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澤作爲脾氣不好刁蠻任性的大小姐的保鏢,另一個身份卻是被大小姐的爸爸害死父母的復仇者,而他也刻意的利用大小姐,最後讓大小姐一家家破人亡,然後和自己青梅竹馬的幸福的遠走他鄉。

而她當時的任務是讓阿澤愛上她,可是她卻在這之前先愛上了阿澤,雖然阿澤最終放棄報仇卻也拋棄她和別人遠走致使她任務失敗扣除了生命點數。

【請求解釋臆想模式。】

【扣除獎勵點數三十點。醉酒是一種對現實的逃避,系統在此爲業務員提供短暫人性的實現心中所想的一種假想狀態。】

【凸操!】十九忍不住爆粗口,意思是其實沒這個所謂的臆想模式,她可能也不會被扣分這麼多,也不會和宋宇彬ml吧!

她敢保證她的酒品比人品好了千百倍。

【說粗話,扣除獎勵點3點,獎勵點數餘額不足,請務必完成任務。】

啊啊啊!

十九覺得頭暈,扶着額頭倒回牀上,現在想刷完隱藏任務就跑路的想法必然是行不通了,她必須還要拿到獎勵點數才行,不然系統扣完獎勵點數就會直接扣她的生命值。

崔英道注意到了十九扭曲悲痛的神情,早先對十九色|誘艾倫的事情產生的反感情緒莫名的消散了一些。

他沒有權限知道一切關於詳細任務的內容,這就好比一把刀子不需要了解它要刺殺的對象是誰一樣,帶着一種對他的蔑視和防備,所以在短暫的對十九將反抗系統的吃驚之下,他決定幫助十九了。

“上一次我醉酒只扣除了我三十點獎勵,我的確想的太簡單了。”十九做了簡單的結案陳詞,又瞥了眼收斂起暴躁氣息的崔英道,輕聲嘀咕了一句,“真是給自己找了個不小的麻煩回來。”

如果不是因爲契約者的事情,她有理由相信那個臆想模式不會這麼快開啓。

那個坑爹的系統總是在最緊要的時候給她致命的一擊,這次卻這麼急躁,難道是因爲知道了她的計劃?

十九隨即推翻了自己的猜測,系統雖然吝嗇刻薄,但卻十分的公正嚴明,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你繼續去監視具俊表,有變化就回來告訴我。”十九疲累的擡手按住了太陽穴。

雖然知道事情會按照劇情發展下去,但崔英道這樣的免費勞動力不好好用用就太說不過去了。

崔英道應聲消失,十九剛鬆了口氣宋宇彬的電話便打來了,讓她出去玩兒。

——這大抵是帶她去參與f4集體活動的意思,類似於大佬們聚會召見女支子作陪一樣。

被自己腦子裏的定位噁心了一把的十九也沒心情推脫,濃妝豔抹一番施施然去了。剛踏進酒吧她便被震耳欲聾的音樂上吵得頭疼,她其實還沒有完全好透,大病初癒的檔口自然沒心情欣賞搖滾音樂。

宋宇彬總算還有點良心,見到十九來了便紳士的下樓接十九進了f4的專屬包房。

房門一關,外面嘈雜的音樂人聲便小得只剩下細細的嗡嗡聲。

十九禮貌的朝剩下的幾人行禮,端莊的坐在沙發上圍觀宋宇彬和蘇易正兩人打桌球,又時不時的瞟了一眼悶悶不樂給她甩臉色的具俊表,還有拿着手機發呆的尹智厚。

真是千奇百怪的f4。

十九現在滴酒都不敢沾,端着一杯橙汁慢慢的喝,然後莫名的和具俊表兇狠的目光對上,嗆得她一陣咳嗽。

宋宇彬走到十九身邊坐下,兩人肩頭挨着肩頭一看便覺得十分親暱,“敏智,身體還好吧?”他湊到十九耳邊,聲音輕輕的發問,察覺到十九瑟縮了一下頓時輕笑起來。

他的確是擔心自己莽撞弄得這個便宜女友會不舒服,而且他走的時候也察覺到了少女不正常,但是他又放不下面子又不想讓少女“恃寵而驕”。

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遇上十九後就變得婆婆媽媽瞻前顧後,反正他經歷了一番思想爭鬥之後才通知十九過來,以此藉機表示一下自己的關心。

