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吧里曾經泄漏過考核的題目,南慧瑤簡直嘆為觀止,果然實驗室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存在。

而宋律庭……

不僅僅是對於南慧瑤對於整個京大的學生都是神人一般的存在,京大無可厚非的風雲人物,比一百個校花榜單都要熱門。

宋律庭也就今年僅實驗室的消息徹底炸了學長學姐們,一舉成名,大一上學期他深居簡出除了物理系的學生,知道他的人不多。

所以,當看到宋律庭拿著一個托盤過來的時候,南慧瑤有些玄幻的坐在了凳子上。

「我是宋律庭,大二物理系的。」宋律庭坐到魏子杭身邊,把盤子里的碗筷拿出來,神色自若的開口。

又把托盤遞給魏子杭,讓他去拿剩下的菜。

南慧瑤僵硬的應了一聲,僵硬的拿著筷子,又僵硬著的拉開可樂的拉環。

秦苒就在一邊替南慧瑤回:「她可能是你的粉絲,剛剛在寢室拿到了你的兩張票,開心的像個瘋子。」

宋律庭笑了笑,「外面的票基本上都是後台站票。」

魏子杭把菜一一端上來。

「我來跟你說期中考試的問題。」宋律庭抬頭看向秦苒,十分清醒的開口。

秦苒不太在意,「什麼?」

「別騷操作,」宋律庭鎮定自若的拿起筷子,看她一眼,「我是說福爾摩斯密碼。」

「期末考試也一樣。」

頓了頓,宋律庭再度開口,「或許等不到期末。」

「你不說我也不會,我答應過江院長好好考,」秦苒伸手彈了彈滑到眼邊的碎發,不緊不慢,「不過期中考試……很重要?」

實驗室的規則秦苒還沒太了解,她一直把重心都放在了核工程課本上。

「重要,物理系選人去參加實驗室的考核根據專業成績來選,現在實驗室分派系化嚴重,在下一度資源分配前,周校長很可能會把你提前放到實驗室,今年的考核,他應該幫你報了名。」宋律庭看向窗外跳躍的陽光,正了神色。

他稍微一琢磨就能猜出來周校長的想法。

秦苒手支著下巴,「怎麼說?」

「三大實驗室,醫學實驗室在京大,物理實驗室在京大跟A大的交界處,IT實驗室在A大,」宋律庭視線轉回,「實驗室里不僅僅是京大的人,還有A大,當然其他魔都的勢力基本上被京大跟A大同化了,兩個高校也在爭研究院的名額,他要是報了名,第一輪篩選就是你的期中考試。」

秦苒點點頭,手上轉著筷子:「我知道了。」

宋律庭就隨便提一句,完全不知道,秦苒十分重視他說的「重要」,以至於她比高考還要重視期中考試。

幾個人許久沒見,吃完飯又坐在這邊聊了很久,直到五點半下課,人漸漸多了才散開。

秦苒帶著南慧瑤回寢室,一路上南慧瑤沒說話。

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你怎麼了?」到了寢室,楊怡詢問。

南慧瑤看著桌子上的兩張宋律庭演講門票,抬起頭:「啊,沒事,我再想想。」

**

這邊,宋律庭也回到了實驗室。

穿著實驗室大褂的中年人風風火火的進來:「怎麼樣,她有沒有答應做我徒弟?」

宋律庭慢條斯理的套上大褂,扣上扣子,面不改色的回:「問了。」

「不願意。」

中年男人摸摸空空的頭頂,滿臉費解,「不存在的啊?怎麼會不同意做我徒弟?不可能……」

洪濤默默拿著一個實驗器材走過,黑著煙圈,睏倦又同情的看了教授一眼……

不知道宋律庭的兩個妹妹提都不能提嗎?他就是叫了兩聲妹妹,已經三天沒合眼了。

宋律庭穿好外套,忽然想起來什麼,「學長,你那還有票嗎?」

洪濤精神一震,「當然有,vip至尊票,學弟,您有什麼吩咐?」

「給我妹妹拿幾張,秦苒。」

洪濤眼前一亮,「我一定給秦學妹送到!」

**

實驗室的地下二層。

負責人在核對今年的報考人數名單。

每年物理實驗室的考核有兩場,三月底跟十二月初。

每次的考試都要提前報名,十二月初的名單今天截止,負責人剛剛收到了京大校長周山提交過來的名單。

「大一新生?」負責人看到秦苒的名字,不由愣了一下。

身側的助理聽到負責人的聲音,湊過頭來看了看,「不會弄錯了吧?我去問問京大的教授。」

三分鐘后,助理拿著電話回來。

負責人推了下眼鏡,詢問:「如何?」

冷漠系少女 「周校長親自回復的,說名單沒有給錯。」助理把手機放回兜里,回復負責人。

實驗室負責人沒有再糾結什麼,他直接把「秦苒」兩個字敲到名單裡面,若有所思,「周山今年很有信心啊,估計又是一場好戲。」

之前京大也做過這樣的事,報了個新生名,就是實驗室展露鋒芒的宋律庭,那時候實驗室還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才確定了京大校長沒有報錯名字,但宋律庭拿好歹也是次年三月底才報的名……

