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朽也覺得,可能是極刀教今年另有安排,所以我們大可不必再等了,便不如即刻開始。」

那道附和的聲音,來自紫極仙谷的位置。

那裡一個老頭子,剛剛開口說話的,正是他。

在他旁邊,還站著一個紫衣女子。

王安然皺著眉頭,看著那天空中清澈的藍天,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

在她的對面,林婉如一身素白,她面無表情,彷彿對於一切都漠不關心。身體周圍的氣息似乎更加冰寒,就連同門之人,都有些不敢接近。

見到氣氛有些尷尬,天機門的長老趕緊出來當和事老:「諸位,老朽覺得,極刀教不會無緣無故放棄這一次機會,興許只是突然有什麼特殊的安排,反正還沒有到規定的時間。諸位不妨在多等一會。」

如果葉雲在這裡,就能夠看到,那個長老,竟然就是當初在大荒的時候,天機門的兩個長老之一的黃長老。

細看之下,更是能夠發現,當初去過大荒的長老,七七八八的竟然都在這裡。

人鬼此刻站在林婉如的身後不遠的地方,他的目光顯得相當的陰冷,甚至於身體都會時不時的顫抖。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人鬼失控之前的表現。他的目光也如王安然一般,不斷的飄向天空的方向,只不過,所蘊含的殺意與怨毒,連縹緲的長老都有些不舒服。

關於極刀教的事情,縹緲劍宗與紫極仙谷的長老終究還沒沒有多辯駁。

縹緲劍宗一位長老語氣不屑:「好,老夫就看看他極刀教要耍什麼花樣。」

然而,他話音剛落,只聽見天空中,一道帶著諷刺的猖狂笑聲傳來:「老夫要耍的花樣,你還沒享受夠么?」

(。) 「老子要耍的花樣,你還沒有享受夠么?」

這句話,從那雲間傳來,帶著一種囂張。卻瞬間讓在座的所有,都臉色一變。

而此刻,遠方的天際,出現了一把刀!

那是一把黑色的、充滿了斑駁的銹跡,甚至刀刃上還有幾個缺口。

那把刀很大,百丈長,破開了藍天白雲,出現在眾人眼前。

但是,其上卻沒有想象中的密密麻麻的人。

而是,只有三個。

的確沒有看錯,那只是三個人。

當先是一個臉帶著讓人看一眼就很不爽的笑容的老頭子。

在那老頭的後面,先是一個絕色女子,巧笑嫣然。

最後,是一個少年,面色平靜。

「米沖!」

明眼人都知道,那個壓得天玄那一個年代所有天才的老東西來了。

先前說話的那個縹緲劍宗的長老,臉色一僵,不知道該說什麼。

隨後,就有人眼尖的發現,那把刀上真實的情況。

「三個人!?」

整個平台之上的人,在一瞬間都炸鍋了。

只有三個人!

「極刀教是瘋了?」

「除去米沖,只有兩名弟子參與!?」

「一個血丹境巔峰,一個鍛骨境巔峰?就想要橫掃我其餘三大宗門?」

那把巨刀,慢悠悠的直接降落到了那平台的中央。

米沖當先跳下,葉雲與岳亦筠緊隨其後。

那巨刀收縮,被米沖收入袖子裡面。

於是,整個場地,只剩下了米沖葉雲三人。

他們三個此刻站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央。

天機門的黃長老,在看到葉雲的一瞬間,心中一驚。

不,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震驚!以他化龍境的心性修養竟然都變了顏色。

「鍛骨後期巔峰!!!」

低配版系統主神 一年半而已,當初那個小子竟然就到達了這樣的地步!?

