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裏是書香門第,父母都是老師,爺爺還是學校的特級教授,所以他這個人一直相當的傲氣。

大學四年以來,要不是必要趙興壓根都不想跟陳凡多說上一句話,今天要不是爲了上官雪的微信,趙興估計也不想跟陳凡有什麼關係。

趙興雖然是個班長,但平時多少有點官威,要說以前陳凡還真對這種有權利的人有點犯怵,可現在的陳凡可不一樣了。

他連副校長都敢開除了,還有什麼不敢的。

“有事嗎?”陳凡語氣平淡的問道。

“你少揣着明白裝糊塗!”

趙興走近陳凡,理所當然的說道:“你把上官老師的微信號給我。”

“憑什麼我得給你?”

陳凡冷笑一聲,不太喜歡趙興這種傲慢的態度。

趙興曲解了陳凡這句話的意思,輕輕一挑眉,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要錢是吧,我一百塊錢買上官老師的微信夠嗎?”

說着趙興直接將一張紅色的百元大鈔扔向陳凡。

陳凡就看着那張錢飄落在自己的腳邊而無動於衷。

趙興看陳凡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接着又抽出一張百元大鈔扔向陳凡:“兩百?”

陳凡定定的看着趙興,就跟看一隻猴一樣,就想看他到底能作死到什麼時候。

“三百,要不你開個價。”趙興又抽了一張扔給陳凡。

“多少都不賣。”陳凡冷然說道,隨即轉身要走。

趙興沒想到陳凡居然這麼不給自己面子,頓時就覺得有點掛不住,便走到教室後門,直接將陳凡給攔了下來說道。

“你別走。”

陳凡站在後面,不耐煩的問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你直接開個價格把上官雪的微信號賣給我,你要知道,我爺爺是大學教授,我要搞你很容易,你要是拿不到畢業證書,那一輩子可就完了。”

趙興不把話說明,但話裏的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

陳凡笑了,剛搞走了一個副校長,沒想到又來一個大學教授。

趙興是不知道趙秀蘭就是陳凡搞走的,要不然也不敢這麼作死。

“上官雪的微信號我就是不賣,你要是跪下來求我,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陳凡說道。

他知道像趙興這種自命清高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求他的,更別說給他跪下了,說完陳凡便自顧自的離開了。

班上的同學聽到兩人的對話,都交頭接耳的討論。

趙興更覺得沒面子了。

沒想到往日的慫包陳凡,竟然敢這麼跟他說話,頓時就惱羞成怒。

他要是連陳凡都指使不動了,以後還怎麼領導班級。

憑你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窮屌絲也敢要我求你了,你他媽也太囂張了。

那我就搞死你!

趙興也不跟陳凡廢話了,直接掏出手機來就給他爺爺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電話隨後就接通了,趙興就對爺爺趙慶國說道:“爺爺,我們班上有一個人當着全班同學的面讓我很難堪,我一個做班長的以後還怎麼領導班級,你能不能幫我讓他畢不了業。”

老爺子一直很疼愛自己的這個孫子,這是自己唯一的一個孫子了,而且品學兼優深得他的心。

如今一聽有人跟自己的孫子鬧的不愉快了,問都不用問就想當然的認爲一定是對方的錯,對方肯定是學習不好的混子,便答應說道。

“你把名字告訴我,我一定會給他一個教訓的。”


得到爺爺的幫助,趙興欣喜的說道:“就是我們班的陳凡。”

“行了,這個事情我會幫你搞定的。”

說完便掛了電話。

陳凡回到宿舍之後,林超又出去跟李黛兒約會去了,孫遠跟周騰在宿舍打遊戲,陳凡覺得無聊,翻看微信,又看到林雨薇的頭像。

看着林雨薇的頭像陳凡不由自主的心裏就一陣舒坦。

林雨薇太乾淨了,乾淨得就好像是一塵不染的白牡丹一樣。

陳凡有點想要接近林雨薇,但一時間又找不到理由,心裏的悸動就跟當初他想接近胡欣的時候是一模一樣。

不斷的翻看着林雨薇的朋友圈,但是遲遲不敢發消息給林雨薇。

這一個晚上陳凡翻來覆去的有點難以入眠。

次日上課的時候,陳凡因爲提前知道是上官雪的課,所以便有點想偷懶不去了。

陳凡幾乎是被林超硬拖着到了教室。


全班同學都到齊了,而且比以往來的還要早,還要多。

座位全都沾滿了,並且連牆角門邊都有人站在,而且都是陳凡不熟悉的面孔。

看樣子應該都是別的班級甚至是別的科系的同學,聽到上官雪的名號,特地過來蹭課的。

像上官雪這種美女級別的老師,就連上課都得趕早排號。

陳凡和林超這個點過來,連後排站位都沒有了,只能在教室窗戶邊上還有一絲空隙。

“挖槽,早知道咱們就該早點過來佔位置了。”林超後悔道。

“咱們這都比平時提前一個小時了,早知道咱們就得在宿舍睡大覺。”陳凡趁此機會就想說服林超:“現在教室裏面連站的地都沒有了,要不我們趕緊先回宿舍吧,回去睡個回籠覺還來得及。”