今年到十二月份,新生入學整體上課時間還不足宋律庭到一半吧,京大今年要幹嘛? “該死,攻擊。”

雖然還沒有到達最佳攻擊位置,但機不可失。乘着河灘上的小狗獸在受驚之下正轉頭望向聲音來源之際,嘎嘎獸們立刻擺動四肢和尾巴,全身爆發着電流急速衝向岸邊的獵物。

這是嘎嘎無意間發現的好方法,衝刺時爆發電力可以有效的提升衝刺速度,原理未知。

聲音驚動了整個河灘,幾乎所有的動物在這一聲傳來之時,都做出了相應的動作,而狩獵者們明顯比大部分獵物的反應快速,因爲它們大都早已精神高度集中。

之前還只能見到十幾只小動物的河灘之上,動物數量猛增了一倍多。

一口咬上獵物還沒來得及收回的前肢,嘎嘎立刻對小狗獸施展早已彷如本能般的電力攻擊。

驟然遇襲的小狗獸大驚之下,正待退出河灘,就被嘎嘎咬上前肢,剛想脫身,就被隨後趕上的幾隻嘎嘎獸分別咬住,然後,電擊也同時到達。

只是稍稍反抗之後,小狗獸便全身抽搐着倒下,迅速的被嘎嘎獸拖入水中。

……進食中……

分享食物之時,嘎嘎看見了小狗獸體內那飽滿的水囊,這爲荒漠生存提供了很好的條件。

“到底是什麼聲音了?”飽餐一頓的嘎嘎這時對之前突然冒出的聲音產生了興趣,雖然那對自己的行動影響不大,但調劑調劑單調的時光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但此時的河灘早已經面目全非,活着的獵物遠遠地逃離了河灘,幾隻陸地狩獵者正爭奪着眼前的美食,幾十只兩棲狩獵者則在河灘邊緣享用食物,另外幾十只嘎嘎獸也獵獲了幾隻小動物。

“收穫還不錯”

……進食結束……

隨後一段時間,嘎嘎獸們都在河灘周圍行動,雖然命河河面從之前的近千米寬度降到了一百米左右,但河牀似乎卻有變寬的趨勢。而且相對於一片黃沙的中央大陸,這裏已經算是天堂了,更表說對岸那塊小陸地上越來越茂密的叢林,以及這邊河灘岸上開始出現的點點綠色。

獵殺了大概足夠的陸地爬行類之後,在一片嘎嘎獸們佔有的河流中,繁殖期再次降臨。而河岸邊就有一塊較好的高地,可以作爲之後的繁殖點。

“也許這次編輯之後在過不久,就能完成這個階段了吧,嘎嘎……”

……時間一蹦一跳路過(撲……逃掉)……

“這麼說,所謂的巨型昆蟲時代,我纔剛剛接觸到,就這樣因爲一場大火而結束了?”回到生物編輯空間的空幻,在從8051那兒瞭解到了這次森林大火的詳情之後,也不由一陣黯然。雖然這些巨型昆蟲對自己這些內骨骼類威脅不小。

【事情就是這樣,你們生存在自然之中,現在的你們沒有反抗自然的實力,更不要說利用自然甚至創造自然。】

“那麼怎麼樣才能擁有反抗自然的實力呢?8051”

【事實上你很清楚吧,通往任何目標的道路都不止一條,8051反問道】

“文明嗎?還有其它?”

【大部分的主意識的星球都是經過系統篩選的。它們的生態環境會穩步發展,適合生命生存,並且在一定時期內不會出現滅絕整個星球生命的大災難,是等級爲優等的生態星球。當然,主意識的生態星球安排,一般都遵循着與主意識原文明母星發展類似的星球,但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而只有少數的星球,是隨機抽取的第二級特殊環境星球,那樣的星球有可能導致特殊文明出現,但相應的危險就非常大了。】

“那雙月星?”

【當然是優等的,你還沒那麼好運掉到特殊環境星球上去。】

“咦……”

【這也算優等?是吧,8051強勢插話。】

“你又讀取我思考啊?”