事實上,不只是他,縹緲劍宗與紫極仙谷那幾個去過大荒的長老,臉色都在一瞬間變得無比精彩。

因為,他們知道葉雲在去年的這個時候,還只是一個凝血後期的孩子而已。

但是,震驚歸震驚,此刻發生在眼前的事情,他們又能說什麼。

在他們觀察葉雲的時候,葉雲也在觀察著那三個隊伍中的人。

他一眼就看見,林婉如一身白衣似雪,站在縹緲劍宗眾人的前方,目不斜視,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們一樣。

而且,從林婉如身上,散發而出的冰寒意味,更加的濃烈了。葉雲心中頓時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突然,葉雲感到一陣帶著無盡殺意的目光傳來,他一下子就看到,站在林婉如旁邊不遠地方的人鬼!

此刻,人鬼狠狠的盯著葉雲以及他旁邊的岳亦筠,臉上的表情,相當的怨毒。

葉雲面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就忽視了過去。

這更讓人鬼的表情,更加難看。

另一個方面,葉雲發現在紫極仙谷那裡,王安然一直在對自己眨著眼睛。

葉雲很快也無視了她。氣得王安然牙齒髮癢。

此刻,天機門的黃長老終於回過神來,他神色複雜的看了葉雲一眼,隨後把目光看向米沖:「米道友,極刀教的意思是……」

米沖一笑:「怎麼,你們看不出來?」

隨後,米沖慢悠悠的往前走了兩步,他抬起頭來的一瞬間。整個天機門的天空都在顫抖!

「老子只是想告訴你們!極刀教的這兩個人,就足夠橫掃天玄這一代了!」

說到這裡,米沖的臉上泛起一絲冷笑:「你們中的某些人也要清楚,他們兩個,是未來天玄的希望!兩年之後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可誰都說不好!接下來的戰爭將多恐怖,也沒人會知道!有私仇,可以來報!我極刀教都接著,公平一戰,他們就算死了,也死而無憾!但是要是用下作的手段!哼,青絕城的事情,我米沖保證,不會有第二次,而且一定會有人付出代價!」

他這番話,宛若滾滾雷霆,瞬間席捲了整個天機門,這片天空上的雲彩,都炸裂開成無數碎片。

這一刻,站在葉雲身前的這個老頭子,真正的讓葉雲體會到了兩個字。

霸道!

一個人,站在這高手無數的天機門前,卻宛若俯瞰眾生一般的猖狂!

這般豪氣,試問整個天玄,幾人能夠做到?

而且,米沖所說的事情,正是關於葉雲的遭受到刺殺的事情。

此刻,葉雲才明白,為什麼米沖會只帶他們兩個人來。

因為,他是想告訴整個天玄,葉雲是他極刀教的一份子。

上次的事情,就是對極刀教的挑釁!

所以,現場一瞬間寂靜無聲,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沉寂了許久,在這片天空中突然響起另外一個聲音。

「米沖,你這個老不死的東西,敢在我天機門撒野?」

隨後,一個不弱於米沖的身影從天機殿中飛出。

那是一個穿著青色道袍的老者,長得卻不像是一般天機門長老那般慈眉善目,臉色陰沉。

「徐天!」

「徐大長老!」

現場馬上響起了許多竊竊私語的聲音。

聽見這些聲音,葉雲一瞬間,眉頭就皺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這個老者,就是當初的徐光緒的長輩。

所以,青絕城一事,葉雲第一個懷疑的,就是他!

當然,這些目前只是猜測,葉雲也沒有確鑿的證據。

他只能把這些情緒,壓抑在心中。

「哈哈哈!徐老王八!怎麼?當年被老子教訓的還不夠?以為靠著一枚丹藥突破到了化龍後期就能夠在老子面前抖威風?」

這赤裸裸打臉的話,讓得徐天本就陰沉的臉色,更加漆黑。

「米沖!你雖然強悍,但是你們只有三個人!這裡,是我天機門的地盤!你們!當真不怕走不出去?」

米沖一聲嗤笑:「哈哈!徐老王八啊徐老王八,你果然還是那個縮頭烏龜,怎麼?害怕了?以天機門壓我?堂堂天機門有這等做派,傳出去也不怕天玄眾人恥笑?只是,就算是這樣!你當老子就怕?老子告訴你!想要老子的命,恐怕天機門崩碎的不是牙齒!而是整個腦袋才行!」

