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阿黎認錯認得這麼快,江勝男忍不住輕笑一聲,說道:「只要你自己能把體重控制好,我才懶得嘮叨你。」

阿黎眯眼一笑,像一隻狡獪的小狐狸。

她親昵地抱著江勝男的胳膊,笑意盈盈地說道:「是是是,勝男姐,你可千萬別總嘮叨我了,這嘮叨多了容易生皺紋,女人一旦生了皺紋就會很顯老。」

聽阿黎這麼一說,江勝男迫不及待地摸了摸眼尾和額頭。

阿黎撲哧一聲笑了,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彎起,「勝男姐,你放心吧!我剛才仔細看過了,你現在眼角半點皺紋也沒有。」

似是察覺到自己被阿黎戲弄了,江勝男沒好氣地橫了她一眼。

阿黎半眯起眸子微笑,一雙剔透的深眸中,像是點綴了漫天的星辰。

冬梅很規矩,一直沒這麼作聲。

一個半小時之後,司機將車停在了一棟宿舍樓下。

很快,一個短頭髮圓臉的女生跑了過來,阿黎猜這人是節目組的後勤人員,不等那女生跑近,她已經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她沒有急著從後備箱把行李拿出來,而是望向不遠處一個個身著橄欖綠的身影。

其實,在簽協議的時候,江勝男就跟她說過,這次的節目錄製會跟部隊的那些人同吃同住,他們還會在節目開始錄製之前,在部隊體驗一周的封閉式管理。

也就是說,他們要一周之後才開始錄製節目,從這一刻開始,為期一周的時間,他們都要跟這裡的官兵同吃同住,還要一起訓練。

一周之後,跟他們錄製節目的,不僅有選拔出來的三名新兵,還有三名特種兵。

很小的時候,阿黎跟著外公去過部隊,要不是後來家裡發生那麼大的變故,也許,她已經成為了這裡的一份子。

她有一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穿上那一抹橄欖綠。

「阿黎,這一周就辛苦你了,我跟冬梅在家屬區等你,要是有什麼事兒,你可以去那邊找我們。」

江勝男走到阿黎身邊,抬起手,輕輕地搭在她的肩上,還真有點擔心她能不能吃得消。

不過,這次的節目嘉賓,除了阿黎之外,還有一個叫莫緋的二線女星。

莫緋曾經當過文藝兵,後來退伍之後就進了娛樂圈,一步大女主的電視劇讓她一炮而紅,這兩年她的資源回落了很多,這也是為什麼她會接受節目組的要求。

明知道這次的節目會來真的,但是為了紅,她拼了命也得上。

「勝男姐,你儘管放心!我肯定不會給你丟臉的,我也不會比他們差。」

說著,阿黎傲嬌地指了指那一抹橄欖綠,她不會比這裡的任何一個人差。

「行!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 阿黎目送著勝男姐和冬梅離開,一直到那輛車消失不見,她這才收回目光,無奈給嘆了一口氣,準備拎起箱子回宿舍。

「需要幫忙嗎?」

一抹橄欖綠走過來,寸頭,一張陽光英氣的臉,目測個頭有一米七五以上。

阿黎微怔,旋即彎起眉眼,笑吟吟地說道:「謝謝您的好意,我自己可以的。」

說著,她單手將巨大的行李箱拎起來,霸氣地抗在了肩膀上。

看著眼前女孩兒輕鬆的模樣,那老兵瞬間愣住了,這行李箱是空的吧?一定是空的,要不然她一個小女生怎麼可能扛得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不僅有這位助人為樂的老兵,還有幾個就在不遠處,他們紛紛不可思議地張大了嘴,又伸手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生出幻覺。

