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鑑寶完成。

通靈寶鑑,追根尋源。

鑑寶畫面顯露。

這一法寶,乃是以鐵山山石所煉製而成,是以被命名爲鐵山印,以煉器手段驅使之下,這才能夠使其的重量,維持在一個較輕的程度。

可一旦以道元驅使,不僅法寶本身會迎風而漲,化作山石,法寶本身的重量也會極致拔高,達到萬斤,十萬斤以上。

而他的品階,在道法修士眼中,被判定爲上品寶器。

“難怪這一法寶的威力這麼恐怖。

原來這本身就是一座小山所化。

只是被煉器師以特殊的手段煉製,這才使其能夠維持在如此大小。”

陳少君看着這一件法寶。

沒有驅使法力的情況下,也有數百斤之重。

可一旦以法力加持,其重量就會迅速激增。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法寶之重,還被設有一個專門的蓄靈法陣,若是提前將法力灌入其中,下一次施展,就幾乎可以毫不費力的將法寶丟出去,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來。

“好東西。

這法寶絕對是一個好東西,上品寶器層次,也對得起它那巨大的威力了。

而且使用方便,可以提前蓄力驅使,絕對能在戰鬥之中,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陳少君幾乎在瞬間就決定,將這一法寶當做自己常使的武器之一。

因爲它那蓄力的能力,能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發揮出極強的一擊。

堪稱攻伐利器。

比之一些法術,都要來的更爲方便許多。

“接下來,就到了最爲激動人心的時刻了。”

陳少君清楚,這一寶物鑑定如此艱難,那麼向來其品質絕對不弱。

極有可能達到傳說中的‘仙級’。

是以,他在確定將寶物鑑定出來的剎那,手一晃之下,就有一枚靈符被他取出。

正是幸運符。

然後他直接將之激發。

嗡!

瞬間。

陳少君就感覺到一股特殊的力量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可恍惚間,又好像什麼都沒有。

若不是看到那幸運符所化的灰燼,正在迅速消散,他甚至會以爲,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如此,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仙級下品。

獎勵,法相天地。

“法相天地?

真正的道法神通,法相天地?”

陳少君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他可是知道,這乃是道家之中,有名的神通之一。

一旦使出,修士的身上,立即就會幻化出一個巨大的人形影像。

而這個人形影像,乃是施術者的法相。

這一法相,威力無窮,具備着修士千百倍的力量,一舉一動之間,都具備着浩瀚而又恐怖的力量。

若是掌握了這一門法術,那麼修士就幾乎必然具備着逆境伐仙的能力,可以跨境界而戰。

“整個法相天地神通,共分爲四層。

第一層,是十倍增幅。

也就是增幅施術者十倍的身體力量。

也就是說,原本我全力一擊,具備着萬斤的力量,那麼藉助法相天地神通,就能夠發揮出十萬斤之力。

而第二層,是百倍增幅。

第三層,是千倍增幅。

第四層,則是萬倍增幅。

一擊之力,可破蒼穹。

隨意一揮,就可令風雲變幻,日月變色。”

陳少君心中震撼。

根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鑑寶獎勵,竟會是這樣的一門威力恐怖的神通。

“不過。

這門神通威力強則強矣。

可想要真正將之施展出來,所需要消耗的法力,也是無比恐怖。”

陳少君全盤接收着有關這一神通的修煉信息。

在爲這一門神通的威力震撼的同時,心底深處也不由升起了一股深深地無力之感。

因爲想要將這門法術施展出來,消耗的法力道行,太恐怖了。

陳少君估計,憑着自己如今八年的法力道行,如果想要將這一門法術正常施展出來。就算只演化其中的第一層,十倍增幅之力,也只能夠維持零點八秒。

嗯。

十分精準的數字。

就連一秒不能維持。

“人們常說,一秒真男人。

我這,連一秒都不能堅持?零點八秒真男人?

有何用?”

陳少君不由一陣無力。

“這就是法術神通。

固然威力絕倫,但對我來說,卻不亞於雞肋。”

陳少君嘆息。

終於明白過來。

固然他能夠藉助鑑寶獎勵,藉助幸運符,獲得遠超想象的好東西。

可這一切,都是需要實力與之匹配的。

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

那麼就會像如今一般,獲得了法相天地神通,卻根本不足以將之施展,用於戰鬥。

或許將來,他的法力道行提升到了十年以上,百年,甚至千年之時,能夠正常的將這一神通施展而出,發揮出巨大的威力來。

但,絕不是現在。

與之相比,倒還不如他如今能夠使用的,且能夠發揮出巨大威力的一劍破萬法,來的實在一些。

“不過,不管如何,都是一項神通,現在用不上卻並不代表着以後用不上。

總能讓我,發揮出作用來。”

陳少君很快調整了心態,微微嘀咕着。

也沒敢遲疑,連忙將目光望向了剩下的兩個寶物。

他不確定,那幸運符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但有可能的話,他自然希望能夠儘快將寶物鑑定出來,然後將鑑寶獎勵,納入幸運時間之內了。

雖然可能獎勵的東西,因爲不確定的因素,也是他此時難以發揮出作用的東西,但總歸也會是一個好東西。

要是再來一個神通,他可也不會覺得吃虧了。

首先,陳少君目光落在了那淨瓶之上。

靈眼術一掃。

占卜之術使出。

吉。

點了點頭。

這淨瓶其實是一種吸收天地靈氣,然後在瓶中凝結成爲元液的寶物。

這元液,作用頗多。

即可用於自身修行,也可以用於灌溉靈物,助其生長。

某種程度上來說,與他之前所鑑定的淨月瓶相差不多。

不過卻並不具備淨月瓶那種可以增長靈藥藥齡的特殊能力。

也就是說,藉助着元液,固然能令靈藥加快生長,但卻只會使得靈藥生長更爲健壯,靈氣更爲充沛,卻不會增加其年輪。

若是用在某些需要一定年份纔會成材的靈藥之上,也需要等候足夠的時間,才能夠將之採摘。

不過不得不說,這其實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