不過顯然十九會錯意了,她壓下眼中的煩悶感,這位這麼問是在爲自己的能力驕傲麼?特麼死魂淡。

“還不錯,呵呵。”我呵呵你全家。

蘇易正一個人打球也覺得沒意思,坐在十九二人對面,眯着眼睛隱晦的掃了眼十九——當初說要做他女友現在卻又和宇彬不清不楚,這是f4裏不管誰都行的意思麼?他想到這裏,對十九的觀感從本來有那麼一丟丟好感頓時變作了厭惡。

十九彎了彎嘴角,自動無視了蘇易正戒備蔑視的視線,“要不我們來真心話大冒險吧。”

“好啊。”宋宇彬自然完全贊同,招呼了那兩個陪同蘇易正的小姐過來,又忽悠具俊表也參與了進來。

遊戲很簡單,大概就是抽到王的人決定第二局真心話大冒險的內容,而其他抽到數字籤的人必須完成任務,不然便要自罰三杯。

十九抽了抽眼角,她本來是想捉弄f4的,卻絕對沒想到最終會自己栽進坑裏。這起因是她上一局抽到王便要求抽到二號籤的人親吻五號一分鐘。

現在她剛巧抽到了二號,而她又絕對不敢再粘酒了,“誰是五號。”

蘇易正笑嘻嘻的揚了揚手裏的紙條,“我是。”

“抱歉了,蘇易正前輩。”十九起身鞠躬走到蘇易正身邊,彎腰捏住了蘇易正的下顎,“我要親了哦。”

那兩個女孩子其中一個頓時起鬨,倒是宋宇彬和具俊表都黑了臉。

宋宇彬捏了捏拳,最終忍着翻涌的怒氣沒有立即發飆,只是端着酒悶悶的喝了一杯。

既然是遊戲就要遵循遊戲規則,他絕對沒料到自己竟然會爲了這件事情嫉妒不滿,這個少女對他的影響太大了。他本來想拉開十九,但想到自己那陌生又莫名的情緒終究什麼也沒說。

十九當然不會真的親蘇易正,只是借位而已,畢竟她又不是色狼╮╭

她和蘇易正的目光對視,嘴角勾起一抹微小的笑意,因爲她低頭頭髮垂下擋住了衆人視線的緣故,兩人鼻尖大概還有一寸的位置,彼此的氣息纏繞交換,十分曖昧。

蘇易正直直的望着十九清澈的眼睛,那雙眼睛深不見底,望進去便像是陷入泥沼走不出來。他心臟慢慢跳快,手心也漸漸溢出汗水,他竟然覺得緊張?!

好吧,其實任何人被這樣盯着都會覺得不適,蘇易正小盆友太大驚小怪了。

十九適時抽身乖巧的坐回到宋宇彬身邊,“好了,下一輪。”

氣氛因爲這個大冒險顯得尤其詭異,抽到王的女人哈哈笑了兩聲,唯恐天下不亂,“下一局依舊是二號親五號一分鐘。”

十九呵呵笑了兩聲,等到衆人都抽了籤纔拿起最後一支籤展開,“呵呵,誰是二號。”

“我。”宋宇彬將籤往籤筒裏一甩摟住了十九纖細的腰身,“敏智,我親了哦。”

真抽到二號的女人癟了癟嘴,把籤也放進了籤筒,饒有興致的撞了一□邊朋友的肩膀,“宋少爺這是暫時栽了?不過真佩服那位啊,居然讓f4裏的兩個人……”

“他們本來就喜歡別人用過的東西自己撿回來再用。”另一個癡迷蘇易正,剛纔見到十九親吻蘇易正就已經十分不滿了,所以咬牙切齒說完還隱晦的瞪了十九一眼。

蘇易正挨着那個女人坐着,聽見女人這麼說頓時冷冷的看了女人一眼,他雖然厭煩十九,但他被人地圖炮了也很不爽啊!不過那個被瞪了一眼的女人頓時抖了一下,對十九更加厭惡起來。

——掀桌,蘇易正還真喜歡那個小丫頭!?上流社會的世界她果然不懂!

十九眉頭抽了一下,腦袋往後揚了揚,聲音溫柔的從牙縫裏擠出一句話,“你這是在通知我還是在徵詢我的意見?”