「卧槽!剛才我沒看錯吧!那個女的,竟然扛起了那麼大的行李箱!」

「估計她那行李箱是空的吧!」

「空的?開什麼玩笑,我要是沒猜錯的話,她應該就是這次來咱們這體驗生活的女明星之一,不是叫宋黎,就是叫莫緋!」

「她應該叫宋黎吧!就是寧弈導演的那個《少年刺客》的女主角,我女朋友超迷她的。對了,對了,回頭我一定得找她給我簽個名,然後寄回去給我女朋友,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

莫緋在宋黎後面一個小時抵達,跟宋黎的霸氣剛好相反,她帶的兩個小行李箱,是兩個身穿尷尬綠的小哥哥幫忙搬回宿舍的。

至於另外的三個男嘉賓,阿黎並不知道是誰,她也一點都不關心。

莫緋主動跟阿黎提起的時候,她正拿著手機跟薄寒池發信息。

聽到有人跟她說話,她後知後覺地扭頭望向莫緋,一臉歉意的笑,「抱歉!我剛才在給朋友發信息,沒聽到你剛才說什麼。」

莫緋心裡生出一絲不悅,臉上卻不動聲色,她只笑著說道:「沒什麼,你玩吧!我先出去看看。」

「行!」

阿黎脆生生地應了一句。

她繼續跟遠在帝都的薄寒池發微信。

黎明的光:「我估計晚點手機會被收上去,到時候就不能跟你聯繫了。」

大魔王:「這就想我了?」

黎明的光:「嗯嗯,想你了。」

大魔王:「哪裡想?」

哪裡想?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心裡想啊!難不成……呃!阿黎目不轉睛盯著手機屏幕,瞬間噎了一下,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

黎明的光:「薄先生,隔著手機屏幕,我都能感覺到你的孤單寂寞冷。」

大魔王:「能感覺到就好,說明你跟我心有靈犀。」

黎明的光:「……」

黎明的光:「乖!不要招惹別的女人,等著我回去好好寵、幸你。」

手機那端,看到「寵、幸」兩個字的薄寒池,不由得勾起嘴角,一雙湛黑的眸子,瞬間暗了暗,恨不得將她抓回來狠狠折騰一番。

易胥低眉斂首地立在一旁,不時側臉瞧一眼自家少爺,哎!少爺這表情已經維持很久了,他就不覺得累嗎?

大魔王:「打算怎麼寵、幸?」

阿黎剛打算回復,就聽到一陣沉悶的腳步聲,這腳步聲的主人絕對不是莫緋,不等她把手機收起來,那個腳步聲已經停止了。

緊接著,一個冷漠而疏離的聲音驀然響起:「你就是宋黎?」

阿黎微怔,下意識地聞聲望過去,一個身著橄欖綠的女軍人,看她肩頭戴的肩章,級別就比陸歡顏低了兩極,莫不是這一次訓練的教官?

可,她眼裡的厭惡,是從哪來的?我以前跟她見過嗎?好像沒有吧!

不是好像,是一定沒有,絕對沒有……

下一秒,不等南晞開口訓她,阿黎已經站了起來,很標準的軍姿,背脊挺得直直的,然後又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首長好!」

南晞怎麼也沒有想到,宋黎的反應這麼快,原本還想藉機訓她兩句的。

「宋黎,你們節目組應該跟你說過了吧!這七天不許用手機,也不許跟外界有任何聯繫,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告訴指導員。」

對上那一雙冷銳的眸子,阿黎莞爾,脆生生地說道:「報告首長!這是我的手機,請您保管好!」

「沒什麼事,別總待在宿舍,出去熟悉一下壞境,從明天早上六點半開始訓練。」

「是,首長!」

……

沒了手機,又不能在待在宿舍睡覺,阿黎只好四處轉轉。轉累了,就找了有樹蔭的台階坐下來,看著看些站在太陽底下的新兵訓練。

一想到明天自己也要跟著訓練,阿黎忍不住一陣激動,一張白凈的小臉上毫不掩飾的興奮之意。

晚餐是在食堂吃的,跟所有人一起吃。

此時,阿黎身上已經換成了那一抹嚮往已久的橄欖綠。

跟她的形單影隻相比,莫緋就顯得受歡迎多了,幾乎跟他們打成了一片,好幾個人主動在她身邊坐下,跟她打招呼的人也極多。

阿黎聳聳肩,默不作聲地繼續扒飯。

食不言,這是規矩!