【沒,你的反應太好猜了。】

“你是說我白癡麼?”怒==#

【我可沒這麼說過,只是單純啦,離白癡還差點,8051真心解釋。】

“我……”狂怒==##

【嘛,你不是喜歡簡簡單單的生活嘛,單純點有啥不好的,8051對主意識的反應表示不解。】

“算了,不說這些,還是弄我的編輯吧。”

【所以啦,好好編輯進化,那些複雜無用的東西等文明之後再考慮不是更好麼,8051熱情的提醒着主意識現在應專注的事項。】

“好,好,謝謝啦。”

【嗯,8051很高興主意識看來接受了8051的建議。】

淺淺遇,深深纏 雖然對8051貌似感情越來越豐富覺得好玩,但自己似乎越來越弱勢了,“這是神馬情況。”空幻覺得自己有些悲哀,“難道自己是個可悲的M……”

“這是神馬亂七八糟的結論,咱纔不要口牙。”

晃了晃已經變成大致有頭有尾有四肢型的意識體,將這段時間收穫的組件篩選出來之後,空幻開始了再次編輯。

蛋生……這是一個妄圖乘天明到河邊飲水的大型獵食者處獲得的;

防水皮膚……小狗獸友情奉獻;

爬行類內臟系統……那位慷慨的大型獵食者提供;

水囊……又是小狗獸傾囊相助,膜拜;

將各種身體組件裝配調換之後,新的進化體組件大致安裝完成。看了看外形變化不大的進化體,空幻開始融合意識與立體影像,對身體進行陸地適應性的細節修改。

……時間無聊蠕動中……

“嘎——嘎——”

木有聽錯,還是嘎嘎聲,要說起來最初空幻對這種聲音是很不爽的,但人,暈,是獸,算了,是空幻吧就是這麼奇特,就算最初不喜歡,但用久了還是出現了莫名的感情。於是,在試驗了各種各樣這段時間獲得的發聲組件,卻沒有發現更優秀的之後,空幻決定保持這個東西,畢竟習慣不是那麼好更改的。(雖然還是得囉嗦現在的空幻非人類,以上==)

奔馳在廣闊的荒漠之上,空幻擺動着四肢和長尾,總覺得彆扭。

“這是怎麼回事捏?”

停下身體的運動,細密的鱗甲遠遠望去彷如灰黃色的皮膚,額頭的尖角被稍稍加長,尾部尖端更是出現兩根尖刺。當初在水中時,空幻就想安上兩根尖刺在尾部的,但由於很容易出現一不小心就掛上水中植物和陸地茂密森林中藤蔓的情況,所以直到現在,整個大陸大多荒蕪的情況之下,空幻才終於達成了這個想法。

疑惑的活動了全身各處,空幻微微感受了一下身體的反應,然後退出了融合狀態,開始全面的探尋立體影像上讓身體行動時不協調的原因。

“8051知道我爲什麼感覺不舒服麼?”

【知道,8051平靜的說道。】

“咦,你居然知道!”本來空幻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居然從8051處得來肯定的答覆。 逼婚成癮 “是什麼原因呢?”想想8051在系統中的位置,看來8051作用還是不低。

【請自行探索,8051繼續複製粘貼。】

“……”

“好吧,我被耍了。”

【我的確知道,但系統並不允許這種幫助,需要主意識自己努力,8051急忙解釋,並認爲早知道之前就不回答了。】

“算了,這種事的確要靠自己感受。”

想了想之前的不適感,總是出現在奔跑之時。“難道是在水中呆久了,所以現在對在陸地上活動不太適應?”

“有這個可能。”

“畢竟自來到這個世界,就算我的意識中感受到的,大概都有十幾年甚至幾十上百年了吧,更不要說實際時間以億年計。”

“於是繼續無視之”,很明顯空幻還是對那上億年的計量不怎麼接受。

“對了,爲什麼我非得按地球生物發展的套路一步步進化了。”看了看現在四肢着地的爬行類身體,空幻察覺到一絲靈光,“雖然現在沒發現,但爲什麼我自己不直接進化出雙腿直立了,曾經第一個完成脊柱的勁頭啊,出現吧……”

“只是改變後腿骨骼角度、長度和強度,在加上身體細節的調整就行了。利用骨骼構裝師能力我可以很輕鬆的完成這種動作的說。我個笨蛋。”

想到就做,空幻立刻將熱情投入直立改造之上。

【主意識空幻總是突如其來的對某些事爆發熱情,8051描述着自己對主意識的感想。】

但專注於改造試驗之中的空幻卻沒有聽見這些話語。

……

黃沙彌漫的荒地之上,偶爾幾叢植物爲單調的世界點綴出點滴綠色,卻被隨處可見的枯骨給破壞。不遠處的大河劃破了荒蕪的大地,大河兩邊正鬱鬱蔥蔥的生長着林木,一點點的向外侵蝕,緩慢而又堅定的用綠色取代着黃色。

暢快的奔馳在黃沙之上,身後拖着長長的塵土尾跡,空幻向着大河行去。

燦爛的陽光照耀出空幻全新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