她雖然不是啥貞潔烈女,但是被人吃還發燒了,心情自然不算太好。她已經忘記上次是她主動,甚至自動腦補是宋宇彬的錯。

宋宇彬也黑臉了,剛纔這丫主動去親易正,現在是嫌棄自己的節奏?他忍着一口火氣,狠狠的咬住了十九的嘴脣。

十九痛得吸了口氣,血腥氣霎時鑽進了她嘴裏,然後便是宋宇彬的舌頭跟着進來在她口中游弋。

“他的心上開了一朵花。”崔英道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了十九已經迷糊的神智。

十九心頭一喜,雙手推拒着緊緊擁着她的宋宇彬,掙扎半天才氣喘吁吁的從宋宇彬的嘴下逃生成功,她白了眼眯着眼睛看着她的宋宇彬,吻技好這種事情隨時拿出來炫耀真的好麼?!

宋宇彬突然笑了起來,就好像冰雪消融一樣帶着一種明媚而耀眼的燦爛感。他怎麼被瞪了一眼心臟會跳這麼快?怎麼臉頰也發燒了?

【恭喜魅力值增加三十六點,宋宇彬好感度滿值。】

十九沒想到這樣就能得到宋宇彬的青眼相加,她覺得她果然不理解這個世界的人兒們,捂着嘴脣一跺腳跑走了,到門口之時還特意回頭瞪了眼準備追上來的宋宇彬,“不許跟上來。”

宋宇彬呆了一下,但還是乖乖聽話呵呵傻笑着坐回了沙發。具俊表和蘇易正對視一眼,暗罵了一句白癡將手裏的籤紙一甩,便自顧自的玩兒手機去了。

“那是什麼顏色的花,漂亮麼?”

“皇色的花,含苞待放,很美。”

“早該猜到了。”十九輕嘆,莫名的鬆了口氣。只要等到完成任務,她就可以把那朵花摘了。

被摘了花的人會立即昏迷,只有在她脫離這個世界後纔會甦醒。

真高興這花開了就不會枯萎凋謝。

崔英道飄在十九身側,目送着十九上車離開,眼中帶出一抹莫名的晦暗來。

作者有話要說:→_→其實我想說的是f4是真的很純粹的人,爲了兄弟兩肋插刀,所以他們不攪基真的太說不過去了【抽嘴。

宋宇彬真正的魅力不止是因爲他把妹的技術,而是他其實也和具俊表差不多。他們雖然處理感情的態度方式大不相同,但本質卻是一樣的,保持着那個年紀該有的衝動和活力,不像是金元被自己重重圍困那樣充滿壓抑感。

——ps——

話說前期金絲草在宋宇彬和蘇易正眼中可能就是一個好玩的玩具的存在吧!【至於尹智厚,應該是一個好玩的人……?

而原劇中前期具俊表喜歡上金絲草一方面是因爲他戀姐(或者是愧疚?)一方面是金絲草對他的厭煩。【當然,後期可能是真愛上了。

我沒看完花樣,不知道評價的對不對,勿怪。

——ps——

對了,關於蘇易正的想法。類似於他們兄弟間可以交換女伴信息,但女伴是不准許自己在f4中間挑挑揀揀。

他可以挑貨物,但是貨物是不可以挑他的。咳,這個心理很好理解吧……

就好像你準備買了那條看起來比較可愛的寵物狗,這條狗出了籠子卻對別人撒歡搖尾巴一樣,誰都會不舒服一樣……

嚶嚶嚶,今天話太多,比喻也不怎麼好__ 「朕原本也是這麼想,先拿下青藏再對付葉爾羌汗國同衛拉特蒙古。不過現在的形勢出現了一些變化,西寧守將丁國棟在檢查一隊前往西藏熬茶的蒙古人時,發覺他們並不是自稱的外喀爾喀部,而是衛拉特蒙古部。

更讓人詫異的是,其中有一人似乎地位非常之高,為了保護他的安全,其他人居然不敢反抗檢查士兵的挑釁。在丁國棟下令將所有人緝捕時,那位被其他蒙古人保護的對象不得不主動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他自稱是孛兒只斤.圖魯拜琥,衛拉特所屬的和碩特部首領,也是衛拉特四部的盟主。此次只是想要入藏熬茶,並無其他意圖。丁國棟不敢擅自對其處置,便派人把他押送回了蘭州,送到了朕這裡。