“不回,憑什麼咱們自己班的課,自己班的學生沒位置坐,我們要爭取自己的權益。”林超說道:“再說了,你一個助教,誰都能逃課,你怎麼能逃課。”

說着話林超走到後排的位置對座位上同學說道。

“同學你們喜歡上官老師的課,想要旁聽可以,但你們既然不是我們班的,是不是應該把位置讓出來,不能影響了我們班同學的上課的積極性。”

這時佔着位置的那個同學臉色突然一紅,心裏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打算要站起來的時候,有人突然按着這位同學的肩膀,讓他強行坐回座位上。

“座位是留給熱愛學習的同學,不是留個是不是這個班級的同學,你們兩個的考試成績加起來都沒有人家高,憑什麼剝奪他學習的權利。”

林超被說的一愣一愣的,轉頭一看才發現說話的是趙興。 “班長你什麼意思?咱們好歹也是一個班的,你爲什麼幫着外人?”

趙興坐在位置上,滿不在乎的玩着手機說道。

“我只是幫助愛學習的人,那些上課就睡覺,成績墊底的人,就別到班上來礙老師的眼了,也不知道上官老師心裏的是怎麼想的,怎麼會選你這種人當助教!”

林超氣的要炸了,心說這個趙興就算不幫忙也就算了,他還故意出手爲難,並且還有意嘲諷。

讓林超更爲生氣的是,趙興的爺爺是大學的特級教授。

昨天因爲副校長跟陳凡的矛盾已經讓林超捏了一把汗,如今已經面臨畢業了,林超並不想因此惹下什麼麻煩。

陳凡臉色有點難看,用冷冽的目光盯着趙興看,陳凡的心裏很清楚,趙興要搞的人是他,而林超只是因爲跟他走的親近,所以被牽連了。

本來陳凡對上官雪這門課的興趣是不大的,可就是看不慣自己在學校裏最親近的兄弟如今卻被人這麼針對。

難道就因爲對方的爺爺是大學的特級教授,就要認慫嗎。

不存在的!

“行,反正站着上課也挺新鮮的,我今天就站着上課了。”陳凡說道。

趙興是想逼走陳凡的,如此一來待會上課的時候上官雪看到自己的欽點的助教沒來上課,肯定會生氣,到時候只要把陳凡的助教名額給剔除了,趙興就有希望成爲上官雪的助教了。

可讓趙興沒想到的是陳凡竟然能這麼沉得住氣,他便只能另想他招。

“上官老師的課這麼受歡迎,就連站的位置都少之又少,當然是要留給想要認真聽課的人,像陳凡這種不學無術的,站在教室也是浪費空氣,各位你們說對不對。”

趙興振臂一呼,對着班級同學高聲說道。

班裏的人大多都不敢得罪趙興,而且對陳凡這個人也沒多少好感,如今聽到趙興這麼一說,大多都站在趙興這一邊去了。

韓冰和吳平帶頭起鬨說對,餘下的也跟着呼應。

林超是萬萬沒想到趙興會聯合全班同學一起排斥他們,頓時就更加來氣了。

“趙興,你以爲你是誰啊,還真當這裏你說了算啊。”

趙興卻好像更加囂張了一樣,對上林超說道:“這裏就是我說了算的,各位課堂是一處清淨的地方,大家把這種成績墊底的垃圾清掃出去吧。”

話音剛落,幾個站在陳凡和林超周圍的同學,竟然像是跟趙興達成共識一樣,形成一道人牆,也不動手,就擠壓着把陳凡和林超往外推。

足足把兩人推到教室外這纔算罷。

要不是陳凡拉着,林超幾度都想要動手,陳凡勸道。

“沒必要,他們沒有動手,咱們先動了手,正好讓趙興有了把柄,到時候他到學校一告,咱們不佔理。”

“那這課咱們還怎麼上啊。”林超說道。

陳凡笑了,還真沒看過林超對哪門課程這麼上心過。

“這樣,我以助教的身份保證,課後我帶你找上官雪一對一輔導,你看可還行。”

林超聽陳凡的話更加無奈了,“你還向我保證,你的助教身份說不定過了今天就沒了,還一對一輔導,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的很。”

兩人說着就都樂了,也不執着於今天這課了,大不了以後早一點來佔位置就行了。

直到看到兩人順着樓梯離開之後,趙興這下可痛快了,冷笑道。

“等着瞧吧,整不死你!”


總算是把昨天受的氣給出了。

趙興就等着把陳凡的助教身份奪到手,到時候看這個屌絲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很快上課鈴聲就響了,不多時就看見上官雪穿着一身的雪紡黑絲連衣裙出現在教室門口,清脆的高跟鞋聲幾乎讓所有人都爲之振奮。

同學們哪裏見過這麼年輕曼妙的老師,那小眼神盯着就沒移開過。

這麼漂亮又這麼年輕有爲,學識淵博能力又強的女人,誰沒有覬覦之心。

所有同學都恨不能博得上官雪的注意。

上官雪將教案往講臺上一放,目光裏裏外外的掃了一遍,臉上的笑容逐漸就僵住了。

趙興很細緻的觀察着上官雪的表情,心裏暗自得意。

就等着上官雪發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