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林露出邪惡的表情,盯住她的胸–脯使勁地流哈喇。

阿嬌知道他在想什麼。

阿嬌把頭一扭,牽着他的手就往房間裏走。

這個動作讓孟林誤認爲是答應了。 養獸成妃 急不可耐的脫衣服。

一件衣服還沒脫下來,阿嬌的匕首就捅進了他的胸膛。

孟林軟綿綿地倒在阿嬌的懷中。鮮紅的血從他的口中流出,流在阿嬌的身上。

“你這個女人,怎麼—-怎麼—這麼狠!”

這是孟林說出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之後,就死在阿嬌的懷中。

阿嬌抱着孟林,似乎抱着深愛的男人,遲遲不鬆手。她伸出白皙的手指,輕輕在孟林的額頭上一戳。

“你這個死鬼,怎麼那麼急呢?”

孟林的臉已經發白了,身體冰涼冰涼。

阿嬌抱着的,只不過是一具屍體。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阿嬌喜歡這樣抱着屍體。她把屍體放在地上,還輕輕地俯身,用紅嫩紅嫩的嘴脣親了屍體一口。

還在說:“你最乖呀!”

就這樣,孟林死在阿嬌的手中。他根本不知道阿嬌是頂級的殺手,也是一個變態的女惡魔。

阿嬌的到來,已經宣佈了孟林的死刑。

阿嬌是不會讓自己的祕密讓外人知曉的。孟林的這個農莊離別的村子有十幾里路的距離,藏在兩座山之中,是最佳的藏身之地。阿嬌來這裏,是想把一支軍隊藏在這個偏僻的農莊中。

孟林是個單身漢,只有三十歲,原來有個老婆。可是他嗜賭如命,並不好好珍惜老婆。去年年底,老婆跟別人私奔了。

孟林的死情有可源。 仗劍江湖 對於這麼一個獨身半年的男人來說,遇到一個美女想在這裏落腳,等於上天送來的禮物。

正是鑑於孟林的單身,阿嬌才把注意打在這個農莊中。阿嬌認爲,解決農莊的主人太容易了。於是發生了剛纔一幕。

除掉孟林,等於掃清最後一個障礙。一支30人的僱傭兵部隊陸續來到這裏。在這裏居住,宿營,甚至是持槍戒備。

這支部隊裝備精良,穿着一致的作戰服。爲墨綠色帶褐色的叢林迷彩。手持的武器也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單兵武器。

除了自動步槍,還有狙擊步槍,班用輕機槍,甚至有反坦克,反直升機便攜式導彈等等。

這支部隊的組成十分複雜,有白人,黑人,也有黃色人種。他們並不是成建制開來的。而是穿着平民的服裝。比如,有的人駕着車來,有的人揹着登山包來,有的人老態龍鍾,有的人是一對情侶,還有的人騎着自行車。

總之,五花八門,各形各色。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一抵達農莊,迅速隱蔽帶來的車輛,然後穿回叢林作戰服,悄無聲息的進入農莊,也看不見人聲鼎沸,走來走去的熱鬧場景。

這些武裝人員應該是世界上最能打仗的特種兵。他們的動作與默契標誌着他們的戰鬥力。

沒有一句閒話,來了之後,迅速開展工作。將帶來的皮卡車刷出墨綠色,裝上防護欄。在防護欄的鋼管上安裝重機槍。

組織隨時攜帶的無人機,把帶來的單反相機綁在無人機上。安裝無比,立即進行試飛,往空中一拋,無人機就飛上了天空。單反相機拍攝的飾品傳入地面電腦上,方圓數公里乃至邊境線的一切動靜盡收眼底。

在農莊周圍祕密埋下了十幾枚地雷,在安全通道上做上記號,防止陌生人靠近。

當然,地雷如果被附近的人畜或者是動物觸發了,會引發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們又安排人手進行警戒。