作為曾經的文藝兵,莫緋自然是知道這個規矩的,也嚴格遵守。

用過晚餐之後,有一段自由活動的時間。

阿黎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林安,林安跟她主動打招呼,她報以微笑。

「我頂替了沈默寧的空缺。」林安輕笑一聲,絲毫不避諱這一點。

阿黎微怔,旋即笑了笑說道:「接下來會很辛苦,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聽她這麼一說,林安立刻就笑了,「進娛樂圈之前,我當過三年義務兵,跟你和其他兩個男嘉賓相比,我對這裡算是比較熟悉的。」

「怪不得你的頭髮一直那麼短!」

「習慣了。」

阿黎莞爾,眼眸中漫開笑意。頓了頓,她不動聲色地問道:「對了,林安,你知道南晞嗎?我們這一周的訓練好像由她負責。」

「當然聽說過,她可是華南軍區唯一的特種女兵,槍法很厲害,曾經代表華南軍區參加過華夏五大軍區的比武,還拿了一個第二名回來。」

頓了頓,林安又繼續說道:「聽說那年的第一名叫薄寒池。」

…… 在帝都的時候,阿黎就習慣了早起,當然,她的早起是被薄大哥硬生生給逼出來的,所以阿黎對這裡的生活適應得很快。

每天的訓練對她來說,更是得心應手。

唯一讓阿黎不爽的,就是那個南晞,以女人的直覺來看,南晞絕對把她當成了情敵,每次訓練南晞都對她挑三揀四的。

阿黎也算是爭氣,半點不給南晞教訓她的機會。

事實上,她心裡很清楚,如果她現在罷工,又或者跟南晞對著干,一定會有人曝出她在部隊耍大牌的醜聞,即使是普通劇組耍大牌也是讓人不恥的,更何況這是一個極特殊的地方。

所以,無論南晞怎麼對她,她都低眉順眼的,看起來半點怨氣也沒有。

一直到最後一天考核,阿黎的成績將其他四個嘉賓狠狠甩在後面,南晞看她的眼神瞬間變得不一樣,而阿黎根本就不懼她。

相比前幾天的日晒,這一天總算變得涼爽。

陰天。

頭頂上聚集了厚厚的雲層,空氣里還透著一股潮濕的氣息,像是要下雨的樣子。

「單挑?」

微揚起那一張白凈的小臉,阿黎毫不畏懼地迎向南晞的目光,嘴角邪氣地勾起,漾開一抹挑釁的笑靨。

頓了頓,她又意味深長地補充了一句:「南晞,我知道你曾經在全軍區的比武中拿了第二,所以,你一定不會拒絕我的,對吧!」

南晞瞬間眯起眼,一張冷艷的小臉緊繃,冷冷地瞧著眼前得意的女孩兒。

見南晞沉默,阿黎莞爾一笑,低頭瞧了一眼腕錶,聳聳肩說道:「我給你五分鐘時間考慮,如果想好了,記得告訴我。」

「對了,你可以找幾個首長當見證人,免得到時候有人說我欺負你。」

聽著阿黎的話,大伙兒都覺得她瘋了。

這一周的時間裡,阿黎早已經跟大伙兒打成一片了,一點明星架子也沒有,尤其是在訓練的時候,她比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拚命。

有人想勸她,都被南晞一個眼神給逼了回去。

以南晞在部隊里的名聲,還真沒幾個不怕她的,全軍區的比武第二名絕不是說著玩的。

大伙兒都替宋黎捏了一把汗,紛紛祈禱南晞不要答應,也只有這樣,宋黎才會免於慘輸的局面。

偏偏,阿黎剛走出去沒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嘲諷的聲音:「不用考慮了,我答應你就是。」