有了這個人在我們手上,那麼衛拉特四部就很難再和葉爾羌汗國聯手對抗我們了。所以,朕希望你能夠將所有的心思放在如何拓展我國在西域的勢力上。至於青藏方面,朕打算讓蒙古人去為我大明開路。」

朱由檢不慌不忙的對梅之煥回復道,而坐在他對面的梅之煥先是感到錯愕,接著便恢復了正常表情說道:「臣聽說過圖魯拜琥的一些事迹,傳聞中此人不僅驍勇善戰,也是衛拉特四部中少有的仁厚之主,甚得部眾之心,故被稱為:國師汗,不過大多數人都稱他為固始汗。

衛拉特四部中能夠同他相提並論的人物,大約就只有準噶爾部的首領巴圖爾琿台吉了。這樣一個人物,拋下部族化妝潛入我國境內,恐怕不僅僅是為了借道前往西藏熬茶吧?」

朱由檢默默的想了片刻,最終坦然一笑的說道:「不管他原來想要做什麼,現在恐怕也是做不成了。

只要他在我們手中,對於衛拉特蒙古或是拉攏,或是分化,我們都有了許多選擇,不是么?」

梅之煥想了想,皇帝說的也的確是如此,哪怕圖魯拜琥再怎麼得部眾人心,遠離了部眾之後也還是會生出許多變化來的,特別是衛拉特四部中還有一個威望不亞於他的巴圖爾琿台吉。

不過他很快就放下了對於圖魯拜琥現在處境的思考,向著皇帝追問道:「臣心裡還是有些不解,不知陛下打算如何用蒙古人替我大明奪取青藏地區呢?」

朱由檢立刻胸有成竹的說道:「根據那些往來青海、西藏的商人彙報,日喀則的藏巴汗同拉薩的黃教喇嘛們現在是勢如水火,大有一觸即發的戰爭事態。

不過黃教喇嘛們的信徒雖多,武力上卻不是藏巴汗的對手,因此一直都只有苦苦支撐而已。如果沒有一個外部勢力的干涉,這場鬥爭一定會以黃教喇嘛的失敗而告終。

所以朕打算令阿爾斯蘭護送章嘉活佛入藏,同五世達賴協商。西藏歸入大明治下,而朕將冊封五世達賴為西藏領袖。雙方一起聯手消滅藏巴汗對於西藏的統治。」

梅之煥有些詫異的看著皇帝說道:「可是陛下,就在不久之前,您還下令臣向藏巴汗和白利土司鄧悅多吉示好,現在轉身就要支持黃教統治西藏,這是不是過於反覆無常了?」

梅之煥也許還有一些道德上的愧疚感,朱由檢卻不以為然的說道:「當初朕要求你向藏巴汗和白利土司示好,一是為了籠絡林丹汗;二是為了不讓他們反對我們收服青海東部的各少數民族和建立西寧等城市;三則是希望他們能夠感受到大明的善意,回到中國之懷抱而已。

但是現在么,林丹汗已經失蹤,蒙古諸部信仰黃教的信徒眾多,他們現在已經是朕的子民,朕自然也要顧及到他們的感受,不能讓藏巴汗和白利土司繼續欺壓黃教喇嘛。

西寧城已經略現雛形,青海東部各族也接受了我大明的管轄,那麼康區的白利土司向青海擴張的行為,這就是在對我大明的挑釁了。

我大明向藏巴汗、白利土司處處示好,換來的不是他們向我大明靠攏,反而對我前往貿易的商隊處處刁難,豈不可恨?據聞,過去七、八個月中,但凡是通過康區的商隊都失蹤了,這種劫掠我國商人的舉動,就是在對大明宣戰。

既然友善不能換來友誼,那麼就應該拿出棒子,否則我大明豈不是成了周邊各國眼中軟弱可欺的綿羊,他們若是人人跑上來咬我們一口,就算咬不疼我們,也夠讓人噁心的了。」

梅之煥思考再三,還是有些猶猶豫豫的說道:「可是這要是傳到了周邊各國,是不是對陛下的名譽有損?」

朱由檢注視著面前的大臣,坦率的說道:「在國家利益面前,不管是你的,還是我的榮譽,都是毫無意義的存在…」

聽了崇禎的回答,梅之煥總算知道朝中大臣們為什麼會對這位皇帝又愛又恨了。能夠解決問題,並勇於承擔責任的崇禎,比起他的父、兄來,總算是讓大明的精英們看到了一些拯救自我的希望。