總共有4個武裝人員去了周邊。一個人拎着狙擊步槍去了農莊後面的山坡上,那邊茂密的樹林正好藏身。

有兩個僱傭兵去了農莊的前面。那邊有一條坑坑窪窪的土路,儘管這個農莊平時沒有人過來,但他們依然要做周密的預防。防止陌生人過來發現他們的祕密。 775 又一支力量

775:又一支力量

做完外圍的準備工作後,阿嬌指揮兩個兵安裝衛星接收器,在房間裏掛上液晶顯示屏,包括電腦電臺之類的,也放在桌子上。

液晶顯示屏上,顯示着無人機傳回來的數據。

這些數據對他們很重要,能確認他們是否安全。他們的工作很認真,也很專業,做什麼都有條不紊,默默進行的。

這些工作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完成了,什麼調試完設備,清理院子內的雜物等等,一切的一切的都做的很迅速。甚至皮卡製成的戰車也開進樹林裏進行僞裝。

阿嬌來這裏,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策應和保護瑪麗。

工作重點之一,策應。

什麼叫策應,那就是協助瑪麗完成任務。

瑪麗要完成什麼任務呢?當然是再次進入中國境內。瑪麗在圓頂山待命,只不過是在等待大本營的指令。在指令沒有到達之前,就必須在那裏等待。

工作重點之二,保衛。

大本營派這麼一支重要力量保護瑪麗,顯然是在防備什麼?

防備什麼呢?

第一,中警與國的警察部隊,防止官方力量發現瑪麗,突然對瑪麗發動突襲。

第二,防備刀疤。

黑蜂所在犯罪集團,手段十分高明,最擅長的就是佈局,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相互制衡。

後來發現這個祕密時,我才知道刀疤是黑蜂故意安插在瑪麗身邊棋子。

其目的還是監控瑪麗。

而阿嬌則是老爺子派來保衛瑪麗安全的。

瑪麗與黑蜂,是老爺子培養的兩條線。這兩條線時而重合,時而分開。

老爺子就是這樣,利用人的心理缺點達到掌控部下的目的。

黑蜂來圓頂山時,是一個人來的。

黑蜂來的時候,瑪麗跟刀疤打了一架。

瑪麗用手槍戳着刀疤的頭,惡狠狠地警告道:“如果你繼續留在這裏,我就用這槍打爆你的頭!”

刀疤不爲所動,仍躺在別墅一樓的牀上睡大覺。

他不想熱鬧瑪麗,站在犯罪集團內部的立場上,內訌又有什麼好處呢?況且還沒有摸清敵人的陰謀。

瑪麗見刀疤沒說話,上樓去了。

刀疤還是選擇了妥協。他命令所有隊員離開別墅,搬在竹林裏睡覺。

竹林裏的蚊子很多,弟兄們都埋怨刀疤太軟弱了。他們說,這麼漂亮的妞,這麼暴力,簡直是太讓人愛憐了。

一個黑人說:“她用槍指着你,你應該把她抱在懷中才是。這樣的女人,需要男人用猛烈的方式來鎮壓。”

當時刀疤不知道瑪麗還有另外一支力量。如果他知道了,恐怕就按照那些僱傭兵的建議去做了。

那樣的話,可以激怒瑪麗,逼那些非法的僱傭兵顯身。

如果敵人全部露面,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想辦法通知戰友,將他們一網打盡。

但是敵人又怎麼會讓刀疤知道?

如果刀疤知道了,阿藍小隊的僱傭兵知道了,那麼他們策劃的陰謀就會破產。還沒實施就破產。這顯然是敵人不願意看見的。

刀疤搬出別墅的當天下午,瑪麗那邊的僱傭兵就發生了一件事。兩個僱傭兵下山購買食品的過程中,殺了人。

這殺了人,對僱傭兵來說,算不了什麼大事。關鍵是當地的居民報了警。這下好了,國警察跟着兩個僱傭兵逃走的痕跡,追到圓頂山腳下。

一個僱傭兵鳴了槍,嚇退了那幾個警察。

警察只是普通意義的警察,是國的治安警。拎着橡皮警棍來的,連一支槍都沒有。

看見有人朝他們打槍,嚇得屁股尿流,很快跑走了。跑的無影無蹤。

這下好了,捅了馬蜂窩。

據阿嬌傳傳過來的消息,有一個連的邊防警察部隊朝圓頂山這邊趕。阿嬌的意思的很明顯,提醒瑪麗解決這個麻煩。

瑪麗氣壞了。真想一槍斃了那兩個僱傭兵。

但阿藍差不多恢復了健康。當着他的面殺死他的兄弟,這會激起仇恨。

作爲一個戰鬥集體,最忌諱這樣的事。想來想去,瑪麗決定找刀疤商量這個事情。請求刀疤予以協助,解決這個麻煩。

瑪麗去找刀疤的時候,一大羣僱傭兵光着上身坐在竹林裏撓癢癢。

一個比一個健壯,一個比一個結實。瑪麗簡直不敢正眼看那些男人。

“哇!女人女人!我,這個女人居然敢來到這裏?”