南晞自然是信心十足,就算她在訓練中表現得再好,也不可能比過她。

阿黎轉過身,朝著南晞粲然一笑,嘴角梨渦淺淺,「南教官還真是爽快!」

頓了頓,她又繼續說道:「既然南教官已經答應了,那隨時都可以開始。對了,我跟您的比武項目,可以按照你們全軍區個人比武的項目來,體能、障礙、攀爬、搏擊、射擊……」

「如果我有什麼說得不對的地方,還請南教官指教。」

話音剛落下,大伙兒頓時一陣唏噓,宋黎,你這是給自己挖坑嗎?

南晞的個人實力,眾人皆知,宋黎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她找南晞單挑,這分明就是自不量力。

以南晞的性格,就算宋黎是明星,南晞也不可能讓著她。

一想到這裡,大伙兒紛紛替阿黎捏了一把汗。

「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按你說的。」

南晞輕笑一聲,她自然不懼,這些都是她最熟悉的東西,從她十八歲那一年入伍,到現在足足十年,她從來不比這裡的任何人差。

所以,她又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才訓練了幾天的女人!

阿黎微揚起唇角,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不動聲色地說道:「南教官,如果這次我贏了,還請您拋開對我成見。」

聽她這麼一說,南晞的面色瞬間就變了,垂在大腿兩側的手指用力蜷曲,神情略顯失態。

她冷著臉,心虛地說道:「宋黎,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對你有成見!」

阿黎聳聳肩,儼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嘴角勾起玩味兒,「如果沒有就最好。」

「對了,南教官,你可以把指導員找來當裁判。」

「找就找!」

……

一刻鐘之後。

場地都是現成的,為了加大難度,第一項是體能測試,誰用時最少,就判誰勝,眾目睽睽之下,就算想作弊也是不可能的。

這比賽還沒正式開始,幾個首長模樣的軍人朝著這邊走過來。

大伙兒都愣住了,面面相覷。

該不會是專程來看南教官跟宋黎比武的吧?應該不會,絕對不會,明眼人都瞧得出來,這場比武的當事人之間力量懸殊太大了。

一個曾經是全軍區比武的果然第二名,一個是才訓練了一周的女明星。

這樣一對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完全就沒有可比性。

見他們真的朝這邊走過來,大伙兒立刻綳直了身子,目不斜視地敬禮:「首長好!」

阿黎一抬眼,就瞧見了朝她擠眉弄眼的陸歡顏,她瞬間愣了愣,一雙漂亮的杏眸輕輕眨了眨,旋即收回目光,垂眸,敬禮。

可她心裡卻想著,陸歡顏跑來這裡做什麼?千萬別告訴我,他是來這裡視察工作的!

「你們不用緊張,該怎麼做還繼續,我們幾個就是來這裡轉轉。」

站在陸歡顏身邊的中年男人笑得格外溫潤,說話的語氣也極為客氣。

大伙兒瞬間吁了一口氣,又齊聲應道:「是,首長。」

頓了頓,中年男人他將目光落在落在宋黎的身上,笑著說道:「這位就是宋黎小姐吧!我聽說你要跟我們華南軍區的女霸王比武,那你可要小心了,南晞這女霸王的綽號可不是白得的。」

南晞臉一紅,沒好氣地瞪了一眼中年男人,很認真地說道:「首長,您這是偏見!我不過就是比其他男兵強一點,你怎麼就給我起了這麼難聽的外號!」

任誰都聽得出來,南晞的語氣里透著嬌嗔的意味兒。

南建國立刻就笑了,「你這丫頭,怎麼能說這外號難聽呢!這是首長對你的實力的肯定。」 南晞撇撇嘴,低著頭,不再說什麼。

阿黎明擺著不想讓人知道她跟陸歡顏的關係,陸歡顏想跟她說什麼,立刻被她一記眼神瞪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