但是,把道德約束放在一邊,完全從實際利益出發制定政策的崇禎,顯然距離儒家眼中的明君形象相差太遠了。在這樣的皇帝手下幹活,沒人能夠預料到自己的明天是什麼。

對於那些已經習慣了以聖人經典來分析這個世界的官僚來說,崇禎正在不斷的擊碎他們用以處身立世的準則,把他們拖入到了一個混沌的,沒有規則的世界中去。

當然,所謂的混沌沒有規則,實際上不過是舊有的儒家倫理已經過時,而新的秩序還沒徹底建立起來的寫照。

梅之煥對此也是啞然,不過他並不打算繼續勸說皇帝。和他那些口頭上想要改變大明弊政,卻不願意自己的利益有任何損失的同僚相比,梅之煥始終都是一個支持改革的行動派。

老實說,「以國家利益為重」這幾個字,反倒是可以卸下束縛在他身上的不少枷鎖,這真是何樂而不為。

不過,作為甘寧總督,他還是不希望本地的事務脫離了自己的掌控,因此便向皇帝說道:「陛下挑選阿爾斯蘭護送章嘉活佛入藏,臣本不該說什麼。但是此人乃是綽克圖汗的長子,他果然能夠協助黃教打擊藏巴汗和白利土司嗎?

且綽克圖汗從漠北逃亡投奔於我,其部眾被陛下一分為三,是不是還能夠有這樣的力量去征服西藏?」

朱由檢並沒有為梅之煥質疑自己的方案而感到不耐,而是耐心的解釋道:「阿爾斯蘭年紀尚輕,對於宗教信仰還不是那麼的執著,最近這段時間他在章嘉活佛的教導下,也沒有顯露出多少對於黃教教義的反感。

所以朕打算讓他改宗黃教,並派出一些軍官幫他重新組建一支可靠的部隊。擊敗藏巴汗和白利土司之後,朕會冊封他為西藏汗,想來他應當不會心慈手軟了。

他實力有所欠缺也沒關係,正因為如此所以他才難以背叛我大明。另外,圖魯拜琥將會和他一起入藏去說服那些黃教喇嘛,事成之後,朕也會冊封他為西藏的副汗。

他和阿爾斯蘭之間可以互相牽制,也可避免西藏的形勢完全脫離我們的掌控。

你去說服圖魯拜琥接受朕的主張,然後再把他的從人放回去,讓那些衛拉特人都知道,圖魯拜琥已經向我大明臣服了,接下來再看看衛拉特內部會有什麼樣的變化,以方便我們繼續分化衛拉特四部。

或是拉攏和碩特部,打壓其他各部;或是拉攏和碩特等三部打壓準噶爾一部。總之不能讓衛拉特四部團結起來,這才有利於我大明進軍西域。」

崇禎的策略終於說服了梅之煥,利用漠北蒙古的力量去征服西藏,顯然是最為節省成本的方式,而且也不會引起蒙古各部的反感。

畢竟西藏現在已經成為了蒙古諸部的信仰之源泉,大明軍隊對西藏的進攻,很容易引起蒙古各部的反感,甚至導致藏巴汗和黃教喇嘛之間達成妥協。

之所以會如此,主要還是大明的實力太強了,一旦讓大明的軍隊進駐了西藏,西藏就和蒙古人沒什麼關係了。自從蒙元帝國分崩瓦解之後,維繫蒙古各部在精神上統一的,便只有對於喇嘛教的信仰了,只要蒙古人還有恢復蒙古帝國的慾望,就不會容忍大明直接染指西藏地區。

當然,如果是一個蒙古部族控制了西藏,這就變成了蒙古諸部之間的內政了,這反而是能夠獲得諸部的理解的,哪怕這個部族身後站的是大明。

梅之煥衡量了一下青藏和西域的地位,不由向著皇帝說道:「陛下,以目前來看,青藏地區對於我大明似乎更為重要一些。為何您要臣把注意力都集中到西域地方?西域雖然富庶,但是對我中原地區來說,還是太遠了些,哪怕是徐徐圖之,也不會有什麼大礙吧?」

崇禎卻認同的回道:「青藏之地,西藏地方本就不是養人之地,只有青海才能繁衍一些人丁。誰要是佔據了青海,掌握西藏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當我們收服了青海東部各族及湟水河谷之後,通往西藏的道路已經向大明打開了。對於這樣的地方,花力氣的不是如何征戰此地,而是戰後對地方上的治理。治理地方這種事情,讓你下面的官員去處理就已經足夠了。