(未完待續。) 眼看著這氣氛有些不可收拾,其餘兩大宗門的人都有些擔心,這兩個修為恐怖的存在會真的打起來。

正在這時候,直入雲霄的天機殿殿頂上,傳來一聲蒼老的輕笑聲。

在場的人,無不如沐春風。

「米道友息怒,徐長老還不快退去。」

徐天聽到這聲音,臉上的表情陰雲不定,最終他盯著米沖,又深深的看了葉雲一眼,聲音帶著不甘:「尊掌教法旨。」

隨後,徐天緩緩退進了天機殿中。

而此時,天空中,有一個一身雪白道袍的老頭子,緩緩出現。

看見他,葉雲覺得仙風道骨這個詞語,真是相當的貼切了。

那老頭宛若一個仙人,身體旁自帶一股玄妙的氣韻。

反正,葉雲看得出來,他相當的不簡單。

即使是米沖見到了那個老頭子,臉上的表情,都收斂了三分。

「喲,天機老頭。幾十年不見,你的境界似乎又高了?」

天機上人沒有在意米沖這般不敬的語氣,而是連帶著淡淡的笑意。

「哈哈,米道友說笑了,倒是米道友實力越發高深莫測,真是讓我等都汗顏。」

米沖不置可否,而是說道:「別說這些沒用的廢話了,我米衝來這裡,該說的話,該做的事情,已經完成了,接下來,趕緊開始宗門大比便好。」

天機上人微笑點頭:「老朽也正有這個意思。」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隨後,他把目光看向了其餘兩大宗門的人:「幾位道友可還有什麼意見?」

那幾人互相對視一眼,見到天機上人都這樣開口,互相對視了幾眼,最終他們都沒有多說。

見狀,天際上人滿意點頭:「那好,本次四大宗門大比,在天機門舉行,各位長老請到天機殿前上座。」

他話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紫極仙谷與縹緲劍宗的極為長老互相見禮,便一躍上了天機殿門前。

那裡,準備好了華貴的座椅。

米沖也準備飛上去,不過,他回頭看葉雲一眼,臉上帶著笑意:「害怕么?」

葉雲眉頭一挑,沒有說話。

他旁邊的岳亦筠臉上雖然還帶著甜美的笑,但是語氣卻顯得很不耐煩:「行了,你趕緊給我走!」

葉雲默不作聲,實際上岳亦筠對米沖的態度,他剛剛在刀上,就已經深切的體會到了。

又聯想起當初他第一次進入那個小院子,被趕出來的情景。

葉雲深深的覺得,這兩個人之間,恐怕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當然,這種想法,即使真的是事實,也與葉雲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此時,米沖一個人坐到了屬於極刀教的那片區域。

只是,相比起別的宗門來說,極刀教那裡有些顯得孤單了。

然而,米沖卻彷彿毫無知覺,甚至於他臉上還帶起莫名猥瑣的笑意,大刺刺的躺在一個椅子上,不一會竟然打起了呼嚕!

縹緲劍宗與紫極仙谷的那幾位長老,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天機上人倒是沒有什麼表示,而是咳嗽一聲:「黃長老,這裡交給你們了。」

說完,他的身子化作了一陣虛幻的霧,不知道飄向了何方。

黃長老恭敬點頭,隨後走到了那高高的石階上,俯視著站在平台上的三大宗門弟子。

「今日,是四大宗門大比,廢話老夫也不多說,直接說規則。」

「宗門大比採用擂台戰,每兩個宗門之間舉行,每場擂台戰可以輪番上場十名弟子,兩兩之間捉對比斗,知道一方認輸或者毫無還手之力。上場順序由各位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