇咬上我們了。」駕駛員很淡定的查看著監控,還順手點了根煙。

門捷列夫說到:「找個地方幹掉他們。」

「老鼠團這麼早就上來找我們的麻煩,恐怕後面的事情更多吧。」焰擔憂到。

這場說好的低調秘密行動恐怕是要變成一場轟轟烈烈的戰爭了。

「事實上是我們過河拆橋,本來風雷家族也是有出力的,不過你放心,我們早有準備了。

「對面直接派人過來,擺明了是要和我們明刀明槍的幹了,荒野嘛,按照古老的規矩來,誰厲害,誰就是老大,贏家通吃!」

司機撥開儀錶盤旁邊的一個蓋子,猛地一拳砸在裡面的紅色按鈕上。

大吼道:「坐穩了!狂暴之路開始!」

焰感覺背後的椅子狠狠的推了自己一下,車子猛地開始提速,同時左右晃動起來。

好幾次,焰都透過窗口看到了外面爆炸的火球。

對面已經開始攻擊了,還好這個司機非常厲害,每次都能夠提前躲避開襲來的火球。

車子的性能也是頂級的。

一個人頭大的火球甚至就擦著車窗飛了過去,就在車子邊上爆炸,氣浪把整個車子都往一邊推了一點,但是整個車子完好無損。

本來焰是準備大呼小叫的,但是車上的另外兩個傢伙都非常淡定,一個在瘋狂的甩動方向盤,一個在默默的喝酒。

車子因為過載,發出非常大的雜訊,加上四周不斷的響起的爆炸聲,坐在車子裡面,焰的耳膜都被震得好癢。

司機忽然大聲喊道:「少爺,前面地形非常平整。」

「很好!幹活了!」門捷列夫一飲而盡,然後拍了拍焰,示意焰照著他的動作做行動起來。

只見門捷列夫在安全帶上的介面處按了一下,整個安全帶開始活動起來,又形成額外的一條安全帶,成X狀把門捷列夫緊緊的綁在座椅上。

緊接著座椅就開始升高,車子的外殼往兩邊劃去,座椅竟是直接伸了出去。

焰趕緊按下開關,也升了上去。

卧槽!這好大的風啊,焰幾乎睜不開眼睛。

如果是低級惡魔的話,可能會直接被飛刮死。

風聲很大,門捷列夫只好指了指座椅前面,只見那裡裂開一道口子,兩根巨大的金屬棒升了起來。

焰帶上護目鏡,才看清楚,是兩架魔動武器。

金屬棒的前部已經開始閃爍起耀眼的電火花了,焰一把握住魔動武器下面的把手,一股冰冷的信息直接流入他的腦中。

嘟! 撒嬌影後分外甜 傳輸魂念!

「改造一型魔能炮,利用魔力能夠激發出強大的雷霆之力。」

座椅兩側忽然分別彈出一顆水晶球。

水晶球緩緩的靠在焰的大腦兩側,嗡的一聲,焰腦中一陣,然後感覺自己的視線到了極遠處,整個人都精神都被拉扯著,很不舒服。

焰眨了一下眼睛,又回到原地,同時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緩慢起來。

是精神力增幅輔助裝置!

利用這個裝置,焰可以順利的操縱面前這架威力巨大的魔動武器。

在精神力增幅的效果之下,焰的動態視覺增強了好幾倍,瞬間捕捉到空中閃過的一絲紅芒。

焰集中意念往那閃光處望去,光點開始急速的拉近,一架雙翼扁平狀的飛行器出現在視野裡面。

忽然車子一個急轉彎,焰跟著頭一甩,就失去了目標,飛行器沒入了雲層中。

焰的耳邊響起了駕駛員的聲音,「抱歉,剛才有顆火球打過來了。」

這邊門捷列夫卻是已經開火了。

焰只覺眼前電芒一閃,遠處雲層中就爆出一大團的紅光,擊中了!

水晶球裡面又傳出駕駛員的聲音:「幹得漂亮!還有兩架,接下來我會盡量保持直線行進。」

焰抓緊魔能炮的把手,精神力鏈接!

嗡的一聲,焰腦袋一蒙,差點直接退出鏈接。

這種精神力被拉扯的狀態,他很不習慣,腦海中充滿了一種輕飄飄的空虛感,就像是被吹起來的氣球一般。

遠處又是一陣紅光閃過。

找到了!

焰抓緊把手,「增幅發動!」

嗡!

焰感覺自己的視覺開始無限的延長,瞬間來到了飛行器面前,焰集中精神力,僅僅的盯著眼前的飛行器。

手上的把手開始自動的轉動,嘟的一聲,提示瞄準完畢,焰猛地扣下扳機,發射!

一陣刺眼的光芒閃過,焰感覺到視野裡面充斥著紅光,猛地縮回精神力,雲層中的紅光已經開始飛快的遠去。

車子開得太快了,看起來就像是爆炸發出的紅光還在移動一般。

這種高度,這種可怕的攻擊,飛行員絕對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耳邊傳來司機的聲音,「另一架已經逃跑了,注意,我要收回魔能炮了。」

焰鬆開手,魔能炮開始緩緩的摺疊,然後下降,縮入了一個小盒子內。

焰仔細測算了一下,這點空間,根本就放不下魔能炮,收放盒恐怕是運用了某種空間摺疊技術。 「不穿,女裝實在是太麻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是不喜歡女裝的。」宋離道。

顧寧苦著一張臉,他當然知道宋離一向都是不喜歡穿女裝的,而且他恨清楚穿上女裝的宋離是多麼驚人的美麗。

「那回去之後在府上穿一次給我看。」顧寧趁機提要求,不願意在外面穿不要緊。在家裡穿給自己看也是可以的。

「呵呵。」

「錢夫人,你裡面請。」宋離的注意力很快就在接待客人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