幾個僱傭兵嘻嘻哈哈的笑了,像餓狼一樣投來色眯眯的眼光。

這要是原來,瑪麗早惱了。

但現在不一樣,她不能惱。

因爲她有求於這些兵。

她徑直走到刀疤面前。

刀疤正躺在地上睡懶覺。鼓邦邦的肌肉流着古銅色的汗水。渾身充滿了荷爾蒙的味道。

這種味道讓瑪麗窘迫不已。

刀疤仰躺着,聽那些僱傭兵的吼聲,就知道瑪麗來了。

這個女人來這裏,肯定有事。

要想瑪麗告訴自己,得裝出一副漠視的態度。越是這樣,敵人會越主動告訴你。越是主動去問,敵人會越警惕。

這是刀疤摸索出來的經驗。

“刀疤先生,我個事想請你幫忙!”

瑪麗看着刀疤說道。

周圍的僱傭兵看着她漲紅了臉,鬨然大笑。

“你看這妞,身材該多好啊!”

“如果把她抱上牀,那滋味肯定很美妙!”

“這兇,這,這腰,哦,上帝,我只想擁有她一次,一次就可以了!”

僱傭兵的談話粗俗不堪。這讓瑪麗更羞紅了臉。

瑪麗有些着急了。她踢了刀疤一腳。“找你有點事,急事!”

這一腳踢到刀疤的屁股上。

哎呀!刀疤發出一聲大叫,從地上一躍而起。他摸了摸屁股,朝瑪麗吼道:“你幹嘛?你想幹什麼?”

“我找你有事!我站在你面前,難道你不知道嗎?”瑪麗這回真惱了。她紅着眼睛大吼。

“找我?找我幹什麼?有你這樣找我的嗎?不去,老子還要睡覺呢?別打擾我睡覺了!”刀疤重新躺下。

地上鋪着一牀毛毯,毛毯下面有一件雨衣。刀疤躺樹蔭下,躺在臨時設置的牀上,看起來很舒服。 776:利益交換

“這樣吧?你不是想知道祕密嗎?我跟你交換!”

瑪麗終於出手了,拿祕密跟刀疤交換。

交換什麼呢?刀疤並不知道。

“真的?”刀疤說道。

“你想知道什麼?”瑪麗問道。

刀疤歪歪頭,盯了瑪麗很長一會兒。

這時候,那些僱傭兵起鬨的更帶勁了。都發出刺耳的喊叫:“幹了她,幹了她!”

刀疤嘿嘿嘿地笑了。用淫.邪的目光盯着瑪麗全身。

這目光像刀子一樣,在瑪麗曼妙的軀體內滾了一遍。

只需要一遍,刀子一樣的目光就把瑪麗的衣服剝得乾乾淨淨。彷彿看見了女人光滑的軀體。

瑪麗看見刀疤如此好色。羞紅了臉,怒聲斥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刀疤吃吃吃的笑了。笑得肆無忌憚。

“想幹什麼?你難道不知道嗎?我什麼祕密都不要,只想要你!”

刀疤伸出結實的胳膊,突然發力,把瑪麗粗魯的抱起來,扛在肩膀上,朝密林深處奔去。

後面光.身.子的僱傭兵笑得更厲害了。不約而同發出刺耳的呼叫。有的人在喊:“幹了她,幹了她!”

有的人乾脆不喊了。吹出刺耳的口哨。

這的確是個亂糟糟的地方。充滿了骯髒的氣氛。瑪麗跟這些僱傭兵在一起,猶如美女跟野獸一起狂舞。

後來刀疤說,瑪麗這個變化讓他措手不及。爲什麼這麼快瑪麗就轉變了?還有,瑪麗似乎看出了什麼?所以他必須像個壞人一樣對待瑪麗。

因爲,中**人是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刀疤之所以這麼做,是想避開瑪麗的懷疑。

刀疤扛着瑪麗,走了200多米遠,就扔開了瑪麗。

因爲瑪麗已經惱了。她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瑪麗認真的說:“再不放開我,我就一刀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