而西域之地則不同,一座天山把西域分成了南北兩處,兩地都有適於耕种放牧的地方。此外,西域還比鄰人口繁茂的中亞地區。

想要圖謀西域,不僅戰略上要正確,戰術上也不能出差錯。若無天時、人和,我們是無法擊敗佔據了地利的葉爾羌汗國和衛拉特四部的。

現在葉爾羌汗國的君主雖然頗有才略,不僅收復了吐魯番盆地,還打算統一整個天山以南的地區。如果我們給他時間整合國內,那麼過了幾年之後,等到他的統治穩定了,我大明想要西進就更為困難了。

利用那些逃到我國邊境的維吾爾人,訓練他們、支援他們返回故鄉去反抗葉爾羌汗國的君主,從而破壞葉爾羌汗國內部勢力整合的過程,為我大明插手這一地區事務營造聲勢,這才是你眼下最為要緊的事務…」 閔瑞賢生日會。

十九將手裏的香檳放到桌上,掩着嘴脣打了個哈欠,目光掃到尹智厚沉默的走出了大廳,連忙跟了上去。

自從那天和宋宇彬類似情侶小情趣的相處過後,十九就暫時默認了和宋宇彬的那個所謂一個月的交往約定,她以宋宇彬女伴的身份參加了閔瑞賢的生日會,也親眼見證了閔瑞賢要拋棄所有回去巴黎的宣言。

其實閔瑞賢的做法無可厚非,對於一個含着金湯匙的人來說,他們首先考慮的是實現自我,而不是爲了別人而放棄自己,所以她選擇拋棄國內的一切掙脫束縛去巴黎也很正常。

不過做法略微幼稚狹隘。——其實她完全可以掌控閔氏之後再說什麼自由問題。

十九邊追尹智厚邊品評閔瑞賢,因爲有了契約者的原因,她現在的自言自語都變作了腦內劇場——她真不想因爲這個習慣而影響到自己高深莫測的形象。

走廊上的尹智厚突然轉身,看到是十九後有些詫異的瞪圓了眼睛,“你……”他的確沒想到追出來的是十九,還以爲是金絲草。

“啊,前輩。”十九溫柔有禮的鞠躬,食指點了點嘴脣,“我是來圍觀你傷心落淚的。”

本來準備去質問閔瑞賢的尹智厚=_=,靜默半天才動了動嘴脣面無表情的回答,“我沒流淚,抱歉。”

“恩,爸爸曾說過,要想解決問題必須掌控它,只有強大到能夠掌控束縛你的東西,你才能真正自由。”十九說着突然擡腿一腳踹上了發怔的尹智厚胯間。

尹智厚吸了口氣,彎腰想要捂住胯,但立即因爲禮節硬生生忍住,憋得臉都紅了。

【恭喜完成任務百分之二十四】

【恭喜魅力值增加三十九點】

【恭喜完成華麗面具淬鍊百分之六十】

她真的有控制力道,不過看尹智厚這麼痛苦,她還是努力壓住了自己的爽感,剛想要關心關心尹智厚就被金絲草的驚叫聲打斷了。

“智厚前輩!”

就算鋪着厚地毯,十九也聽得到金絲草輕快的腳步聲飛快近了。金絲草攙扶着尹智厚的手臂,不解又略微譴責的瞪了十九一眼,繼而轉頭看着尹智厚,“智厚前輩,你還好吧?”

金絲草自從聽了閔瑞賢的發言後也在時時關注着尹智厚,不過她不巧和真善美組合糾纏了片刻所以晚了一步,一來就看到尹智厚彎腰和自己的好友面對面站着。她立即就猜到發生了什麼,但是話問出口後還是尷尬羞澀的紅了臉頰。

“我準備去洗手間,但是前輩似乎有些不舒服。”十九睜着眼睛說瞎話,神情真摯得立即讓金絲草拋開了那一丟丟的猜測。

尹智厚有苦說不出,咬牙深呼吸兩下緩緩直起身,“沒事,不用擔心。”他輕輕推開金絲草攙扶他的手緩步向閔瑞賢的休息室走去,問題終究要解決的,他還是希望瑞賢能不離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